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摸黑近代现代宋樵青

时间2019-03-17 10:27:25  作者宋樵青

 =================

摸黑作者宋樵青
 
 
    文?#31119;?/div>
——
 
宋禅的暗恋对象——宋南岸
 
七年前宋禅和母亲被赶出宋家本以为此次离开就是永别但在从非/法组织逃出的时候却意外被白月光所救
 
——
 
宋禅“我能追能打简直是办案必备小帮手!”
宋南岸“不”
宋禅“我不要工资简直是低碳?#32321;?#21448;节能!”
宋南岸“不”
宋禅“我……我我我我超大声还可以帮你暖床小小声”
宋南岸“咳不……”
宋禅“哎哎哎哎!”
 
——
 
有?#20197;?#27425;重逢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明白我心中的感情
 
既可被你踩在脚下也可做你铠甲
 
总之是一个夫夫联手办案的恋爱故事吧应该吧
 
——
 
1V1HE
 
——
 
剧情有bug见谅
 
——
 
感谢好友提供文案啊么么我终于有文案了啊TnT 感动
 
 
 
内容标签 强强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21697;樵?nbsp;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南岸宋禅 配角宋姣?#20445;?#23567;九顾桕张孜 其它
==================
 
第一章
 
“禅哥您真不准备跟着黄爷做事了”一个剃着寸头的小年轻问道屈着背畏畏缩缩地走在后头
被称作禅哥的男人扔掉手中的烟头痞子气十足地说道“怎么只许他李向阳金盆洗手就不准我跟着他一起?#31383;?rdquo;男人转身一张白净好看的脸与其气质极不搭调薄唇眼尾上挑是张可以掀起风浪的皮相
“?#24187;幻?#25105;这就是觉着……您没必要这样啊”小年讪讪道摸了摸脑袋
“有必要必要大着呢”男人愤愤然嘴?#26032;?#39554;咧咧“先就不说他最近整的?#20999;?#20107;都是些伤天害理的就今天我要不是一巴掌过去他手得摸到我大腿根了我呸个老没脸的东西”
“嘿嘿您不是向来?#19981;?#37027;个调调吗”小年轻笑道眼前这位好男不好女的名声在当地可是极大的
“你那副表情看着我是几个意思”男人既怒又纳闷一脚就欲蹬过去“我他妈从小到大只?#19981;?#36807;一个你不知道”
小年轻抱头闪躲机灵得很口中连声服软“知道知道但这不是?#27704;?#27809;见过您那位嘛大家都以为您只是开个玩笑来着”
男人收回脚啐了一口“想见他你们不配”他自己都好多年没见了呢
小年轻忙点头哈腰“是是是不配不配”
眼前长相与气质极不搭调的男人名叫宋禅当地赖皮混混团体中的一员既然被人叫做禅哥宋禅自然算是混得还可以的那批人现今可谓是风头正盛黄爷的左膀?#20918;?#20043;一
虽说地位很高但最近这段日子发生的事令他着实不想再做下去了黄爷对外做事愈?#20174;?#26080;法无天也就算了对他本人也是愈?#20174;?#36807;分
于是就在今天黄爷的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时俩人彻底闹翻
小年轻犹豫半响提出一个顶重要的问题“可是……黄爷能同意您走”
“我现在就收?#23736;?#35199;走人他拦得住我”宋禅挑眉?#27425;ʡ?#20182;上没老下没小的一人?#21592;?#20840;家不饿做事向来可以不顾及后果反正活是他一个人死也是他一个人
这种金盆洗手想离开的话小跟班已经听宋禅说过无数次了当不得真可方才听他说要收东西才?#20174;?#36807;来……这次……来真的 
“你…你…禅哥…哑巴哥……你……真要走”小年轻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惊得从口中连蹦出宋禅好几个外号
没错宋禅还有个外号叫做哑巴之所以有此外号是因为——他有个哑巴娘
事情说来可?#35835;ˡ?#23435;禅无父是事实但并不是一直以来就无母譬如来这逼仄的小胡同里定居的决定便是他妈做的
那时他方满十七岁因某些变?#26102;?#21407;来的大家庭给赶了出来于是他那哑巴娘便带着他母子俩一起来了这小胡同里
