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26263;?#20301;置:首页 > 2019

小攻去宫斗(古代架空)——暗夜珍珠

时间:2019-03-16 16:10:00  作者:暗夜珍珠

 =================

《小攻去宫斗》作者:暗夜珍珠
 
文?#31119;?/div>
初见,受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攻是在下位伏低做小的官?#22812;?#23376;,一朝钦点成为皇帝男宠。
 
再见,受踏着暗夜而来,而攻紧张无比等候临幸。
 
三见,受是撒娇似女子的“娘子”,而攻是帮“妻子”?#33322;?#30130;劳的“夫君”。
 
一见钟情乃是被看中?#25628;鍘?#35201;能够生活在皇宫中,他唯有得到圣宠向上爬。
攻是一个男宠,在后宫玩宫斗升级。受是大猪蹄子皇帝,典型的渣龙。
主攻文,主线是主角如何攻略皇帝步步升级。
皇帝在主角面前是受,在其他人面前还是蛮攻的。
 
来者不拒大猪蹄?#37038;躹s步步为营宫斗俊男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晋光 ┃ 配角:穆青林 ┃ 其它:
 
==================
 
  ☆、皇帝
 
  燕朝昂德五年,今年比起去年似乎要热些,但比起官员们心中的温度,这不算是什么。
  一年一次带着儿子让皇帝赐个官?#26263;?#26102;间到了,即使是丞相这种位居高官的人也激动不?#36873;?/div>
  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形成了这样的规定,所有的官员带着自己儿子入朝,皇帝看中可以赐个官职,不需经过常规选官流程,这符合传统的规矩。这可是皇帝亲自挑选!皇帝亲自安排的位置,说?#32531;?#21548;的,只要不犯大错那就是金饭碗!
  由父亲官职高的开始安排,等轮到花晋光的时候,他已经二十三岁了。
  这速度算是很快了。等到花晋光觐见时,整个人紧张不?#36873;?#34429;说现?#20301;?#24093;?#30343;?#20040;暴/政,风评还很不错,但是一想到自己要觐见,花晋光还是很紧张。
  今天总算到了觐见,花晋光跟随着父亲走到大殿,但头一直低着,眼神也一直盯着地上看完全不敢看向坐在上面的人。
  花通立刻跪下,花晋光也随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坐在龙椅上的穆青林说道:“抬起头吧。”
  花通立?#31383;?#22836;抬起,花晋光也配合着抬起了头。
  穆青林看见花晋光的那一刹?#38054;?#20010;人身体僵硬了一会,他没想到自己居?#25442;?#33021;碰到如此好看的人。
  花晋光看起来瘦瘦的,但是习武的穆青林知道那身体下绝对不是这幅场景。紧实但好看的身躯,笔直修长的双腿,以及那清冷的脸庞,穆青林见色心起。
  看着跪在地上的花晋光,穆青林轻笑出声,“花通,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
  花通虽?#24187;?#25630;懂穆青林的意思,但也只能脸上堆满了笑容,“哪里?哪里?#31354;?#19968;切都是因为皇上的福,不然?#23478;?#29983;不出来。”
  听着花通的恭维,穆青林嘴角扯出一抹弧度,“确实,那就留下来给朕当黄门侍郎吧。今晚伺候朕。”
  听到这话花通人差点晕过去,花晋光眼前一黑,如果不是跪在地上现在已经倒下了吧。
  黄门侍郎,是皇帝的贴身侍卫,但已刚才穆青林的反应看,明显?#23548;?#19978;就是男宠。
  说完,穆青林站起身离开,顾不得这个劲爆的消息,花通立刻?#26263;潰?ldquo;恭迎万岁。”
  等穆青林离开,看着茫然的花晋光,花通动了动嘴想说什么,但最后千言万语也?#25442;?#25104;了一句:“小心”。
  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花晋光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成为了皇帝的男宠。
  太监宫女走了过来,道:“请黄门侍郎跟我们走一趟,晚上该是伺候皇帝的时间。”
  即使他们说得委婉,花晋光也知道该他侍寝了,坐在宫女们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浴桶,看着水面上的花瓣,花晋光伸出手捧了一捧。
  这花最后也是会落入泥?#26519;?#20013;,就如同自己一般。伴君如伴虎,官员况如此更别?#30340;?#23456;了。
  花晋光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他只觉得自己刚进来就被宫女催促了。
  渐渐冷下的水告诉他时间到了。
  花晋光站起身准备穿着,可看着手里的衣物花晋光?#25104;?#29022;白,这哪是正常的衣服?
  看着手里布?#29616;?#22570;遮住关键部分的衣服,花晋光忍耐了才没扔掉眼前这污秽之物。
