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盲侍古代架空微臣卑鄙

时间2019-03-15 12:51:22  作者微臣卑鄙

 盲侍作者微臣卑鄙

 
文?#31119;?#25454;说多年前的北冥小王爷闻人司是个有断袖之癖的痴情种
为了个瞎眼的男人--白尹?#25237;?#19979;唾手可得的皇位双双远走高飞
但美好的私奔最后以闻人司被抛弃在异国他乡而结束
瞎子回来时眼睛就好了但是静王却没了
然而……多年后新皇却从宫外引进一名长相与闻人司完全一样的瞎眼戏子作为自己的男宠百般凌辱
白尹还记得这个人那个在他生命里最好的时光里遇见的最对的人
但是对方却保持着疏离的笑?#25512;?#21796;他声白大人
重过宫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究竟是何人赠给白尹这双眼睛
瞎眼戏子与静王又有何关系
一切仿佛都顺理成章但是又若即若离
而且这个瞎眼的戏子仿佛是天生的乌?#24187;?#33258;他飞进这皇城诡异的案子就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整个北冥贵族阶级都陷入了连天的丧事之?#23567;?/div>
 
 
第一章 男宠
冬夜大雪未停
冬日的三更天本应该是昏暗的
但是因为连天的降雪地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雪朦胧的月光照射在雪地上经过雪地的折射原本昏暗的夜空竟是意外有些亮的晃眼
整个世界都仿佛是被冬雪打扮成一片刺目的荒芜
行走在北冥国的深宫中白尹能感觉到的声音唯?#24515;?#25749;裂的风声
耳边似乎已经很久不曾听见?#20999;?#40479;儿叽叽喳喳欢叫声了
已经七八个年头了他还是不能很好的适应自己现在的这双眼睛
白尹本是个瞎子七八年前还什么都看不见
那时的白尹虽然在整个北冥国中早就是顶尖极了的高手但是还是不能掩盖他是个瞎子的事实
那时的人们有多?#19981;?#25552;及白尹的武功就有多?#19981;?#20013;伤他的那双可笑的瞎眼
“北冥长白高入云瞽目白郎?#20339;?#22825;”
北冥国的长白山再高也?#33618;?#19982;白云平高但是瞎子白尹的武功却比天更高深莫测
这种玩笑话当年在北冥国的武林中流传甚广
直到七八年前白尹意外从昆仑山得了一双眼睛回来这种话才慢慢在人们的口中消失
其实说来惭愧白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赚来的这双便?#25628;?#30555;他只知道自己当年为还是北冥国的太?#28216;?#20154;夏寻找天山雪莲在途经昆仑山的时候意外碰上一个难缠的仇家自己跟那仇?#20063;?#26007;了四天三夜才将其击退而自己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昏迷等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25237;?#20102;这双眼睛
他曾无数次的在镜子里痴痴看着那双眼睛他猜不出那是谁的眼睛但是不可否认那双澄澈干净的眸子是极美的他也相信这眼睛曾经的主人定然是个配的上这双眼睛的美人只是他?#24187;?#30333;那人为何情愿将自己的眼睛剜下来给他
也许那人是被强迫的但是又是什么人这样狠心会剜出那人的眼睛来给他
这一些?#20365;?#19968;直困扰了他七八年七八年的光景他都不曾明白为何这种便宜事情会落在他头上
直到白尹有一天在宫里遇见了那个人……那个名叫燕宛的异邦进贡来的瞎戏子
从见到那个戏子的那一刻白尹便隐隐感觉到似乎有记忆的碎片在自己的脑海深处?#25442;叫选?/div>
其实那个叫做燕宛的少年本身就是个诡异的存在首?#20154;?#38271;得就极诡异到不是长得丑而是长的美极
北冥国的男子多生的颀长伟岸英俊逼人但是这小子可能是有异邦血统的原因比一般的北冥男子略矮但比女子稍高他的相貌不能算作英俊而是一种阴柔的美尤其是他那双细细长长的卧蚕眉和玲珑滋润的薄唇便是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也比不得他
他是个瞎子但是他眸子却极干净没有一丝的浑浊白尹猜他的症状跟自己当年差不多也许他也是天生残废的虽然有时候他的眼珠看上去十分漂亮黑白分明又有神光彩流动之间莫不醉人但是其?#30340;侵还?#26159;摆设罢了
再者是他?#24895;?#24456;诡异
这样漂亮的容颜其实并没有给这少年带来什么好处明面上他是异邦进贡给北冥的戏子但是?#23548;?#19978;他却是北冥国现在的皇帝闻人夏的男宠而且是被临幸次数最多的那个
说是临幸白尹可是深知他闻人夏的手段……他闻人夏为人向来是坚持物尽其用的宗旨凡是他?#19981;?#30340;东西那必然是用尽了力气的享用
但是这个叫燕宛的却偏偏最是个云淡风轻的即使闻人夏在床上?#21024;?#31967;践他糟践的他要死了下了床看见外人他依旧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而比宠辱不惊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燕宛平常还?#19981;?#31505;是?#20405;?#28129;淡的笑
?#30475;?#31505;起来便宛如伽叶拈花只是?#20339;?#20043;间那的天成的媚态竟是倾国倾城到了极点仿佛那床上的腌臜事跟自己完全无关
被人**?#25104;?#21364;不见怨恨不是天生犯贱就是想要犯罪被人糟践却常挂笑?#24120;?#19981;是脸有毛病就是城府太深
最后一个诡异的地方也是最诡异的地方……这个燕宛天生就像是乌?#24187;?#39134;到哪里哪里就会死人自从他住进了这北冥的京城京城的贵族阶层里便丧事连天永无宁日
?#36824;?#20170;日却是有一喜事此番白尹?#20808;?#20859;心殿回报却一方面也正是为了那事因为今晚启祥宫的淑妃总算是争气怀胎十月竟是给皇上生了个龙子
白尹想到自己有任务在身也就不便再去想?#20999;?#26087;事但是他刚这样下定了决心伶俐的耳朵却是察觉到了身后的不同
