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保镖(GL百合)——今轲

时间:2019-03-18 09:23:25  作者:今轲

 

 
 
 
《小保镖》作者:今轲
 
文案
轻松甜文,【家里有矿大小姐 x ?#31354;?#26080;邪小保镖】
黎家大小姐近来身边跟了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运动服高马尾,土里土气,跟大小姐的交际圈格格不入。
旁人问她:“这哪里来的妹妹啊?”
大小姐嗤笑道:“老爷子给我找的小保镖,大概是保我没脸见人吧。”
  
后来,大小姐不仅带着小保镖见完了狐朋狗友,还把人带回家宴,当着一众?#23376;?#30340;面出了柜。
老爷子气得手哆嗦,指着小保镖问:“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
小保镖答:“护着她,看着她,不能让她离开我的视线。”
大小姐乐颠颠地牵上自家保镖的手:“宝贝,你的?#20449;?#25105;听见了。”
~~~~~~~~~~
卓?#19978;?#23665;前,师父千叮咛万嘱咐,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能离多远离多远。生怕自家养得水灵灵的大白菜,被猪拱了。
半年后,师父下山考察,眼睁睁见着自家徒弟被人按在夜店的墙上亲,呼吸?#36125;?#19979;盘不稳,实打实地丢人。
那施暴之人手无?#32771;?#20043;力,但前凸后翘,长腿细腰,实在像个妖精。
师父一拍大腿,恨道:“原来被个白菜精拱了!”
 
有事微博@今轲轲轲轲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29301;?#21331;稚,黎秦越
 
 
 
 
第1章 
  黎秦越刚下飞机,手机便连续震动起来。
  打电话过来的不止一个,挂掉一个立马就会有下一个,这群崽子是真闲?#27809;牛?#19987;盯着她的航班。
  黎秦越知道自己走不出这机场大厅就会被人堵到,干脆随手接通了一个,也没寒暄,直?#28216;剩?ldquo;你们什?#31383;?#25490;?”
  那边一声惊呼,跟中了大奖似的:“越姐!车都在外面排好了,您?#19981;?#21738;辆上哪辆,行李我们……”
  “不用管,我自己拿。”黎秦越打断了她的话,皱了皱眉,“都离远点。”
  “远着呢,凌哥知道您低调,不?#19981;?#22823;排面。”
  “嗯,待会见。”黎秦越挂?#35828;緇啊?/div>
  也?#20984;?#20010;最后几分钟的清静而已,等黎秦越拖着行李箱到了停车场口,哗啦涌上来一群?#24515;信?#22899;,跟抢劫似的,拿走了她手里的东西。
  “黎总!”
  “越姐!”
  “好久不见!”
  “您这肤色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叽叽喳喳,麻雀一般,认识的不认识的,脸生的脸熟的,五光十色,吸引了四周不少目光。
  凌夕挤到了她身边,一掌拍到她肩上:“都安排好了,直接过去吧。”
  不愧人家把这货叫哥,凌夕的头发又短了一截,大冬天的,也不嫌冷,快成板寸了。
  众人终于给黎秦越让出一条路,黎秦越看见那一排同样五光十色的车,?#35835;?#25199;嘴角对凌夕道:“这就是你说的低调?”
  “低调而奢华,?#25490;?#24471;上您的身份。”凌夕压低声音道,“左边那辆粉色玛莎拉蒂,我新换的涂装,给个面子。”
  黎秦越没应声,径直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黑色奔驰前,拉开?#24471;?#19978;了车。
  “嘿。”凌夕十分不爽。
  黎秦越把?#24471;?#25293;到了她脸上,?#36816;净?#36947;:“走吧。”
  不与人同乘,一路上便很安静,车子开进的是熟悉的山庄,凌夕经常在这里办party,往里最清静的位置,有黎秦越一?#20843;?#20154;别墅。
  冬天天黑得快,这会薄暮初上,远远就可以望见一处灯火璀璨的地方,必定就是凌夕要给她的“惊喜”了。
  黎秦越低头看?#25628;?#33258;?#33322;?#19978;的登山靴,道:“就在这里停车吧。”
  ?#20928;?#19981;多言,黎秦越径直下了车:“你开过去。”
  车子朝灯火璀璨的地方而去,黎秦越从兜里摸出支烟,点上了噙在嘴边,慢悠悠朝别墅走。
  中途凌夕打过来电话,被她挂断了,第二次响起的时候,黎秦越回了她条信息:待会过去。
  说待会,众人再见到黎秦越,是party正式开场一小时后了。
  她换了之前裹得严实的衣服,一袭酒红色长裙,露背?#37117;紓?#32531;步而来的时候,露出线条流畅的漂亮大腿。
  妆容懒散而精致,头发丝都散发着惑人的魅力。
