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走肾(近代现代)——白花花

时间:2019-03-18 09:18:03  作者:白花花

 

 
《走肾》作者:白花花
 
文案
想当歌手五音不全黑甜攻×风流总裁受,年下金主受,强强。
苏佳年为了?#20998;?#24515;中一直以来的音?#32622;危?#19981;顾家人阻止远渡重洋回到国内,宁可身无分文的打拼也不愿回去继承上亿家产……一次宴会中,花花大少沈焰一眼看上了这个拿着乐谱到处毛遂自荐的青年,在知道对方将最后一点钱?#32654;?#36141;买宴会门票后,耽于美色的沈焰想将这个小白兔似得青年拐上床去,结果一杯红酒下肚,兔?#26377;?#31572;答的脱了裤子,?#20154;?#36824;大。
……在被莫名其妙的?#38405;?#24178;净后,次日对方竟主动提出包养的要求?#21487;?#28976;一气之下答应,但又很快后悔了——
因为这个满?#25215;?#30528;“我想当歌手”的?#19968;錚?#31455;然五音不全!
芝麻馅奶糖攻×风流总裁受,强强年下无互攻不反攻HE。
为《走眼》《走心》系列文,但因写作时间不同,设定有出入,不要较真_(:з」∠)_
 
 
第01章 
  沈焰第一次见到苏佳年,是在本市传媒公司联合举办的跨年会上。
  近几年家族企业发展稳定,沈焰又是个闲不住的,在几年前跟狐朋狗友凑钱成立了一个佳人传媒有限公司……名字还是他取得,毕竟这公司建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赚钱之余,看看美人。
  毕竟在A市,谁不知道他沈大少的眼光之高、翻新之快,说好听的叫风流,?#30340;?#21548;点就是个人渣……只不过沈焰渣的明白,一不插足二必须得你情我?#31119;?#24378;迫和?#31958;?#35282;的事儿他干不来,也不屑做;毕竟花花草草那么多,谁愿意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抱着这样的思想,沈焰?#37038;?#20845;岁开荤以来,一直到现在二十七八,仍然是不可?#23478;?#30340;单身。
  他这个人有点毛病,?#35009;?#19996;西一旦到手?#20820;?#20102;兴趣,也正因为这点,他很少主动追人,都是等着人来追他,就算是上床也会在脱裤子前先说好:只走肾,不走心。
  要是同意,那就继续;要不同意呢,他能立马提裤子换人,停顿都不带?#23567;?/div>
  就是这样小心,仍有一堆人指着他的鼻子骂负心汉,沈焰对此也很无奈——明明都说好了的,怎么一下床就变了呢?
  这人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31080;?#30340;。
  ……
  背景交代完了,再来谈?#24178;?#28976;的喜好。
  跟大部分纯1一样,沈焰?#19981;?#38271;相秀气、?#24895;?#28201;柔的小0,但也不能太瘦,有点肌肉最好;也不能太黑,至少不能?#20154;?#40657;。最好再单纯点,听话点……如果做事认真的话,就更好了。
  根据以上所述,整个会场里,再找不出第二个?#20154;?#20339;年?#36141;?#20182;口味,甚至让他有些一眼荡魂的存在……?#39038;?#20919;静的抿了口杯子里的红酒,沈焰换了只腿翘起,碰了碰?#21592;?#30340;损?#36873;?/div>
  “喂,那小子是谁?”
  后者?#25442;?#37324;的模特妹妹灌得有些多了,眯了半天眼才终于?#36234;梗?ldquo;哪、哪个啊……那个穿白衬衫的?”
