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何生枷锁(玄幻灵异)——软枝黄莺儿

时间:2019-03-15 12:54:09  作者:软枝黄莺儿

   《何生枷锁》作者:软枝黄莺儿

  文?#31119;?/div>
  (高冷貌美师尊君?#37038;?阴郁偏执黑化魔尊攻)
  前世的闻清徵修行太上忘情道,无心无情,对世间情爱之事毫无知觉,专于修道,却不意在围剿魔修之时被魔宗宗主入魔?#31508;?#25163;所杀。
  而新任的魔宗宗主却是他教导十年的徒弟,沈?#36873;?/div>
  闻清徵看到插在自己胸口的剑,鲜血顺着剑尖?#20919;?#27813;沥流下。
  他生平第一次弯腰,单膝跪地,却看到沈昭颤抖双手踉跄着朝他这边走来。
  他?#24187;?#30333;,沈昭为何入魔成了魔宗宗主,也?#24187;?#30333;为何沈昭失手杀了自己,却像痛失至?#23383;?#20154;,揽着自?#33322;?#28176;发冷的身体失声痛哭,神色悲恸,震于九霄。
  那一滴落在闻清徵颊边的炽热的血泪,悄然让他坚如寒冰的心蓦然有了一丝裂缝。
  ……
  再度醒来,闻清徵处于七年之前的忘情殿,面如霜雪。
  他看着底下虔诚跪拜的弟子沈昭,意欲废他灵根,让他今后再无修炼之能,以免祸害正道。却在动手的最后一刻想起那滴血泪。
  雪发青年慢慢阖上眸子,心中一软,叹息道,“罢了,今日后你也搬入紫华殿,与我同住。”
  他本想将沈昭禁在自己身旁,免其误入歧途,却不想随身养了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崽子,?#31508;?#19981;忘觊觎他的一切……
  两心相悦,本无枷锁,又何生了枷锁?
  ————————Tips:
  1. 攻君欲望深重,?#21152;?#27442;极强,善于伪装,在外狠辣阴郁,在师尊面前就装小乖乖。
  2.攻只爱师尊,守身如玉,轻微变态。
  有黑化情节,双洁。
 
 
第一章 立誓
  世外仙殿,金碧辉煌,法相庄严。
  青衣少年俯首跪拜,背脊挺得笔直,如楚峰修竹,意气风发。
  端坐殿上的青年着玄色华贵道袍,银色发丝被墨冠高高挽起,珠玉垂侧,容?#26157;?#33509;桃李,神色却冷如冰雪。
  闻清徵看着一进来便端正行礼,丝毫不敢越矩的弟子,心中百感交集,面上却无波无?#21073;?#20919;然道,“沈昭,过来。”
  沈昭应声抬头,是个十六七模样的少年,眉目尚且青涩,却已经能看出以后英挺俊逸的模样。
  沈昭一步步走过来,眼眸清澈如同繁星,闻清徵看着看着,恍然间那个墨发血眸的青年和眼前的少年重合。青年一步一踉跄,神色悲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的手上沾满的是自己的鲜血。
  闻清徵微微侧脸,不看他的表情。少年尚且无知无觉,因为师尊召见而心?#24230;?#36291;,有些懵懵懂懂的激动,眸色认真,宛如佛前最虔诚的信徒,信奉的是他的师尊。
  “过来,跪下。”闻清徵避过他期待的眼神,淡漠说。
  “……”沈昭怔了怔,转眼便再度跪下,没有丝毫迟疑,“是,师尊。”
  “莫动。”
  闻清徵眸中划过一丝狠色,白如春葱的修长十指自道袍下伸出,覆在少年的背上,身下少年尚在抽节的身体是他?#28216;?#24819;过的脆弱,他只消?#30473;?#25104;修为就能让此时的沈昭命丧黄泉。
  闻清徵手下清光一闪,十指沐浴在淡淡的银光之中,如同攫取了满天星河的光芒,耀眼,不可?#31508;印?/div>
  他调起一层灵气,杀气如同实质,凛冽冰冷,蓦然将银光打入少年体内。
  沈昭因师尊的触碰浑身紧绷着,像是根弦,这根弦陡然被不温柔地挑起,他灵台猛地传来一阵刺痛,唇间的血色渐渐退去,“师、师尊……”