白尹习武多年内力极高绕是耳边风声撕裂却也是隐隐约约感到身后好似有什么东西向?#25243;?#24049;背后挪来
白尹借着积雪的反光好使自己那双便?#25628;?#30555;慢慢看清来物那是一顶外表装饰的极为普通的青呢小轿单轮外表的设计竟是连一般宫中最末等妃子坐的仪輿也不如白尹是宫中的常客自然知道这是谁人的轿子当下也不动声色的看着那抬轿的小太监们抬着轿子来到自己跟前
抬轿的太监是?#31995;?#30333;尹的身为北冥武林中的第一白尹曾经受先皇的邀请去东宫教那时还是太子的闻人夏习武后来闻人夏因一些事情遭先皇厌弃***纷纷做鸟兽散而白尹却忠贞始终不渝辅助闻人夏并帮他重得先皇欢心
再后来闻人夏登基感恩戴德也?#22836;?#20102;白尹一个御前带刀侍卫的官官虽不大却始终是皇上最亲近的人便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江如意也不及他是以一般宫中人见到白尹也都要行礼?#21592;?#23562;敬
“奴才给白大人请安白大人万?#30149;?rdquo;几个小太监也?#36824;说?#19978;冰凉刺骨的积雪对着白尹不住磕头
白尹瞧瞧那轿厢又看看地下的脚印沉吟半晌?#23454;?ldquo;又来接你家主子”
有伶俐的小太监忙叩头道“回白大人奴才们正是去养心殿接燕宛先生的”
白尹从奴才们那里得了肯定当下也只是点?#35828;?#22836;继续向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一众小太监又重新抬了轿子跟在白尹身后向着养心殿的方向走
然而当一群人?#30333;?#39118;雪来到?#25628;?#24515;殿的大门口前面时候大家却是不?#32423;?#21516;地站在了原地连?#20154;?#20063;不发出一声只是麻木的听着从养心殿里传出来的那一迭高似一迭的惨叫声
白尹冷冷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心里可笑所谓什么圣上英明神武到了床上也?#36824;?#26159;个什么手段?#21152;?#30340;虐待狂罢了
白尹在闻人夏的养心殿外伫立良久直等到里面惨绝的哭声慢慢淡了下去才机械般的?#20204;?#38376;
“进来”悠扬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意犹未尽的?#37038;?#20869;响起
白尹得了闻人夏的同意吱呀一声推开了门一阵浓烈的麝香?#37117;性?#30528;丝丝血腥的味道直钻白尹的鼻腔白尹的眼睛不敢去看床上的春色只是一直盯着地板
有太监捧了衣服上来服侍闻人夏穿衣闻人夏一下?#27599;?#24202;前的鲛绡帐露出他颀长结实的身体极好看的剑眉星目便是将全北冥的男子聚集到一起这样的身材和样貌也是极出挑的
闻人夏从床上下来
身材?#20998;ף?#39699;发花白的大太监江如意踩着细碎的步子哆嗦着一身的肥肉领着几个太监七手?#31169;?#30340;上来给闻人夏套衣?#36873;?/div>
白尹一直低着头在地上不说话床下有两只绣了?#24179;?#33738;吐蕊的棉靴子?#21501;?#19981;不大不小却是燕宛的燕宛的身体趴在闻人夏的龙床上一场情事下来身上尽是道道青紫他的身体随着他倦怠的呼吸起伏散乱的长发?#20260;?#22446;垮?#40486;?#22312;枕头上宛如水中扩散开的一大片墨渍
闻人夏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空气中的尴尬嘴角微微勾了勾看看床上的燕宛又看?#31383;?#23609;?#25243;?#23601;问话“淑妃哪里如今怎样了”
白尹垂首缓慢道“恭喜陛下淑妃娘娘诞下一?#25442;首印?rdquo;
“哦”闻人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微微的激动毕竟再次身为人?#31119;?#36825;点情感还是有的但是很快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20405;?#24773;感很快在他眼中消失
“太后和皇后那边通知了么”
白尹微微点头道“已经派了顺公公前去”
闻人夏听了这话似乎是长长出了口气这时的太监?#19988;?#32463;为他穿好了衣?#36873;?/div>
闻人夏转过头来看?#31383;?#23609;?#25104;?#24494;微有点凝重“进来宫中多了些死人很是不吉利传令内务府小?#39318;?#30340;洗三宴要大大的操办才好冲洗晦气”
白尹诺了一声但是并没?#22411;?#19979;仿佛还想说些别的话
闻人?#30446;窗?#23609;欲?#26434;种?#30340;样子回头瞥了一眼床上的燕宛毫不在乎地说道“有事就说全当他是死人便是”
白尹得了闻人夏的命令也没有犹豫“就是有关于寿宁王的事……”
闻人夏听了这话不由得立刻拧眉道“关于寿宁王之死的事可有发现”
白尹摇头道“臣已经细细?#25386;?#36807;并无其他的发现王爷确实死于单纯的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闻人夏听到这个说法?#25104;下?#20986;了习惯性的冷笑“就那么个钉子尖弄的伤口他就失血过多”
白尹沉吟道“其实也不难解?#20572;?#38491;下可曾记得北冥国开国武神白?#26377;?#23558;军的死因白将军一生征?#21073;?#21364;号称身无一?#21487;撕P?#20154;都道是将军武艺高强凡夫俗子难以伤身谁知到了晚年竟是被自己的夫人用一根绣花针给刺伤鲜血流尽而死可能王爷跟将军体质类似都是见不得伤的”
闻人夏沉默了一会儿似乎难?#36234;邮?#36825;个说法“你真的确定是单纯的失血过多?#23458;?#19968;是中毒呢阖府上下的人可都查了”
白尹肯定摇头道“我已经三次查看了近来王府中的收纳账本的确是没有可疑的东西况且就是真的中毒仵作哪里应该能?#25386;?#20986;来”
听了这种话闻人夏也再没了话能说他?#25104;?#38452;沉的厉害似乎对这种解释很不满意白尹仿佛能听到对方将拳头捏的格格做响的声音
愤怒的情绪突然?#28216;?#20154;夏的身体中爆发
 
