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典范夫夫(近代现代)——上灵

时间:2019-03-16 16:14:42  作者:上灵

   《典范夫夫》作者:上灵

  文?#31119;?/div>
  塞因·卡尔韦德醒了。
  他看着躺在身侧熟睡的Omega,心想:
  这无耻的Omega,竟然该死的甜美!
  但他是不会?#37038;?#36825;种不自爱,还主动献身的随便Omega的!
  ——啊,真香。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塞因(Alpha),西林(Omega) ┃ 配角: ┃ 其它:上灵
 
 
第1章 已标记关系
  塞因·卡尔韦德醒了。
  睁开眼,入目是雪白的天花板,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给室内晕染出金黄的色泽。他转动脑袋,看到了一张放大的面孔。
  那是一张十分出众的成年男性的脸,哪怕是闭上眼睛,躺在柔软的被窝中,沐浴在暖色的晨光间,也依然给人一种灼目的美?#23567;?/div>
  很漂亮的Omega。
  塞因眨眨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躺在身侧的人的确是西林·凯尔萨。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转过无数念头:酒后乱X,一夜迷X……不?#32423;?#21516;地涌入脑海,卡尔韦德的脸色逐渐古怪起来。
  除此之外,他找不出任何可能会跟这?#19968;?#30561;在同一张床上的理由。
  “喂。”他叫了一声。
  身旁的人皱起了眉头,隐隐有醒转的迹象。
  “凯尔萨。”他继续面无表情地开口。
  一?#36824;?#31100;的手臂忽然横放在他身上,接着,属于西林·凯尔萨软乎乎的脑袋蹭了过来,埋进了他的肩窝处,小声打起了呼。
  “……”
  塞因·卡尔韦德深吸一口气。
  ——难道是新一轮的阴谋?!
  这个出身平民的Omega真是毫无节操可言,他以为把自己脱干净爬上他的床就可以一步登天了吗?
  卡尔韦?#24405;?#20027;无情地推开了送上门来的“艳福”,决定跟对方划清界限。
  而被粗暴对待的平民Omega终于也醒了过来,睁开水雾弥漫的绿眼睛,慵?#24651;?#25171;了个哈欠。
  塞因·卡尔韦德冷冷出声:“呵。”
  西林打哈欠的动作一顿,一双眼睛逐渐清明。他钻出被窝,半坐起身体,两眼直勾勾地看向他。
  “塞因,你醒了?!”
  卡尔韦?#24405;?#20027;冷笑。
  ——果然。
  没有Omega会抵挡得住他?#30475;驛lpha的魅力,亏他还以为这个自尊心过盛的西林·凯尔萨会有些与众不同,结果……结果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方法爬上了他的床!
  要知道在此之前,西林·凯尔萨从来都是称呼他为“辣鸡”的,可现在,上了床,连称呼都变了啊……
  塞因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屑与得意,用放肆的目光打量起西林衣衫不整的模样。
  虽然西林在一众娇小的Omega里显得有些高挑了,但肌肤却很白皙,腰也挺?#31119;?#20294;——赌上Alpha高贵的尊严,他绝不会看上这个除了脸蛋外,一无是处的卑鄙Omega!
  “我是不会负责的。”
  面对毫不自爱,主动献身的Omega,塞因不会心软。
  西林缓缓眯起?#25628;郟?#30524;中闪过寒芒。
  塞因毫不畏惧,继续用露骨的目光打量对方。西林在人前从来都是一身严严实实的正装,他起初还嘲笑过他那过于古板的审美,没想到对方穿着睡衣,袒露大片锁骨的模样竟然意外的性?#23567;?/div>
  该死!一定是信息素的干扰,让他觉得这只粗俗不堪的Omega要命的性感!
  “啪——”
  西林·凯尔萨冷酷地拍掉了搭在腰间的手,说:“你昏睡了三天三夜。”
  一醒来就用狂霸酷拽的目光打量他,满脸还写满了“不屑”、“嘲讽”……十分挑衅兼找打。
  塞因·卡尔韦德一愣,三天三夜?
  接着冷笑:“你以为这样我就见不到希尔了吗?就算他已经启程前往阿萨星留学,我找到他,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不像你……”他摇摇头:“高昂的旅费,恐怕不是一个贫民窟出身的Omega能负担得起的吧?”
  贫民窟出身的Omega举手掀开被子,带起一阵强风。修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隐隐能看到大腿内侧有极淡的?#31895;?#21360;。
  塞因呼吸一?#24076;?#35273;得喉咙有点干。
  然而西林很快从衣柜中翻出了长裤,当着他的面穿戴起来。
  塞因忘?#25628;?#35821;,就这么目睹着西林用一件件纺织物将自己身体遮掩的全过程。
  最后,一件衣物兜头盖在了塞因的头上。
  “起来,我们去医院复检。”
  塞因·卡尔韦德将脑袋上的衬衫取下来,脸色暗沉。
  “复检?”
  西林戴腕表的动作一停,回头与他对?#21360;?/div>
  “哦,你的主?#25105;?#29983;就是希尔·李维斯。”
  塞因:“……”
  西林继续道:“他已经留学归来,并?#39029;?#20102;中心医院首席脑科医生……上个月刚结婚。”他平静补充:“虽然像我这样穷困?#23454;?#30340;人付不起去阿萨星的旅费,不过结婚红包还是没问题的。”
  晴天霹雳!!!
  塞因无法相信:“这怎么可能?!”
  西林走过去,拿起衬衫?#35835;?#25238;,示意这位刚从昏迷中醒来的虚弱病人抬起手。
  塞因浑浑噩噩,全身心?#20004;?#22312;初恋结婚的噩耗之中,毫无知觉地将手配合地抬起。
