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当鬼见愁进入恐怖游戏/杰克苏历险记——猫三花

时间:2019-03-17 10:26:47  作者:猫三花

 =================

《当鬼见愁进入恐怖游戏》作者:猫三花
 
文?#31119;?/div>
     林怀璧身为一个鬼见愁却被拉入了一个游戏,一让正常人毛骨悚然的游戏,一个让他兴奋的每个细胞都战栗的游戏。
鬼物A:我听上一层的鬼说最近来了个可厉害的人类
鬼物B:不就是个人类吗,能厉害到哪,难?#24576;?#36824;能吃了我们?#24576;?/div>
鬼物C:就是啊,等那小子来了看我怎么吃了他
林怀璧:听?#30340;?#20204;要吃我-微笑-.jpg
鬼物ABC:?#35753;?#21834;,有人要杀鬼了啊啊啊
某鬼王:都不许动,他是我的
 
 
林怀璧每经过三轮游戏后就会回到现实中待上一个月,一个月后又再次进入到了游戏?#23567;?/div>
 
 
超自恋美貌吃货受VS忠犬痴汉攻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怀璧 ┃ 配角?#27721;?#22810;呢 ┃ 其它:
 
==================
 
  ☆、万圣节
 
  挂满了南?#31995;?#30340;小区里,除了中间一栋略显破败的小楼的四楼有灯光亮起外,其他地方皆是一片漆黑,亮起灯光的那间屋子里此时只有五个人。
  一人坐在正中的沙发上,还有两个少年站在墙角,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醉躺在地上啊,嘴里不知道在骂骂咧?#20013;?#20160;么,浑身冒着?#30772;?/div>
  一个穿着职业装,蹬着高跟鞋,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的成熟女?#33487;?#22312;不停地拧门把手,但是那门把手却纹丝不动,女人气的用脚踹门,但门依旧是原样,甚?#20142;?#20010;脚印都没留下,倒是她自己因用力过猛摔在?#35828;?#19978;。
  “你省省力气吧,现在游戏还没开始,你是出不去的,还不如省点力气,省的游戏开始后没劲逃跑,被鬼吃了”沙发上的一个男人看着坐在地上的狼狈女人讽刺道,那男人体格魁梧,板寸头,头上还有一条大概五厘米长的?#26635;蹋?#27492;时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两腿,拿着一块布擦拭着手中的匕首。
  女人气愤的从地?#38505;?#36215;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大声说道:“这到底是哪里,绑架吗。”她转身看到了屋里的摄像头,于是急切的对着摄像头说道:“你?#21069;?#25105;到来这里是为钱吗,只要你们放我离开,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的,求求你了,我儿子还在家里等着?#19968;?#21435;”
  女人说完后,一个站在墙边的少年弱弱地说道:“那个......那个摄像头好像是个坏的”说罢便小心翼翼地抓住?#21592;?#30007;生的衣角,他?#21592;?#30340;男生一直低着头,手插在裤子口袋中,看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住,皱了皱眉,?#25346;?#27809;有别的动作。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听后嗤笑一声道:“别白费功夫了,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游戏中,想从这里出去的话,要么逃出这个地方,要么在这里呆上三天”男人的声音故意停顿了下,然后接着道:“只要你活得下来!”
  女人似乎是听进去?#20999;?#35805;,身子挨着墙无力的滑坐在地上,男人看到女人终于消停了之后正?#33487;?#31070;色,扬声道:“就目前来看,只有我一个人是幸存者,所?#38405;?#20204;都要听我的,我叫刘?#20572;?#20320;们可?#36234;?#25105;猛哥”说罢挥了?#37038;?#20013;的匕首,看众人都不敢吭声,才满意地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游戏中,这个游戏里除了我们以外的都是鬼,等游戏开始之后,?#20999;?#39740;就会出现”
  刘猛说完后,一个弱弱的声音询?#23454;潰?ldquo;那个猛哥,什么是幸存者啊”
  刘猛答道:“就是一个游戏世界中活着逃出去的人”
  “那为什么你还在这里”那个弱弱的声音更小了
  “我从上一个游戏世界逃到?#33487;?#20010;游戏世界”刘猛的声音里带着些憋屈还有无奈,之前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游戏者告诉过他,就算逃出?#33487;?#20010;世界,还有下个世界在等着他们,无穷无尽。
  “先不说这了,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该你们做自我介绍了吧”说着看了他们一眼