初来时人生地不熟宋禅不爱搭理人加之母亲是个哑巴少不了被同龄孩子欺负被整蛊被弄烂衣服东西被抢种种事情都经历过好在最后机?#30331;ɺ现?#19979;学了散打认?#35835;?#19981;少道上混的人才由此渐渐开朗起来当然也变?#27809;?#19988;赖皮了
“怎么?#21487;?#19981;得我啊”宋禅觑他一眼
“别呀您走?#23435;?#21643;办”小年轻哀嚎一声
宋禅正经道“去张?#25991;?#36793;我给他交代了你直接过去报道就行?#25442;?#32773;退出也可以你难道还准备一辈子耗在这里边儿”
小年轻不说?#21834;?/div>
宋禅瞥他一眼“怎么”
“那您以后去哪儿”小跟班转了话头
宋禅将手插进口袋边走边答“想去哪儿去哪儿呗”
“哑巴哥?#19968;?#24819;你的”见宋禅这般云淡风轻地说出自己的未来小年轻一眼框伤感情绪快溢出来
宋禅再度觑他一眼痞里痞气“我这还没死呢整这么伤感干嘛啊你”
“哑巴哥你一直是我心中的英雄”小跟班撇着嘴?#21683;?#20303;心中的情绪
宋禅摆了摆手嫌弃道“你哪儿来的这么多话得?#35828;?#20102;赶紧滚吧我到家了”
“哑巴哥”小跟班仍随在他身后眼眶红红的
“戏过了啊”宋禅抬脚欲踢小跟班反射性躲了一下趁着这?#35813;?#23435;禅闪身进屋将破铁门摔得震天响
舍不得也必须舍得宋禅叹了口气他没?#24515;?#20040;大的能耐能带着一个?#23244;推?#36319;着自己一起跑路
金盆洗?#32622;?#37027;么容易自己能不能顾过来都是个问题他得赶紧收拾收?#23736;?#35199;走人了不然等黄爷的人寻来怕不让他断条腿是走不了的
宋禅的房间很是简陋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书桌桌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挤挤挨挨地堆在一起
没时间了他不再多想赶忙拿出了一个黑色背包将重要物品一齐塞了进去最后环顾?#38393;?#26816;查是否落下什么东西没有很好拿着钥匙背着包关门而出
他刻意拣了一条偏僻的小路走想趁着天色不算太黑赶去汽车站买?#34180;?#36335;很窄一旁还堆了许多居民舍弃的家具家电什么的没下雨但地上仍是湿漉漉的不能指望这种居民楼里能住着什么高素质的人在他们眼里垃圾脏水只要不倒在自己家里往公共场所的任何地方倒都可以
周遭充盈着?#24615;?#24863;男人的咳痰声夫妻的打骂声小孩的玩闹声
宋禅皱眉很是厌恶这种生活环境可在厌恶的同时又在不受控地被这种肮脏的环境所同化他边赶?#32321;?#19981;由得嗤笑一声当年他在宋家是什么样子如今他又是什么样子不可同日而语
“站住”
蓦地前方传来一声凌厉的喊叫宋禅暗叹一声不好转头就撒开脚丫子往反方向跑其实刚才什么也没看清总之有人在?#20998;还?#36305;?#25237;?#20102;他可不想今后过?#22791;?#33162;断腿的日子
跑着跑着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离自己愈?#20174;?#36817;?#35813;?#21518;甚至可以听见粗重的喘息声
完了要被逮住了他索性一个急刹?#20302;?#20102;下来用余光朝后瞥了一眼同时右手勾住背包的肩带找准位置将重量不轻的包朝身后的男人身上砸去
男人被突如其来的黑色物体砸得一个趔趄闷哼一声退了几步靠在墙上应该是被砸中?#25628;?#30555;只见男人闭着眼十分痛苦的样子不停地摇着脑袋没再跑了
宋禅朝男人望了一眼怎么好像不认识他走近仔仔?#36214;?#22320;打量眼前这个已经蹲下的男人还真不是黄爷手下的人顿时便纳闷了“追我一里路不带喘气的你他妈谁啊”
“你不是警察”男?#23435;?#36947;眼角有血迹
懵了?#35813;?#23435;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
话音?#31456;?/div>
“站住”远处?#21683;?#20256;来声音
又来
才说了一个字的他被一声厉?#21364;?#26029;人在远处看不太清不禁腹诽道这又是谁啊
蹲在地上的男人不再说话也不动作
等远处的人跑近时宋禅惊了
这人怎么会在这里好好的宋家大少爷不做追着个?#24187;?#26469;路的男人喊站住
或许是自己眼花了他不敢确定试探着叫了一声“宋南岸”
叫做宋南岸的男人好似没注意到一旁还站着其他人只见他拿出手铐干净利索的几番动作下将蹲在地上的男人给铐住
宋禅看着眼前棱角分明且瘦削的侧脸没错是他自己不可能?#27927;?/div>
