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无限游戏之我要活下去(穿越重生)——寒山惊风

时间:2019-03-17 10:24:28  作者:寒山惊风

 =================

《无限游戏之我要活下去》作者:寒山惊风
 
文?#31119;?/div>
    林栋因为一?#25105;?#22806;被卷入了一场无限轮回的死亡游戏。在游戏中,他竟发现了失踪五年的挚友曲贺留下的线索。
 
 
 
游戏渐渐进行,林栋艰难地生存下来,一步步接近曲贺的足迹,逐渐揭开了死亡游戏中更深的秘密。
 
在这绝望的无限死亡游戏中,林栋只有三个目标:
 
 
一、活下去
 
二、活下去
 
三、活下去,然后找到曲贺
 
 
 
在游戏中四处留下线索的曲贺,又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cp林栋(受)x曲贺(攻)
 
强强,剧情流
(我会告诉你们这其实是双向暗恋文吗?)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栋、曲贺 ┃ 配角:好多好多 ┃ 其它:
 
 
==================
 
  ☆、第一章
 
  “怎?#31383;歟?#23601;剩我们两个人了……我是不是也要死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女生焦急地抓着裤脚,瑟瑟发抖地躲在房间的最里侧,“我不想死,不想死……”
  屋子里只有一盏油灯,昏暗黯黄的光随着火苗的跳动勉?#31354;?#20142;整个房间。屋子里的东西?#21152;?#28903;焦的痕迹,有些地方还看得到一堆一堆的灰烬,不知是什么东西?#31449;?#21518;留下的。窗外黑漆漆一片,没有月光没有星光,虽然是夏天,却听不到一丝的蝉鸣。万籁俱寂,女生的啜泣在这里显得异常大声。
  “不想死就闭上嘴!”林栋的神经本就?#20004;簦?#36825;个女生又只会一旁哭泣,惹得他愈加烦躁,“就知道哭,你上一场游戏是怎么活过来的?”
  女生惊恐地看着林栋,立刻捂住了嘴,不敢说话,但看得到她的肩膀一颤一颤的,不时发出控制不出的抽泣声。
  林栋虽然烦躁,但还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寻找活下去的方法。
  这一次的游戏名叫“鬼魂新郎”。游戏地点就是林栋此时所在的一座民国大宅院。这座宅院的所有人几乎都丧生于一场大火,而发生大火的那一夜,正是这家少爷的新婚之夜。
  少爷执着于自己的新娘,化作鬼魂留于世间不肯离去。
  众人推测,这次死亡游戏的通关方法,就是找到这只鬼魂的未婚妻,完成他生前未完成的婚礼。
  先前的进度在一个名叫“余书日”的第五级老玩家的带领下展开得堪称完美。他们顺利地找到了那场火灾中因为去丢弃废物离开了宅院而唯一存活的下人。
  他们还找到?#35828;?#24180;下人要去丢弃的废物中少爷写给未婚妻的信、少爷的领结,甚至由此顺藤摸瓜寻到了新娘的娘家,找到?#35828;?#24180;新娘子的遗物。
  游戏给了他们三天的期限完成任务,余书日第二天就信心满满地带着新娘子的遗物——一对玉质耳环,点燃了召?#28966;?#39746;的香。
  之后的一切,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所有人都被困在其中,无法逃出。
  余书日当场被男鬼咬去头颅,鲜血喷洒至半空中,溅了前排的人一身的血。那股来自恶鬼的腥臭味,林?#26696;?#26412;无法忘记,好几个新手玩家当场吐了下来。
  原本三天后才会到来的?#22836;?#25552;前了。
  每一天?#21152;?#19968;个人要死去,死的顺序是按玩家等级从高到低来算的。等级高、有经验的老玩家在前五天死个精光,剩下的只有几个刚刚结束一两场游戏的新手?#22235;瘛?/div>
  而这场游戏的介绍,明明说这是一场“福利”游戏……
  “操!”林栋骂道,坐在桌子前,脸色很不好。本以为跟着几个老玩家应?#27599;?#20197;轻松在这次的死亡游戏中活下来,谁知他们死得更快。
  桌子上是众人先前一起找到的线索。
  一对玉质耳环,一个男式领结,一封少爷写给新娘的情书,还有一份余书日记录的幸存下人所说的话。
  还剩三个小?#26412;?#21040;鬼魂出现的时候了。他和那个女生都是刚结束一场游戏的新手?#22235;瘢?#26681;据之前鬼魂吃人的经验,如果玩家级别相同,先?#38405;?#21518;吃女。
  也就是说,林栋的生命,几乎只剩下三个小时。
  怎?#31383;臁?#26519;栋的拳头紧紧握住,掌心是一片冷汗。
  他眉头紧锁,死死地看着眼前的?#38590;?#19996;西。再去找线索肯定来不及了,林栋知道,如果他还有存活的可能,那么这一线生机一定藏在这?#38590;?#19996;西之?#23567;?/div>
  玉耳环、领结、情书、下人的话……这?#38590;?#19996;西之中,一定存在着什么联系。
  到底是什么联系?
  林栋看着手中记录着幸存下人话语的纸,陷入了?#20102;肌?/div>
  “唉,我还不是被老爷吩咐去丢些废物才活了下来……”