  见花晋光还?#25442;缓茫?#23467;女又开?#21363;?#20419;了:“花大人,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要是皇上怪罪下来,我们担当不起。”
  花晋光强压住心中的厌恶,忍着腹中的反感双手微颤替自己穿上这衣服。
  见花晋光总算出来了,宫女才松了口气,如果花晋光再这么耽误她说不定会冲进去强行把花晋光拉走。
  侍寝这样的事情向来只有等皇帝的份,哪可能让皇帝等一个男宠?要是上面怪罪下来,花晋光说不定?#30343;攏?#36825;宫女的脑袋?#21024;?#19981;保了,这也是宫女拼命催促他的原因。
  宫女并没有立刻带走花晋光,反而让花晋光坐在梳?#26412;登啊?#30475;着宫女的动作,花晋光下意识站起身就要离开。在他的意识里这是女人?#24222;?#30340;东西,他一个男人怎么会用这东西?
  看见花晋光的动作,宫本立刻跪在花晋光面前,“大人,我求您了,这是历届侍寝之人必做的事情,要是您不做,皇上可能不会?#30340;?#20160;么,可,奴婢、奴婢的脑袋可不一定保得住!”
  花晋光向来待人温和,即?#22815;?#24220;的奴婢俸?#24187;?#23467;中高,花通和花晋光也从不虐待苛刻花府人,如果真要选她们宁愿呆在花府。
  听着这激动的言语,花晋光叹了口气。罢了,?#31449;?#26159;躲?#36824;?#22914;果事情一定会发生,还不如配合这宫女免得她受罪。
  宫女跪了好一会儿没听见一?#21487;?#38899;,心顿时凉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这么说太过了,即?#22815;?#26187;光派人罚她也合乎情理,但总比掉脑袋好。
  当宫女这么想着,一阵清冷的声音响起:“你还要跪到什么时候?”
  ?#36824;?#20046;花晋光的冷淡,在这种情况他的心情完全好不起来,对待人也完全不如众人眼?#26263;那?#35878;君子。
  宫女听到这话立刻给花晋光磕了两个头,“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花晋光收回自己的余光,“行了,快点弄吧,别耽误了时辰。”
  宫女一开始低着头没来得及看花晋光,这会儿仔细一看眼里满是诧异。她没想到居?#25442;?#26377;人生得如此好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如果被外面的女子看见了免不了要脸红。
  仔仔细细打量眼前这张?#24120;?#23467;女眼里满是羡慕。侍寝的女子她不是没见过,但皮肤像花晋光这么好的真的没有一个。
  看着皎洁无暇的面孔,宫女手里拿着胭脂却不知该如何下手,最后叹了口气,站起身对花晋光道:“大人,好了。”
  花晋光立刻睁开眼睛,他想知道自己究竟?#25442;?#25104;了什么样,但看着镜中自己完全不变的?#24120;?#33457;晋光有些疑惑地看?#25628;?#23467;女。宫女立刻解释道:“大人,不是我没动,您的皮肤实在太好了,完全不需要这些东西。”
  花晋光虽然表面没露出什么,但心里?#31449;?#26494;了口气。跟着宫女来到龙床,花晋光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进了这个地方。他是想为皇帝效力,但那是以?#39029;?#30340;身份而不是男宠!
  就在花晋光感慨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在这幽静的环?#24120;?#20219;何一?#21487;?#21709;都会被无限扩大,开门声自?#24187;?#26174;。
  花晋光的身体一僵,后又像是释然了什么一般,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花晋光转过身。借着月光,穆青林看清楚?#25628;矍暗?#33457;晋光。
  就如同他想的一般,那看似单薄的身躯,?#32531;?#30528;极为强劲的力?#20426;?#30475;着眼?#26263;?#33457;晋光,穆青林轻笑一声,“怎么了?朕喊你侍寝你似乎不?#25954;猓?rdquo;
  整个皇宫都在穆青林的掌控之中,花晋光的反应只需要他稍稍打听就能知道。
  花晋光被这么说脸上一丝惊慌的表情都没有,淡淡道:“臣并无此意。”
  这话说得模棱?#23047;桑?#20294;不可否认花晋光成功地引起了穆青林的注意。本以为只是个花瓶的存在,没想到居然有些骨头。
  ?#36824;?#31302;青林并不在意,?#26247;?#20182;?#19968;?#26187;光只是看中了他的?#22330;?/div>
  外面的月亮还高出挂着,夜正长。
  第二天,花晋光还是有点不太相信穆青林身为皇帝竟然会做?#21697;?#37027;个。
  看出了花晋光眼里的疑惑,穆青林依偎在他肩上,笑着对他说:“和男人做就是要和女人做不一样才有意思嘛。朕?#19981;?#22899;人是?#19981;?#22899;人的柔美,?#19981;?#30007;人是?#19981;?#30007;人的刚?#20426;?rdquo;
 
