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文化传播大使(穿书)——附录

时间:2019-03-16 16:11:25  作者:附录

 =================

《(穿书)文化传播大使》作者:附录
 
文?#31119;?/div>
   一个理科生被迫促进文化发展把文化折腾的乱七八糟的故事
 
文案废。
 
性格温和?#32423;?#26292;躁阴谋论即金手指首富X日常冷漠时而软萌小狼狗属性随机触发皇叔
(作者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鬼东西)
 
无逻辑
 
皇叔年纪小
 
阴谋论即金手?#31119;?#19968;切尽在套路中)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殊,顾逍 ┃ 配角: ┃ 其它:
 
==================
 
  ☆、001 穿入
 
  庭院深深深几许。
  即便拥有中学六年翻墙的经验和身手,眼下面对这般青砖高墙,文殊还是不得不认命。
  但如果忽?#21592;皇?#32538;的无奈,周遭景色还是不错的——他和他最后的倔强。
  文殊望着眼前的青砖黛瓦,默不作声地发着呆。
  他光临这个时代已经有小半月了,一贯佛性的人还是不怎么能心平气和。按正常时间,他今天应该正坐在考场里期末考。现在却提前毕业,进入社会,还是一个没开始社会主义道路的封建社会。
  真真正正的一朝回到解放前。
  ——
  快到考试周,文殊复习的腻烦了,终于注意到手机各款软件不厌其烦推的一篇小说,截取片段看起来十分沙雕。抱着不用动脑子,日常一乐的态度,他费了一番功夫,下了软件,注册账号,买了书,当天看了一天一夜。
  他第一次看网络小说,虽然感觉有些地方比较夸张,例如什么女主十岁开始宅斗,十二岁让一众优秀男儿倾心,什么男主十五岁武功盖世,十八岁势力遍布全国,暗卫除男主外天下第一强等?#21462;?#20294;小说胜在剧情紧凑,一波三折,加上考试周?#30343;?#20040;好挑的,于是?#31185;?#30151;的他拿出比复习还要高的兴致,通宵达旦。总算在凌晨看到了大结局,夜里情?#20449;?#37057;,还被结局虐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小说名?#23567;?#22842;位》,讲的是十一皇叔顾逍少年时?#25442;?#19978;夺了皇位,多年来为了抢回皇位精心?#34987;?#30340;故事。
  他看完书准备睡觉时还在感叹:好在自己看惯了论文,看书速度很快,所以不至于猝死。
  然而这一觉睡醒,还是出了事。
  他竟然穿进了那本《夺位》,脑子里还多出一条信息:《夺位》的作者小时候不好好学习,文里到处都是bug。尤其是时代大背景,文化发展进程和军事经济的距离一个筋斗云都够不着,所以特派遣他来助力文化加速奔跑。等到背景发展正常了,文化赶上了时代,他就可以回家?#32538;?#20102;。
  对此,一向温和的文殊情不?#36234;?#39554;了句脏话。他一个理科生,特么让他来推动文化发展,exm?
  文殊觉得自己把时代搞得更乱可能性更大,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后果。因为心里藏着事,心情郁结,恍?#31168;便?#36807;了几天,在一次头昏眼花吐血病倒的时候文殊才真正?#37038;?#36825;不是梦,是真的。
  哪怕是全息游戏,这体验也是真情实感的,既然已经被赶鸭子上架了,何不让自己舒服一点呢?
  接下来的日子,他一边崩溃,一边接触这边的人物,然后继续崩溃。
  他对自己原身的人物有几分了解,不仅因为名字相同,记得深刻一些,最主要的是大结局定格在他的坟前!
  他的眼泪也是因为这个主掉的,突然有点给自己哭丧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
  原主是男主的好?#40493;?#19979;属,以及钱袋子。
  先皇把皇位传给七岁的男主后就撒手人寰了,顾逍没老皇帝护着,亲娘也不知道是谁,怎么可能护得住皇位,这不,遗诏还没拿出来,就被?#31508;?#30340;四?#39318;樱?#29616;在的永安帝夺了五宝金龙座。