  毕竟是正式的晚会,前来参加的名流网红各个衣着不凡,唯有苏佳年穿着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衬衫,领口挂了条领带,手里抱着一叠看不清是?#35009;?#19996;西的纸,有些茫然的站在角落里。
  沈焰找人帮他要了一张,到手一看,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张乐谱。
  他还没反应,朋友却笑了:“嚯,有点意思啊——来这里发作品,他不会真以为咱们都是音乐人吧?”他又跟怀里的模特?#27490;?#20102;两句:“燕燕?#30340;?#23567;子之前在门口还进不来,还是现买的一个突然有事的网红的票,把身上的钱都花光了……”
  “是有些蠢。”沈焰也笑了,他的目光略过?#20999;?#20182;根本看不懂的音符,落在了右下角的署名上。
  ——苏佳年。
  这个蠢的可爱的、年轻人的名字。
  沈焰站起身来,将空掉的?#31080;?#25918;在置物台上,又整了整衣领。
  朋友问他:“你干嘛去?”
  “当然是帮我们的小音乐?#20197;裁?#20102;。”如此说着,还从口袋里翻出一副金丝?#37096;?#30340;眼?#33633;?#19978;,扶了扶:“怎么样?像不像文化人?”
  朋友嗤道:“像禽兽,披着人皮的?#20405;幀?rdquo;
  沈焰不置可否。
  他游戏花场这么些年,极少主动出击,但只要他肯,?#20820;?#26377;失败的时候。带着这样的信心,沈焰踱步到苏佳年跟前,将先前拿到的乐谱小心翼翼的取出,推到低头丧气的年轻人眼前。
  “请问,这是你的作品吗?”
  苏佳年今天受了不小的打击,整个人都闷闷不乐,现下突然有人问他,受宠若惊的抬起脸,正对上沈焰那双笑弯了的眼。
  别的不说,论起沈大少受欢迎的原因,断然与他优越的长相分不开,特别是那双极具欺骗性的眼,笑起来时眼梢弯弯,深邃的瞳孔温柔得像是能把人吸进去,就算早听闻他花心的名声,也很难在第一面时不心生好?#23567;?/div>
  而如今沈焰是背着光站的,头顶便是五光十色的水晶灯,暖色的光芒落在他纯白的西装上,渡上一层金色的轮廓,仿佛天神下凡般——苏佳年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人物,而对方手里还拿着他的乐谱。
  “是、是我……”他的声音有些发颤,喉头滚动着,紧张地吞着口水。
  沈焰敏锐捕捉到对方泛红的耳尖,心知自己这第一步走对了。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他十分绅士的询问道,在看见对方点头后才真正落座。感受到身边的沙发下陷了些许,苏佳年嗅到一股清淡的香气,像雨过天晴后的草木。
  “我看过了你的乐谱,”见对方不语,沈焰主动开口道:“虽然有些地方还稍显生涩,但我从中看出了你的潜力……说起来,你为?#35009;?#20250;选择在这里发放乐谱呢?”他若有所思的扫过攒动的人群,安抚的冲苏佳年笑了笑:“这里不是你们艺术家?#32654;?#30340;地方。”
  或许是“艺术家”这三个字太过动听,苏佳年只觉头?#25991;?#30505;,连声音都飘了:“我、我没?#35009;?#32972;景,又想做音乐,听说这里会有很多机会,就、就想着过来试试……”
  他断?#38386;?#32493;的说着,后来竟有些委屈:“谁知道他?#24378;?#37117;不看,还是您……啊,请问怎么称呼?”
  “免贵姓沈,单名一个焰字。”沈焰笑着伸出手:“?#19968;幔?#33487;先生。”
  他居然知道自己姓?#35009;?mdash;—苏佳年想,他一定是看过自己的谱子了!而且沈焰这个名字他似乎在哪里听过……好像近几年家里想回国发展时,联系过沈氏企业的负责人,双方有过合作的意向……
  这一想便想的有些?#35835;耍?#27784;焰见他突然出神,有些不解。
  “苏先生?”
  “哎……哎!”苏佳年?#33151;换?#31070;,目光突然热情起来,甚至让沈焰有些招架不住:“沈先生对吗?我是苏佳年——是这样,您既然对我的作品有兴趣,不然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39029;?#32473;你听吧!”