  ☆、米已成炊
 
  花晋光还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唇,但最终把话?#20339;?#20102;回去。
  穆青林见状喊人进来伺候更衣,这一批人跟花晋光见过的完全不一样,井然有序,伺候的过程中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等最后的装饰佩戴好,穆青林的气势瞬间就变了,如果说之前懒懒散散,现在就是一个帝王!一个掌握天下大权的人!
  穆青林坐在椅子上,花晋光也穿好衣裳站在穆青林前面。
  穆青林仔细地看眼?#26263;?#33457;晋光,他是没想到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花晋光还能保持这样的镇定,这个人?#20154;?#39044;想中要坚?#20426;?/div>
  穆青林有些玩味又残酷地道:“服侍朕的人存在的价?#25285;?#23601;是令朕开心。如果你不能令朕开心,你就没有用了。没有用的人,朕把他剁了喂?#32602;?#25110;者抄斩全家,也是看朕一时的心情。你明白了吗?你要做的事就是令朕开心。”
  穆青林眼里的残酷浮现出来,花晋光身体一僵。虽然知道伴君如伴虎,但穆青林这话完全是侮辱他。对一个官宦公子来说,不能在朝上做官反而在内廷做男宠这件事情就已经够侮辱了,如今还要再听穆青林这一番话,更侮辱了。
  花晋光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能做,他可没这个胆量让花府一家上上下下陪自己死。
  “好。”花晋光清冷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看着如此这般的花晋光,穆青林来兴趣了。
  穆青林换了个翘腿的姿?#30130;?#26174;得整个人轻佻了起来,“朕已经尝过你身体了,还不错,但除此之外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本领?比如弹弹乐器?唱唱小曲?”
  出乎意料的是,花晋光脸上什么表情都没?#23567;?#22240;为早在穆青林换动作的时候花晋光就注意到了他的轻佻,所以现在穆青林这么问也在花晋光的预?#29616;小?/div>
  弹乐器,唱小曲,这都是伶人做的事情。虽?#25442;?#26187;光脸上看不出什么,但他内心其实很不平静。
  花晋光看着穆青林,一字一句道:“臣读过书,习过武。”
  不知道穆青林是不是故意忽视了花晋光语气中的意思,他有些不?#22836;?#22320;道:“朕这是跟男宠玩,不是上朝处理政事。”
  花晋光静静地站着,什么都没说,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穆青林皱起眉头,花晋光也只是看着他。
  虽然知道自己成为穆青林的男宠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花晋光哪怕内心知道要容忍也受不住这样的侮辱。
  花晋光不说话,穆青林也就这么看着他,最后还是穆青林败下阵来,“琴棋书画诗酒花你会吧?”
  花晋光看?#25628;?#31302;青林,“臣会写字。”
  看着这样的花晋光,穆青?#32622;?#36761;了,“闷蛋一个。”
  花晋光又看?#25628;?#31302;青林。见到花晋光这样的目光,穆青林顽劣一笑,“果?#25442;?#26159;你的身体可以取悦朕,过来,跟朕亲热亲热。”