  男主虽然年龄小,不足为惧,但?#31449;?#26159;正?#24120;?#30343;上也不是傻子,没威胁也会防着他,他要夺位,自然不容?#20303;?/div>
  顾逍要培养自己的势力,那便需要钱,很多很多钱,也就有了文殊的出现。
  文殊出场不多,小说里没具体描写他的身世,只知道他是个商业天才,预计会成为全国首富,?#20063;?#25454;说比国库要丰厚些,当然这点皇上不会知道。
  不过这钱袋子揽完钱,也就失去了价值,最后还被作者废物利用了一把:文殊在夺位之战时替男主?#24067;?#32780;死,顺便解除了?#20449;?#20027;之间的误会。
  说到底,不过是个高级炮灰。
  于是现在,文殊正在考虑,这?#38498;?#30340;路,该怎么走。
  《夺位》开篇的时候,文殊就已经是个首富了,顾逍也开始了夺位之路。而他现在才十五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男主,又要怎么遇到。
  文殊看书的时候对顾逍的感觉其实不太好,他自己有点大男子主义,原作者可能?#19981;賭信?#20027;互相扶持?#19981;?#38590;,所?#38405;?#20027;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女主帮忙,甚至有时候让女主带伤上阵。
  文殊不了解女频文的套路,只觉得顾逍武功天下第一什么的都是胡扯,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算什么强大 。
  这些都不重要,毕竟是人家小两口的事,可是男主比女主要大八岁,情根深种的时候女主才十二!文殊承认自己不懂感情,但他有一个十二岁的妹妹,很懵懂,很天真!
  这么一想,他就特别恶心,感觉男主大概有恋童癖。
  文殊胡乱思索着,半?#25105;?#27809;?#19994;?#37325;点,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团乱麻,也因此忽略了身后细碎的声音。
  “二哥”,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文殊闻言缓缓转身,只见大房的三弟站在身后不远处。
  “怎么在这儿站着,二哥身子不好,小心受了寒”,文瑜手足无措的站在后面,强行缓声劝慰。
  文殊皱了皱眉,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勾心斗角的东西听多了,总觉得这个弟弟说话不太中听,不过身上也确实有点冷,便顺势一摆袖子点头道:“那走吧,回去。”
  文瑜?#35835;?#19968;下,感觉他懦弱的二哥好?#30294;?#20102;些,不过想起他在自己?#30422;?#38754;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又暗暗叹了口气。
  文瑜一直是跟在二房身边的。
  文殊是个天才,他?#30422;?#25991;奇的基因自然也不差。文奇曾把文家打理成江南首富。江南本就是富庶之地,江南首富更不必说。
  但天妒英才,文奇前年走边关时被狄人所杀,?#30422;?#26519;氏双生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大好,去年更是郁郁而终。
  文殊因伤心过度,一病不起,竟是就此撒手人寰,于是他来了。
  当然,这些都是文殊脑补的。
  根据这段时间细碎的打听,文殊多少知道一些文家的破事。
  文家旁支?#20063;?#35770;,主家就有大房,二房,三房,还有个小姑姑早早?#37117;?#20102;。这三房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当年文奇掌家,就乱了一遭的。
  大房的大伯文章颇为狠毒,致使房里的人换的频繁,?#25250;?#22826;爷不喜,当年没让他掌家。大房长子文仲跟着自己?#30422;?#38271;大,自然长不成什么好果,完全的一个小号文章。倒是二子文瑜常年跟着文奇,性子颇好。
