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老酒(近代现代)——Dilemma

时间:2019-03-17 10:30:41  作者:Dilemma

   《老酒》作者:Dilemma

  酒香不怕巷子深,怕进巷子的是个流氓。
  简介:
  坑品烂爆作者攻·苍景行x万年死宅抖M读者受·陈年,两人同时又是房客x房东的关系。
  陈年作为一个年方27的大龄剩O,信息素是老酒味,百年醇香,和他上床的都醉倒在了最后一步,终于遇上了个免疫的优质A苍景?#23567;?/div>
  结果现实太残酷,这A居然是个流氓,不仅坑品烂,生活作风也不?#23567;?/div>
  陈年心里苦,被搞得说不出。
  副cp:冬虫夏草味的秋斯年(A)x人参味的方裕(O),养生组。
 
  1.这叫双管齐下
  “停更通知:因作者要努力搞期末,本文暂时停更,但各位放心,咱们有大纲,随时补上。”
  陈年吸溜着方便面,本来准备看最近在追的那篇文下饭的,这会儿差点没把平板砸了。
  这垃圾作者,文章列表里一串文他都看过,每一篇都题材不同文风迥异,一开文就开始疯狂日更,最长的一篇更了整整三个月,除了有天网站崩了没更上,其余时间全在写。
  就这么一个看似勤奋型作者,?#30475;?#21095;情进展到最复杂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会来一个停更通知,理由无一例外,全是“努力搞期末”。
  这才四月份搞个毛线期末,未雨绸缪也不是这么绸的啊。
  可偏偏就有这么一群抖M如陈年一般的读者,总是抱着说不定这篇会完结的侥幸,?#36861;?#25481;坑,结果又一次陷入被弃文的陷阱?#23567;?/div>
  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陈年深吸了口气终于冷静了下来,后怕地摸了摸他前几天?#31456;?#22238;来的平板,给它买的保护套还在半路上没到,他差点把它插泡面里了。
  有罪的不是你,有罪的是狗作者。
  陈年忿忿地?#37202;?#26469;,泡面也变得索然无味,准备端去倒了,冰箱里拿点水果消消气。
  方便面汤?#25238;?#22823;,他一时半会又不想下楼去倒垃圾,反正就是二层,他准备倒在那下水管处,顺着一块儿进下水道。
  反正这一栋公寓都是他的,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但羞耻心还是有的,陈年就伸着他那常年不见光养得细白的手腕捧着面往外头伸,哗啦啦往下倒。
  “草!谁这么缺德!”
  这声中气十足的骂声吓得陈年整个人一抖,差点信息素都要失控狂飙了,结果他?#32622;?#25343;稳,整个面桶都掉了下去,只听啪唧一声闷响。
  “草!”
  听这声看来是没掉到地上。
  陈年心虚地整个人蜷成一团钻回房里,心里祈祷着这人不要上来打他,又瞥了一眼阳台,一个箭步冲过去锁阳台门拉窗?#20445;?#30830;认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他那年久失修的记忆力隐约提醒着他一楼有个租客是Alpha,别刚?#20040;?#20102;霉头,人从下水管道上爬进来。
  他这手无缚鸡之力的Omega还不被就地正法!
  不过好在他有最后的?#32769;擼?#20449;息素。
  别家Omega的信息素都是?#32654;?#21246;人的,他就比较独特了,作为一个27岁的大龄剩O,万年死宅,陈年这么?#27809;?#27809;把?#32422;?#23233;出去的原因只有一个。
  他的信息素味道是老酒,?#20405;?#25918;了上百年的醇香,情到浓时可怜Alpha闻着闻着就醉了,无一例外睡死在他身上,他一个人又不想?#31229;?#21483;着凑上去?#32422;?#21160;。
  他心里那个恨啊,睡就算了,有的还打鼾震天响,有的还抱着他喊妈妈。
  妈你个头啊,老子屁眼儿痒啊,你倒是捅捅啊!
