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帝国都是男妖精(玄幻灵异)——逍遥燃雪

时间:2019-03-16 16:17:16  作者:逍遥燃雪

   《帝国都是男妖精》作者:逍遥燃雪

 
  文?#31119;?#21556;畏是个坑货,错了,是被坑的货!
  先是被亲哥坑死,然后被亲哥女粉丝坑活,再然后……
  “哪个无耻?#30007;?#36156;偷了老子的衣服!”吴畏光着身子咒骂着搓了条?#38405;?#33609;裙,有点松,有点硌……
  “靠!这回野?#35828;?#24471;彻彻底底了!”吴畏愤愤的啃了口野果。
  “不准吃!没有本王?#30007;?#21487;,爱妃要听话!”一只鸟说道。
  吴畏翻了个白眼,“爱妃你个蛋!”
  几秒钟后,战败的吴?#20998;?#20110;得知了真相。
  “没错,纯阳帝国都是妖精,而且都是男妖精,就连花花草草,哪怕是块石头,化?#25105;?#21482;能是雄性!”鸟昂着脑袋,非常得意……
 
 
第1章 别让我见到你
  山谷,正午的太阳耍着流氓,火爆的吐息蹂躏着视线内的所有东西,让一切都变得格外老实,彻底没了脾气。
  哗!
  突然而来的巨响,伴着四散的浪花,碧绿的潭水中砸进一个人,涟漪?#32431;?#38134;光?#36156;浴?/div>
  山谷内立时传来密集的窸窣,树木草叶一阵翻卷,四周?#22836;?#30340;存在显然受了惊吓。
  “哈哈!老?#28216;?#30031;真的重生了,爽!”
  吴畏放声大笑,伸腿、展臂,除了后背被拍得略有些麻以外,浑身上下再无不适。
  抹了把?#24120;?#25195;去眼上水渍,吴畏这才打量四周。
  身后震耳欲聋,一挂瀑布从天而落,氤氲水气幻出一道彩虹,左右峭壁如削,吴?#36153;?#22836;一路看去,上面零星几枝小树,再上便是云雾,根本看不出到底有多高。
  “靠!”吴畏吐了口水,刚才?#36153;?#24471;太过,?#20154;?#30340;身体不由失衡,噗通一声?#36234;?#20102;水里。
  瞧?#25628;?#27491;前方一望无际开阔的山谷,吴畏呼吸一口,展臂往前游去,?#24187;?#21448;有些庆?#36965;?#36824;好水潭不大,要不以自个初级?#25918;?#30340;水准,野人没当成,倒先给鱼做了饲料。
  “游泳果然是件要命的事。”吴畏踉跄着?#31995;?#23736;边,翻了翻白眼,啪地一声将自个?#33041;?#33609;地上,呼呼喘着气,累得连翻身都没了力气。
  “嫦娥仙子,您既然都放生了,为什么不选个好一点的地方啊。”吴畏嘴里嘟哝,有些小不满,“说来说去,都怪吴虞这个害人精。”
  一想到这茬,吴畏恨得牙根都痒。
  “你?#30340;悖?0岁堂堂?#20405;?#24403;红天王干啥不好,非要整天到处把妹,把就把吧,尾巴又断不干净,老子被人强拉着殉情到底冤不冤!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做了你双胞胎弟弟!”吴畏翻了个身,阳光直射下来,有点恍惚,今天的一切实在是太过玄幻。
  吴畏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死了为啥就上了天,迷蒙中从一个绝色丽人怀中苏醒过来,一开口才发现她是嫦娥,而她也发现救错了人。不过?#36855;?#22905;没打算将错就错,爱屋及乌之下问了吴畏愿望。吴畏果断开口,自己宅了一辈子,最大爱好就是啃网络小说,异常羡慕主角们修炼后通天彻地的本事,这?#28982;?#20250;自然提了“要去一个可以修炼的地方”,顿了一下,吴畏心有余悸,加了句“最好没有女人”……
  “对了,修炼!”吴畏翻身爬了起来,瞅?#25628;?#21069;面不远处的树荫,打算先试上一试,“也不知道她给的功法管不管用?”
