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霸总攻其实是个嘤嘤嘤小公举(穿书)——闲大虾

时间:2019-03-17 10:28:45  作者:闲大虾

   《霸总攻其实是个嘤嘤嘤小公举(穿书)》作者:闲大虾

 
  文?#31119;海?#24040;甜巨欢脱,双洁1V1)
  直男白令穿成?#36153;?#35328;情文的男二,下定决心与男主抢女主,结果开局就和男主【哔——】
  女主(抹泪态):说好人家是小甜甜,转身就投入男主怀抱。
  恶毒?#20449;洌?#22047;嘴态):嘴上说人家gay里gay气,转头就狂甩男主嘴唇。
  恶毒女配(姨母笑):千防万防没有防住男二小妖精,男主和男二的粮真香。
  当白令又要狂甩男主嘴唇的时候——
  男主(表面霸总态):呵,欲求不满的小妖精。
  男主(内心小公举态):原地土坡鼠尖叫,本总裁要开心地撒钱钱~
  白令?#28023;浚浚?#35828;好的言情文霸总呢?
  浪怂真香狂魔直男癌受×霸总脑补小公举嘤嘤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系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令,陆北极 ┃ 配角:又作?#32622;?#30340;助攻们,反正大家也不是?#35009;?#24694;魔 ┃ 其它:双洁,男主,男二
 
 
第1章 娇妻生生生
  “贱人,都和奸夫滚到床上去了,看你这?#20301;?#26377;?#35009;?#35805;好说的。”
  饶是这女子生得颇有大小姐风姿,也抵不住她这泼妇骂街的“英姿”,配上这烈焰红唇,啧啧,很生猛的女子。
  ?#27426;?#38543;着这“烈焰红唇”身后那乍一看写满了生人勿进的男人进来的那刻,烈焰红唇瞬间化成了娇俏可人的小白兔,说话的声音也嗲上了好几度。
  “姐姐,你这样对得起姐夫吗?”
  烈焰红唇满脸痛心地上前一步,将床上这衣衫不整的女子往下一拽,那女子一手抓着白色的蝉丝被企?#20339;?#30422;自己的狼狈,一手想要抵抗她的拽拉。
  “苏珊,你住手!”
  “你妈不要脸,没想到你也这么不要脸。”名为苏珊的女子似乎并不打算罢休,她一咬牙,大有虎?#20405;?#21183;地一把掀开被子。
  这下子“奸夫淫/妇”算是完全暴?#23545;?#24494;凉的空气?#23567;?/div>
  床上的“奸夫”穿着白衬衫,上头的扣子散开,隐隐露出锁骨。而那“淫/妇”则是衣衫也甚是不整,她满脸透着不正常的红,尖叫着想夺回被子企图遮羞。
  “陆北极,我……”床上的女人唇色发白,不知道是?#27426;?#30340;还是吓的。
  陆北极没有理床上那已经梨花带雨的女人,他眸光微冷,大步上前,?#25239;饉浪?#22320;盯着床上的男人。
  “奸夫”白令的脑子随着“陆北极”三个字的出现立马极速运转,那本在他来这个世界前被强行?#22047;?#20182;脑子的《娇妻生生生》小说给了他目前的情形一个完美的解释。
  他记?#32654;?#36825;个世界之前,一个冰冷而又僵硬的机械音曾出现:
  “《娇妻生生生》注入中,身体修复开始。找到真爱,获得精华,身体方能修复成功。”
  “你是?#35009;?#39740;东西?”白令听着脑海中传来的声音脱口问。
  “不是鬼东西,是真爱系统,是一个致力于传播爱的种子的编码。”机械音特地在“真爱”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嗯,我肯定在做梦。”白令自我安慰,“一定是单身久了,做梦都这么魔性。没有对象还能?#26790;一?#33900;场不成?”