  西林冷漠地举着衬衫袖管一套,替这位Alpha穿好了衣服。
  “你一定是在骗我。”他猛地拽住西林:“你先是设计爬上我的床,接着?#30452;?#20986;拙劣的谎言,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远离希尔!”
  西林板着脸,感觉太阳穴突突跳动。
  塞因笃定道:“一定是这样,你这个卑鄙的?#19968;錚?rdquo;
  希尔是一位优秀的Beta。塞因想起来了,西林·凯尔萨明明?#19981;?#30340;也是希尔。
  在知道自己心属希尔的事情后,这位疯狗一样的Omega就开始不?#31995;?#25361;衅招惹自己,可现在怎?#20174;?#26080;缘无故爬到他的床上来了?
  很快,塞因想明白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阻止他和希尔在一起!
  无耻的Omega,为?#35828;?#21040;心上人Beta,竟然用自己的身体?#29486;?#24773;敌Alpha!
  卡尔韦?#24405;?#20027;面色变幻不定,?#20004;?#22312;这复杂的三角恋情中不可自拔。他甚至怀疑这场迷情意外,十有八九,是假的,是骗局!
  眼前一黑,一件深色外套兜头盖了过来。属于西林·凯尔萨特有的音质隔着布料幽?#25287;?#26469;。
  “收起你那副蠢透了的表情。”
  塞因:“……”
  他不满地抓下外套,就看到这个尖酸刻薄的Omega就站在自己跟前,低着头,居高临下地说:“穿上。”
  塞因:“……”他为什么要任由别人?#31383;誆迹?#20309;况那还是个与他不对盘的人?哪怕他是个Omega,也没有权利让他忍受这样的气!
  塞因站直了身体,仗着身高优势变为俯视的一方。他的手中还抓着那件尺码似乎合适但款式绝?#38405;?#29983;的外套,当着西林的面,晃了晃——
  再随手一?#21360;?/div>
  衣服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西林低下?#33539;?#30528;那件衣服沉默了一会儿,?#21482;?#32531;扭头看向塞因。
  “我想了想……”他终于开口了,“Alpha攻击Omega,放在很多情境下都是受人指摘的。”
  Alpha冷笑:“嗯哼?我可不吃O权党们的那套言论。”他指了指自己,强调说:“昨晚,明显我是受害人。你这?#20013;?#20026;,我完全可以告你猥亵。”
  ——真没办法,处在他这样的社会地位,这种事总会发生。毕竟,像西林这样爱?#21483;?#33635;的Omega实在太多了。
  西林:“……”
  爱?#21483;?#33635;的Omega磨了磨后槽牙,对病人的宽容与谅解再也按压不住本能,飞起一?#30424;?#20102;过去。
  “但Omega攻击Alpha,却不会受到过多苛责。”西林冷笑,“毕竟,像你这样令人发指的Alpha太多了。”
  塞因铁青着脸,站稳后一把扯住西林,一副要不顾风度的态势。西林说得没错:天?#26197;?#39034;的O,只有在?#40644;?#29408;了或是?#36824;?#24230;冒犯的情况下,才会有过激行为,这是放在多数Omega身上都符合的定律,然而西林偏偏就是异类。
  多次与西林打交道的经验告诉塞因,这个坏脾气的Omega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不是在生气,就是在生气的边?#25285;?/div>
  这时——
  空气中传来丝丝缕缕的奶香味,甜食爱好者塞因顿时眉头一皱,查看起四周环?#22330;?#20182;尚未?#37038;?#33258;己昏睡了三天三夜的事实,这会儿闻到这股奶香味……感到饿了。
  “这是什么?”
  西林推开了塞因,疑惑:“什么?”
  随着西林的退开,那?#19978;?#29980;的味道随之变淡。
  塞因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该死,不会是这个Omega的信息素吧?
  为了有效杜绝信息素带来的混乱,银星各种社?#24576;?#21512;、聚集地等,都要求成年未婚AO们定期?#37038;?#20449;息素收?#24067;粒?#31616;言之:一针下去,无色无味。因而大学期间的塞因从没有闻过西林的信息素味道。
  于是这会儿他有些震惊。
  西林竟然是奶香味的?
  他以为会是辛辣刺鼻的酒精系,再不济也是呛人的重口系。
  怎么、怎么能是甜甜的奶香?#36172;兀?/div>
  浑身散发着浓重榴莲味的Alpha陷入了?#20102;肌?/div>
  等等——这不是?#31354;?#30340;奶香。
  塞因皱了皱鼻子,?#36824;?#19968;会儿震惊地呆立当场。
  为什么西林这个讨人厌的Omega身上还带着自己的气味?
  仿佛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稳重自持的家主阁下再难维持住脸色,迅速将西林拖进怀中,使劲嗅闻。
  卧槽,确认过气味,是他的Omega。
  奶香榴莲味?
  这不可能!
  就算是不幸中?#22411;?#19968;名Omega滚了床单,他也不会头脑发胀到去永久标记对方。
  不是咬咬腺体,而是永久标记。
  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银星的Alpha一辈子只会标记一名Omega,那是比结婚证书更深重的?#20449;担?#26159;将两人联系一体的古老仪式,哪怕是再混账的Alpha也不会将永久标记当做是小事!
  “没错,我们已经是标记过的关系了。”西林残酷地道破了事情真相,“不仅如此,我们在三年前就登记结婚了。”
 