  “……啊?”饶是沈焰这样的老江湖,也遭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展开,正愣着呢,苏佳年却一把起身抓住他的手臂,拖着人就往场外走。
  沈焰本能挣了一下,竟?#24187;?#25379;开。
  ……而且先前离得远没觉得,走近了才发现苏佳年的有这么高,甚至?#20154;?#36824;高上那么一点,好在身材属纤瘦?#24378;睿?#19981;然沈焰可能要再多考虑一会儿……
  宴会是举行在一家酒楼里,除去厕所便只?#26032;?#19978;的?#22836;?#27604;较清静,苏佳年买票花光了身上最后一点钱,自然是没有剩余来开——房的,这会儿便有些?#38480;?#30340;站在门口,跟侍应生大眼瞪小眼。沈焰见青年?#38480;?#30340;都快把裤子抓破了,叹了口气上前:“我?#31383;傘?rdquo;
  他本没想着进展这么快,但对方既然愿意,自也是没有拦着的道理……不过苏佳年那张脸着实合他胃口,沈焰把玩着手里的门卡,心想怎么着这?#25105;?#33021;有几个月吧?
  电梯里,显示楼层的数字缓缓上升,两人各安心思的对视了一眼,又相视一笑。
  苏佳年觉得,这个沈老板是个好人,又一?#31508;中?#36175;自己的样子,等回头签了约,出?#35828;溃?#35753;家里人再说他不务正业……
  沈焰则觉得,对方激动起来,红?#38395;?#28385;了白——皙的皮肤,到真像是一只可口的兔子……虽然有点大只,但瑕不掩瑜嘛。
  于是便等各怀心思的进了门,刚坐下不?#33579;?#26381;务生便送来了红酒。
  沈焰瞥?#25628;?#37202;脖子上的标签,挂着一个“张”字,便明白是自己那狐朋狗友送来助兴的,当即了解一笑,将东西留了下来。
  屋里的大灯并没有开,只有一顶暗黄的?#36718;?#34593;烛在餐?#20048;?#22260;点亮,气氛十分?#29992;痢?#27784;焰倒了酒,将其中一杯推到对方面前,示意的碰了下:“为了庆祝我们遇见。”他如此说着,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苏佳年拿着杯子,有些?#38480;?#30340;挠了挠头:“那、那个,我酒量不太好……”
  “红酒,?#36824;?#31995;的。”沈焰见他紧张,想用酒精让其放松些:“度数也不高,你不用喝完,意?#23478;?#24605;就好了。”
  “可我……”酒品也很差!话到了嘴边对上那双温柔得快要溺死人的眼,苏佳年吞了吞口水,又咽回去了。
  不管怎么说,人家都干了自己还不动的话,实在有些不给面子……何况沈焰极有可能成为他未来的老板,万一把他惹生气了,自己的梦想?#21024;?hellip;…
  于是左?#21152;?#24819;,苏佳年到底还是举起杯子,小心翼翼的舔了一口……
  沈焰的喉结动了动,他分明看见那嫣红的舌从口腔探出,对方喝酒的模样,到真像是?#20154;?#30340;兔子——如此一来,又起了玩弄的坏心思。“你这哪里叫喝,分明是舔……”他笑着将下巴搁在架起的手?#24178;希?ldquo;我这可是好酒呢,不多喝点,怎么尝得出味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佳年自是不可能像先前?#21069;?#31946;弄,仰头咕嘟一声,喝了一大口。
  沈焰见他的脸肉眼可见的变了红,一双圆眼被酒精刺激得泛起泪光,像是要哭了——这也太可爱了!身经百战的沈总听到自?#21644;?#28982;加快的心跳,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刚想说些?#35009;矗?#23601;见苏佳年的身体晃了晃,咣当一声趴倒在了桌上。
  沈焰:“???”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一杯倒的青年,千百种思绪在脑海里攒动了半天,终于是化作一声“草”。
  原来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人一杯倒!