  碰了几次壁后,陈年不再想这档子破事了,这年头?#31181;?#21058;开发得好,玩具也用得方便,起码玩具不会闻着闻着就醉了。
  况且他拿这么一栋楼的房租,吃穿不愁,日子过得滋润得很。
  而陈年他妈?#30475;?#21644;他叨叨婚嫁的事时,他就理直气壮回一句:“谁让你们取这名的,陈年老酒陈年老酒,一口就醉了。”
  陈父陈母都得闭嘴,这可是他们生陈年那会诚心诚意去山里的老和?#24515;?#27714;来的,老和尚还特别说了这孩子姻缘好,现在想来估计是个骗钱忽悠的。
  思绪回笼,陈年见没人爬上来也没人来砸们,?#28866;?#30528;这事该是过去了,便哼着小调去冰箱拿吃的,结果铃声一起又吓得他一激灵。
  “喂,您好,我是陈年。”
  “喂,房东啊,我是105的苍景行,你这楼上有?#35828;?#26041;便面啊,还一整桶,妈的浇了我一身,你管管啊。”
  陈年一听坏了,这问责?#23454;?#20182;头上了,只得战战兢兢地回道:“我这就去问问啊……”
  “你怕个啥,声音抖成这样。”
  陈年心说我能不怕么,大爷您不就是那个一楼的Alpha么,陈年还记得那天他蹲阳台上看Alpha搬家,一手提一电视一手提一小冰柜,这要捏死他比捏蚂蚁都容易。
  “算了算了,我记得你是Omega吧,这事不烦你了,我去给你楼道里贴个告示。”
  陈年总算是松了口气,忙回着可以。这会儿他真是谢谢他Omega的身份,贴就贴吧,贴满一楼道他都?#25442;?#35828;,别捏死他就成。
  他一抬眼?#37255;?#20912;箱的小白板上赫然写着“105苍”几个字,突然想起来:“对了苍先生,您本月的房租……”
  “哦,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我手机丢了,你的汇款账号什么的全在里面,现在手机刚?#27809;?#26469;,备份什么的不好搞,我就取了钱想直接给你。”
  “可?#35029;?#25105;住205。”
  陈年脱口而出后恨不得打?#32422;?#19968;巴?#30130;?#36825;不是暴?#35835;俗约?#30340;方位加深嫌疑了嘛,而对面的声音让他更紧张了。
  “哦?您住205啊。”
  只听对面?#24178;路?#25705;擦声,门铃就想起来了,陈年做了阵心理斗争要不要去开门,最后终于屈服在毛爷爷的召唤下。
  人可?#21592;?#19978;,钱不能不要。
  陈年一脸悲壮地打开门,就见一男生露着大白牙冲他笑,头发上还挂着水珠,显然是刚洗过,一股清新的洗发水味扑鼻而来。
  哇,这小Alpha洗发水味的?
  陈年一秒就被美色迷?#25628;郟?#25226;刚才的顾虑抛到脑后,又觉得这Alpha估计没少被这有点廉价的洗发水味嫌弃,登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苍景行把一叠红票子递给陈年:“原来你住这啊,?#19968;?#19968;直以为楼上空着,成天有动?#26448;?#39740;呢。”
  陈年有些不太好意思:“我一个人住嘛,不习惯开太多?#30130;?#20063;不怎么出门,让你误会了,哈哈。”
  “那成,不闹鬼我?#22836;?#24515;了。”
  言罢,苍景行挥了?#37038;鄭?#19979;楼去了。
  陈年关上门后背靠着门,还在回味着刚才Alpha的模样——这套公寓在大学城的正中央,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他平时没少见形形色色的男生,Beta居多,但Alpha也不少,只是少有Alpha像刚才那男生感觉起来让人清爽。
  ?#36335;?#21435;深山里呼吸了一口集天地精华的空气,清冽地整个人都得到了净化。
  不过陈年摇了摇头,心想这种优质小A?#39034;?#26159;有配偶了,哪轮得到他这种老O捡漏呢。
  他趿拉着拖鞋走回卧室,准备给那篇坑文写个800字长评,希望以此激发一下作者的羞耻心,把结尾给补上。
  楼下苍景行回房后,摸了新买的手机,给损友发微信:“你说这房东真的快三十了?”