  “那个我先?#31383;桑?#25105;叫程因,今年18岁,是个高三生,我本来是在家里睡觉的,然后一醒来就在这了”刘猛看了他一眼,就看到他身上穿的睡衣,然后又看向程因?#21592;?#20302;着头的男生,说道:“哎,?#21592;?#37027;个,你呢”
  那男生抬起了头,淡淡说了声“林怀璧”,声音清亮悦耳,很是好听,让另外两人?#35835;?#19968;下,少年身着白色衬衫,蓝色牛仔裤,明明穿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衣服,却仍透出些贵气,细碎的黑发乖顺的伏在耳后,一双桃花眼慵懒的眯起,高挺鼻?#27721;?#24418;?#20174;?#32654;的薄唇无一不完美,左耳耳垂上有一颗血色的红痣,被他白皙的皮肤衬的更加鲜艳,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并没有扣上,露出精致的锁骨。
  程因两眼发光的盯着林怀璧,见林怀璧看向他便赶忙低下头,双颊微红,刘猛调笑着说到:“小伙子长?#29467;?#20426;的啊”
  见林怀璧没理他心里有点恼怒,但想着他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也就没计较,转而又看见从到这之后就一直在地上躺着的人,刘?#25512;?#36523;走到他那里,抬脚踢了他两脚,那人哼唧了一声但仍?#24187;?#26377;醒来,刘猛又踹了两脚,这两脚他也是用了力气的,但地上躺着的人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刘猛又踢了一脚,嘴里骂道:“还睡,一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接着又看向坐靠在墙边的女人,?#23454;潰?ldquo;喂,你叫什么名字”
  刘猛的?#26696;?#35828;完,屋里的灯突然闪了一下,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也闪了一下后出现了画面,程因都下了一跳,刘猛面色凝重地说道:“游戏开始了”
  程因看向墙上的电视,里面出现的画面竟是他们这个房间里的,他们几个人都在出现在电视上,他又观察了房间一圈,发现这个房间中那个坏掉的摄像头,而从电视上画面的视角来看,确实从他们正?#25103;脚?#30340;,刘猛也看见了,他咒骂了一句什么,接着拿起茶?#24178;?#30340;遥控器想把电视关上,但无论他怎?#31383;?#37117;没用,他气愤地把手中的遥控器丢回桌子上。
  外面的?#29992;?#27004;也亮起了昏暗灯光,但却任?#24187;?#26377;任何声音,外面不再是黑漆漆的一片,天空中挂起了一轮红色的月亮,使得整个小区看起来的阴森诡异。
  “?#35785;诉?rdquo;,突然从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把程因下了一跳,刘猛也有点紧?#29275;?#21364;见坐靠在墙边的女人突然站了起来,面露喜色,嘴里叨叨着:“有人来救我们了”,然后跑到门口,刘猛一句“别开门”还没说出口,她就已经把门打开了,接着便传来了那个女人尖锐的惊叫声。
  那女人赶忙把门关上,然后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此时,房间的门“吱嘎”一声缓缓打开,这次没了那个女人的遮挡,屋里的人都看清了门外的状况。
  门外站着个小男孩,但称他为小男孩实在有些勉强,他穿着一?#35013;?#33394;的兔子装,额头还在冒着血,本是白色的衣服却被血染成了暗红色,他的眼睛里血肉模糊,隐隐可见混在一起的眼珠和眼白,那眼珠和眼白就像掉在地上被压扁后就又被捡起?#31383;?#21040;眼眶中一样,那像是被压扁的眼珠在眼眶中是不是还动两下,动的时候还有白色液体从眼眶中流下。
  男孩的脸上有些许伤疤,肤色透着些病态的苍白,嘴唇毫无血色,他对着屋里的人笑着说道:“快给我糖果,不然我就要恶作剧了”他的笑声及其诡异,一口白牙上还混有红色的液体,接着就伸出双手,但一只手刚伸出来便垂了下去,小男孩用另一只?#32844;?#22402;落的?#32844;?#22909;,然后使劲往后一推,只听“噗呲”一声,他竟是直接把手的骨头插入胳膊中,垂落的一只手就和另一只一样了,小男孩转动了两下手腕,他的手腕处就开始流血,流出的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光滑的走廊上,也滴在了屋里每个人的心上。
  小男孩又伸长了看起来不自然的双手说道:“给我糖果,不然我就要恶作剧了”
  刘猛真想拍死那个女人,让她乱开门,那女人还在墙角瑟瑟发抖,不敢往门口看一眼,程因早就被吓得?#25104;?#21457;白,想往林怀璧身后躲,但他们身后就是墙,他吓得不轻,便一把抓住林怀璧的手,想往他怀里凑,却被林怀璧一把甩开,还往一边挪了?#30149;?/div>
  刘猛毕竟是个幸存者,虽然之前见过和着类似的场面所以没?#24515;?#20040;害怕,但还是有一点发憷,看着小男孩伸出的手,他鼓起勇气抓起茶?#24178;系?#23376;中的糖果,然后快步走到小男孩面前,把糖果往他手中一放,然后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万圣节
 
