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军长每天都在撩我(玄幻灵异)——落落小梅

时间:2019-03-15 12:53:28  作者:落落小梅

 《军长每天都在撩我》作者:落落小梅

 
文案
 
张若寒重生回到了十七岁。
 
  还没?#20154;游?#30528;小爪子打脸虐渣时,却被某位大军长给看上了,每天都要亲亲要抱抱要虎摸。
 
  张若寒:“!!!!!”
 
  --------
 
  王翼从小自带煞气,从军后更是杀人无数,煞气冲天,寻常人不敢轻易靠近。
  可是,自从他被一个男孩子给救了之后,他却开?#32423;?#20182;念念不忘。
  ——既然看上了,那就将他收入羽翼下,放在心尖上,好好宠爱不让他离开....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随身空间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张若寒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鼻间充斥着腐臭味,脑海一片空白。
 
  他记得自己与刘强同归于尽,连着整栋楼都被.炸.成了废墟,可是此刻,抬起手,活动了一下手腕,清晰地感觉到,此时自己的身体是完好的。
 
  四下摸索着,此处空间很狭小,连翻身都困难,周围是坚固的石头,好像刻着一些繁琐的花纹,手顺着花纹往下探,猛然抓到了一个圆状物体,张若寒细细摩挲了一遍,心中一惊,这是一个骷髅头!
 
  狭小的空间,腐臭的气味,骷髅头,突然灵光一闪,他瞬间知道了自己身处于何地。
 
  是在棺椁?#23567;?/div>
 
  十年前,他被绑架,就是被人藏在荒山古墓的棺椁之中!
 
  他重生回到了十年前 !
 
  张若寒眼睛一热,滚烫的泪水划过脸庞,曾经的一?#33618;?#22312;他的脑海中闪现。
 
  当年,父亲张天城从刘强的手?#26032;?#19979;了一处山林,本想种植果树,却没想到在进?#22411;林始?#27979;之时,竟然发现有金属?#20174;Γ?#25972;个山林,竟是一处天然未经开发的金矿!
 
  于是,原本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张天城摇身一变,成为了?#24187;?#20159;万富翁。
 
  得知这一切的刘强怎么可能甘心?!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他的,是张天城用计夺走了他的金矿!
 
  于是,他设计让人绑架了张若寒,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刻从天而降,为张若寒挡了一枪,以他救命恩人的身份成功骗取了全家人的信任,进而一步步从张天城的手中夺走金矿,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设计诱拐弟弟张若筠.吸.毒.贩.毒,使得他最后被抓判无期徒刑,父亲张天城因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不到半年就逝去。
 
  而他,为了复仇,筹?#31508;?#24180;,终于等到机会与刘强同归于尽,却没想老天有眼,让他重生回到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这一世,他一定不会再让悲剧再发生!
 
  可是,此时他被困在棺椁之中,棺盖也不知道是有什么石料做的,足有几百公斤重,以他一人之力根本就推不开!
 
  他即悲愤又着急地锤打着棺椁,手上伤痕累累而不自知,鲜血顺着棺椁?#31995;?#21051;的花纹缓缓地流下,滴落在角落里的?#24187;?#29577;扳指之上。
 
  突然,光芒大盛,张若寒陷入了短暂的失明,当他再一次睁开眼,入眼的却是一片葱翠欲滴的药田,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缓缓流过,在小溪的源头处,有一座古典的阁楼,笼罩在一片迷雾中,若隐若现,显得无比神秘。
 
  “这里是哪里?”
 
  心头疑问一起,脑海之中却是自动出现了答案。
 
  这是灵药空间,古代术士的传承之地,经过一次重生,他的灵魂比寻常人要强,因?#35828;?#21040;了空间的认可,拥有了自?#23665;?#20837;空间、使?#27599;?#38388;中所有灵草的资格,但是若想要进入阁楼,得到真正的术?#30475;?#25215;,除了灵魂强大之外,还必须拥?#24515;?#25215;载传承记忆的精神力。
 
  此时的他,并没有达到要求。
 
  正在?#20102;?#38388;,突然听到一阵的脚步声传来,张若寒立刻闪身出了空间,躺在棺椁之中闭眼假装昏迷,耳朵竖起,认真听着外面的动?#30149;?/div>
 
  “猴子,你给老子快点!强哥说了,必须在六点前将这个小子带到海?#26032;?#22836;,你小子别误了强哥的大事!”
 
  “虎....虎哥,我....也不想,可是这毕竟是死人的地方,....我怕...”猴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废物!”虎哥怒诉,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还不快点过?#31383;?#32769;子把棺盖打开!”
 