  听到这话,花晋光身体僵硬,也还是听?#26263;?#21521;前走着,?#36824;?#21040;了穆青林的椅前就不动了。
  见到这样的花晋光,穆青林也不生气,“你过来。”
  花晋光微微皱眉,还是向前走了一些,但这距离离穆青林还是不贴近。
  穆青林身上的气势瞬间弱下来了,他撒娇对花晋光道:“你过来点,再过来点。”
  对这样的穆青林,花晋光有些?#30343;?#24212;,一个人是怎样才能做到这样变脸呢?
  见花晋光还只是过来了一点,穆青林也不生气,继续撒娇道:“你要主动点,在朕面前,你才是朕的夫君哦。”
  没想到穆青林会这么说,花晋光的眸子闪过一丝茫然,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
  面?#38405;?#38738;林这样的变脸花晋光不知该如何应对。他有些苦恼,不知道该怎?#31383;?#25569;这个度,又要做主动强势的一方,又要不让皇帝有冒犯?#23567;?/div>
  花晋光想了想,弯腰在穆青林的脸庞处留下一个吻。
  虽?#25442;?#26187;光看起来表面很镇定,但其实他响着飞快的心跳。这可是悬吊脑袋的事情,万一没做好,不只是他,花府上下都要死。
  穆青林看起来格外开心,他挽住花晋光的脖子,满脸兴奋。花晋光有些诧异,“皇上?”
  看着穆青林那满含璀璨的双眸,花晋光像是受到了诱惑一般,又在穆青林的另一半脸上留下了一个吻。
  见穆青林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花晋光的动作开始大了,渐渐地花晋光不只是亲吻了,他的动作更加大了。
  早上又是个淫靡的时间。
  跟着穆青林两天了,花晋光有些了解这个人了。而第三天发生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又得开始重新认识穆青林这个人。
  下了早朝,穆青林早早地回了房,是回花晋光所在的地方。
  见穆青林来了,花晋光连忙下跪行礼。
  “行了,在这里你不需要做这种事情,朕免了你的礼节。”
  花晋光站起身,恭敬道:“陛下,臣怕僭越。”
  “好了,别说这些了,上个早朝累死朕了,快过?#31383;?#26389;?#21453;?#32937;。”
  这件事情说来奇妙,穆青林上朝脖子处难受不已,花晋光帮他捶了会,花晋光捶完穆青林就感觉好多了。
  在花府,花通也是如此因为长时间久坐低头批改文件颈椎处酸痛,花晋光的手?#31449;?#26159;这样练出来了。
  花晋光为穆青林捶着肩膀。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吵吵闹闹的。
  花晋光在的宫殿比较偏远,一般人不可能来到这里,外面的吵闹一下子就引起了花晋光的注意。
  穆青?#32622;?#20102;他一眼,“别管了,继续。”
  见穆青林?#36824;埽?#33457;晋光也不再把心思放在外面了,一心一意给穆青林捶肩。
  就在花晋光认真做事的时候,门被推开了,没想到居然有人会进来,花晋光眼里满是诧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25913;?#26356;新
?#25913;?#28909;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排列3预测推荐 游戏币好卖的捕鱼平台 火箭vs开拓者视频直播 角斗士电子游艺 EXACT_DICTpt电子 皇马对沃尔夫斯堡回放 火热KTV客服 青海快三开奖查询 竞猜篮球胜分差 小悟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