  “我们少爷啊,当年刚刚留洋回国,回来一个月不到就办了婚礼。新娘子是镇上大户人家李家的闺女,?#24378;?#26159;远近闻名的大?#22812;?#31168;,可谁知道啊,唉……”
  “少爷十四岁就出了国,回来的时候?#31456;?#20108;十,啊,对了,好像还因为婚礼的事情和老爷夫人大吵了一架,说是婚礼太过?#25191;伲?#24597;委屈了新娘子……”
  留洋回来的少爷、刚回来就举办的婚礼、和父母大吵一架、怕委屈了新娘子……
  林栋读着,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就好像这个少爷并不愿意成亲一样……林栋苦笑,他怎么可能会不愿意成亲?桌子上的这封情书——给新娘?#26377;?#19979;这样的情书,又怎么会不愿意呢?
  翻开这封陈旧的书信,林栋的手在微微颤抖。
  信很是陈旧,因为岁月的缘?#21097;?#24456;多字迹已经看得不甚清楚。前几日里,林栋不知道已经看了这封信多少次,心知自己应该是发现不了什么。
  但还是抱着一丝近乎乞求的希望再次翻开信,想要?#39029;?#20123;有用的信息。
  “……思之甚矣,寝食难安……日日思君,夜不能寐。旬日礼成,可见君否?必可见矣,吾心安,可食之有味!”
  “……古人言‘?#21512;?#19968;刻?#30331;?#37329;’,吾每读至此,而念卿卿……”
  “旬日礼成,可佩此而来,?#36234;?#21566;之相?#36857;?#24742;乎!I love you,my dear!附上一吻,?#36234;?#30456;思。”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署名是谢卓烟,想来应该就是鬼魂生前的姓名。
  情书?#26032;?#26159;相思之情,甚至写得太过露骨,不过这个谢少爷留洋六年,也不足为奇,甚至最后的一句“I love you”都能看成是爱人间的一种情趣。
  整篇情书分明就是在说,我想死你了!咱们十天后成亲,你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我看了会高兴死的!
  临死前还要被撒一波狗?#31119;?#26519;栋也是哭笑不得。
  这少爷哪里是不愿意成亲啊,分明是太愿意了。
  林栋颓然地放下情书,瘫坐在椅子,不由苦笑。如果成亲不是鬼魂的心?#31119;?#37027;么什么才是?#31354;?#21040;新娘子吗?可新娘子早就死了,?#22799;?#32473;他找去?
  难不成要把新娘子的鬼魂找过来给他?
  林?#26696;?#25720;着手腕上的小猪佩奇手表,默默不语。这是曲贺送他的二十岁生日礼物,说是祝他永?#24230;?#23681;不长大。然而这之后曲贺就失踪了,五年来音讯全无。
  要死了吗?林栋心想,解下手腕上和他本人气质格格不入的粉红色手表,翻到了背面。
  上面刻着一行字母“Q LOVE L”,林?#26696;?#25720;着表上的刻痕,忽然想到了曲贺。
  林栋一直把曲贺当作挚友,而曲贺的心思……看到表上的字?#31119;?#20667;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Q LOVE L”
  曲贺爱林栋。
  人总会在给自?#21512;不?#30340;人送的东西上留下些痕迹,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林栋重新带上小猪佩奇手表,拿起那对玉耳环,细细观察。
  淡淡的绿色耳环,做工也一般,可这就是新娘子的遗物,是信上所说的“旬日礼成,可佩此前来”。
  放下耳环,看了看那个领结,林栋坐在椅子上,静静?#21364;?#19977;个小时之后的死亡。
  ……
  等等!
  耳环,“佩此前来”……林栋思索着,先前的违和感又一次出现,他像是在混沌中摸索到了一条?#24178;?#31532;一次有了思考的方向。
  一对玉耳环,信上的“佩此前来”……林栋没?#22411;?#35760;,这对耳环是在新娘子娘家找到的遗物!
  耳环虽然制工一般,但完全没有?#25442;?#28903;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新娘子成亲当天并未带着这对耳环……
  林栋脸色变了变,立刻翻开记录下幸存者话语的那几张纸。
  “少爷十四岁就出了国,回来的时候?#31456;?#20108;十……”
  “刚回来一个月不到就办了婚礼……”
  “和老爷夫人大吵了一架……”
  “唉,我还不是被老爷吩咐去丢些废物才活了下来……”
  违和感越来越强,林栋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但总觉得真相就在眼前,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纸,却抓不住、摸不着。
  哪里,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林栋再次翻读那封情书,和幸存下人的话放在一起思考。
  “日日思君,夜不能寐。旬日礼成,可见君否?”