  “……”闻清徵动作微滞,却狠了狠心继续把那银光打入少年体内。
  沈昭额上渗起细细的汗,转眼便凝聚成黄豆般的大小,却一声不吭,承受着身体和灵识双重的剧痛,依旧不曾怀疑师尊会对自己做什么不利的事。
  他只觉得疑惑,为何师尊今日似乎往日不一样了,虽然身边道友都不觉,但他的目光一直追随师尊,能觉察?#21119;?#36523;上最细微的变化。
  师尊依旧是那样冷淡的性子,对所有事物都不曾关心,却有了些洞察世事的漠然,看向自己的目光时不时隐露?#34987;?/div>
  “你就不问我喊你来是作什么?”闻清徵感觉到手下少年微微的颤抖,蓦然松开手,冷冷问道。
  “沈昭是被师尊捡回来的,承蒙师尊眷顾,悉心教导三年,沈昭万不能忘。”
  少年紧咬着?#21073;?#40657;眸闪过一丝血色,却被他死死压制住。
  潜藏的欲望和阴暗在这剧痛之时都隐隐欲发,但他不能他在师尊面前必须是那个刻苦勤勉不知世事险恶的弟子。
  “就算师尊要了沈昭这条命,沈昭也甘愿奉上。”
  “……”
  闻清徵往后退了退,少年看着他的目光那样虔诚认真,好像下?#24187;?#23601;可以把命奉上前一般。
  他看着沈昭,刚才就想要废了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24187;?#30333;这个看起来纯良认真的少年将来是怎会成为屠戮正道、众叛亲离的魔宗宗主的。
  他,闻清徵,死在自己养育十年的弟子沈昭手下,却又在醒来后来到了七年之前。
  七年之前的沈昭还不是那个人人咬牙切齿、欲杀之而为快却不敢提起的魔头的样子,他还是少年的模样,在道坛听自?#33322;?#32463;的时候认真细致,怕他脚下冰冷而特意铺上毛毡……
  闻清徵不觉有一刻的迷惘,沈昭说他悉心教导,然而那十年何曾悉心教导过他?
  闻清徵上一世修行太上无情道,无心无情,对世间人伦感情之事并不关心,潜心修道,连自己在山脚?#24405;?#22238;来的徒弟都不曾真正关心过。
  “罢了,罢了。”闻清徵寂然闭眸,上一世死前沈昭流在自己颊边的那滴血泪的触感还很清晰,让他心中始终下不了手去废他修?#23567;?/div>
  废人修为,在这玄灵之界如同弑人父?#31119;?#27809;了修为的修士便如同犬豚任人欺辱。
  他苦笑一声,将要再次覆到少年背上的手被收回,在?#28101;?#25893;成拳,指甲深嵌掌心,疼痛尖锐,足以使人清醒,“你回去吧。”
  “……”沈昭背后的衣衫尽湿,诧然地抬起头,“师尊。”
  “回去!”
  闻清徵冷然转身,厉声呵斥,刚才片刻的温情转眼而过,依然是那个不近人情,无心无欲的清净峰首座。
  他不转头,怕自己回头看到沈昭的脸会忍不住断他修行,绝了他修行入魔的路子。
  沈昭深深凝望一眼青年的淡漠背影,强撑着疼痛行礼,弯腰时闻清徵残留在他身体里的灵力牵扯?#21119;?#32463;八脉,几要直?#40644;?#33136;。
  闻清徵作为断情宗七峰之一——清净峰的首座,职在维护断情宗安宁,?#26412;?#25152;有?#20040;?#20043;人,是所有首座中修为最为精深高妙的,灵力也更为?#30475;猓?#35753;他的身体承受不住。
  “弟子,告退。”
  沈昭还是忍住了要问闻清徵刚刚是不是想要废他修行,在之前的那一刹,他感觉到闻清徵对他冷冽的杀意和厌恶,心尖发冷。
  沈昭离去之后,青年紧攥双拳,听到脚步声渐远后,指尖剑气凛冽如刀,如疾风骤雨暴戾地将剑气所到之地化为齑粉,转眼,一室狼藉。
  闻清徵回身,蓦然对着殿内所挂纯阳子的画像跪下,力度之重,痛及骨髓。
  “弟子不肖,未能将来日之祸乱魔修斩于剑下,实是心中不忍。”
  青年的声音如击金断玉,霜冷如冰,直刺人耳。
  “?#36234;?#26085;后,闻清徵再此立誓,必悉心教导徒弟沈昭,免其误入歧途,堕入魔道。如违此誓,甘受九天?#36861;#?#27704;生堕入饿鬼道,不得超生!”
