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摸黑(近代现代)——宋樵青

时间:2019-03-17 10:27:25  作者:宋樵青

 =================

《摸黑》作者:宋樵青
 
 
    文?#31119;?/div>
——
 
宋禅的暗恋对象——宋南岸。
 
七年前,宋禅和母亲被赶出宋家,本以为此次离开就是永别,但在从非/法组织逃出的时候,却意外被白月光所救。
 
——
 
宋禅:“我能追能打,简直是办案必备小帮手!”
宋南岸:“不。”
宋禅:“我不要工资,简直是低碳?#32321;?#21448;节能!”
宋南岸:“不。”
宋禅:“我……我我我我(超大声)还可以帮你暖床(小小声)”
宋南岸:“咳,不……”
宋禅:“哎?哎哎哎!”
 
——
 
有?#20197;?#27425;重逢,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明白我心中的感情。
 
既可被你踩在脚下,也可做你铠甲。
 
总之是一个夫夫联手办案的恋爱故事吧(应该吧?)
 
——
 
1V1,HE,
 
——
 
剧情有bug,见谅 。
 
——
 
感谢好友提供文案啊!么么!(我终于有文案了啊,T﹏T ,感动)
 
 
 
内容标签: 强强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21697;樵?nbsp;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南岸,宋禅 ┃ 配角:宋姣?#20445;?#23567;九(顾桕),张孜。 ┃ 其它:
==================
 
