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拐个太子回现代(穿越重生)——千年寻

时间:2019-03-18 09:26:26  作者:千年寻

   书名:拐个太子回现代

  作者:千年寻
  文?#31119;?#40654;续,现代普通富二代,因失足魂穿大凌王朝,没想到原身居然是个傻子,还是摔傻的。
  慕阳寻,大凌太子,酒楼初见,慕阳寻对黎续一见钟情。
  慕阳寻原本以为有他相伴,就一生足矣,却不想风波又起。
  包藏歹心的黎家大哥,几次暗杀。
  外表白莲花的君如,皇帝男宠的谋算。
  端庄贤惠的皇后更是看着私?#32654;?#28385;身鲜血的黎续,长长的指早划破他的脸,满脸厌恶的说:“一个男人,却?#21697;?#21035;人身下,勾引了寻儿不算,还惹得陛下?#38405;?#31070;魂颠倒,如今本宫看你如何再勾引人!”
  原以为身死异世,谁知一睁眼竟回到现代,身边的他更是明眸一笑,“阿续,我说过,碧落黄泉终不离!”
 
 
第1章 
  大凌盛元三十六年,工部侍郎黎家因触犯龙威,一家入狱。
  御书房内,盛元帝慕容?#25296;?#19968;脸寒霜的盯着跪在地上的人。
  “求?#23500;?#25104;全儿臣,放了阿续,如若不允,儿臣愿自请废立。”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来,英挺的俊脸布满坚定。
  “身为大凌的太子,居然为了个男人愿?#21592;幔?#20320;?#25296;?#26159;朕的好儿子啊。”盛元帝气愤得狠狠将折子扔到地上。
  “求?#23500;?#25104;全。”慕阳寻再次沉声叩下,敲响?#35828;?#26495;。
  “半年内,如若你能平定这四方倭寇,朕就不为难你们。”眯着眼盛元帝微微吐了一句?#21834;?/div>
  大?#25991;冢?#19968;俊逸男子正站在?#25991;?#21457;着呆,面色有些哀慽。
  “阿续……”慕阳寻走到牢前,瞧着黎续,心下一阵悲痛,半年,只要半年就好。
  “殿下,在下区区男子,就请殿下不要费心思在黎续身上了。”瞧见来人,沉默了半响,黎续无悲也无喜,心无波澜的说道。
  “阿续,对不起,?#23500;?#31572;应了我,只要我能平定倭寇,就答应我们在一起。”
  “殿下,时间到了。”一个狱卒上前恭敬的说道。
  “阿续,答应我,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回来。”慕阳寻期待的望着黎续,希望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久久不语,就在慕阳寻快要绝望的时候,黎续缓缓的点头。
  见此慕阳寻转身,带着坚定的步伐离开了天牢。
  金戈铁马,一去半载。
  “寻儿为了你竟?#21592;?#24246;民,为你愿抛弃皇位,抛弃这天下。”盛元帝对着牢里的人冷声的说道,眼里闪过杀意。
  “请陛下宽恕我黎府一家,一切是黎续的错,黎续一人承担。”想着慕阳寻这些年为自己所做所为,其?#30340;?#24515;还是有些触动。
  “好。”
  “陛下可容黎续自己选择了结之地。”黎续说出了自已最后一个请求。
  盛元帝沉默了半响,叹了口气,罢,终缓缓的点?#35828;?#22836;。
  傍晚,一辆马?#23548;?#36895;的出了临城。
  梦离谷,其实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选择这里,黎续缓缓的踏在小石路上,身后跟着两位内侍。
  仿若间,像是又瞧见那人一张温和的笑脸,曾经总是陪伴着自己。
  五岁那年,御花园里,抬眼一望,顿时只觉得明若星辰。他说:“你做本宫伴读可好?”一眼便纠缠一生。
  十岁那年,伴着夕阳,他说:“阿续,长大一直陪着我可好?”眼里有期待,也有挣扎。
  十四岁那年,宿醉,烛光柔嫩的照在脸上,让人看得一阵恍惚:“阿续,我心悦于你。”
  十六岁那年,因着自己?#24613;?#25104;亲,是夜,大雨,而他却在房门外淋了整整一夜,次日重病卧?#30149;?/div>
  十八岁那年,自己身患重疾,是他九死一生千里寻药,救自己于危旦。