 
 
第二章 轻薄
  沈昭在回去之后,仍觉体内的灵气在四肢五骸暴戾涌动,闻清徵作为金丹期修士,其灵力之?#30475;?#24378;悍是他无法想象的,虽然闻清徵及?#31508;?#25163;,他也不?#35980;?#21463;神识?#19997;?#20043;苦。
  沈昭咬着牙,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偏僻低矮的小屋子,只他一个人住。
  他盘腿坐在榻上的蒲团上,运起灵力消化闻清徵刚刚留在他的体内的灵气,尤自心惊。
  闻清徵素来冷心冷性,对手下弟子都不过问,只专注修道,可今日却喊他前去,还有要废他灵力,伤他?#24742;?#30340;心思。沈昭心中?#24187;?#20302;沉下来,暗暗想着自己到底是哪件事招惹了他。
  思前想后一个多时?#21073;?#27784;昭也没想的出来,只是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
  难道,那日的时候,他是知道的?
  少年陡然收手,运转在周身的灵力猛地撤去,光华消散。
  他现在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就算用尽全力消化闻清徵的灵力,也依?#19978;?#21270;?#35980;淮看狻?/div>
  有失必有得,他将闻清徵在他体内留下的灵力转化为自己的之后,一直滞涩?#40644;?#30340;二阶隐隐有了些动摇的趋势。
  沈昭起身,身上还有些疼痛,好像全身骨头都被拆过重组,没有一处爽快。
  到底,师尊是为什么想杀自己,又为什么轻?#36861;?#36807;了他……
  社招一直在想着,想着想着,心中有些苦涩,苦后又回甘。
  至少,他最后停手了,不是么?沈昭在心里对自己说,他没什?#26149;迷鬼?#30340;。闻清徵在大雪封山的山脚下把冻得浑身青紫的他捡回来,救了他一条命,他这条命随时都可以还回去。
  虽?#25442;?#21482;是十六岁的少年,却生来早熟,想得透彻。
  门外陡然传来笃笃的敲门声,声音急促,外面那人好像没有一丝耐心。
  沈昭推开门,看到是他在外门的大师兄杜司年。杜司年生来一副?#40092;?#24544;厚相,眼睛小如米粒,常常只露出一道堆在?#40644;?#30340;缝,误让人以为他是舌钝口拙的老好人了。
  杜司年看?#21119;?#20173;是平常一样的轻蔑表情,不过现在多了一丝羡慕和不甘,看?#21119;?#31532;一句话就是,“走了,别住这破屋了,师尊让你搬去紫华殿和他同住。”
  “什么?”沈昭抬头,面露诧异。
  “装什?#27492;?#21602;?师尊让你现在就搬去偏殿,不可停留。”杜司年说着,面露揶揄的神情,配上他的面相让人觉得腻味得恶心,“我说,你小子是把师尊哄得挺开心啊?”
  “……”沈昭低眸,将心中的不快隐忍下去,只是淡淡道,“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告诉你,你对师尊做的那?#24213;邮?#25105;可是全都看见了!”
  杜司年看了看周围,特意用灵力压低了声音,让声音只供他?#23884;?#21548;到。
  杜司年嘿嘿笑着,看向沈昭的眼神有些只可意会的揶揄,威胁着说,“?#40092;?#25307;了吧,上?#25991;?#21435;紫华殿洒扫的时候师尊正在榻上小憩,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只是,没想到我也恰巧进殿来找师尊吧。”
  沈昭的?#25104;?#21464;?#35980;?#22909;起来。
  杜司年看?#21119;?#30340;样子,更有些得意,嗤笑一声,道,“我说怎么?#30475;我?#27966;人去紫华殿洒扫,你都那么积极呢?#21549;?#26469;是想做这档子勾当!”
