<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ABO咖啡撞牛奶(近代现代)——风露沁酒

时间:2019-03-18 09:30:14  作者:风露沁酒

   《ABO咖啡撞牛奶》作者:风露沁酒

  文案江酩要让辜负母亲的江家人都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要毁掉江家的一切,毁不掉或者舍不得毁的,他就占为己有,比如这个被他亲哥在婚礼上放鸽子的纪家少爷。
  披着阴狠冷血皮本质是个舔狗的攻X撞伤脑?#37038;?#24518;傻乎乎的小美人受
  攻的信息素是苦咖啡
  受的信息素是甜牛奶
  本质是个披着?#36153;?#30382;的小甜文
  避雷:
  1.受失忆,恢复之前傻乎乎
  2.攻和炮灰攻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3.是的,有个炮灰攻,但和受没有实质关系。
 
 
第1章 楔子
  现在是早上8点59分,再过一分钟,我将迎来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我要结婚了。
  对象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他叫江樵,是个alpha。
  是我向他求的婚,戒指也是我去挑的,他只负责伸出手?#29238;?#25105;量了个尺寸,而后就没有再管过婚礼这件事。
  我习惯了,和他在一起,这些需要费心血处理的事情都得我来解决。
  他是江家的独子,是个被惯坏的公子哥,只会享受和玩。
  他不务正业,流连声色场所,?#21051;?#22238;来,身上都带着其他Omega的信息素,那味道太过香甜,我自认比不过。
  我的底线放得很低,低到足够他来回试探而不发火崩溃。
  但我希望今天他不要让我难堪。
  再过三十秒,司仪就会宣布婚礼开始,?#19968;?#26159;没有在大门口看到应该急匆匆赶来的人影。
  我的家人坐在台下,爸爸拉着妈妈的手,爷爷也板着脸坐在?#21592;擼?#20182;们还不知道我这边的情况。
  这桩婚事是我提出?#30171;?#25104;的。
  他们一向相信我的判断。
  现在我不相信自己了。
  时间到了,抒情浪漫的音乐响起,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台上,我没有等来本该执着我的手一起走过这一段路的人。
  我一个人走上台,能听到底下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司仪好像卡壳了,拿着话筒不知该说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好像不对。
  我的目光落在放戒指的小盒子上,盒子半开?#29275;?#37324;面静静躺着一对?#36234;洹?#23427;们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芒,刺着我的眼睛,我抬手将盒子合上了揣进?#36947;錚?#32780;后调整好面部表情,让自己笑得别太难看。
  我转身,与在场所有来宾致?#31119;?ldquo;抱?#31119;?#35753;各位?#30528;?#19968;趟了,我单方面宣布,婚礼取消了。”
  台下的江伯父明显坐不住了,他?#37202;?#36523;来急切道:“要不再等等,江樵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我打个电话问问?纪寻,你先别急!”说着便掏出?#21482;?#24320;始打电话。
  我对这个行为并不抱有任何期待,在此之前我也轰炸过江樵的?#21482;?#20294;对方始终是关机的?#21050;?#20197;往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解释就是他在夜店里又喝多了。
  我想他还是不要接的好。
  丢人。
  江伯父还想错了一点,我并不急,这场婚姻于我而言只不过是一场仪式,作为终结我这六年恋爱的一场仪式。
  如果他出现了,我与他的恋爱关系就会在今天结束,未来,我们会成为彼此正式且唯一的爱人,是法律保护家人祝福的关系。
  可如果他不出现,那也不过是宣告了我这六年的爱情死了,死在了,婚礼上。
  与江?#36234;?#23130;并不是我唯一的选择,而江樵与我结婚却是整个江家唯一的一个出路。
  在破产边缘的江氏集团需要纪家的帮助。
  所以,是江樵不能没有我纪寻,而不是纪寻不能没有江樵。
  我迎着父母亲担忧关切的目光,笑了笑,说:“爸爸妈妈,你?#20405;?#36947;我最讨厌不守时的人了。这次我不想忍了。”
  现场议论声四起,我走下台,爷爷拉过我的手,?#22902;?#21448;愤怒的道:“爷爷尊重你的一切想法。江?#38405;?#20010;臭小子根本配不上我们小寻!”