  正当他松了口气往回走的时候,身后的门传来“咔嚓”两声,他看到程因惊恐的看着他的身后,他可不?#19968;?#22836;,迅速地跑到茶几前拿起了上面的匕首,接着躲在了沙发后面,往门口看去却被下了一跳。
  只见房间的门上多出了两个洞,接着又一双手从洞里伸进来,直到整个胳膊都伸了进来,然后那胳?#19981;?#22312;渐渐变长,将手伸向他们,门外小男孩还在用同样的声音说着同样的话:“快给我糖果,不然我要恶作剧了”
  程因无意间看到?#35828;?#35270;了的画面,顿时被吓得发抖,他?#21480;?#21990;嗦地指着电视说道:“猛哥,你快看你肩膀上”
  刘猛听到后看?#25628;?#33258;己的肩膀,什么都没有,他转头看向程因,却见他手指着电视,便也看了过去,然后他就被吓了个半死。
  只见电视中的刘?#20572;?#20182;的肩膀上伸出了两只手,手掌向内弯着,像是?#24613;?#25488;他的脖子,刘猛感觉自己的肩膀上凉凉的,激的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也不去管地?#31995;?#36825;的匕首。
  刘猛惊恐地看着电视,门外的鬼依然在说着同样的话,然后他又看向门口,只见门上伸出的两只手的动作与电视上的一模一样,这让他更加害怕了。
  他快气死了,明明是那个女人先开的门,为什么要找他,接着他?#25237;?#29408;狠地瞪了那女人一眼,那女人还在墙角瑟瑟发抖。
  他算是明白了,门外的小鬼要的糖果是人,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在这样下去的话,那个鬼可能就要杀了他,看着门上越伸越长的手,又看到电视里自己肩膀上已经伸出长长指甲的手,他心一狠便看向了墙角的女人。
  大多数人,哪怕心存善念,在面临自身生命危险时,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别人,何况这个人也有责任,虽然他知道,这个门早晚得有人开。
  刘猛走到那女人跟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想把他?#31995;?#38376;口,那女人不停地挣扎着叫道:“放开我,快放开我”还不停地用手去拉?#35835;?#29467;的手,本来整齐的头发和衣服也因为这番挣扎而变得凌?#36965;?#35753;她看起来像个疯婆子,但刘猛力气太大,她挣脱不了,正当她?#24613;?#25918;弃时,她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醉汉,她顿时眼前一亮大声叫道:“求你放了我吧,你看,那边还有一个人,他一直在那躺着,可能也醒不过来了,你抓他吧”
  刘猛停了下来,看了看躺在那边的醉汉,又看了看手里的女人,想着一会他们肯定是要离开这间屋子的,他可不会背上个什么都做不了醉汉逃跑,这么想着,他便松开了那个女人,转身去拖那个醉汉,那醉汉仍?#24187;?#37266;过来,看着已经伸到茶几前的两只手,有感觉到自己的脖子有点痛,便赶忙将那醉汉扛起,然后扔到了那双鬼手上。
  看起来一折就会断的胳膊却?#20219;?#22320;接住了一个一百多斤的大汉,然后就慢慢的往回收,碰到门后直接一使劲,生生把门给开了个大洞,接着就看到那醉汉的脖子和腿无力的垂着,一双眼睛瞪?#32654;?#22823;,身上的血滴滴答答往下流,没想到第一次看他睁眼?#25346;?#26159;最后一次,若他要是早知道的话,估计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再碰酒了。
  看着发生的一切,那女人是死里逃生,目光还有些涣散,林怀璧眸色幽深却无别的动作,而程因确是吓?#29467;?#37117;软了,他长这么大头一次遇见那么恐怖血腥的场面,以前就算受到什么委屈,只要他装一下柔弱可怜,就会有人帮他,没想到这次遇到的人都那么不怜香惜玉。
