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大师兄总想毁灭世界——五朵金花

时间:2019-03-18 09:24:22  作者:五朵金花

   =================

  书名:大师兄总想毁灭世界
  作者:麻花疼
  文?#31119;?/div>
  世人只知破妄山的大师兄莫怀舟面慈心善,济弱扶倾
  殊不知此人早就已经黑透了心。
  莫怀舟站在风口慨叹:“天凉了,不如让世界毁灭吧!”
  卫书闻言委屈地解开了衣衫,“不,你不想!”
  大师兄嘴角微扬,抱着卫书爬上了床。
  “大师兄今日有事,明天再去毁灭世界吧!”
  反派攻x脑残粉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励志人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书,莫怀舟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捉虫)
  “……这两大妖兽肆虐修真界,无数修士一个接一个被撕成碎片,突然间天边乍起一道惊雷,只见那身穿白衣面戴银色面具之人,御剑出现在半空中……”
  “行了,我?#24378;?#28857;赶路吧,别听了!”茶舍边缘,一个衣衫破旧的少年拉着正出神听着评书的另一人着急地催促着。
  另一名少年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抱歉啊,我就?#19981;?#21548;这些修真界的传奇,一?#26412;?#24536;了时辰。”
  “唉,别听了,你以后也会是个传奇的,前提是你得先进得了修真界,赶紧赶路吧!”
  这少年长得白白净净,面容清秀,只是身材瘦小?#25104;?#33485;白,一看就是常年体虚。
  这少年正是卫书。
  卫书没想到自己一辈子孤苦伶仃,连个亲人都没有,临了还能洋气地穿越一把,而?#19968;?#26159;洋气的穿书。
  这本?#37117;?#36947;仙途》连载了五年,他还没有考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看,终于到他高中毕业两年之后迎来了结局。
  卫书一口气看到了结局,可是没想到被一本修真爽文虐的一口气没上来,就这?#27492;?#20102;。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穿越了。
  “我算什么传奇?我要是真的能进修真界,让我天天砍柴都行!”另一名少年背好了包袱,自嘲地说道。
  “我不会说错的,你相信我。”卫书拍着他的肩膀鼓励道。
  与他同行的这位少年正是?#37117;?#36947;仙途》的主角?#20301;福?#26368;后就是这个逼把卫书最爱的反派虐死,导致卫书哭瞎了?#36153;邸?/div>
  他没想到自己重生在这里,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20301;福?#20182;更没想?#21073;?#33258;己过来的进度比书里描写的时间线还要早,甚?#20102;位?#36824;没有进入破妄山开始修?#23567;?/div>
  为了见到自己心爱的反派,卫书每天都要督促?#20301;?#24555;些赶路。
  “哈哈,那就借你吉言,但愿我此?#24515;?#26377;个好结果!”?#20301;?#20026;人乐观,听到卫书这么说也没?#22411;?#33258;菲薄,反而一笑了之。
  卫书无力地笑了笑,拉着?#20301;?#23601;要往前走。
  “……要我说,四大门派中最厉害的后?#19981;?#35201;数问沙阁的沈三公子,资质高,出身又好,以后定会前途一片光明!”忽然,茶舍边上几个人闲聊的话落入了卫书耳?#23567;?/div>
  “不不不,我看是破妄峰的莫怀舟才是,这天下谁不知道莫怀舟的大名?”另一人?#24202;怠?/div>
  卫书在心里拼命点头,莫怀舟就是?#37117;?#36947;仙途》的最终boss,也是卫书最?#19981;?#30340;一个角色,就是因为莫怀舟的死,卫书才哭死的。
  “莫怀舟出名的可不是他的修行,我看是他那软绵绵的?#24895;?#21543;?”那人语气中不无嘲讽。
  卫书闻言猛然停下脚?#21073;?#22238;头怒视着这人。
  “你懂什么?什么叫软绵绵?莫怀舟可是破妄峰的大弟子,门?#19978;?#38754;哪个弟子没有被他照顾过?我家之前就住在破妄山下,村子里吃的用的,还不全都是他主张送来的?”另一人接着说道。
  “他不过就是想要维持自己的地位罢了,我听过不少他的传闻,都说他就是团棉花,就连破妄峰下面最小的弟子都敢跟他顶撞,你说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背后在这嚼舌根,你也不怕被人听到割了你的舌头!”卫书听不下去了,回身走过去使劲拍着那人的?#38647;?#24594;道。
  那两人愣住,过了片刻才骂道:“哪里来的小乞丐!我们在这说什么又与你何干!”
  卫书和?#20301;?#24050;经赶了好几天的路了,加上盘缠本就不多,所以此刻看起来也的确也乞丐没什么区别了。
  “你?#30340;?#24576;舟的坏话就是不行!”卫书从小就有?#21024;?#21170;,“他的为人怎么样,?#23396;?#19981;到你来评论!”
  卫书真替莫怀舟委屈,明明悲天悯人又善良慈悲的一个人,却偏偏一直被世人所诟病,稍有做的不对,就要被千夫所?#31119;?#36825;不是典型的道德绑架吗!