  “你真聪明。”机械音没有温度的声音又出现了,“没有真爱精华,会死的哦。”机械音的尾音不自然地上扬了。
  白令:“呵呵。”
  “你可以试试看。”
  白令:“……”这一定是催婚协会的阴谋,单身狗怎么了?我单身我骄傲。
  当然,白令还是立马怂了。
  “系统大佬,您继续。”
  片刻后。
  “《娇妻生生生》注入完毕,祝您早日寻得真爱。”
  这声音落下后,白令就觉得脑子里突?#27426;?#20102;许多的信息。
  《娇妻生生生》是一部典型的霸道总裁?#36153;?#35328;情文,小说的文案基本上概况了整篇文脑残的基调:
  “她,是苏家的私生女,命运悲惨却心如白莲,代替妹妹嫁给了那个传说中不能人事的冰山总裁。结婚三年,丈夫?#28216;?#30896;她,婆婆因她一无所出恨不得将她赶出家门。
  命运再次降临在这可怜的女人身上,她被陷害偷情,还被丈夫捉奸在床。本以为可?#36816;?#21475;气离婚了事,奈何丈夫恼羞成怒,对她用了强……她怀孕了……”
  白令回想起这段文?#31119;?#19981;禁鸡皮疙瘩抖落了一地。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
  他成了女主被陷害偷情的对象,也就是本文深情的男二——白令。
  嗯,真巧,和自己同名耶!耶个毛线,那现在眼前这头顶?#22002;?#33609;原的霸道冰山总裁是不是要弄死自己了?
  那?#35009;矗?#20804;弟,哥们能理解您老的心情,但请你不要用一副要吃人的眼神看着我,我真的?#27426;阅?#30340;女人做?#35009;矗?#25105;一醒来就这样了。当然,白令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目前这情形,解释也无济于事。
  他回想起?#25250;?#40481;系统说的,让他?#32610;?#30495;爱,既然他是男二,那么他的真爱多半就是女主了。只要他和女主最后HE,应该就能获得精华活着回去了!所以当务之急,不能让陆北极带走女主苏?#22002;唷?/div>
  按照小说中的剧情,这一段应该就是苏?#22002;?#30340;妹妹苏珊设计陷害她,让陆北极将她和白令捉奸在床。苏珊本以为陆北极会恼羞成怒,立马和苏?#22002;?#31163;婚,没想到陆北极转而带走了苏?#22002;唷?/div>
  接下来的剧情就是社会大和谐拉灯了,简单概括就是陆北极强上了苏?#22002;啵?#21457;现她还是处?#21448;?#36523;,从而解开了这个误会。
  接着就进入了本文的核心剧情,苏?#22002;?#24576;孕了,然后被女二苏?#21512;?#23475;,流产了,然后苏?#22002;嘤?#24576;孕了,然后被陆北极的白月光女三陷害,又流产了……这中间呢,男二白令有?#35009;?#20316;用呢,就是在苏?#22002;嗝看?#27969;产的时候带走苏?#22002;啵?#20511;此来虐虐陆北极。
  白令内心一万个呵呵哒,槽点太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吐。趁现在,还没有进入核心剧情,他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还不至于成为真正的备胎。
  白令心想,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27426;?#20195;,虽然日常就是像个大太阳一样温暖女主,围着女主转,让他一度怀疑为?#35009;?#36825;样家里不会弄死自己。但是,现在他还不至于在同样是?#27426;?#20195;的陆总裁面前认怂。
  苏?#22002;?#30475;到陆北极那面如冰霜的脸,不由从心底泛起恐惧。她将自己缩成一团,压根不?#23016;?#22836;。
  白令脱下自己的白衬衫,披到她的身上,深情款款道:“快穿上。”
  苏?#22002;?#24863;激地看了他一眼,不过看到他此刻光着上身,又忍不住羞涩地低下头。
  设计了这一切的苏珊见白令这光着膀子的模样,不?#21024;?#21483;一声,对准陆北极的怀里,就?#24613;?#25169;进去。作为本文的恶毒女配之一,她时刻不忘?#38405;?#20027;投怀送抱。
  ?#27426;?#38470;北极往?#21592;?#36328;了一步,很自然地避开了苏珊的投怀送抱。
  苏珊一个不慎?#25512;?#20986;了门,陆北极顺势关上了门。
  苏珊:“???”