  ☆、第一章
 
  “禅哥,您真不准备跟着黄爷做事了?”一个剃着寸头的小年轻问道,屈着背,畏畏缩缩地走在后头。
  被称作禅哥的男人扔掉手中的烟头,痞子气十足地说道,“怎么?只许他李向阳金盆洗手就不准我跟着他一起?#31383;。?rdquo;男人转身,一张白净好看的脸与其气质极不搭调。薄唇、眼尾上挑,是张可以掀起风浪的皮相。
  “?#24187;幻唬?#25105;这就是觉着……您没必要这样啊。”小年讪讪道,摸了摸脑袋。
  “有必要,必要大着呢!”男人愤愤然,嘴?#26032;?#39554;咧咧:“先就不说他最近整的?#20999;?#20107;都是些伤天害理的,就今天,我要不是一巴掌过去,他手得摸到我大腿根了,我呸!个老没脸的东西!”
  “嘿嘿,您不是向来?#19981;?#37027;个调调吗?”小年轻笑道。眼前这位好男不好女的名声在当地可是极大的。
  “你那副表情看着我是几个意思?”男人既怒又纳闷,一脚就欲蹬过去,“我他妈从小到大只?#19981;?#36807;一个你不知道?”
  小年轻抱头闪躲,机灵得很,口中连声服软:“知道知道!但这不是?#27704;?#27809;见过您那位嘛!大家都以为您只是开个玩笑来着。”
  男人收回脚,啐了一口:“想见他?你们不配!”他自己都好多年没见了呢。
  小年轻忙点头哈腰:“是是是,不配不配!”
  眼前长相与气质极不搭调的男人名叫宋禅,当地赖皮混混团体中的一员。既然被人叫做禅哥,宋禅自然算是混得还可以的那批人,现今可谓是风头正盛,黄爷的左膀?#20918;?#20043;一。
  虽说地位很高,但最近这段日子发生的事令他着实不想再做下去了。黄爷对外做事愈?#20174;?#26080;法无天也就算了,对他本人也是愈?#20174;?#36807;分。
  于是就在今天,黄爷的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时,俩人彻底闹翻。
  小年轻犹豫半响,提出一个顶重要的问题:“可是……黄爷能同意您走?”
  “我现在就收?#23736;?#35199;走人,他拦得住我?”宋禅挑眉?#27425;省?#20182;上没老下没小的,一人?#21592;?#20840;家不饿,做事向来可以不顾及后果,反正活是他一个人死也是他一个人。
  这种金盆洗手想离开的话小跟班已经听宋禅说过无数次了,当不得真,可方才听他说要收东西才?#20174;?#36807;来……这次……来真的? 
  “你…你…禅哥…哑巴哥……你……真要走?”小年轻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惊得从口中连蹦出宋禅好几个外号。
  没错,宋禅还有个外号叫做哑巴,之所以有此外号是因为——他有个哑巴娘。
  事情说来可?#35835;恕?#23435;禅无父是事实,但并不是一直以来就无母。譬如来这逼仄的小胡同里定居的决定便是他妈做的。
  那时他方满十七岁,因某些变?#26102;?#21407;来的大家庭给赶了出来,于是他那哑巴娘便带着他,母子俩一起来了这小胡同里。
  初来时人生地不熟,宋禅不爱搭理人,加之母亲是个哑巴,少不了被同龄孩子欺负,被整蛊、被弄烂衣服、东西被抢种种事情都经历过。好在最后机?#30331;珊现?#19979;学了散打,认?#35835;?#19981;少道上混的人,才由此渐渐开朗起来,当然,也变?#27809;?#19988;赖皮了。
  “怎么?#21487;?#19981;得我啊?”宋禅觑他一眼。
  “别呀,您走?#23435;?#21643;办?”小年轻哀嚎一声。
  宋禅正经道:“去张?#25991;?#36793;,我给他交代了,你直接过去报道就行?#25442;?#32773;退出也可以,你难道还准备一辈子耗在这里边儿?”
  小年轻不说?#21834;?/div>
  宋禅瞥他一眼:“怎么?”
  “那您以后去哪儿?”小跟班转了话头。
  宋禅将手插进口袋,边走边答:“想去哪儿去哪儿呗。”
  “哑巴哥,?#19968;?#24819;你的!”见宋禅这般云淡风轻地说出自己的未来,小年轻一眼框伤感情绪快溢出来。
  宋禅再度觑他一眼,痞里痞气:“我这还没死呢!整这么伤感干嘛啊你?”
  “哑巴哥,你一直是我心中的英雄!”小跟班撇着嘴,?#21683;?#20303;心中的情绪。
  宋禅摆了摆手,嫌弃道:“你哪儿来的这么多话?得?#35828;?#20102;,赶紧滚吧,我到家了。”
  “哑巴哥!”小跟班仍随在他身后,眼眶红红的。
  “戏过了啊!”宋禅抬脚欲踢,小跟班反射性躲了一下。趁着这?#35813;耄?#23435;禅闪身进屋,将破铁门摔得震天响。
  舍不得也必须舍得,宋禅叹了口气,他没?#24515;?#20040;大的能耐能带着一个?#23244;推?#36319;着自己一起跑路。
  金盆洗?#32622;?#37027;么容易,自己能不能顾过来都是个问题,他得赶紧收拾收?#23736;?#35199;走人了,不然等黄爷的人寻来,怕不让他断条腿是走不了的。
  宋禅的房间很是简陋,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书桌,桌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挤挤挨挨地堆在一起。
  没时间了,他不再多想,赶忙拿出了一个黑色背包,将重要物品一齐塞了进去,最后环顾?#38393;?#26816;查是否落下什么东西,没有,很好,拿着钥匙背着包关门而出。
  他刻意拣了一条偏僻的小路走,想趁着天色不算太黑赶去汽车站买?#34180;?#36335;很窄,一旁还堆了许多居民舍弃的家具家电什么的。没下雨,但地上仍是湿漉漉的。不能指望这种居民楼里能住着什么高素质的人,在他们眼里,垃圾、脏水,只要不倒在自己家里,往公共场所的任何地方倒都可以。
  周遭充盈着?#24615;?#24863;,男人的咳痰声、夫妻的打骂声、小孩的玩闹声。
  宋禅皱眉,很是厌恶这种生活环境,可在厌恶的同时又在不受控地被这种肮脏的环境所同化。他边赶?#32321;?#19981;由得嗤笑一声,当年他在宋家是什么样子,如今他又是什么样子,不可同日而语。
  “站住!”
  蓦地,前方传来一声凌厉的喊叫,宋禅暗叹一声不好,转头就撒开脚丫子往反方向跑,其实刚才什么也没看清,总之有人在?#20998;还?#36305;?#25237;?#20102;,他可不想今后过?#22791;?#33162;断腿的日子。
  跑着跑着,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离自己愈?#20174;?#36817;,?#35813;?#21518;,甚至可以听见粗重的喘息声!
  完了!要被逮住了!他索性一个急刹?#20302;?#20102;下来,用余光朝后瞥了一眼,同时右手勾住背包的肩带,找准位置将重量不轻的包朝身后的男人身上砸去。