  “神经病!”那两个人大?#34384;?#21355;书当成是神经病,也不?#21152;?#36319;他理论,扔下两文茶钱就匆匆离开了。
  “你认识莫怀舟?”?#20301;?#22855;怪他怎么这么激动。
  “他是我偶像!”卫书坚定地说道:“说他坏话就是不行,我们赶紧赶路,到了破妄山好让我赶紧见莫怀舟一面。”
  “……好。”虽然?#20301;?#21548;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从他的语气中也能听得出来,卫书大概是莫怀舟的倾慕者。
  两人继续赶路,累了就席地休息,渴了就喝点山间的溪水,?#20301;?#20174;家里带着的干粮因为多了一个人,路途不过半就已经所剩无几了,卫书有些不太好意思,一路?#29616;?#22909;尽?#31354;?#39038;些?#20301;浮?/div>
  “照这个速度,我?#24378;?#33021;还得走上大半月的时间,不知道到时候赶不?#31995;?#19978;破妄峰的纳新会了。”?#26032;?#32047;了在山间休息的时候,?#20301;?#21917;着水惆怅地说道。
  “你放心,肯定能到的。”书里的开端虽?#24187;?#26377;写到这一段,可是卫书知道,?#20301;?#19968;定能进了破妄峰,不然这本书就写不下去了。
  “?#20301;?#28857;点头,“但愿吧……”
  可是没想到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声,震得他们俩都是一哆嗦。
  “什么声音?”卫书捂着耳朵问道。
  ?#20301;噶成?#24778;疑不定,望着远处?#37266;?#30475;了半天,突然神色一变,“不好!有妖兽!”
  卫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见到了一只巨大的妖兽笨拙地朝着他们走来。
  “怎么会?#31354;?#20010;地方怎么会有妖兽?”?#20301;?#24778;呆了,愣愣地问道。
  这里是凡人的地盘,按理说根本不会有妖兽来?#31119;?#32780;且面前的妖兽相貌丑陋,动作笨拙,分明就是个低等妖兽,这样的畜生,怎么能冲破结界到这里来呢?
  “别想了!”卫书拉住?#20301;福?ldquo;赶紧逃命要紧,管这畜生是哪来的呢!”
  ?#20301;?#36825;才回过神来,两个人背上包袱就在林子里飞奔了起来。
  这片林?#37038;?#26408;稀疏,跑起来倒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阻碍,只不过他们两个毕竟都没有修为,要想摆脱妖兽的?#20998;?#35848;何容?#20303;?/div>
  眼看着妖兽和他们俩的距离越拉越近,而卫书本就体虚,跑了这么一会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只是凭着最本能的求生欲望被?#20301;?#25289;着跑,可是没想到突然脚下一软,跪趴在地上。
  “快!快起来!”?#20301;?#20174;小干农活,?#24535;?#22823;得很,一用力就把卫书给托了起来。
  只不过卫书已经筋疲力尽了,此刻只觉得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即使被?#20301;?#25302;着,也只是像个玩偶一样软绵绵的,反而拖累了?#20301;浮?/div>
  “你……你,你别管我了。”卫书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扒开了?#20301;?#30340;手,喘着粗气断?#38386;?#32493;地说道:“我拖住?#20405;?#23567;妖兽,你自己……逃,就是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是个什么角色了,如果在?#37117;?#36947;仙途》故事开始之前,?#20301;?#22312;赶去破妄峰的路上真的遇到过妖兽,那他显然就是主角成功路上的垫脚炮灰。
  “说什么傻话!”?#20301;?#24613;得脸通红,说什么也不肯放开卫书,“哪有把你一个人扔下的道理!”
  说着,?#20301;?#23601;要俯身背起卫书。
  “别管我了!”卫书大吼,“你听着……要是,你以后见到了……莫怀舟,记得,记?#20204;?#19975;别杀他……就,就当是卖我个人情,了……”
  反正他在现实也已经死了,来到这个世界又是这么个苦逼的角色,看来这都是命,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救了主角一命,好歹换莫怀舟一个好结局,也不枉他走这一遭。
  说完,卫书就猛地把?#20301;?#24448;外一推,自己则使出最后的力气,转身朝着妖兽奔去。
  这只妖兽不过也才只有两三米高,应该是头幼年妖兽,他先去当个口粮给?#20301;?#20105;取些逃跑的时间也好。
  “卫书!”?#20301;?#30524;睛红了,看着卫书的背影大吼。
  可是卫书却头也?#25442;兀怎怎?#36292;地就奔着妖兽去了。
  “我一定会好好修炼,将来杀光妖兽,给你报仇!”?#20301;?#30475;着卫书已经跑到?#25628;?#20861;跟前,他这个时候再上去,不但救不了人,反而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于是他重重地抹了把眼泪,咬着牙起誓,然后一步一回头地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
  卫书勇敢地朝着妖兽跑去,心里不但不害怕,反而?#20804;?#35299;脱的感觉——用自己一命换?#20301;?#19968;命,还能救了莫怀舟,他这条命真是值了!