  爷爷一向看江樵不顺眼的,老人家的眼光毒,江?#38405;歉?#21514;儿郎当的作风在爷爷这里没落着半点好,爷爷没少在我面前批评过他,要在以前,?#19968;?#33021;维护几句,但现在我只觉得爷爷说得好有道理。
  宾客开?#32426;?#22330;,江伯父拉着我的父母企?#32426;?#22238;,江伯母只在一旁看?#29275;级?#35828;几句护着他儿子的风?#22815;啊?/div>
  我知道江妈妈不?#19981;?#25105;。
  事实上我也不?#19981;?#22905;。
  之前都做好了结婚后受气的打算。
  现在没必要了。
  我也是爷爷奶奶疼爸爸妈妈捧着长大的小宝贝,凭什么要为了一个那么不靠谱的alpha去委屈自己呢?!
  这样想想,诸如此类的让步我为江樵做得实在是够多了。
  现场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场地,我觉得自己无法在这个地方再呆下去,和父母说了一声,便?#38647;?#21435;取了?#25285;?#36867;一般的离开这个我精心策划出的婚礼现场。
  我把车开上了环岛路,我把婚礼的场地选在了海边,也不过是照顾了江樵的爱好。
  其实这里的海风吹得我很难受。
  但现在?#19968;?#26159;把车窗开到最大,让咸湿的海风灌入?#36947;錚?#21038;过我的脸颊。
  我才没有要哭。
  该死的江樵,不值得我流一滴泪。
  ?#21482;奶?#31034;音打乱了自?#39029;?#24378;的安慰,我空出一只?#21482;?#24320;消息界面,是江樵发来的消息,没有文字,只?#22411;?#29255;。
  有好几?#29275;?#20854;实我已经大致看出了内容,只是还是不死心的点开了大图。
  那个浑身赤裸陷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男人还能是谁呢?
  江樵在看着镜头,看角度似乎是自拍。
  这些露骨的照片无非是来向我挑衅的。
  结婚之前我和他吵了一架。
  我让他和外面?#20999;?#33457;花草草断了,他说他尽力。
  这个答案我很不满意。
  我知道他和别人一直暧昧不清,可我也清楚,他做不出出格的事。
  但既然选择了结婚,?#19968;?#26159;希望他负起一点责任。
  不多,起码尊重一下我。
  这些照片似乎就是为了来打我脸的。
  控制情绪是我在大学?#26412;?#23398;会的一门技巧,此时此刻的我却无法理智和冷静了。
  我把?#20302;?#22312;了环岛路中间段的观景台上。
  那观景台其实就是个小断崖,下面是一个不算陡峭的?#38706;齲?#19978;面布满石头,一路顺延到海边的礁石处。
  我下车冲到崖边,掏出口袋里的戒?#36127;校?#36830;带着屏?#25442;?#26159;?#20999;?#19981;雅照的?#21482;?#19968;起丢入了下方的大海里,痛快淋漓的骂:
  “你大爷的江樵!你去死吧!!!”
  海浪很大,?#21482;?#20002;进海里噗通一声沉?#35828;祝?#20294;那个装着两枚戒指的小盒子却在海浪里浮了起来,就跟我与江樵的爱情一样,一起走过了六年,却还是轻飘飘的,一点都不踏实,风浪稍微大一点就各自飘?#35835;耍?#19968;点都经不起折腾。
  手上和他有关的两样东西都被我扔?#35835;耍?#25105;两手空空的,看着?#36947;?#33394;的海面,眼睛酸得难受,最后还是不得不抬手把?#20999;?#19981;争气的眼泪抹干净了。
  我愤愤的想,我纪寻,要什么样的alpha没有?非得吊死在江樵这棵歪脖?#37038;?#19978;不可吗?
