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今携君(近代现代)——逢袖

时间:2019-03-17 10:25:09  作者:逢袖

 =================

《今携君》作者:逢袖
 
文?#31119;?/div>
    陆瑾:你是我千万年来的信仰兼白月光呀
O(∩_∩)O
君婕:那你就是我…可遇不可求的小祖宗∩_∩
陆瑾:≧v≦
--------
大概就是一篇小甜文吧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婕陆瑾 ┃ 配角: ┃ 其它:
 
==================
 
  ☆、美人心
 
  “哎呀呀,小瑶瑶你看这件好不好看,为师刚从?#21592;?#19978;买的,那个小姐姐可给我推荐了好几套。”一人红裙?#19968;穡?#30473;笔画的张扬又妖娆,细腰盈盈一握,白皙笔直的小腿,墨发用一根墨钗挽起。
  她拿在手里的是几套汉服,放在床上的有齐胸、齐腰还有曲裾,各式各样的裙子,眉里眼里都是欣喜。
  尧月就看着自己师傅在女装大佬的路上越走越远,甚至驰聘起来。
  尧月扯出一个微笑“师傅穿什么都好看。”
  “那是自然。”女装大佬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团扇,有一扇没一扇的。站在颜值巅峰的男人无所畏惧。
  “师傅我就?#28982;?#23398;校了,改日再来看你啊。”尧月从自己师傅手里抢?#24405;?#26522;玉佩,作势就要走了。
  美人索性一撒手全部给她,开口骂道“死丫头,拿了东西就想走,留下来陪?#39029;?#39277;。”
  尧月抱住美人的胳膊,笑嘻嘻的晃着“就知道师傅最疼我了。”
  美人抬了抬下巴哼了一声。
  到底是疼自己小徒弟的,好不容易回来一次,锁?#35828;?#38376;,两人手挽着手决定去?#36828;?#22823;餐。
  姐妹俩顾盼生姿,笑盈盈的吃了顿饭,旁桌人偶偶一瞥都能因为颜值多吃两口饭。
  车站送走了小徒弟,美人摇着团扇,踩着十?#27515;?#31859;高跟鞋走的姿态万千。
  天色渐晚,或许是美人的特殊癖好,不仅?#19981;?#22899;装,还?#19981;?#22312;夜里走一道道弄巷。
  对于君婕来说,穿过一道道漆黑或昏黄的小巷总能看到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在幽静弄巷里拯救被一些混混或变态拦住的过路少女?
  等等……这是少男吧?
  当美人摇着团扇将几个人踩在十?#27515;?#31859;的高跟鞋底下,扭过头来才发现这个被人敲了头的其实是个男孩子。
  君婕团扇掩面,早知道就先看看这群人是不是要把人分尸了在动手救也来的急啊。
  君婕摸了摸袖子,摸到?#30452;?#25165;发现自己穿的裙?#29992;?#26377;袖子,失策失策,太?#19981;?#25226;东西放袖子里,结果换了裙子连手机都忘记拿了,以至于现在想打个社会主义的电话都打不出。
  他点着下巴,思考了一秒是把人带出去呢还是扔在这里,后来得不出结果,走近了几步在昏黄的灯光下看清了这人的脸,眉梢一挑,将人提起来拎走了。
  大街上提着一个人显然是不太好的,君婕脚下变换走进了茶叶店。
  “我怎么这么?#19981;?#20570;善事。”君婕伸手将人丢在沙发上,自己转身走进卫生间。
  当他长发滴着水走出来看到那人还躺在沙发上,才若有所思的走过去。君婕摸了摸他的额头,并不是很烫,排除了烧昏的可能。
  “这睡的可真沉,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君婕不自觉伸手捏了下他的脸,语气却是兴灾乐祸。
  陆瑾确实不是烧昏,他是被人?#27809;?#30340;这件事君婕?#20011;?#24536;了。于是乎感觉人?#20063;?#27809;有大碍,君婕扭头去拿毛巾擦头发。亏得是他命大,不然恐怕要出现什么?#28798;?#33633;后遗症。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小瑾儿睡的是沙发。
 