  不……这甚至连一杯都没到,这才一口啊!红酒啊!度数很低的?#20405;鄭?/div>
  这小子活到这么大一点交际场合都没去过吗!
  沈焰一手扶着额头,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平复心中的狂风骤雨,等终于冷静下来后,他看着面前满面红?#20301;?#36855;不醒的青年 ,叹息一声,打算先把人搬到床上去。
  虽然今晚怕是没戏了,但用绅士风度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也是十分必要的……于是沈总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小心翼翼的伸手搂住对方的肩膀,十分温柔的将其架起……
  ……没、没搬动。
  沈焰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深呼吸,再来一次……
  一,二,三,起——
  “……”
  还、还是搬不动!
  沈大少有些崩溃了,他想我平?#26412;?#24471;?#20999;?#38081;都是假的吗!这小子到底多重啊!再重能过一百八吗!
  ……要?#25442;?#20010;姿势试试?
  平复了一下起伏的心态,沈焰蹲下——身,一手越过对方的腰,将脑袋拨拉到自己肩头,屏息凝神——
  “呼——”
  这次总算是扛起来了,只是这也太重了吧……沈焰气喘吁吁的想着,只觉得腿都在抖,他扶着人摇摇?#20301;?#30340;往床边去,结果因为屋里太黑,一个没注意,膝?#24378;?#22312;了床沿上——
  只听“吱呀”一声?#23604;歟?#20004;人双双倒在床铺间,沈焰被对方的重量死死压着,脸埋在被褥里,差点?#24187;?#27515;。
  而在这之外,他能明?#24895;?#21463;到对方滚烫的呼吸喷在后颈,烫得几乎灼人。沈焰都不知道自己的后颈这么敏感,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由分说的想要将苏佳年推开……可这小?#37038;?#22312;是沉,他挣扎了半天也只是将贴在背上的脑袋换了个方向,其余纹丝不动。
  就在沈焰喘息着打算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35009;?#31895;大的东西抵上他的后腰,起?#20154;?#36824;以为是胳膊,没太在意,等艰难地够到床头灯点亮之后,在明亮的光辉下,他回过头,发现苏佳年胯间鼓起好大一块……
  沈焰:“……”
  那尺寸过于惊人,他甚至?#24515;?#20040;一瞬间以为自?#27721;?#22810;?#25628;?#33457;,眯眼?#36234;?#20102;老半天,爆出了今天晚?#31995;?#20108;个“草”字。
  这小子不会是往裤裆里塞东西了吧!怎么这么大!!!!
 
 
第02章 
  沈大少冷静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伸手,摸了下?#24378;?#38534;起。
  年轻人勃发的热度透过西裤薄薄的料子传到他的指尖,像是被?#35009;?#29408;狠烫了下,沈焰面无表情的收回手,开始卖力的把身上人往一边推。
  开玩笑,先不说别的,一想到这么个万一刚才就抵在他腰后头……那个画面光是想象就足以让沈焰觉得惊悚!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弄开,还没来得及在床上坐直,原本昏迷不醒的苏佳年却突然一伸手臂,抱住了他的腰。
  沈焰起先吓了一跳,以为这?#19968;?#28165;醒了,结果对方却只是将脸埋在他腹间,隔着西装马甲无意识的蹭着,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呓语,带着点?#24187;?#26174;的哭腔,怪可怜的。
  从沈焰的角度,可以看见那人头顶的发旋,被?#39038;?#25171;湿的刘海下闭着的眼,眼尾轻微泛红,睫毛又长又卷,让他想起了橱窗柜里的洋娃娃,精致又可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炉石传说迈克斯纳 急速赛车开奖 人猿泰山APP 怎么做网上棋牌代理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APP下载 我叫mt4限时特惠礼包 无限法则下载手机版 大航海时代注册 双色球2008走势图表双色球基本走势图100期 nba比分直播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