  十九岁那年,他为自己身重要害,差点命殒。
  二十岁那年
  二十五岁那年他一次次为自己。
  直到昨日,慕阳寻大殿公然请旨盛元帝,希望能
  往事沥沥在目,黎续突然发现,年少初见,他明眸一笑,也许自己就己沦陷,只因道德,只因世俗,也只因责任。
  时至今日黎续突然觉得遗憾,而自己终欠他一声:“对不起。”也许还有一句,只是醒悟得太晚而?#36873;?/div>
  站在曾经他对自己倾吐心生的地方,黎续轻轻举起长剑?#22238;兀?#39039;时鲜血洒满一地,染红了遍地青草。
  倾倒而下,突然间想再看他一眼,想再听他叫自己一声,想着他离去时的坚定,原?#31383;?#26089;已入了骨髓。
  轻声一语:“殿下,今世爱,来世还,若相遇,永不负。”缓缓的闭上眼睛,倒在了一遍血泊之?#23567;?/div>
  今日的夕阳格外残红。
  “噗。”正听着副将奏报军情的慕阳寻突然心悸一痛,顿时口吐鲜血。
  “殿下。”众人一阵慌乱。
  半年后,此时的梦离?#28982;?#22914;当初一般美丽,只是谷里开满一种红如鲜血的花,仿若血浇灌而成,随着风轻轻摇曳着,给人一种绝美凄凉之?#23567;?/div>
  一阵急速的马蹄声传了进来,打破了往日的宁?#30149;?/div>
  渐渐的越来越近,此时见清来人,正是一脸焦急的慕阳寻,半年争?#21073;?#20026;原来英挺的面容更增一丝硬朗。
  瞧着满谷红如血,?#36335;?#38388;又看到了那俊秀的身影在此处奔跑,却不想今日却物是人非。
  此时黎续的坟头已开满那鲜红般的花,‘黎氏瑾竹之墓’几个大字刺痛了慕阳寻的眼。
  “阿续……”绝望悲痛的哀鸣,突然慕阳寻口吐鲜血,直直的坠下马,看着不远处黎续的坟墓缓缓爬着前?#23567;?/div>
  “阿续,你为什么不等我?”爬在坟头上,慕阳寻温柔的摸着牌位。
  “阿续,你答应了我的,为什么不等我??#36824;?#20320;放心,我说过,黄泉碧落永不离,等我”说完慕阳寻就?#33080;?#30340;晕死了过去。
  “快,殿下在哪。”
  如此,大凌太子一夜青丝变白头。
  不久以?#20570;?#25163;段将慕阳亭一干?#35828;?#20840;部清除,次年盛元帝归天,慕阳寻上位,改囯号‘瑾’,称瑾瑄帝。
  瑾瑄二年,瑾瑄帝病重,不久驾崩,因一生无子,留下遗昭,传位于离王慕离倾,并留下不入皇陵,与黎续合葬于梦离谷的遗言,以此世世相伴。
  唉,一阵苍老的轻叹声传来,随后又轻吐一语:“彼岸彼岸,生生无边,如若血骨相连,来世定能达成夙?#31119;?#19968;切都会自有天意安排。痴儿,痴儿。”说完一阵轻风抚过,仿若幻听一般。
  因此后人将梦离谷又称为相守谷,而谷里红如血的花被称之为彼岸花,说是两人鲜血浇灌而成,从此永恒相守。
  盛夏六月初的夜间,大雨过后,微风瑟瑟,凉风一阵阵轻抚过,吹散了夏季夜晚的最后一丝酷暑。让人们在今年这个尤为燥热的季节里感到微微凉爽,发?#38405;?#24515;一阵放松,
  夜晚南街的十字街头,车来人往,淡黄柔和的路?#26222;?#22312;行人的身上,给人一种舒适惬意的迷离之?#23567;?/div>
  这时,街头最首的路灯下,一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出现在行人的视线中,少年上身穿着卡其色修身衬衫,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露出雪白精致的锁骨,深棕色的紧身长裤紧紧包住少年修长的双腿,男孩一?#30343;中?#25554;在裤兜里,另一?#30343;?#36731;轻抚在微低的额头上,白净的手指一下一下的轻敲着。
  男孩身后的大型广告银屏一直滚动的播放着,一会儿他缓缓的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俊逸精致的脸庞,娇嫩的红唇微微嘟着。眼?#27531;?#26012;上挑,为原本一双明亮有神的双眼更添一丝风情。突然男孩的?#21482;?#21709;了。