  对面回得也快:“肯定啊,我读研的学长都说他好久之前就在这租房了。咋?你见着真人了?”
  “见着了,真他妈嫩。”
  那Omega皮肤是?#20405;?#20859;得健康的白,一点不病态,还透亮,头发是许久未理的小乱,刘海儿遮住的眼更是鹿一样含着水,说话时总舔舔嘴唇,撩?#35828;?#32039;,更别?#30340;?#32454;脖梗深锁骨了。
  要不是有八方口供说他快三十了,苍景行断然是不信的。
  前几日他碰巧听说他公寓房东是个长得贼好看的独身Omega,他就有些?#38391;媯?#21487;守了好几天没见庐山真面目,今天总算是见着了。
  消息又跳了出来:“那这就是你的目标了?那个小读者呢?”
  “这叫双管齐下。”
  苍景行嘴角一勾,他是找借口去看人,可这借口也不假,他手机不知道被哪个没长眼的摸走了,里面存的大纲草稿全没了,他心里不爽,又坑了一篇文。
  说起来写那篇文前他还想为了一忠实读者努力写完这篇的,结果这计划又要延期了。
  说来也奇怪,他虽然文笔文风都备受?#25918;酰?#20294;因为坑品太烂了,除了三万字以下的短篇或同人,没一篇认真完结的。大部分人都遭了两三次罪望而?#24202;劍?#20559;偏有一个ID叫“酒酒酒”的,追了他所有文,几乎每一次更新都能?#37255;?#23545;方评论打赏。
  这努力程度,他都快要怀?#21861;?#26041;是个他生活中的熟人,?#19981;?#20182;又不敢当面说,只能?#31354;?#31181;方式示好,毕竟谁都会?#19981;?#30475;文卡高潮卡结尾啊。
  但他也挺感动的,对方的评论?#30475;?#37117;直中他心思,算半个知己,于是为了回应对方,他原本准备写篇完结的,存稿?#21152;?#21313;几章,现在一下子没了,?#36824;?#20182;平时不上传同步,从今以后绝不再犯了。
  刚准备提个下篇文的大纲呢,消息提示就来了:“酒酒酒发了长评。”
  苍景行扫了一眼,知道对方因为他又坑文撒气呢,于是私聊了对方:“那个,对不住了啊,我十几章存稿在手机里,手机被偷了。”
  “这样吧,要不我把大纲告诉你,你?#32422;?#33041;补一下结局?”
  他刚发完这句,对面还?#25442;?#22797;呢,就听楼上一阵重物砸地板的噪音,苍景行心想那漂亮房东Omega不会出什么事了吧,?#32456;?#20040;大动静,想想跑上去太唐突,于是给房东发了微信:
  “怎么了?没事吧?”
  2.大龄老O的脸丢尽了
  陈年这会儿洋洋洒洒发泄完了800字正翘着二?#36175;?#24819;找个有点良心的作者追追文,就见来了两条私信,前一条那略带嚣张的语气他还勉强能忍受,后一条他真是恨不得爬着网线过去把人给掐死。
  什么渣作者,有大纲倒是把坑填上啊,给他有什么用?他要这么厉害早把列表里一排坑文全补完了。
  就这么一激动,人没坐稳,沙发椅噔得一声朝后翻去,陈年一慌平板也脱手了,后脑勺着地的同时脸被落下来的平板拍了个正着。
  想他大龄老O就一张脸值得炫耀炫耀了,这会儿被拍成了大饼。
  狗作者最好别让他知道地址。
  他要是知道了,就去他家大门口打坐三天三?#26775;?#35753;对方知道什么叫厉害!
  陈年揉着后脑勺坐起来,在充电的手机?#32842;?#20142;了亮,有条来自“洗发水?#25238;?#30340;小狼狗”:“怎么了?没事吧?”
  陈年觉得他这会儿要是春天里的猫,已经跳楼下去喵喵叫了。
  看看,都是人,怎么有些人就这么善良这么体贴,有些人就能渣成这样呢!