  “刚回来一个月不到就举办了婚礼……”
  “……古人言‘?#21512;?#19968;刻?#30331;?#37329;’,吾每读至此,而念卿卿……”
  “新娘子是镇上大户人家李家的闺女,?#24378;?#26159;远近闻名的大?#22812;?#31168;……”
  “旬日礼成,可佩此而来,?#36234;?#21566;之相?#36857;?#24742;乎!I love you, my dear!附上一吻,?#36234;?#30456;思。”
  “还和老爷夫人大吵了一架,说是婚礼太过?#25191;伲?#24597;委屈了新娘子……”
  ……
  为什么仅仅留洋回来一个月,就“日日思君,夜不能寐”;为什么明明为了婚礼太早太?#25191;?#32780;和父母大吵一架,却多次提到“旬日礼成”,像是怕新娘子跑走一样;为什么明明让新娘子“佩此而来”,成亲之日女方却并未佩戴那对玉质耳环……
  林栋思考至此,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的一个问题。那个下人好像说了一句话——“唉,我还不是被老爷吩咐去丢些废物才活了下来……”
  而那封情书……是因为这是废物,是被下人拿去丢弃的,才没有?#25442;?#20110;大火之中!
  也就是说,新娘子并没有收到信……可是,那女方是怎么拿到和信一起送出的玉质耳环的?
  而且,为什么要丢掉这封情书?
  ……
  思索中,斜眼瞥见了自己的小猪佩奇手表,似乎有什么在林栋?#38498;?#20013;一闪而过。
  Q LOVE L。
  “I love you, my dear!”
  耳环不是信上“佩此前来”的“此”,少爷不想成亲,成亲前少爷同父母大吵一架,情书被老爷吩咐扔掉……
  “该不会,该不会……”林栋的视线猛然转向?#37070;夏?#20010;一直被忽视的领结,他手颤抖着拿起了它。一旁的女生看到林栋这个样子,迟疑地走了过来,也看向他手中的领结。
  林栋屏住呼吸,缓慢地将领结打开。
  打开领结的每一步都是煎熬,林栋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心脏还是在剧烈地跳动。
  解开领结的那一刹那,林栋看清了其上的信息,长呼了一口气。
  他应该是活下来了。
  ……
  三小时后。
  一团黑色的恶心物质在走廊上移动着靠近了林栋所在的房间。
  泥色的液体?#38405;?#22242;物质身上不断滑落,沾在它走过的地方,散发出一阵阵猛烈的、令人窒息的血腥气味。
  林栋站在房间门口,?#26412;?#19978;带着黑色的领结,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用全力维持住脸上的笑容,微笑着向那个咬断了无数人头颅的恶鬼伸出了手。
  “卓烟,我来接你了,”林栋笑着,全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强迫自己不在这个可怕的黑色巨?#32622;?#21069;露出丝毫惧意,“跟我走,不成亲了,咱们私奔去。”
  黑色巨怪盯着林栋看了半晌,忽然发出一声怪叫,猛地冲了上来,就要咬住他的头颅!
  林栋瞳孔张大,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的结局,一时间慌神。千钧一发之?#21097;院?#20013;似有灵光闪过,他大声?#26263;潰?ldquo;I love you,my dear!”
  “呼”,黑色的巨大身躯在林栋眼前三寸的距离停住,一瞬间寂静了下来。
  静得林栋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片刻后,黑色巨怪发出一身呜?#21097;?#22768;音越来越大,变成了哭嚎,刺得林栋耳膜发疼,但他不敢捂住耳朵,还是保持着伸出手的姿态。
  黑色巨怪的躯体在哀嚎中轰然坍塌,化作一缕缕黑烟散去,留下一个脸色苍白、民国装扮的青年。
  青年眷恋地看来林栋一眼,伸手握住他伸出的手,露出一道笑容。
  成功了吗?林栋的心跳地厉害,即使眼前脸色苍白的青年显得人畜无害,但他还是不敢保证什么。
  青年脸上一直保持着?#32769;?#30340;笑容,就这样看着林栋。林栋不?#39029;?#22768;,硬着头皮和他对视,绝望地看着青年脸上的笑容开?#24613;?#21270;。
  青年的笑容变得阴阳?#21046;?#36215;来,嘴巴也不像刚才那样抿着,而是微微张开,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猛然,男鬼的嘴巴直接裂开到耳后根,吐出一条带着浓重?#20219;?#30340;舌头,卷住了林栋的?#26412;薄?br>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疯狂麻将彩金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国王vs公牛 zcp中彩票 六福獸登陆 金皇冠扑克机游戏 毕尔巴鄂竞技vs瓦伦西亚 腾讯fifa手游官网 金钱豹官网 p3试机号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