  ☆、路似锦
 
  陆瑾头?#20174;?#35010;地从沙发上醒来,入目是一家收拾的十分干净的店铺,他闻到空气里撒发着甜腻的奶香。
  陆瑾闻到自己小侄女?#19981;?#21917;的?#20405;?#29980;甜双皮奶的味道,还有点冲,怕是姜撞奶。
  陆瑾按了按太阳穴,轻轻的嘶了一声,玻璃门外天还没大亮。他看到自己身上薄薄的一层毯子不自觉摸摸?#30452;?#19978;起的鸡皮疙瘩,冷的。
  昨日为了避开几个视线,他强撑着身体的不适拐进了几个巷?#29992;?#24819;到扭头却被几个混混敲了头,本来脑子里就天旋地转,一棒下去是彻?#33258;?#36807;去了。
  丢人啊,陆瑾捏着眉心,晕过去之前他只看到一抹红色以及……?#20999;?#23376;是真的高,踩在人手上的感觉也是真的不错,本来混混沌沌的脑袋听几个人尖叫都清醒了一下。
  天还没亮就?#20011;?#20174;早市里采购回来的君婕美人在厨房里忙碌的了一个多时?#34903;?#20110;吃到昨天在网上看的姜撞奶。
  美人就是美人,还要做一丝不苟的美人的君婕美人,身穿齐腰襦?#21476;?#30528;一个碗从厨房里走出来。
  他看到?#20011;?#37266;过来的陆瑾步伐微微停了一下,继续走了过去。
  不怪陆瑾,君婕女装大佬的身份恐怕除了小徒弟和身份证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实?#21592;稹?/div>
  “你醒?#25628;健?rdquo;君婕?#36234;?#21478;一边的沙发上,虽是问,但只见他吹了?#24471;?#20986;来的气,眼神都没给?#35282;?#24180;。
  陆瑾坐的笔直,他丝毫不感觉主人家自己拿起东西吃没招呼他有什么好尴尬的,毕?#39038;?#21487;不是客人。
  “谢谢小姐昨天的搭救,我?#26032;?#29822;。”陆瑾说的认真。
  君婕抬起手指了指柜台,陆瑾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君婕一只手放下碗笑的文静“若是你要想怎么报答我的话,柜台上有二维码,微信支付宝都支持。”
  陆瑾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面上窘迫了起来。
  君婕看他的脸色就明白了七分,调笑道“若是没戴钱的话,也支持肉偿。”
  肉偿,陆瑾脸刷的一下红了,他不是没见过女人也不是?#20405;?#32431;情小生,但从君婕嘴里吐出来却瞬间烧红了脸。
  君婕乐不可支,双手撑在桌子上面,身体向前倾“陆瑾小哥哥,要不要考虑一下呀,本姑娘可单身几万年了。”君婕嘴皮子可溜了。
  只见陆瑾上下打量了君婕一番,君婕美人的名号可不是吹的,汉服在身活脱脱一位古典美人。
  然后就见陆瑾没有多做纠结“我们可以先交流交流,谈恋爱什么的,会不会太快了。”
  君婕指尖轻敲桌面,敛下的睫毛让人看不清神色,君婕轻笑一声:“逗你玩的,厕所里有一次性牙刷,你去洗漱一下,过来?#36828;?#35199;还是要走,我也不拦你。”
  君婕向后仰重新?#36234;?#27801;发里,动作本来是自然,坐稳时整个人却突然僵了一下。
  陆瑾看不懂这位姐姐的意思,他下意识摸了摸头脑勺“那就麻烦姐姐了。”
  “这边过去是厕所。”君婕给他指了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  陆瑾:你不要后悔。
君婕:我就算单身千万年,单身到徒弟都找老公,我也不谈恋爱!
 
  ☆、子不语
 
  君?#32423;?#30528;碗里莹白色的?#28907;?#20083;,突然笑了一下,起身往厨房在端出两碗粥和小菜。
  陆瑾看着这位小姐姐吃的?#20154;?#36824;多,放下了筷子“不如……我去帮你在打一碗?”
  君婕放下勺子,嘴里都是甜甜的奶味“不用了。”
  “那我就先走了,晚点再过来。”陆瑾说道。
  君婕看着他挺直腰板认真的模样,漫不经心的道“不过是举手之?#20572;?#20320;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陆瑾抿了抿唇再次向他?#20332;?#21518;才离开。
  君?#32423;?#30528;碗发呆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笑的花枝招展犹如疯了一般。
  君婕只知道当他调笑的吐出肉偿两个字时,姻缘的红线?#20011;?#22312;他们俩身上拉起来,从君婕嘴里吐出来的姻缘,若是陆瑾出了什么事,他恐怕要直接损掉一半的修为。
  “陆瑾。”君婕嘴里呢喃着,声音不在?#26522;?#26377;些低沉的磁性,浓浓的侵略气息。
  且说陆瑾,他从茶叶店里出来,在四岔路口拦了辆的士,直接打到他住的地方。
  在?#20928;?#36136;疑的目光下硬着头皮,跑进别墅,刷开指纹,上楼拿了钱给他。
  陆瑾躺在自家的大床上,几乎要喘不上气,半晌,翻身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摸出备用手机。
  “呦,陆少上来了,昨天去哪了?”群里有人问。
  “昨天差点死在外面。”陆瑾语气可谓十分不好,他不止语气不好心情也十分不美妙。
  “不是吧,你才退役就要死在外面了,那路仇家?”舔着棒棒糖的人翻了个身坐起来,好奇的问。
  被几个混混敲了头这种事陆大少爷说的出来么。陆瑾沉默了一下,然后将手机扔在?#21592;擼?#30475;着糟心。
  脑补了百八十字?#20011;?#33258;?#21512;?#20986;好几个版本的仇家上门的故事,盯着电?#36234;?#26524;?#22836;?#29616;那人的头像又暗下去,气的咬牙。
  “活该被人砍。”
  陆瑾睡的昏天黑地,醒来头又?#33080;?#30340;,通常不感冒的人一生病就不停。
  陆瑾找不到自家里的药,拿起手机又不知?#26469;?#32473;谁,这个时候看着一排列表,他竟然谁都不想去打扰,闷住头就打算睡过去。
  手机突然震动,陆瑾伸出手接过。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陆瑾这时候即使看到陌生?#24597;?#20063;没有直接按断,好似在期待什么,这栋别墅太安静了。
  “君婕。”雌雄模辩的声音。
  “什么?”陆瑾抬了抬眼皮。
  “我叫君婕。”他重复了一声。
  “……哦。”
  “……”
  君婕?#20339;?#24494;?#29627;?#30447;着面前桌子的眼睛幽深“你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好。”
  “嗯……”陆瑾蒙着头,有一句没一句的应。
  “……”在线等,怎么继续尬?#27169;?#24613;!
  然而陆瑾并不想继续尬?#27169;?#21531;?#32423;?#30528;?#20011;叶?#30340;手机,脸险些有点崩不住。
  手机再次响起来。
  陆瑾抬手接通“你好请问哪位?”他心道要在是刚才那人就拉黑。
  “陆瑾小哥哥。”?#26522;?#30340;声音?#37038;?#26426;里传来。
 