  江氏最难的关头我都替他撑过来了,十岁那年他把我从湖里救出来的恩情算是报完了。
  我对他也算是?#25163;?#20041;尽了。
  不管我再怎么能忍,也绝对不?#24066;?#20182;这样来糟践我。
  我吹了好一会儿的海风,总算是被冷得清醒了。
  清醒之后我才不得不承认,我真的很难过。
  从小到大遇到?#38706;?#27809;想过要躲的我,现在却连回去面对亲人朋友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想躲起来,让江樵再也找不到我才好!
  我愤愤的把江樵的名字从我的蜜月旅行计划中划去了。
  明天我就买机票飞?#20998;蓿?#27743;氏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了!江樵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再理他了!
  我这样想着才稍微解气点儿。
  然而?#19968;?#22836;要?#24613;?#39550;?#36947;?#24320;时,才发现我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整排的黑衣壮汉。
  他们个个带着黑墨?#25285;?#20687;极?#35828;?#24433;里的黑社会。
  我吓了一跳,任谁回头忽然发现身后站着一排神色诡异的人还黑压压的只盯着你看都要吓得不清。
  然而我这一吓的后果未免过重。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直到一脚踩空后才意识到自己方才便是站在断崖边!
  人的意志力抵抗不了大自然的引力。
  我没能在最后关头抓住什么东西来阻止自己的坠落。
  掉下去时,我看到那群黑墨?#24213;?#20102;过来,好几个人伸手像是要拉住我。
  当?#28784;?#26377;可能是想推我下去。
  想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我最后的意识都集中在痛感上,身上每个部位好像都磕到了硬邦邦的石头。我不知?#38647;?#24049;滚了几圈,最后只觉得后脑一阵剧痛。
  ......
  失去意识前,?#19968;?#22312;想,如果我不小心死了,会不会被人误会是殉情自?#20445;?/div>
  没脑子的人才会为了爱情去自杀。
  我很惜命,所以我真的不想死。
  来个人救救我吧。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江酩是在开会时接到管家忠叔的电话的。
  忠叔跟了他许多年,一直分得清事情的大小缓急,出了兰墅,不是重要的大事一般不会来打扰他。
  江酩?#37038;紙型?#20102;会议,而后从秘书手中拿过?#21482;?#36208;回办公室里接。
  “先生,omega醒了。”忠叔在电话里说,语气带着点庆幸与喜悦。
  江酩语气淡淡的问:“醒了?那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是病人醒了就算是脱离危险了,命是保住了,但是,他似乎撞坏了脑子,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您要?#25442;?#26469;看看?”
  江酩往桌上温热的咖啡里放了一颗方糖,拿勺子在杯子里搅了一个小漩涡,才说:“我这边的会开完再回去,你先去跟庄驿他们说人死不了,免得一群大老爷们成天良心难安。”
  忠叔在那头连忙应了是。
  电话才挂了。
  江酩拿起加了糖的咖啡抿了一口,皱着?#32426;啡?#21018;好进来的秘书把这杯甜过头的咖啡倒了。
  他回了会议室,示意原先的报告人继续他的内容,他一丝不?#20828;奶牛级?#28857;出对方犯的错误,等会议的所?#24515;?#23481;都阐释清楚后,才一一下了指示。
  开车回到兰墅时已经是傍晚的光景。
  兰墅?#37070;?#32780;筑,顶楼视角最好的房间推开窗便可?#21487;?#30640;湖。与富人区隔了一段距离,位置隐?#21361;?#38500;了与房主有交情的人外,显少有人知道这个隐秘的存在。
  江酩将?#21040;?#32473;下属去停,而后摘了手套与围巾交给迎上来的女佣,这才不紧不慢的上楼,拐过几个弯,停在最里的房间前。
  忠叔一早在外迎着了,一见江酩回来,忙把病人今天一天的情况都说了:“人是活过来了,但似乎把脑子给撞傻了,问什么都答不出来。”
  ?#20309;?#20063;从房间里出来,顺带把门掩着了,他小声与江酩说:“中午给用了药又睡了,您要不进去看看?”