  男人被突如其来的黑色物体砸得一个趔趄,闷哼一声退了几步靠在墙上。应该是被砸中?#25628;?#30555;,只见男人闭着眼十分痛苦的样子,不停地摇着脑袋,没再跑了。
  宋禅朝男人望了一眼,怎么好像不认识?他走近,仔仔?#36214;?#22320;打量眼前这个已经蹲下的男人。还真不是黄爷手下的人,顿时便纳闷了:“追我一里路不带喘气的,你他妈谁啊?”
  “你不是警察?”男?#23435;?#36947;,眼角有血迹。
  懵了?#35813;耄?#23435;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
  话音?#31456;洹?/div>
  “站住!”远处?#21683;?#20256;来声音。
  又来?
  才说了一个字的他被一声厉?#21364;?#26029;,人在远处,看不太清,不禁腹诽道:这又是谁啊?
  蹲在地上的男人不再说话也不动作。
  等远处的人跑近时,宋禅惊了。
  这人怎么会在这里?好好的宋家大少爷不做,追着个?#24187;?#26469;路的男人喊站住?
  或许是自己眼花了,他不敢确定,试探着叫了一声:“宋南岸?”
  叫做宋南岸的男人好似没注意到一旁还站着其他人,只见他拿出手铐,干净利索的几番动作下将蹲在地上的男人给铐住。
  宋禅看着眼前棱角分明且瘦削的侧脸,没错,是他,自己不可能?#27927;懟?/div>
  宋南?#37117;?#20351;化成灰,他也能把他给认出来。
  宋禅见他?#29615;从Γ?#25300;高了嗓子再度叫道:“宋南岸!”还记得小时候,他最爱做的事就是同个二百五似的使尽一切方法引起他的注意。
  宋南岸守在被铐住的男人身旁,转头,平淡看过来,一点惊讶的样子也没有,分明是之前就看见他了。
  宋禅嬉皮笑脸问道:“嘿,你都看见我了干嘛不说话?”
  “说什么?”
  “嘁,还是那副鬼样子,”他舌尖?#33267;说?#33134;,“好歹认识那么多年,打个招呼都不行?”
  宋南岸扫了一眼地上的包再看了一眼男人的眼睛:“你砸的?”
  “还以为他追我呢,”宋禅挠了挠头,接着又觍着脸说:“我这是帮了你吧。”
  宋南岸瞥他一眼,不说?#21834;?/div>
  “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他不说话,可宋禅的嘴是闲不下来的,只见他从?#29616;?#19979;打量宋南岸一眼。
  穿着一身干净的西装在这儿追人?还随身带着手铐?开玩笑呢吧?他宋南岸不应该打理着宋家的产业待在千里之外梅城的办公室里吗,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种社会混混赖皮才会待的破烂小地方?
  宋南岸未答话,宋禅尬在原地。不一会儿,远处浩浩荡荡跑来一群人,都穿着?#21697;?#30475;样子是警察。
  他有点怵,毕竟警察专治赖皮,而他恰巧是赖皮之一。
  “宋先生,您没受伤吧?”领头的男人态度很是尊敬地对宋南岸问道,随后朝身后的两个?#21497;?#31034;意将蹲在地上的男人压上巷子口的警车。
  “没事。”宋南岸沉声道。
  “那您等会儿还回警局吗?”
  “去,资料?#19968;?#38656;要再整理。”宋南岸转身,站在一群人前方,“先离开。”
  “是。”
  边说着一群人边离开朝巷子口走去。
  见宋南岸此后连一个眼神也没再给自己,宋禅眼神黯淡,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背包,掸净上面的?#39029;?#21333;挎在肩头。
  原来自己不过是当了一回路人。
  宋南岸的态度很冷淡,和当年一样冷淡,可谁让他犯贱呢,越是对他不好他便越是想缠上去。
  宋禅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愣怔在原地。
  四年了,这是宋禅离开宋家后第一次见他,相貌依旧如初,只是周身清冷的气质愈?#20174;?#27987;了……和当年,基本上是重合的。
  这种重合让他不得?#25442;?#24518;起曾经的往事,不该想却一桩桩往脑海中撞,弄得人?#21507;?#19981;已……?#20999;?#20134;步亦趋的跟随,隐于内心的情?#28023;?#25925;事最后的驱逐,以及……刚才?#36335;?#30475;一个路人般的眼神。
  宋禅反手一拳捶在墙上。
  ?#21507;輟?/div>
  他现在不仅想拿拳头捶,更想拿脑袋磕一磕让自己清醒清醒……因为在?#21507;?#30340;同时,心里还有另一个想法更为强烈——想跟上去,想让他带自己离开。
  即使是求,也想求着他带自己离开。
  可……该以什么身份求呢?  
  没?#23567;?/div>
  没有身份,他和宋家什么关系也没?#23567;?/div>
  正?#20004;?#22312;自己的思绪里,?#21683;?#20256;来一句熟悉的声音——“哑巴,黄爷请你回去喝茶。”低沉的、沙哑的,自身后传来。
  周遭气氛陡地紧张起来。
  宋禅出了一身冷汗。这下好了,不再做路人,轮到他了。
  思忖?#35813;耄?#20182;沉下声音告诉自己不要慌张,佯作冷笑道:“喝茶?”若是这次被带回去,再想走就难了。
  “黄爷的意思,你应该懂。”
  他沉默,听声音能辨别出,带人来抓他的应该是鸽子,专为黄爷管理打手的人,当年也算是他的兄弟之一。
  半生不熟的兄弟。
  宋禅佯装笑道:“懂,自?#27426;?rdquo;实则眼睛瞥向巷子口还没开走的几辆警车,那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他想得很清楚,绝对不能被鸽子带回去,但也不想和他们弄得两败俱伤,现在唯一的办法是上警车,只要上了警车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放我一马?”宋禅在脑?#27704;?#38543;意拣了一句话,想分散鸽子注意力。
  “哑巴,你可别为难我。”身后的男人笑了笑,“我也是听命办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25913;咳让?/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有智能选号功能的3d彩票软件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直播 星际争霸2官网 趣味台球APP 博狗博彩 七仙女在线客服 北京赛车改单被骗 燕赵风彩20选5走势图表 迷你世界最新版测试服 电竞小说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