  三房小叔文云纨绔,成天只知道?#38498;?#29609;乐,但胜在娶了个?#25512;蓿?#24352;氏精明,其子文宇甚是聪颖,只是被养的有些眼高于顶。
  二房文奇能掌家,能游走于各大商户之间,定然也不简单。而且文瑜常年跟在文奇身边,却不见精明?#19981;?#21453;而正正方方,甚至还有一点懦弱的感觉。文殊是准备走仕途的,不会?#37038;?#25991;家,但文殊底下还有一个弟弟文翀,文奇大概是不想文瑜接替他的。
  这些信息都是文殊这几天病倒时?#27833;?#23351;嬷口里听来,他自己又琢磨一番的。王嬷嬷是他?#30422;?#26519;氏的陪嫁嬷嬷,脾气大,有些愚忠。对于文殊病倒,大房三房的各种动作,她是气急了的,该说的不该说的,通通在文殊面前念?#35835;?#20960;遍。也因此没让刚来的文殊抓瞎。
  王嬷嬷相信文殊,所以对他的套话并没有什么察觉,反而把这些年眼里看到的,心里念着的,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
  文奇死后,文家就被大伯和三婶掌控了,二房一支没人做主,生活水平愈发低下。文殊虽软弱,但身体一直都挺健康,突然病倒定有缘故。
  这几天文殊检查了一下身体,脸色苍白,舌苔泛青,浑身绵软无力,一起床精神力就快速的消散,显然这身子根本已经?#25442;?#20102;。
  多伤心会?#35828;?#36825;种程度?
  文殊虽然不知道古代人有多弱,也觉得太夸张了,但一想作者种种夸张的笔锋,又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
  虽说电视剧里古代后院后宫的那点事早就被亮亮堂堂的摊开了,但架不住现下生活就特么是本小说。
  最后文殊还是决定按小说的套?#24223;搿?/div>
  大房被二房压制了这么久,心?#21507;?#24680;当是应该的;三?#31354;?#27663;精明不肯吃亏,还有个傲气的文宇,觉得他的存在碍事再正常不过了。
  从院子走回来,文殊就有些体力不支,软软的坐下了,他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大概活不久。
  “二哥,你最近,感觉如何了?”文瑜抿了抿唇,瞳孔微缩,显得很紧绷。
  文殊听着他的话,感觉颇为有趣。?#20063;?#35828;现代到处都是戏精,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文瑜的不对来。
  大概是跟在文奇身边久了,没在后院熏染,有些藏不住事,他大概是知道些什么。
  “还是老样子”,文殊佯装心情?#21520;?#24551;郁的叹了口气。
  文瑜一听便急躁的站起来,来来回回走了几步:“那,那我再给二哥送些补品来。”
  文殊轻笑了一身,清楚的感受到身体的疲惫,他摇了摇头道:“不必了,底子坏了,都是无用功。”
  文瑜坐立难安,很快叫了一声“有用”后,提起衣摆飞奔出去。到底是还小,文奇也没费心教导,首尾都顾不上。
  真的也好,阴谋论也好,总之原主的死在文殊眼里,是和大房脱不了干系。只是不知道伤逝的林氏是不是同样走的带冤。想到这,文殊的眸子闪过一丝情绪,带着些许厌恶阴鸷还有…惊恐。
  原主为什么会现在死?如果自己没来,国家首富怎?#31383;歟?#39038;逍的宏图大业又怎?#31383;歟?#25991;殊有点懵?#30130;?#19981;过穿书这事都能发生,还是别指望这个世界有什么逻辑可言了。
  文殊总是认命这么快,从来不挣扎。
  身体不好,精神气流失的特别快,动脑子又是很耗神的事情,文殊没想太久的事就睡着了。
  正?#30331;?#23395;,一声声旷远的鸟鸣把他带入梦?#22330;?/div>
  ******
  “同学,同学”,文殊被一阵阵声音叫醒,迷蒙的睁开眼。
  入目是一幅黑框眼镜,然后是下压的唇角,这是个儒雅的中年讲师,文殊认识他。
  “你做完了吗”,教授不悦的?#35835;?#25238;空白的试卷。
  文殊僵硬的扭头看卷子,终于反应过来,慌忙?#29436;福?ldquo;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马上写。”
  说着,文殊拿起笔刷刷写了起来,讲师见他写的挺?#24120;?#33080;色?#38498;?#20102;些,盯了一会儿就走了。