  这时候再配上那晒成麦色的皮肤,便不是什么?#21592;?#20102;撑着去山沟沟里探险的空虚?#27426;?#20195;了。
  高级,黎秦越总是可以轻易地美得很高级。
  凌夕迎上去,笑着调侃她:“大美人,你这么穿,还让?#20999;?#23567;孩们怎么争奇?#36153;蓿?rdquo;
  黎秦越睨了她一眼,挑了个可以俯瞰大厅的位置坐下:“我来这里是为了看他们争奇?#36153;蓿?rdquo;
  “这不是给你接风洗?#23601;?#21152;解闷嘛。”凌夕在她身侧坐下,“我知道你这次玩得不尽兴,提早了足有半个月回来,怎么回事啊?”
  黎秦越把玩着手里的酒:“有人把我去哪儿,去干什么,告诉我爸了。”
  “谁!”凌夕立刻大喊起来,“谁他妈这么不仗义!小人!别让我查出来,不然我……”
  “怎么着?”黎秦越看着她。
  凌夕嘴里打了个绊子:“?#29301;?#25170;了他的皮。”
  “太没有创意了。”黎秦越摆了摆手。
  “今天有好玩的东西。”凌夕转移了话题,“绝对不让你无聊。”
  节目大概是?#24613;?#20102;很久,这会终于能够表演。
  黎秦越望过去,中央的舞台上摆了话筒支架,一个穿紧身皮裤的年轻男孩上了台,抬头冲黎秦越笑的时候,黎秦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24120;?#22905;在心里默默吐了个脏字,比我脸还小。
  男孩开始唱歌,凌夕一脸得意:“信不信,再过两月,这孩子就会大火。”
  “不信。”黎秦越看着?#22993;?#21040;歌曲高?#26412;?#24050;经嗨起来的男生,这次骂出了口,“这他妈的是嗑药了吧?”
  凌夕没说话,黎秦越手里的酒杯一下子撞到了桌面上:“我说过多少次了,不管你们圈子里的那?#21697;?#27668;,我的公司里不能有就是不能有……”
  她话音未落,四下门里突然便进来了几个穿特警?#21697;?#30340;人,身?#30446;?#26791;,手上该拿的东西,一个都没少。
  黎秦越站起了身,特警迅速入场朝舞台走去,四下里乱蹦跶的众人纷纷安静下来,等特警一把抓住了台上男生的手,音乐声戛?#27426;?#27490;。
  黎秦越看向凌夕,凌夕就像长在?#35828;首?#19978;。
  特警开始盘问,黎秦越突然也坐下了身,抱着胳膊开始冷笑。
  紧张的氛围并没有从大厅里传过来,半分钟后,音乐声突然继续,特警们一甩外套,露出健硕的身材,同男生一起跳起了舞。
  一惊一乍的刺激,大厅里响起阵阵尖叫声,舞台上的特警肌肉男夹着那个皮裤尖脸男生,身上的衣服开始越来越少。
  本该是让人血脉贲张的场面,黎秦越却下了结论:“无聊。”
  凌夕的精心策划没有获得想要的效果,不太开心:“我一个铁T看了都开心,你个直女就没有一点点心跳加速吗?”
  “太无聊了。”黎秦越又说了一遍,?#26049;?#26700;上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她拿起手机干脆出了群魔乱舞的厅:“我接个电?#21834;?rdquo;
  阳台上一半温暖一半寒冷,黎秦越抗?#24120;?#25042;得换地方。
  电话是她爸打过来的,除了最开始一句“你在哪里”还算语气正常,其他的全都是夹杂着暴躁情绪的数落。
  黎秦越一直挺想不通的,她这个爸,?#20040;?#26159;个知名企?#23548;遙?#21830;海沉浮,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偏偏对着她,跟个更年期的妇女似的。
  ?#32842;?#30528;厅里的脱衣?#29864;?#19981;多了,黎秦越打断了她爸的唠?#21486;?#24819;要结束电?#21834;?/div>
  她爸最后吼了句“你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把电话扔给了她爷爷。
  黎秦越叹了口气,换了个语调亲切地道:“老头~”
  “乖女,”爷爷突然道,“生日快乐?#20581;?rdquo;
  黎秦越的表情有一瞬的凝固,但很快,她嘴角上扬,大概是今天第一个真情实感的笑容。
  “谢谢。”她道,“明个回去看你,我挖了颗老山参,给你泡酒。”
  “好的?#20581;?rdquo;爷爷心思明显不在这亲手挖的山参上,很快切入正题,“我跟你爸,给你?#24613;?#20102;份生日礼物。”
  黎秦越心里警铃大作,礼物还带上她爸,准没好事。
  “礼物在路上呢,”爷爷偏头问了句,“走哪儿了啊?”
  “快到了……”她爸隐约的声音。
  “我这马上?#24466;?#26463;了,”黎秦越赶紧道,“别让送了啊,?#19968;?#23478;再拿。”
  “到了……”她爸清晰的声音。
  于此同?#20445;?#20940;夕的?#21543;?#19968;路过来:“我靠靠靠靠,黎秦越你这哪里请来的神!!!”
  “什么?”黎秦越皱了皱眉,她爸把电话挂断了。