  ?#20301;?#20026;人忠义,答应过他的事一定会办到的!
  心里这么想着,卫书的动作越发的坚定,可是没想到他马上就要跟妖兽亲密接触的时候,突然发现妖兽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书生模样的青年。
  “快走啊!”卫书着急得大吼,可是青年却像是没有听到身后妖兽的声音一样,面无表情地看着?#20301;?#36867;跑的方向。
  卫书已经跑的气都上不来了,再也喊?#24576;?#19968;个字,心里想着救一个人也是救,救两个人也是救,毫不犹豫地?#25512;说?#20102;青年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把人护住。
  与此同时,妖兽似乎被恼怒卫书的动作,一爪子就拍在了卫书的背上,卫书顿?#26412;?#24471;胸腔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青年好看的?#20339;?#30385;了皱,左手在卫书背后结印,唤出了一道电光就要往卫书身上拍去。
  “……你,没事……吧?”卫书睁开眼睛,“快走……”
  青年闻言一愣,手上的电光一下子就消失了。
  卫书说完就陷入了昏迷,没有发现身后的妖兽也突然安静了下来。
 
 
第2章 
  “卫书!”正在青年托着卫书发愣的时候,?#20301;?#30340;声音又出现了。
  他跑了没有多远,卫书转身离开的背影一直都在他眼前晃荡,心里难过得好像刀割一样,决定还是要回来救卫书。
  就算是死也得死在一起。
  可是?#20301;?#27809;有想?#21073;?#20182;再?#20301;?#26469;的时候,妖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不认识的人,?#31361;?#36523;是血早已经失去了知觉的卫书。
  青年听到?#20301;?#30340;声音,眼神骤然一冷,眼看着?#20301;?#25169;了过来,哭着叫着卫书的名字。
  “卫书!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只顾着自己逃命!你不要死啊!”?#20301;?#21741;的上气不接下气。
  此时的?#20301;?#19981;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对这样的情境还是太嫩了。
  青年一直阴沉着脸盯着?#20301;福?#30524;睛里?#20937;?#19968;道凶光,在?#20301;?#30340;背后又幻化出一道电光。
  “别……别杀莫,莫怀舟……”卫书在这个时候突然?#25509;?#20102;一句。
  青年的脸上露出了更加错愕的表情,手里的光又再次灭了下去。
  “说什么傻话呢……”?#20301;?#35265;他没死,这才松了口气,?#27604;?#22312;地上喘着粗气笑骂。
  等到卫书再次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疼?#32654;?#23475;,稍稍动动身体都困难,趴在床上闭着眼睛想了半天,这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来。
  “你醒啦!”?#20301;?#30340;声音响了起来。
  卫书艰难地抬起头,惊讶地看着?#20301;福?ldquo;你不是早就走了么?是你回来救了我?”
  ?#20301;敢?#25671;头,端着一碗水喂给了卫书,说道:“对不住了,我走了之后越想越后悔,就赶紧又赶了回去,没想到那?#36153;?#20861;已经不见了……害你受了重伤,都怪我太自私了。”
  卫书眨眨眼,还是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妖兽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19968;?#27963;着?”
  他只记得一阵剧痛,然后……
  “对了,那个书生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卫书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身白衣的书生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碗药,走到床边看着卫书说道:“喝药吧。”
  卫书一愣。这个青年书生一身白衣,倒是符合书中莫怀舟的习惯。
  只不过书生的样貌太过普通,除了一双眼睛比较亮眼之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出奇的地?#21073;?#21644;书里写的相貌惊为天人的莫怀舟相差甚远。
  “你没事就好了。”卫书笑了笑,“不过你怎么出现在那的?妖兽就站在你身后,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卫书记得他跟?#20301;?#36867;跑的时候四周还没有什么人,可是再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书生,简?#26412;?#20687;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青年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一直都在树后休息,只不过耳朵听不?#21073;?#25152;以也没有发现妖兽来犯。”
  “啊……那你……”卫书没想到得到这么个答?#31119;?#24102;着歉意地看着青年。
  “我可以看得懂你说什么,不碍事。”
  “说起来还多亏了这位兄台,不然我身上那点盘缠,根本不够住客栈的,你为了救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委屈?#22836;緶端?#30340;,我怎么过意得去……”?#20301;?#24871;疚地说道。
  卫书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想必是?#20301;?#22238;头来找他的时候遇到了书生,两个人一起把他送到城里的客栈休养来了。
  至于那?#36153;?#20861;是怎么消失的,卫书压根就没有去考虑,反正?#20301;?#26159;主角,绝对不可能有生命危?#30504;?#19981;过就是凭空消失一只妖兽,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我叫mt4礼包汇总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 2014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热火vs凯尔特人第六场 乌迪内斯射手 探灵笔记诡术有哪些 蒙彼利埃特色 2019126双色球蓝球 易天百人牛牛怎么玩 重庆秒速时时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