  江酩没有动作,只问:“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梁医生答:“他后脑撞得不清,我早上试探过,确实是什么都记不清了。应该是失忆症的表现。”
  “能治吗?”
  “这...脑子上的伤都不好说。”
  “他人是清醒的吗?”
  医生摇摇头:“早?#29616;?#28165;醒了一小会儿,我看他醒着时人也是迷糊的。”
  “迷糊的?那是不是我说什么他都会?#29275;?rdquo;
  梁医生看到江酩眼中划过的狡黠,只如实道:“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说,你要获取他的信任,必须先建立起你?#20405;?#38388;的联系。这个联系越牢越好。”
  江酩了然,抬起一只手搭到医生右肩上,笑着说:“我懂了,医生。他什么时候能醒?”
  “应?#27599;?#20102;。”
  “那么...我可能需要个道具”江酩皱皱眉,与忠叔说:“上次是不是有个投资?#36255;?#20102;一?#20804;?#23453;来?”
  “是的,先生。”
  “你去挑两个戒指过来,我有用。”
  忠叔?#24187;?#30333;江酩的意图,只按照吩?#26469;?#26588;子里拿出了那盒价值不菲的珠宝。
  又从一堆剔透的宝石中挑了两个简单的?#36234;洹?#23601;给江酩送了去。
  江酩拿了那两枚戒?#31119;?#25361;了其中一个给自己戴上,另一个则握在手里,一个人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兰墅有许多空房间,这间原先也只是一个普通的?#22836;浚?#20294;为了?#21364;?#19978;的病人,这里?#36127;?#34987;?#33041;?#25104;了病房。
  Omega被庄驿那伙人扛回来时,浑身是伤,江酩没有将他送去医?#28023;?#32780;是找了自己的私人医生,把人藏在别墅里慢慢?#21361;?#20174;秋末治到冬初,人才彻底的给救了回来。
  江酩走到病床边坐了下来,?#36214;付?#35814;着这个差点成为他嫂子的Omega。
  因为久病,面上像是覆了层霜般光洁,双唇像噙了粉?#20498;?#30340;花瓣,长得清秀舒朗,就算是闭着眼睛睡着了,也莫名杂糅出一种温柔的情调来。
  确实是个美人,他就只是这样躺?#29275;?#26049;人多看几眼也要被勾了心神。
  无外乎江樵会?#19981;丁?/div>
  江酩执起Omega的右手,将戒指套进了他的无名指中,戴牢了。
  他藏在家里的“睡美人”要醒了。
  他希望这个美人能乖乖听话,不要坏他的事,所以决定撒个无伤大雅的小?#36873;?/div>
  戒指就像是解除?#20102;?#39764;咒的钥?#31069;?#27743;樵才刚把戒?#22797;?#22909;,Omega就睁开?#25628;郟?#20142;着一双水眸无辜?#24742;?#30340;看着他。
  江酩被这一眼看得心中一颤,差点连想好?#22902;?#35789;都给忘了。他生硬的挤出几滴眼泪,握着Omega的手,激动喜悦的说:“小寻,你终于醒了!”
  “.......”纪寻眨了眨眼睛,有些无措的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这个陌生男人握得紧紧的,他挣不开只能哑着声音问:“...你是谁呀?”
  江酩拉着纪寻的?#25351;?#33258;己抹了一把热泪:“我是,我是江酩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斗破苍穹全文 2006年大乐透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安卓版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御龙在天职业 急速赛车走势图 室内真人游戏 捕鱼来了怎么挣钱 海盗王图片漫画 恩波利vs米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