宋南?#37117;?#20351;化成灰他也能把他给认出来
宋禅见他?#29615;从?#25300;高了嗓子再度叫道“宋南岸”还记得小时候他最爱做的事就是同个二百五似的使尽一切方法引起他的注意
宋南岸守在被铐住的男人身旁转头平淡看过来一点惊讶的样子也没有分明是之前就看见他了
宋禅嬉皮笑脸问道“嘿你都看见我了干嘛不说话”
“说什么”
“嘁还是那副鬼样子”他舌尖?#33267;说?#33134;“好歹认识那么多年打个招呼都不行”
宋南岸扫了一眼地上的包再看了一眼男人的眼睛“你砸的”
“还以为他追我呢”宋禅挠了挠头接着又觍着脸说“我这是帮了你吧”
宋南岸瞥他一眼不说?#21834;?/div>
“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他不说话可宋禅的嘴是闲不下来的只见他从?#29616;?#19979;打量宋南岸一眼
穿着一身干净的西装在这儿追人还随身带着手铐开玩笑呢吧他宋南岸不应该打理着宋家的产业待在千里之外梅城的办公室里吗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种社会混混赖皮才会待的破烂小地方
宋南岸未答话宋禅尬在原地不一会儿远处浩浩荡荡跑来一群人都穿着?#21697;?#30475;样子是警察
他有点怵毕竟警察专治赖皮而他恰巧是赖皮之一
“宋先生您没受伤吧”领头的男人态度很是尊敬地对宋南岸问道随后朝身后的两个?#21497;?#31034;意将蹲在地上的男人压上巷子口的警车
“没事”宋南岸沉声道
“那您等会儿还回警局吗”
“去资料?#19968;?#38656;要再整理”宋南岸转身站在一群人前方“先离开”
“是”
边说着一群人边离开朝巷子口走去
见宋南岸此后连一个眼神也没再给自己宋禅眼神黯淡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背包掸净上面的?#39029;?#21333;挎在肩头
原来自己不过是当了一回路人
宋南岸的态度很冷淡和当年一样冷淡可谁让他犯贱呢越是对他不好他便越是想缠上去
宋禅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愣怔在原地
四年了这是宋禅离开宋家后第一次见他相貌依旧如初只是周身清冷的气质愈?#20174;?#27987;了……和当年基本上是重合的
这种重合让他不得?#25442;?#24518;起曾经的往事不该想却一桩桩往脑海中撞弄得人?#21507;?#19981;已……?#20999;?#20134;步亦趋的跟随隐于内心的情?#28023;?#25925;事最后的驱逐以及……刚才?#36335;?#30475;一个路人般的眼神
宋禅反手一拳捶在墙上
?#21507;z?/div>
他现在不仅想拿拳头捶更想拿脑袋磕一磕让自己清醒清醒……因为在?#21507;?#30340;同时心里还有另一个想法更为强烈——想跟上去想让他带自己离开
即使是求也想求着他带自己离开
可……该以什么身份求呢  
没?#23567;?/div>
没有身份他和宋家什么关系也没?#23567;?/div>
正?#20004;?#22312;自己的思绪里?#21683;?#20256;来一句熟悉的声音——“哑巴黄爷请你回去喝茶”低沉的沙哑的自身后传来
周遭气氛陡地紧张起来
宋禅出了一身冷汗这下好了不再做路人轮到他了
思忖?#35813;?#20182;沉下声音告诉自己不要慌张佯作冷笑道“喝茶”若是这次被带回去再想走就难了
“黄爷的意思你应该懂”
他沉默听声音能辨别出带人来抓他的应该是鸽子专为黄爷管理打手的人当年也算是他的兄弟之一
半生不熟的兄弟
宋禅佯装笑道“懂自?#27426;?rdquo;实则眼睛瞥向巷子口还没开走的几辆警车那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他想得很清楚绝对不能被鸽子带回去但也不想和他们弄得两败俱伤现在唯一的办法是上警车只要上了警车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放我一马”宋禅在脑?#27704;?#38543;意拣了一句话想分散鸽子注意力
“哑巴你可别为难我”身后的男人笑了笑“我也是听命办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25913;咳让?/strong>
ʱʱʿվ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