  几步窜过去,吴畏内心一片狂热,若是当真可以,?#19988;?#19981;枉自己枉死一回。
  呼吸几口,压下心中的躁动,吴?#36153;?#20102;块石头,仔细看了看,确?#32454;?#36817;没有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存在,这才利落地剥了湿透的T恤、短裤,连同布鞋一起晾在阳光底下,光着身子打算开工。
  脑海中回想了下,功法不长,不过?#28525;?00余字,认真琢磨过后,吴畏确信已经吃?#31119;?#36825;才双脚一盘,摆出修炼的姿势,闭上?#25628;?#30555;。
  体感渐渐消失,就连呼吸也逐渐变得微不可闻,吴畏正是按?#23637;?#27861;要求屏蔽六识,身心放空,专心体味着周遭?#36877;?#28789;元。观感之内,漆黑一片,随着时间流逝,渐渐亮起了五色的光芒,?#23545;?#22320;像夏夜寒星,跳动着向吴畏点点靠近。
  “真的可以!”吴畏瞬间狂喜,这一高?#32781;?#31435;刻从修炼状态中?#29273;?#20102;出去,光点立马消失。
  吁了口气,吴畏一点也不在意,能够证实可以修?#37117;蛑本?#26159;天大的好消息。记得小时候,老师让写《我的理想》,他哥吴虞写的是要当大明星,长大后也的确心想事成。吴畏写的是想当神仙,被同学笑了快十年,前段时间同学会,大家见面第一句就是“哟,吴畏大仙呐~”。
  “等着吧,下次再见到,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吴畏撇了撇嘴,想到在?#21069;?#33150;云驾雾的情形,顿?#26412;?#24471;扬眉吐气。
  再进入修炼状态,时间短了很多。吴畏运转功法,小心地引导光点进入身体。观感之中,吴畏可以清晰地看到整个过程,感觉光点就像空气一样,从毛孔沁入,穿过皮肤,在功法的束缚下汇成一股,沿着经络聚到气海。吴畏大感奇妙,意念中原本空荡荡的气海有了光点的不断涌入,渐渐地生出一朵五色的云彩,再渐渐地缓缓开始转动,看模样和星云有些相似。
  气旋越转越快,吴?#29359;?#35273;腹部生出一股暖流,源源地涌向四肢百骸,所过之处无不舒泰。吴畏心中呻吟,实在是太爽了。
  蓬!
  一声细细的声响骤然传来,吴畏惊了一跳,赶紧集中意念,只见气海内的气旋已成呼啸之势,噼噼啪啪似有风?#23383;?#22768;。吴畏立刻停下功法,却更加骇然,气旋已经?#29273;?#20182;的掌控,反而越转越快。
  “靠!”吴?#20998;?#24471;咒骂一句,这会既退不出修炼状态,更无法起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气旋,等着命运宣?#23567;?/div>
  咔擦!
  像是划过一道惊雷,吴畏惊喜地发现气旋终于慢了下来,只不过颜色彻底变成了银色,转动之间电光闪闪,只在气旋边沿位置还有其他四色。
  “怎么回事?”吴畏?#24187;?#25152;以,嫦娥明明说过,这套功法?#35270;?#20110;?#36877;?#28789;元,怎么突然就变了?而且银色的灵元是什么,吴畏努力回想,也没在哪本小说中听过?#36877;?#20043;中有这样的存在?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他修炼问题,还是功法问题,或者是环境问题?
  “靠!”吴畏气呼呼地站起身来,今天就没一件事顺心。低头打量了下自己,这一?#20174;?#31435;刻跳了起来。伸手在身上摸了一把,浑身上下都是这种黑漆漆、黏糊糊的东西,很不舒服。
  “该不是洗髓伐骨了吧?”吴畏喃喃,他记得很多小说都写到有这么一个环节,手上用力握了握,拳?#21523;?#22320;一声冒出一丝电火花,“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对啊……”
  吴畏实在想不通,索性不再去想,当前先把自己弄干净才是正经。
  几步跑回水潭,凉爽的感觉包裹肌肤,吴畏这才发觉?#19997;?#22826;阳已经偏西,大致判断了下时间,这会应?#36855;?#19979;午17:00前后,自己这修炼也是够久的。
  吴畏不敢耽搁,天很快就要黑了,要当野人也得先弄点东西吃,再找个地方睡觉才是啊,而且这地方这么荒凉,万一有猛兽怎?#31383;歟?/div>
  掬了捧水浇在胸口,吴畏用力搓了搓,滑腻腻的不太好洗,他不禁有些怀念沐浴乳来。手上加大力道,吴畏忙活了近半个小时,直把双手弄得酸软,肤色这才勉强恢复原本的浅蜜色。
  “还?#32654;?#23376;留的是圆寸,要不非要把头发一根根揪下来不可。”
  吴畏从水里站起来,不甘心地再次运转了功法,这一回毫无动静,整个功法完全失去了效用。心里顿时火大,一天之内被连坑两回,而且是连命都搭进去了,吴畏很不?#32431;歟?#19981;能修炼,他来这里干嘛?