  去紫华殿洒扫历来是所有清净峰的外门弟子们轮流要做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把这当成个苦差事。
  闻清徵喜洁,去殿内洒扫的弟子必须打扫地一尘不染才入得了他的眼,常常要在那里待一整天,最后累得腰酸背痛才能回来。所以?#30475;温?#20540;洒扫都是每人愁眉苦脸的时候,唯有沈昭从无怨?#28020;?/div>
  沈昭听着他的话,在袖子底下紧紧攥着拳头,他以为自己隐藏得够好,没想到却被杜司年看到了。
  杜司年?#20154;?#30340;修为高,他察觉不?#21119;?#30340;存在……
  “师兄想要什么,直说便是,非要七拐八绕的么?”少年冷下?#25104;?#20063;不和他虚与委蛇,开门见?#21073;?ldquo;只要师兄不去告诉师尊,要什么都可以。”
  他只在上次去紫华殿洒扫,看到闻清徵手倦抛书,斜?#30887;?#22312;金榻上时?#25442;?#20102;心神。闻清徵生来极美,虽说这个词用在男子身上似乎不妥,但除了这个字没有别的可以?#32654;葱?#23481;他了。
  沈昭听师姐们讲过许多关于师父的事情,每当讲到师尊的时候,师姐?#20146;?#26159;面色娇羞,如春杏摇?#32541;?#26071;,羞怯而不自知,说起师尊正是道修人人公认的道界第?#24187;?#20154;,没有并?#23567;?/div>
  闻清徵生来就是水灵根,天资傲人,在被上一届的断情宗宗主收为弟子之后,不及十年?#30171;?#21040;筑基期,更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一举?#40644;?#31569;基,在二十七岁成为最年轻的金丹期修?#20426;?/div>
  在此之前,最年轻的金丹期修士是五十四岁。
  ?#19978;?#32780;知,这样生来貌美又天赋极强的人会有多少人觊觎,想要和他结成双修伴侣。而闻清徵却是不知又拒绝了多少人,专心修道。
  也有不甘心被拒的,便潜入断情宗想要一亲芳泽,却不想被人打了一顿再丢出断情宗去。
  沈昭亲眼见过上一个潜入断情宗觊觎师尊的人,被他废了全身修为和灵根,挑断手筋脚筋丢出去了,现在想起来尤背后发冷。要知道,那个人不过是言语轻薄,而他……
 
 
第三章 护短
  师尊睡着的时候,比平时少了一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青年细腰窄肩,面白如玉,一线朱砂的薄唇紧紧闭着,长而翘的睫毛犹如振翅欲飞的蝶翼,有?#25191;?#24369;的美?#23567;?/div>
  他还记得,他俯身下去时心跳得很快,怕自己的心跳声都要把师尊吵醒了。
  青年长长的睫毛触?#21119;?#21767;上的时候,像是羽毛轻轻搔刮一下,心里泛起?#27425;?#24494;的痒,转眼便是再难填补的欲壑,他不知道下了多大力气才让自己分开……
  杜司年听?#21119;?#30340;话,却不以为意,轻蔑道,“呵,你能有什么?也就?#21549;?#30340;月例灵石?#39038;?#26377;点用处。”
  沈昭忍耐着,微笑道,“那就依师兄所?#31119;?#24072;兄想要多少灵石。”
  “你反正以后跟在师尊身边,缺不了?#32654;?#33258;?#27627;?#20010;一两块灵石就够了吧?”
  杜司年眼?#26032;?#20986;贪婪的光芒,打量着沈昭,笑得意味?#24187;鰲?/div>
  “哦,可以。”沈昭听?#21119;?#33499;刻的条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很快地答应。
  “挺大度的嘛。”杜司年看着他,没忍住揶揄他几句,“为了能更亲近师尊下?#25628;?#26412;儿啊。要说,咱们师尊是长得够好看的,我看着?#21364;?#39118;楼的头牌还要俊呢,你对师尊?#24515;侵?#24819;法也是不可厚非的。要说,其实我看着咱们师尊也挺心痒痒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河北麻将秘诀 河南快三走势图爱彩乐 五行选号法 快乐甜品客服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华东15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 三国全面战争全图 mg幸运双星软件 fm2012门兴 北京快乐8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