  文殊一边做题,一边脑子混乱的想,自己这是梦到考试了还是考试做梦了?#31354;?#32771;试过于真实,应该不是梦,那这是回来了?始作俑者发现他是理科生了?
  文殊恍?#31168;便?#30340;看着题,期末考试题向来简单,他虽?#24187;?#22797;习,多多少少也能写出来,考个?#26696;?#24212;该是没问题的。
  文殊看着写好的卷子,终于有了一?#31354;?#23454;感,这是对生活的自信,是对这个时代的了解与熟悉产生的安全?#23567;?#20182;看?#25628;?#26102;间,还有半小时,可?#36234;?#21367;了,他得回去看看什么情况,毕竟这几天记忆只有古代那段。
  文殊站起身,却猛地晃了一下。
  “少爷,你怎么了,怎么在这睡下了”,知书紧张道。
  文殊一手撑着知书,一手揉了揉沉重的眼皮,掀开眼帘,声音和眼前的景象重合,眼前是知书,他古代的书童。
  他用力闭了闭眼,深呼一口气,才勉强?#31181;?#20303;体内想要毁灭世界的洪荒之力,心里暗骂了一声,简直了,都特么穿了还不能让他逃了考试!
  “咳咳...咳”,文殊惊天动地的咳了起来,感觉心肺都移了位,很快喉咙里漫开血腥味,这?#25351;?#35273;他并不陌生,慌忙推开知书,一小块血?#28201;?#22312;桌子上。
  “少爷,少爷,您没事吧,快躺下”,知书慌乱的拍着他的背?#20598;?#36947;。
  “没事”,吐?#25628;?#27668;管反而舒服了很多,文殊摆了摆手。
  这一觉虽是趴在桌子上睡的,感觉却格外的温暖舒服,身上有了力气,甚至隐隐有了生机。
  但还是太弱了。
  文殊盯着血迹出神。刚刚他可能真的回去了,但是再?#20301;?#26469;却带着强制性。他又回忆了一会儿,想知道到?#33258;?#20040;回事,顺着刚穿开始思索,突然,文殊心里一紧。
  来这里一周,文殊不仅没有任何动作,反而一?#27605;?#30528;怎么回去,他甚至想过杀了男主,让夺位进行不下去。不过即便知道这个空间是假的,他也是社会主义好青年,杀人的事,他真的做不来,而且他都不知道男主是谁。
  他是个炮灰,毁坏剧情估计不行,混吃?#20154;?#20570;个碌碌无为的人,让人发现他无用也好,文殊这几天就是这样混吃?#20154;?#30340;状态。反正根据脑子里的信息,他回去还是?#32538;?#29366;态,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但肯定能回。
  但是刚刚,他回去的时候已经开始考试了,这是不是说明,信息是有误差的,现实世界一直在运行,而他的身体要么是被原主占了,要么被什么操控了。他拖的越久,该消逝的时间越多。他在这里?#31995;?#27515;,也许在现实世界,也活不了?
  文殊心里一慌,他虽然在这里耍赖,但他并不是一个没有上进心的人,他对自己的人生是非常满意的,更是从来没想过死亡。
  不愿意呆在这里,主要是恐惧,古代的人命太贱了,黑暗面也太多了,至少他在电视上就没见过什么光明的。
  回去的事他?#20063;?#21040;条件和问题,而这副身子不知道能撑多久,按文瑜?#20598;?#30340;态度,大房肯定没?#22411;?#25163;。文瑜如果能辨是非,也能?#20154;?#19968;救,但偏偏文瑜性格软弱,?#24187;?#20107;理。
  说到底,文瑜本?#21592;?#22823;房的人都好,文奇这几年若稍微尽点心,他的儿子说不定也能多条活路。
  在死亡的威胁下,文殊已经认定了这个世界的黑暗,认定了自己的阴谋论。
  但现在即便猜到前因后果又如何,文瑜已经被养废了,他的身体也已经垮了,当务之急:能活一天是一天,赶紧把活干了,回去即便学业不能继续,他还有?#20063;?#21487;以继?#23567;?br>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到运城娱乐城注意事项 魔龙在世 云达不莱梅海伦芬 博洛尼亚插画展2019 河床对阿尔艾因直播 鬼屋注册 体彩走势中国 十或更好1手电子游艺 2017比特币暴涨原因 丛林巫师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