  “哥,你到哪了,怎么还没到啊!一会回去妈又该念了。”舒软糯糯的声音从男孩嘴里传出来,嗓音带着少年特有的娇憨可爱。真是的,今天是人家十七岁生日呢,好不容易赶回来,还让人?#20197;?#36825;等了半天,男孩眉头轻轻皱着,深深吸了一气,滑入鼻腔里的味道没有平时浓浓的沙尘味,留下的是雨后独有的?#25964;?#28165;香。紧随着缓缓的放松了眉头,眯了眯双眼,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小续乖,再等哥五分钟,哥哥马上就到了。”此时在马路上高速行驶的黑色车辆里,黎辰一手拿着?#21482;?#19968;手控制着方向盘,温柔的对着电话说道。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多情的丹凤眼少了平时邪魅风流,多了浓浓的宠溺。
  原来那男孩是黎氏企业的小公子黎续,也就是现任黎氏企业的总?#32654;?#36784;的弟弟,黎辰的长相与黎续有七分相似,但不似黎续的娇憨精致,黎辰的五官更显英俊,小麦健康的肤色成熟?#24895;校?#34180;薄的双?#27975;?#32039;的抿在一起,愈发显得魅力无边。
  “那好嘛,你慢点开,我等你就是了。”黎续嘟嘟嘴?#21073;?#23047;娇的说道。没办法,每次只要哥哥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再多的不满也消失了,难道自己心智还没成熟,不行,今天都十七了,一定要成熟,下次不能再这样好哄了,黎续郁闷的摇了摇头,紧了紧拿?#21482;?#30340;手。
  听着弟弟话语间淡淡的关心,黎辰的心情飞扬高涨。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好,小续,你就站在那,马?#31995;健?rdquo;说着就挂断?#35828;?#35805;,转头看了下放在副座上包装精美的盒子,小续一定会很开心的,早两个月前,就一直心心念念的想要。这次给他一个惊喜。
  不一会黎辰开着车停在了黎续的身旁:“阿续,快上车。”对着?#32321;?#21487;爱的弟弟温柔的?#26263;饋?/div>
  黎续走到车旁,拉开了副座的?#24471;牛?#20542;身的坐了上去,咦,是什么东西磕着屁股了。黎续好奇拿起来看了看,是一包装精美的盒子:“哥,什?#31383;。?rdquo;一手拿着盒子歪着头?#19990;?#36784;。
  “呵呵,你自己拆开看看。”黎辰专注的开着?#25285;?#21452;眼紧紧的盯着前方,但他的思绪有一部分放在自己亲爱的的弟弟身上,知道他把东西拿了起来,到了前方的红绿灯,黎辰把车刹好,倾身靠在黎续的耳旁,轻轻的说了声:“阿续,生日快乐,看看喜不?#19981;丁?rdquo;
  温热的气息扫在耳间,?#32654;?#32493;感到一阵发热。娇俏可爱的脸?#28216;?#24494;有一丝泛红:“哥,你说话不要挨着?#25970;?#36817;啦!这是给我的礼物么?”说着伸手?#24613;?#25286;开。
  “呵呵,是啊!”看着阿续有趣的反应。黎辰淡淡的笑了出来。
  看着拆开的东西,黎续先是一惊,然后再是狂喜:“啊,哥,太感谢你了,阿续爱死你了,你不是说?#19968;?#23567;,不让我用嘛!害得人家伤心了好久。”原来两个月前,黎续一直想要一台跑?#25285;?#35828;了好久,?#33268;?#37117;不同意,连一向疼爱自己的哥哥也拿自己太小,未成年的借口不让买。还因为这事一周没理哥哥。看着躺在?#20013;?#30340;车钥匙,是甲型机今年刚上市的新款,?#38405;?#37197;置各方面都是世界顶级的,自?#21512;?#20102;好久,今天终于如愿了。黎续心情一阵激动,忍不住扑身抱住正在开车的黎辰,在他右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黎辰身子不动声色的微微一僵:“好了,别闹,开?#30340;兀?#22352;好。”掩饰着内心的涟漪,看着从身上移开的身影,双眼?#33268;?#30528;痛苦和失落。阿续,我该拿你怎?#31383;歟?#22914;果你知道我?#38405;?#30340;龌龊心思,你会不会感到厌恶和排斥,以后都不认我这个哥哥了,黎辰痛苦的想着。