  白令倒是不在意苏珊的反应,大老爷们光着膀子不是很正常吗?#24656;?#24471;这么大呼小叫?
  脱掉后,白令顺便扫了自己的身?#27169;?#20381;旧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还是熟悉的身体,估摸着自己的样子?#35009;欢?#22823;变化。
  陆北极皱了皱眉头,显?#27426;?#30333;令目前的样子有些不满,那眼神中的不悦几乎要溢出眼眶。
  白令表示很理解,哪个男人被绿了能开心??#24944;?#26159;作为豪门?#36153;?#33041;残文的霸总陆北极。
  陆北极再次上前了几步,眸子冷若冰霜,?#28010;?#22320;盯着苏?#22002;?#27492;刻身上的白衬衫。
  苏?#22002;嘟?#32039;衣服,连连后退,显然是很慌张。
  白令一看,这怎么得了,这霸总肯定是精虫上脑了,?#24613;?#25170;掉女主的衣服,强上女主。此时不保护女主,更待何时?!
  于是白令将苏?#22002;?#25252;在身后,坚定地道:“别怕,我有在。”
  “白令,这不关你的事,你还是走吧。”苏?#22002;?#24182;不想连累白令。
  “这怎么行,你可是我心尖上的小甜甜,我怎么舍?#33804;?#20320;一个人。”对女人说起情话信手拈来的白令,脸不红心不跳地道。
  苏?#22002;?#33080;红地将头低得更下了,这么直白的白令她还是第一次见。
  陆北极此刻的脸几乎是要黑成焦炭了,他冷声问:“她是你的小甜甜?”
  “怎么?不?#26032;穡浚?rdquo; 白令上前几步,凑到陆北极的耳边,?#36234;?#20004;人能听见的声音对陆北极挑衅道,“陆总,娇妻放在身边三年不碰,早就如外界传闻一般,不能人事了吧!”
  “呵,劝你不要惹火我。”陆北极面无表情地看着白令,这种男人独有的侵略的眼神让白令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不然我怕你承受不起。”
  “???”为?#35009;?#24635;觉得这话怪怪的,这种霸道总裁的名言不是应该对女主讲吗?
  当然,女主在场,他不能怂。
  只是当他想再硬气点的时候,他的脑袋突然剧?#23016;?#30171;,就如同剥核桃一般,整个脑壳和头皮已经脱离开了。
  为了不倒下,他将手重重地按在陆北极的肩膀上,语气依旧那么欠揍:“?#31383;。?#35841;怕谁。”
  陆北极的?#25239;?#33853;在白令微微发散的瞳孔上,他的眸子有些晦涩,喉结微动,似是隐忍了难耐的?#35009;?#28779;一般,喝道:“滚出去!”
  白令刚想说凭?#35009;矗?#23569;爷我订的酒店。
  奈何,他还未来得及说出口,陆北极已经示意门外两名黑衣墨镜的保镖进来了。陆北极的保镖?#35805;?#20107;?#27426;?#35805;。
  白令见到那两名人高马大的保镖立马怂了。有?#35009;?#20102;不起的,少爷我又不是没钱请保镖。
  然后正当白令要认命?#27426;?#33080;地带出去的时候,两个保镖却没有走向他,反而随手抓了苏?#22002;?#20986;去,临走的时候还很贴心地把门关上了。
  苏?#22002;啵?ldquo;…………”
  “你们放开我。”已经被?#31995;?#38376;外苏?#22002;?#20225;图挣脱黑衣保镖的束缚。
  许是苏?#22002;?#27492;时的模样过于香艳,只着一身白色的长衬衫,那衬衫勉?#31354;?#21040;了她的膝盖。黑衣保镖也有点晃神松开了手。
  苏?#22002;?#20351;劲地锤着门:“陆北极,你给我开门!你有本事抢……?#27426;裕?#30333;令是无辜的,你放开他,我随你处置!”