  看着小鬼抱走了醉汉的尸体,众人害?#36718;?#21518;就是劫后逢生的庆幸。
  刘猛将屋里的每个人都看了一遍说道:“这个屋子不能再呆下去了,一会要是有别的鬼过来我们就要被瓮中捉鳖了,现在只能出去?#39029;?#21475;”
  经过了刚才的事,程因和那女人早已吓得不敢在这里待下去,连忙点头附?#20572;?#31243;因直接跑到刘猛身边一脸讨好,刘猛倒是不怎么在意,只要不拖他后腿怎样都?#23567;?/div>
  他捡起地?#31995;?#33853;的匕首,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间,林怀璧看了一眼,伸了个懒腰后也慢悠悠地跟了上去,房间外是一段长廊,因为他们所处的房间位于这一层的中间,所以离两边的楼梯并不算远。
  刘猛走在前面,程因在后面拽着他的衣角,那女人也害怕的四处张望,林怀璧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到了楼梯那里,他们还看见了个电梯,不过在这个有鬼的地方,谁敢去坐电梯。
  看着刘猛他们下了楼梯,林怀璧并没有跟上,刘猛回头看了他?#23454;潰?ldquo;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林怀璧笑了笑,冲刘猛他?#21069;?#20102;摆手,示意他们先走,刘猛被这笑容晃了一下,内心感慨,一个男的也能长得那么?#27599;矗?#30495;是暴遣天物啊,这要是个妹子多好啊,感?#31455;?#24863;叹,这楼梯还是要下的,便继续小心地往下走。
  外面一些?#29992;?#27004;中有一些昏暗的灯光,而他们这栋除了他们刚出来的那间,其他都是一片黑暗,楼梯的灯是声控灯,一次只能亮个三十秒,偏这灯亮的时候还忽?#26753;?#38378;的,本来只有四层的楼梯,他们走了那么长时间还没走完。
  再一次看到楼梯?#25112;?#22788;贴着的“4”,刘猛才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妈的果然遇上了鬼打墙。
  看着中间那个亮着灯的屋子,门外还有一滩血迹,再看林怀璧不在这里,想着他已经被这里的鬼带走了,他怒气冲冲的踹?#35828;?#26799;一脚,后面跟着的两人不知所措,那女人意识到自己可能真回不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鬼杀死,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害怕,于是就开始哭,脸上的妆被她的泪水化开,这么一看还有点吓人。
  刘猛本就心烦气躁,听见她的哭声火气更大了,一扭头看到她的脸又被吓了一跳,?#20174;?#36807;来的他恶狠狠地?#38405;?#22899;人说:“别哭了,一会把?#20999;?#39740;招来我拿你?#20934;?rdquo;
  那女人被吓得一哆嗦,再也不敢哭出声来。 
  “刘大哥,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有些熟悉的好听声音传来,吓了三人一跳,看着林怀璧从他?#20405;?#21069;待着的屋里出来,看着刘猛有些疑惑的神情,他解释了一句:“我把东西给忘房间里了,去拿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北京赛车app机器人 刀塔自走棋攻略 2012卡昂厚底松糕鞋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游戏 新时时彩几点开始 历史广西快乐十分开奖 图卢兹第三大学世界排名 沃尔夫斯堡vs拜仁慕尼黑 高考前买彩票中奖 十三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