 
第2章 残酷的事实
  塞因·卡尔维德的眼神有些迷幻。
  直到西林将红本本递到他手里,他都处于一种全身心的极大震惊?#23567;?#32467;婚证上,他看到照片上的自己笑出了一口白牙,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而西林·凯尔萨也面容松动,挂着浅笑。
  怎么看都是你情我愿甜?#22871;?#19968;起扯的证。
  塞因震惊地指着结婚日期:“星历8102年10月?”现在难道不是8100年吗?怎么忽然日期就跳到两年后了!
  西林的回答更加令他震惊。
  “现在是星历8105年,三天前,是我们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塞因深吸一口气,艰难地理了理这磨人的时间线。
  合上红本本,他望向西林的目光变得很复?#21360;?/div>
  没有人会比塞因自己更明白自己,西林·凯尔萨并不符合他的择偶标?#32908;?#20840;身上下唯一的可取之处,恐怕就是长相了,但那也离他?#36153;?#30340;小棉袄美人相去甚远,至于性格……更是不?#22812;?#32500;。
  可是红本本可能造假,信息素却骗不了人。
  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跟人结了婚,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如此违背本心的择偶决定。
  塞因对此保持沉默,他看?#25628;?#35199;林,发现对方也正一脸冷漠地注视自己,于是急急挪开了视线。
  ——?#35753;?#20182;到底是怎么跟这个?#19968;?#29301;扯上关系的?!在他的印象里,两人还处于为希尔争风吃醋的阶?#25991;亍?/div>
  西林开着?#25285;?#19968;路风驰电掣地?#31995;?#20013;心医?#28023;?#20877;从后座提出无精打采的自家老攻。
  “医生,他脑袋真的出问题了。”
  希尔今天休假,代班的是一位老医师。他迅速翻看了塞因之前的病历,得出结论:“跟之前的诊断推测得一样,身体没有大问题,不过因为后脑遭受了重力击打,即便脑部CT显示颅内无淤血,也不排除存在后遗症的可能性。”
  西?#31181;?#30528;一动不动安坐在旁的塞因,“他的记忆停留在五年前。”
  五年前,希尔去了阿萨星留学。而他俩扯证则是在希尔离开的第二年年尾,也就是三年前。
  老医师于是“刷刷”几笔,?#25165;?#20102;几项检测。
  “果然失忆了。”老医生十指如飞地敲击着虚拟键盘,说:“还是先看看检查结果吧。”
  西林拿着检测单,领着塞因前往检查室。
  塞因勉?#30475;?ldquo;自己是个有Omega的已婚Alpha了”的事实中回过神,也看到了存储在智脑中的病历信息,明白自己可能是受创遗忘了一些事。
  “西林……”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突然变成配偶的Omega。潜意识里,五年前的塞因无法?#37038;?#36825;样的关系转变。
  西林忽然牵住他的手:“会没事的,先别说?#21834;?rdquo;
  塞因莫名觉得心中一热,来自Omega的关?#27785;?#20182;微微动容。
  西林:“我怕听你说多了,会忍不住动手。”
  塞因:“……”
  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医生要求单独谈?#21834;?#35199;林将失忆老攻安置在长椅上,便跟人去了办公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金龙棋牌app 布莱顿对战加的夫城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历史 湖南麻将教学视频 佛罗伦萨住宿推荐 法国第戎图片 罗曼诺夫财富试玩 3d彩票算法公式 女校啦啦队免费试玩 中秋佳节 皓月当空 我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