  只是她没敲多久,就被黑衣保镖强行拉走了,门内的陆北极显?#27426;?#22899;主没有兴致。
  当然白令现在也没办法出去护着门外的女主,他在思考着以他目前的体力和陆北极干架能胜的几率有多大。
  他身体很乏力,他估摸着就是那个苏?#21512;?#30340;药导致的结果。
  陆北极一步步上前,白令后退着被逼到落地窗边,光着膀子碰到了冰凉的玻璃,他不由走神地扫了一眼窗外。
  外头灯火点点,随着北风呼啸,似乎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在风中?#25169;?#30340;“铃儿响叮当”的音乐。片片雪花缠绵地落下,透露出属于平安夜独有的温?#21834;?/div>
  白令只一眼就回神,他的后背很快就提出了反抗,贴着玻璃太冷了。
  识时务者如白令,他立马举起双手赔笑道:“陆总,君子动口?#27426;?#25163;,咱们不如坐下来好好商量?”
  陆北极进一步逼近,那冰块脸眼见得就要贴近白令了,白令依旧锲而不舍地?#20302;ā?/div>
  “你不能趁人之危!”
  陆北极不理。
  “大哥,剧情不是这么演的啊!你现在应?#33804;?#25910;拾你的小娇妻啊!我保证不和你抢女人了。”当然这只是暂时的缓兵之计,他这个大直男就好女主这种大美女。
  陆北极完全不为所动,他的手捏上了白令的下巴。
  “你到底想干?#35009;矗?rdquo; 白令的手抓着陆北极的手腕,试图挣脱他的束缚,奈何力不从心。
  他心道这不是想揍我脸吧,陆北极你个王八羔子,打人能打脸吗?
  陆北极顿了顿,微微侧头,嘴角扯出难得的笑容。
  “干你!”
 
 
第2章 事后的小公举
  白令目瞪口呆,这?#35009;?#39740;发展,他进的真的是言情小说的对吧。他真的没听错吧,这男主说?#35009;?#20102;?!
  陆北极没给白令躲避的机会,立马捏住白令的下巴一吻而上。
  白令?#34903;皇直?#38470;北极紧紧地按在玻璃窗上,嘴唇被他肆?#30333;?#20405;袭。
  卧槽卧槽卧槽,这?#35009;?#24773;况?之前被下的药似乎一下子爆发出来,他竟然连反抗的力气都丧失了,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白令,快没时间了。”
  恍惚间,白令听到陆北极说了?#35009;矗?#21482;是他脑壳疼,听不真?#23567;?/div>
  白令不由吐槽,陷害女主不应该给两人下春/药吗?看目前这药,肯定不是能让他一展雄风的东西,不然能由得了陆北极动手?作为男人,就算他?#38405;?#20154;没兴趣,也没道理让他在下面。
  带着这种愤懑的心情,白令终于在?#27426;系?#34987;拆开又组装中的疲倦中彻底丧失意识。
  第二天,白令睁开眼,先是看到凹处弧度的白色天花板,他望着顶?#30475;?#20102;几秒,很快他就感受到一阵酸痛,尤其是那没办法描述的地方。身体酸痛归酸痛,头倒是没有昨晚?#21069;?#28856;?#36873;?/div>
  他的脑子很清醒,第一反应就是陆北极人模?#36153;?#20007;心病狂,对情敌下手这么狠。
  “你醒了?有没?#24515;?#37324;不舒服。”陆北极见白令要坐起来,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地搭手。
  “……”白令深吸一口气,举起拳头就想挥上去,“陆北极,你个王八羔子,敢上老子,老子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人敢这么对我。麻蛋,竟然被男人上了,真是恶心。”
  ?#27426;?#30333;令目前的声音有些嘶?#30130;?#35753;这番话的气势硬生生地减了一半。
  陆北极听后,眼神有几分复杂。
  嘤嘤嘤,蓝瘦香菇,我媳妇果然不记得我了。
  “陆北极,是男人的话,就趁早和苏?#22002;?#31163;婚,你这种人渣不合适她。”白令哑着嗓子边?#20154;员?#35828;。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赫塔菲VS韦斯卡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 冰球 海王捕鱼技巧 大明帝国之征服全球 国际米兰吧 龙珠激斗传说 福建快3走势图一定牛 上海十一运夺金 四驱大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