  “不...不会诈尸吧?”猴子的声音更颤?#35835;恕?/div>
 
  虎哥转身扇了他一个大耳瓜子:“你拿着从人家尸体上扒下来的东西去换钱的时候,怎没见你说诈尸!快点干活,再啰嗦,老子先让你成为尸体!”
 
  猴子不敢吱声了,立刻上前与虎哥一起合力将棺盖推开。
 
  看着与古尸躺在一起的张若寒,虎哥狠狠地扇了他两巴掌:“TMD,若不是张天城那老货报警,使得整个海市的刑警都在逮捕我们,老子也不至于在这晦气的地方呆了三天。”
 
  “虎哥....他...他对强哥可还有大用,你...可...别打坏了。”猴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闭嘴!老子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虎哥恶狠狠地瞪着猴子:“还不快点过来背这小子,一点眼力劲也没有!”
 
  猴?#28216;?#21807;诺诺地应声,紧闭着眼睛,看也不敢看棺椁里的尸骨一眼,迅速将张若寒放上了自己的后?#24120;?#39134;也似地跑出了墓?#25671;?/div>
 
  虎哥将棺椁盖上,一路骂骂咧咧地也走出了墓?#25671;?/div>
 
  张若寒趴在猴子的背上,一动也不敢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到自?#21512;?#26159;被人放进了车子里,心中一喜,猛然睁开眼,一脚将猴子踹下车,一手抡起车上的车载灭火器,狠狠地砸向虎哥,趁他躲闪之际,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窜到了驾驶位,将他挤出车外,关上车门,启动车子,一气呵成,头也?#25442;?#22320;扬长而去!
 
  “该死!”虎哥低咒了一声,抹了抹后脑勺,摸出一手的鲜血,整个人更是暴怒起来,迁怒地一脚将猴子踢倒在地,一顿狂揍。
 
  “都是你这个废物,背着走了一个小时,竟然连人家在装晕都不知道,没用的东西!”
 
  “..虎..哥,求求你,别打了…快点通知强哥….”猴子连连求饶。
 
  虎哥动作一顿,想起刘强的手段,身体?#25381;?#24471;一阵颤栗,眼?#26032;?#26159;惊恐。
 
  不,不能通知强哥,他必须得将那臭小子给抓回来!
 
  想着想着,突然双眼一亮,拿着手机迅速拨了出去,接通后直接开口道:“我知道你们现在在海市,你们不是想知道古墓的位置吗?#24656;?#35201;你帮我在岭山往海市的车道上抓住一个人,我就带你去古墓!”
 
  电话那头沉寂了几秒,随即一个冰冷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到了虎哥的耳中:“成交。”
 
  挂掉电话,虎哥笑得一脸狰狞。
 
  另一边,张若寒开车一?#36137;?#39536;,突然,三辆车子迎面逆行而来,形成三?#20999;危?#22581;住了他的道路,这里是海市最边远?#29420;?#30340;地区,车道上车辆极少,会出现这种情况,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用三辆豪?#36947;?#22581;他,这么大的手笔,显然不是刘强的人。张若寒苦笑,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欢迎了,来抓他的人一波又一波的。
 
  他来不及多想,疯狂地转动着方向盘,调转方向,车子以一个漂亮的甩?#19981;?#20986;一道轨迹,车速再一次提升,与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可是张若寒很清楚,再这样下去,不出五分钟,他定然会被他们赶超,到时候,他就真逃不掉了。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大桥,张若寒一咬牙 ,狂踩油门,将车速提到最快,车子飞也似地冲破桥?#35946;父耍?#39134;出桥外,扑通一声掉进了?#21448;小?/div>
 
  后面的三辆车子在桥边停下,从中间的车子中走下?#24187;?#36523;着道服,挽着发髻的中年男子,在几名身着黑色西服,戴着黑墨镜的高大男子之中,显得很是怪异。
 
  其中名二十五六岁左右的黑衣男子走到中年道服男子跟前,恭敬地问道:“姚先生,接下来要怎么做?请您示下。”
 
  姚先生看着逐渐变得平静的湖面,许久?#35834;?#28129;地说道:“捞,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黑衣男子恭敬地应道。
 
  姚先生转身淡莫地走回车子里坐好,又对正替他关门的男子说道:“刘?#31354;?#20004;年来仗着手上的消息野心渐长,是?#20204;?#25171;敲打了。你告诉他,若他现在改变主意与我合作,当初许给他的好处不变,否则,就别怪我落井下石了。”
 
  “是。”
 