  不一会儿,车子缓缓的停在了一栋三层豪华别墅前,黎续迫不及待的先下了。黎辰收起了深沉的思绪,下车整理了身上的衬衫,随后抬脚跟着进了别墅。
  “爸,妈,我们回来了,快开饭啦,都饿死了。”人还没走进客厅,黎续的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两兄弟刚走到餐桌前,黎夫人陈?#26412;?#36814;了上来,此时她身着一条谈雅的青色长裙,发髻高高得而挽着,露出一张温婉秀丽的脸庞,保养的极好的样子明明四十好几的人,看起来才三十出头,显得格外的年轻:“哎哟,小续,快让妈妈看看,想死我了,怎么又瘦了啊?”黎夫人看了一圈。心疼的说道。又对一旁的保姆吴妈说道:“吴妈,快,上?#24661;?rdquo;
  “今个是我们小续的生日,做的都是你爱吃的?#24661;?rdquo;陈颖紧紧的握住黎续的手高兴的笑着。
  黎爸爸黎天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报?#21073;?#25260;头看了一眼黎续:“好了,一会再说。孩子们都饿了。”轻轻的对着自己老婆说到,看了黎天才知道,两兄弟的外貌是完全继承了他们的一切优点。
  “干杯,祝我们小续生日快乐。”
  “爸,妈,哥,?#24653;?#24744;们。”?#24653;?#24744;们一直包容我。
  晚饭后和家人聊聊一会儿,因为今天太累了,所以就早早的洗漱睡了。
 
 
第2章 
  深夜,寂静的夜晚,黎家别墅内一片安静,突然二楼的房间传来一声轻咛,今?#25296;?#26159;十五,正是正月?#29616;?#22825;的时候,窗外的夜空挂着一?#38047;?#22823;又圆的明月,明亮皎洁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散落在房间内,房里的格一目了然。
  夏季夜晚独有的清晰微风透过敞开的窗口轻轻的吹了进房间,两边淡金色的窗帘微微的摇摆着,随着轻风微动的倒影妖娆多?#24661;?#26376;光的透洒,使得房间布满一层淡然柔和的皎洁,看着神秘而美丽。
  房间的大床上,黎续静静的来躺在上面,胸前盖着一床薄透的深蓝真丝被,如玉般晶莹的双臂放在上面,臀部以下洁白修长的双腿交叠着,?#23545;?#34180;被外面,柔嫩的月光洒在上面,更添一层神秘的?#24895;小?#39069;前如墨的发丝柔顺的躺在上面。
  突然少年放在胸前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薄被,娇透的双唇微抿着。精致秀气的眉毛深深的皱在一起,?#20801;?#30528;主人梦中的不?#30149;?#20180;细一看,少年完美可爱的脸庞泛起一层?#36127;梗?#20063;不知是何事何扰了秀美少年的清梦,惊了深夜的恬?#30149;?/div>
  “阿续阿续”黎续?#36335;?#21548;一声充满?#38706;?#32477;望的呼喊,声音的空寂仿若惊扰了岁月,穿透了时光,独留下了空悲寂寞。虽然黎续听不甚清楚,但这悲伤的声音让他泛起了一层层的心痛,感觉像漏掉了最重要的东西,心里?#31456;?#33853;的。
  是谁?是谁在?#30333;?#24049;?黎续轻轻的?#27425;首?#24049;,?#19978;?#26469;想去,也觉得自己对这声音不熟。身处梦境的黎续此刻显得格外的紧张。
  “阿续”黎续现在深处一片白雾之?#23567;?#20280;手不见五指。
  一如温玉落盘,?#33151;?#28147;厚的男声穿过层层白雾,传入黎续的耳朵,男人的声音清爽透净,格外的好听,但男人的声音里充满了难以言语的悲伤,仿若被时光困住了千年的幼曽,?#38706;?#32477;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心与龙APP 龙珠激斗官网开服2019 塔什干棉农对多哈萨德 北京赛车出号有规律吗 法甲亚眠怎么样 云南时时彩规律 ap爱棋牌骗局 穿越之逐鹿三国八零 冰球突破最高有多少钱 纯银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