  ☆、清明梦
 
  嗯?陆瑾睁开眼,诧异的翻了翻记录,对,是同一个?#24597;?ldquo;这个是……你的手机号?”
  “是啊。”
  “那刚才……?”
  君婕答非所问打断他的话“陆瑾你到家了么?”
  “额,到了。”陆瑾翻了个身,试图把话题扯回去“等等,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
  就听君婕轻笑一声“你给我的呀,你忘了么。”
  哦?是吗?晕乎乎的陆瑾似乎才想起来。
  君婕勾唇笑道“陆瑾你要不要出来玩啊,我在九七路这边。”
  九七路是哪里?陆瑾想了想,那不是离他很近?
  “我……我有点不舒服,改天再约吧。”陆瑾含蓄的道。
  “哪里不舒服,你家在哪呀,我可以给你带药过去啊。”君大?#22411;?#20840;不知道脸皮是什么东西。
  陆瑾刚想说不用,结果脑袋里就浮出早上美艳的脸,明明在嘴边的话不知怎么就改了“九七路过来庄和?#21351;?#36825;边第十二幢别墅,密码是****”
  “嗯。”君婕轻轻应了一声,推开卧室门却推开另一扇门。
  君婕踏进别墅,推开二楼的房门?#26412;?#30475;到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动手?#35835;?#19968;下盖住头的被子竟?#25442;?#27809;扯下来。
  “张嘴。”睡的?#24742;?#31946;糊就听有?#35828;?#20302;的声音,手托住他的腰把他从床上扶起来,玻璃杯就搁到嘴边,开裂的唇下意识吞咽。
  君婕看着他不正常通红着脸,没来由的就是一?#21892;?#20182;目光微微复杂,用手戳着他的脸“怎么就是你了。”
  陆瑾隐隐感觉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温软又有一种侵占的气息,想拒绝又推不开,偏偏有清凉的气息从嘴里渡进来,犹如干旱许久的人找到泉水。
  君婕抚唇眼波流转,听他啧了一声。
  等陆瑾晚上醒过来,手机?#20011;?#27809;电了,看看窗外月?#28872;?#38544;露出来小半边。
  陆瑾看见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一口喝下去还是温的,神清气明。
  脑中这才想起似乎是让谁进来了,走下楼梯似是期待什么,只见一人绑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
  “你醒了。”端着东西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男人弄的陆瑾一脸懵逼。
  “你是谁?”陆瑾皱起眉头。
  “我叫君婕。”君婕将?#22871;?#25918;在桌子上。
  君婕?那不是今天那通电话?
  陆瑾一脸懵逼的看他:“不,不是,我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君婕卸下围裙,动作自然如?#24615;?#27969;水,陆瑾不得不承认这个青年生的真的很好看。
  君婕歪了歪头“是你让我过来的呀。”
  ?#32441;?#38470;瑾在聪明也没把脑子往那位美丽的店主小姐姐会是个女装大?#24515;?#20010;方向转。
  “……”陆瑾就看着他端出了一个个?#22871;樱?#24590;么坐到餐桌的另一边都不知道。
  看着青年脸上清隽的笑,陆瑾愣是把请他出去这句?#24052;?#19979;去。
  不得不承认看对面青年吃饭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君婕教养极好犹如古代走出来的世家子弟,绅士和古代?#20405;?#20754;?#26102;?#24428;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作者有话要说:  ?#39029;?#24597;没人的QAQ,和我说说话,我一个人害怕。?#19968;?#35201;别人催的?#20405;鄭?#19981;然热度过了就会坑的qaq
 
  ☆、君夜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25913;?#26356;新
?#25913;?#28909;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七乐彩的玩法 比特币现金预测 真爱援彩金 mg电子游戏摆脱免费 主机游戏代练 coleman埃弗顿 狐狸爵士在线客服 云南11选5开奖视频 32张小牌九大小比法 哪吒闹海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