  “别让我见到你们!”吴畏抹了把?#24120;?#38543;手将水甩了出去,这么折腾了一天,?#20146;?#19981;争气地开始叫了。
  几步走向修炼的石头,吴畏?#35835;?#19979;,狐疑地四下看了看,又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太确定。
  再次围着石头转了两圈,吴畏再也忍耐不住,跳脚大骂:“哪个无耻?#30007;?#36156;偷了老子的衣服,快点滚出来!滚出来……”
  无人应答,四周除了水声和回音,反倒越发显得安静。
  “靠!”吴畏实在想哭,自己就这么一身衣服,现在连遮羞布都没一块,这回这野人也的确是当得彻彻底底了。
  心里将偷衣服的贼骂了个上下五千年,吴畏无奈地弯下腰开?#21450;?#33609;,不穿衣服实在不符合现代人口味,即便是野人。
  “有本事一会再把老子草裙一并偷了!”吴畏?#24187;?#39554;,?#24187;?#23558;收集到的鲜草绞成绳子,再按照编渔网的方法,?#33268;?#22320;做了块草布。然后往腰上一裹,拿一条草绳穿过接口,总算连成一体,堪?#30333;?#20102;条?#38405;?#33609;裙,再在腰上一捆,终于不至于光着了。还好小说看得多,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
  活动了几下,有些硌肉,也有些不太敢用劲,吴畏瞅?#25628;?#34987;自己拔光了一小片的草地,控制住了想重做一条的强?#39029;?#21160;。
  “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吴畏站起身,不舒服就不舒服吧,聊胜于无,反正是鲜草做的,也就一天使用寿命,大不了明早再做一条。
  再次打量?#25628;?#22235;周,吴畏放弃了抓鱼的想法,即便能抓到没有火,也只能生吃,还是找点果子算了,就是不知道有没?#23567;?/div>
  转身进入林子,树木有高有?#20572;?#20013;间还有不少的花。
  吴畏一一扫过,将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灌木上。
  吴畏不是不会爬树,而是不?#36965;?#19975;一草裙被挂破了咋办?
  “还好那边就?#23567;?rdquo;吴畏找到目标,有些兴奋,几步跑了过去,随?#32456;?#20102;一颗,黄橙橙地看着有些像橘子。
  ?#25112;亲樱?#32454;细闻了闻,味道清香,没有怪味,吴畏不确定,“应该能吃吧?”
  小心地抠破一块皮,果肉立刻?#35835;?#20986;来,红红的格外诱人。
  吴畏的手指划下一丝,放在眼前看了半天,终于惴惴地放到舌尖,小心地舔了舔。
  “啊!爽!太爽了!”吴畏咂巴了下嘴,这味道简直太好了。
  这口感吃起来就像是香蕉蘸了辣?#26041;矗?#38500;了?#26412;?#26159;香。
  这简?#26412;?#26159;意外之喜,身外华国南方人,没有辣椒简?#26412;?#26159;度日如年,真没想到随便重生到一个地方,吃的第一餐竟然就是香辣大?#20572;?#31616;直不能更幸福了好不。
  等了半个小时,吴畏发觉自己没有任何的不适,果?#31995;?#25688;了6、7个,晚饭终于有着落了。
  远处,一只鸟从衣服里面钻了出来,一看吴畏怀里抱着的果子,一着急没有站稳,啪嗒一下?#37038;魃系?#20102;下来,就落在吴畏身前两?#23383;?#22806;。
 
 
第2章 自作孽不可活
  吴畏扫了一眼,这鸟巴掌大小,浑身火红,也不知道是砸死了还是砸晕了。
  嫌弃地扭开头,吴畏嘟哝了句,“可惜?#25442;穡?#35201;不倒是可以烤上一烤。”
  径直绕过,吴畏就着修炼那块石头,一屁股坐下,正式用餐。
  “别吃,这果子不能吃,会烧死人的!”