  “艹艹艹?#24120;?#25105;这花重金请来的脱衣舞男,你要是不?#19981;?#30452;说啊!”凌夕喊到了她跟前,拉着她胳膊便往厅里拽,“有必要打人吗!!”
  “谁他妈打人了!”黎秦越窝一肚子火,喊了回去。
  “你的人啊!!!”没几步路,凌夕将人拉回了俯瞰全场的绝佳位置,抬手一?#31119;?ldquo;进来就报你的名字,我连保安都没敢叫!”
  黎秦越望过去,底下确实是打起来了,一个人影穿梭在一众脱得只剩下内裤的猛男周围,这里一脚,那里一拳,这个猛?#22411;?#21518;?#24590;?#20498;地,那个猛男膝盖一痛跪下,画面美丽激烈地?#36335;?#30005;影现场。
  有了刚才假特警执法那一出,如今围观群众们一点都不紧张,全当这又是一场演戏,围着叫好,开心得不?#23567;?/div>
  凌夕急吼吼得恨不得自?#21512;?#22330;:“黎秦越你这反将一军也太狠了吧?#22330;?rdquo;
  “我靠……”黎秦越低低应了声,眼睛盯着那人影没移开,“这人功夫不错啊。”
  “你还装!到底是不是你的人,不是的话……”
  “打赢了就是我的人。”黎秦越提高了声音,有些兴奋。
  这山庄不是谁随便就能进来的,这场party也不是谁都可以乱闯的。
  知道她黎秦越,还?#26131;员?#26159;她的人的这是第一个,时间不会如此凑巧,这的确也是她那个爸能干出的事。
  送个人给她,跟踪她,监视她,管着她,以为这样就能掌控她。
  想得美,黎秦越舔了舔嘴唇,觉得这才是今晚最有趣的事情。
  不负众望,人影获得?#25628;沟?#24615;的胜利,光裸的肌肉男们各自倒地,四处哀嚎,人影也终于定了身。
  借着大厅里杂乱的彩色灯光,配着节奏狂烈的音乐,黎秦越看清这竟然是个脆生生嫩兮兮的小姑娘。
  穿着身土里土气的运动服,扎着个名副其实的高马尾,在这环境里?#22238;?#24471;像是跌入泥潭的小白花。
  小白花转身抬头,精准地对上了黎秦越的目光,寡淡又和谐的五官,被灯光一打,闪过星辰的眼。
  四下里都在等待,黎秦越直了直身子,想要给小白花一个女皇般高贵冷艳的下马威。
  但?#22993;壞人?#24320;口,小白花抢了先,她道:“你就是黎秦越吗?”
  声音同脸庞一般稚嫩,连名带姓的提问,既像是最普通的语气,又?#36335;?#19981;?#26049;?#30524;里的挑衅。
  黎秦越眯了眯眼,回答她:“是。”
  小白花忽地笑起来,灿烂得像是突然升起的太阳,与刚才一对多打人时的狠厉判若两人。
  再开口,是个谁都没想到的接话:“你可真好看。”
 
 
第2章 
  黎秦越长得美,家里又有钱有势,天天都在被人拍马屁。
  经验多了,自然就看?#22969;?#30333;,一句赞美里到底有多少的真心实意,又有多少的附加企?#32908;?/div>
  令她感觉惊讶的是,小白花说出这句话?#20445;?#31070;色一点作假都无,更是没有一丝讨好。
  就只是单纯地、直接地表达自己此时?#19997;?#30340;感受,这?#32654;?#31206;越感觉到愉悦。
  哪怕听过千百遍,女人也?#19981;?#21035;人夸自己美。
  于是女皇的姿态收了收,黎秦越微微弯下身,手肘支在?#29238;松希?#25163;掌?#26049;?#19979;巴上。
  微微一笑,问大厅中央的小白花:“有多好看?”
  小白花看着她,认真道:“刚才打架的时候一直忍不住看你。”
  这话真是……让众人一片咂舌之声。
  黎秦越的唇角上扬,问她:“为什么打架?”
  小白花眉头一皱,神情严肃:“公共场合故意裸露身体,劝说不听,并意欲猥亵,警告三遍后,动用武力。”
  这下换来的是厅内众人一片倒吸气声。
  凌夕低低骂了句“靠”,难以置信地看向黎秦越:“这是招来真警察了?”
  黎秦越直起身,步态优雅地往下走:“问问不就知道了。”
  有了刚才一番对话,黎秦越?#22303;?#22805;来到中央大厅?#20445;?#19981;管?#21592;?#30475;热闹的众人,还是被打了的脱衣舞男,全都噤若寒蝉。
  小白花站在这一群人前,淡定自若,?#36335;?#36825;就是她该干的事,是天理如此。
  黎秦越在她面前站定,本就傲人的身高加上十多厘米的高跟鞋,简直像大人俯视小孩。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卓稚。”小白花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切沃一卡利亚里 维京的掠夺救援彩金 做网络棋牌游戏 搞笑斑马援彩金 完美世界手游设置在哪 好多怪兽登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52期 篮彩胜分差投注心得 斗棋河南麻将官网 圣诞奇迹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