  恭敬地目送姚先生离去之后,男子着手?#25165;?#20154;打捞,一直到夕阳西下,也只捞起了一辆报废的车子,最后?#33618;?#27627;无所获地离去。
 
  而他们都没有发现的是,在河底的河床之上,?#24187;?#22696;?#36538;?#30340;扳?#21018;了?#30528;点点荧光,在黑暗的?#25317;字?#20013;,显得无比诡异......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依然是没有大纲,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之前写的文被人骂说不符合文章结构学,我学渣?#24187;叮?#30830;实不懂这些,我也知道写得不好,也只是当日?#20999;?#30528;玩,有人看我开心,没人看文也不会坑,只是看文亲别太认真,看到不好的自己心里吐槽一下就行了。
 
 
 
 
 
 
第2章 第 2 章
  待天色完全暗下来,张若寒才敢上岸,一阵冷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感觉脑袋有些沉重,浑身无力,这是要发烧的节奏。
  
  因着一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他不敢放松,拖着沉重的步子朝着海市的方向走去。
 
  道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很安静,只听见他走路时沉重的脚步声,抬眼模糊地看着那?#36335;?#27809;有尽头的道路,只觉得筋疲力尽,心中无比渴望有辆车从天而降,将他带回海?#23567;?/div>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好像从远处有警笛声专来。张若寒停下脚步,抬眼?#30701;鰨?#21482;见几辆车子,正往他所在的方向驶来,打头的,正是一辆警车。
 
  刺目的远光灯照耀,使得他不同自主地抬手挡住光线,眯起双眼,车子在他不远处停下,从车中走下?#24187;?#22235;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张若寒心中一颤,眼眶发红,艰难地张了张口,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最后也只吐出了一个字:“爸...”
 
  “小寒!”张天城冲上前,一把将张若寒抱在怀里:“没事了,歹徒已经被抓住了,爸爸带你回家。”
 
  张若寒顿时清醒过来,见到父亲的喜悦不消散了几分,急急问道 :“抓到了?是谁?怎么抓到的?”
 
  “歹徒有两个,一个叫虎哥,一个叫猴子。这?#25991;?#36825;么快地抓住他们,多亏了你刘叔。”张天城感激地看向与警方人员站一起的刘强说道:“是他找到了证据,这才将这二人绳之以法。小寒,快谢?#33618;?#21016;叔。”
 
  “没事,?#25381;眯唬?#36825;是我应该做的,小寒没事就好。”刘强温和地笑了笑,俨然一位慈爱的长辈模样。
 
  张若寒低垂眼帘,掩?#20146;?#20182;眼中的讥讽与恨意。计划失败了,然后推出两枚弃子,想要以此挽回?#32622;媯?#36824;想让他感谢他?!做梦!
 
  演戏是吗?他也会!
 
  “爸...我在装晕之时听到了他们两人的?#23500;埃?#22909;像是.....”说到这里,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刘强一眼,一副想要说,但却不敢说的样子。
 
  “他们说的什么?”?#21592;?#21009;警大队的队长周润斌开口问道,注意到了张若寒看向刘强的小眼神,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
 
  不动声色地上前几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却是正好挡在了刘强的面前,柔声道:“你尽管说出来,?#25381;门攏?#35686;察叔叔在这呢,定然能保护你。”
 
  警察叔叔?!张若寒心中?#25381;?#24471;一阵恶寒,但是转头一想,如今他才十七岁,未成年,正是装乖卖萌的好时期啊!
 
  于是,他紧紧地抓着父亲的手,又看了看刘强,?#36867;?#35947;豫许久才怯怯开口:“他们说,是一个叫强哥的人出钱让他?#21069;?#26550;我的,还说,强哥的目的是在谈判最关键的时刻救下我,借此骗取父亲的信任,从而从父亲的手中夺走金矿。”
 
  说完,又低下了头,往父亲的怀里缩了缩,一副是你们让我说的,我怕怕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刘强的身上。
 
  动机,人证都有了,就差一个物证了。
 
  刘强脸上的笑容僵住,随?#20174;中?#36947;:“都看着我干嘛?你们不会以为是我吧?#31354;?#20040;大的破绽,还?#23460;?#36865;上门上你?#20146;ィ?#25105;?#24515;?#20040;傻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神舟27送彩金 壮志凌云剧照 博洛尼亚阵容 mg宝石之轮派奖规则 欢乐骰子乐官网 中国福利彩票预测 女王之女王登陆 排列3试机号 佛罗伦萨画派透视法文化精神阐释论文 阿祖拉之星装备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