  骤然一声喊,吓了吴畏一跳,送果子的手僵硬地停在嘴前,看着地上说话的火鸟眼睛瞪得大大的。
  “不准吃!”那鸟飞起,一爪子将吴畏手中的果子扫飞,然后极快地把吴畏草裙下放着的果子一股脑拨下石头,这?#24597;?#22312;吴畏右肩,宣布道:“你现在是本王选中的爱妃,没有本王?#30007;?#21487;,啥……”
  “爱妃你个蛋!”吴?#20998;?#20110;回过神来,被“爱妃”两个字气得暴怒,自己一辈子最烦的就是情情爱爱,啰里八嗦还费神费脑,?#23545;?#27809;有一个人来得干脆,更何况听声音这分明就是个男人,老子连女人都不要,何况是男人!想都没想,吴畏一巴掌将它扫飞出去,真是什么小妖小怪都敢占自己便?#32781;?/div>
  “你!”那鸟怒吼一声,从草丛里爬起来,紧接着在吴畏惊怒的眼神中?#20599;?#19968;滚,变成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矮的18、9岁红衣少年。
  少年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吴畏,非常不满,“你,别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舍不得打你!快点认错,否则我让你连草裙都没得穿!”
  “靠!”他不说还好,一说吴畏彻底炸了,弄半天原来偷衣贼就在眼前。
  吴畏大吼一声,忽略?#25628;?#21069;少年的妖王身份,气冲冲打算拼命。
  少年?#35835;?#19968;下,第一回 有人敢当面挑战他的权威,手指飞快的冒出一条火蛇,又快速熄灭,?#31449;?#27809;舍得下手,只是轻飘飘地往边上一闪,躲过了吴畏含怒的一拳。
  一击落空,吴畏火气更盛,胳膊向后就是一扫。少年似乎有意?#25918;?#36530;闪的间隙,还不忘对吴畏?#20934;?#20010;媚眼。
  吴畏一见,更加怒不可遏,真恨不得几巴掌抽死他,奈何功夫不如人,十几个回合过去,别说揍人,就是连片衣角都?#24187;?#21040;。
  吴畏呼呼连连喘气,累是其次,关键是胸腔都要给气炸了,有心想再来几下,可腰上松松的,他不?#34915;叶?#21482;能把双手按在腰上,假?#24052;?#33136;调整呼吸,生怕草裙掉下来。简直憋屈死个人!
  “爱妃,还打不打了?”少年落在吴畏身前两米,一双眼睛上下扫描,笑着开口。
  “打!为毛不打!”吴畏猛然抬头,飞快地摊开一只手,咬牙切齿,“把衣服先还?#36965;?rdquo;
  少年一看,哈哈笑了,“爱妃这模样真是可人,穿什么衣服,这样多好看!”
  “靠!”吴畏气得快要喷火,这货简直色魔转生,不要脸到了极致,恨恨地白了他一眼,吴畏果断转身,再不走非要气死不可,“你等着,?#39029;员?#20102;多。”
  吴畏紧走几步,心?#26082;?#27880;意着身后,直到重新走进林子,妖精少年也没有追过来,他提起?#30007;?#32456;于放下,思考着接下来怎?#31383;臁?#25171;,现在肯定是打不过的,不过?#36855;?#20182;除了一?#34987;?#30196;样,貌似也没别的恶意。不管了,先拖着再说!吴畏拿定主意,隐晦地扫?#25628;郟?#27809;有发现少年,也没看到红鸟,这才飞快地系紧草裙,他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真想毁容算了!”吴畏心里恨恨,干嘛非要长这么一张?#24120;?#20182;哥能迷倒嫦娥,自个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妖怪,真是同脸不同命!含怒摘了颗果子,吴畏连皮也懒得去了,狠狠咬了一口,“你不让?#39029;裕?#25105;偏吃!吃死最好!”
  眼前骤然一亮,一朵小小的火苗电射而来,吴畏手上一抖,果子立马掉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霍芬海姆vs汉诺威96历史战绩 现代战争试玩 以太坊交易拥堵 财富之轮彩金 AG电子游戏网站 lol英雄联盟 银弹返水 11选五彩票网站大全 福彩3d九宫图选号法 网络棋牌怎么推广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