  但说实话这会儿陈年是有些不太舒服。
  症状似乎从楼下Alpha挥?#37038;?#19981;留下一片云彩起,他就像害了相思病一样,脑子一阵阵地发晕,连切水果都没劲,小腹还有奇怪的热意涌上来。
  但他觉得这点儿事不好意思和一个今天才正式见面的房客说,视线有点儿聚不上?#26775;?#20110;是干脆发了个语音过去:“没事,不小心碰倒了椅子。”
  然后就去医药箱找温度?#30130;?#27979;个温度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哎呀嘛,独居Omage的悲惨生活,生病发烧都没有人帮忙拿个温度计烧杯水的,?#25293;?#31354;虚冷。
  陈年发语音时其实没什么别的旖旎心思,那头Alpha却被撩拨得要命。
  苍景行没?#31995;?#38472;年会回个语音来,他是?#20405;?#33021;打字绝不?#22353;?#38899;解决的人,看到一条五秒的语音发来还皱了皱眉。
  只是那声音黏糊糊的,像筷子搅进了一大锅化到最浓稠的糖浆,抬起来后糖丝拉得长长的,连?#25238;?#37117;带着意犹未尽。
  此时此刻苍景行只想给发明微信语音的人发一面锦旗,题“再生父母”四个烫金大字。
  这一下刺激太大,以至于他都没听懂语音都说了什么,再听一遍,还是觉得连指尖都酥麻,但Alpha的?#26412;?#25552;醒他对方并不如语音所说的“没事”。
  相比起十分钟前的陈年,这声音太拖太懒了,才会有无意识的撒?#22353;?#35843;,他觉得陈年不像是?#20405;?#35265;了一面就没分寸乱撩的类型,可这声音听起来,太奇怪了。
  就像是发情期来了一样。
  苍景行眉毛一挑,随意踩了双拖鞋,慢悠悠地就踱了上去。
  这老天爷都这么创造条件了,他苍景行不接着真是愧对造物主。
  对着房门号牌上的反光又理了理头发,苍景行才摁了门铃,陈年没有像刚才那样第一时间跑过来,而是好半天没有动静。
  “陈年?我是苍景行,你没事吧!”
  话音未落,陈年就开了门,只是这会儿没直着腰板,而是捂着肚子皱着张?#24120;?#29273;齿咬着下嘴唇:“抱?#21103;福?#25105;好像有点儿发烧了,刚才在换?#36335;?#21487;能要去趟医院……”
  苍景行呼吸都不稳了,眼前人脸透着艳红,眼里盈的水意更盛,露出的肌肤覆了一层薄?#26775;?#27004;道昏黄的光下衬得晶亮,怎么看都不是发烧的样子。
  但同时他也觉得奇怪,信息素的味道几乎闻不到,照理说这种状态下信息素应?#38376;?#24471;整栋楼都是了,难不成陈年体质特殊?
  “你发情期是什么时候?”
  “嗯?下个月……二十?十?#31119;?rdquo;
  陈年已经整个人都糊涂了,要说刚才他只是有点儿难受,那现在简直像整个人跳进了火盆里,脑子已经停止思考了。
  苍景行眼看着陈年要?#24187;偶?#32458;倒,伸手拉了他一把,陈年碰上了凉意,整个人无法?#31181;?#22320;整个儿往对方身上靠,嘴里还呢喃着轻哼。
  苍景行倒吸了一口凉气,怕对方做出更出格的举动,把人一整个提溜起来,抬脚进门上锁。
  他看了一眼玄关处的日历,陈年下一次发情期的确在下个月,?#19978;?#28982;对方现在的状态不?#35029;?#20182;一联想到刚才的事,心下知道了七七八八。
  ——陈年假性发情了。
  苍景行上一次上楼前,被那桶方便面一浇,去淋了一通凉水,本来过了一天快散完的阻隔剂全冲掉了,他信息素味道?#24120;?#38472;年没意识到?#32422;?#26292;露在高浓度的Alpha信息素里,被刺激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阿拉维斯一维戈塞尔塔预测 幸运农场开奖最走势图 北单120801开奖sp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洛基传奇电子游戏 幸运双星连线下载 图卢兹空客总部怎么去 1.30曼城热刺全场录像 疯狂维京海盗走势图 幸运飞艇在线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