 
第二章 诡案
“终是这幅丑态”话音一落他剑?#25216;?#20046;拧成一团目光阴?#28023;?#25260;起脚一下就踢飞了脚边的两只靴子
两只被踢飞的靴子?#24615;?#30528;几丝暗劲从白尹身边擦过最后不知落在房间的什么地方
闻人夏恍若癫狂眼中喷发着不可遏制的怒火
“一个月前金陵王死在他家的茅房?#21767;?#21566;那群吃干饭的跟朕说他是喝多了如厕的时候失足掉进在粪坑十天前皇姨萃馨落水死了大理寺的人去查查出个她大白天喝醉了看见水中明月想要效仿嫦娥一头扎了水里如今寿宁王又死了你跟我说他是被钉子划伤了手失血过多你当朕是傻子么?#20999;?#27515;人是傻子么世间哪有这么莫名奇妙的死法一个月一个月里死了三个?#26159;?#22269;戚死法没有一个是正儿?#21496;?#30340;究竟是老天看朕不顺眼还是你们这群查案的看朕好糊弄”
白尹见闻人夏又是一副癫狂的样子心中也是隐隐有些厌?#24120;?#21482;是他知道他这些年来一直是是这副喜怒无常的样子发一会子疯也就好了当下也愈发抿嘴不说话起来
到是大太监江如意大着胆子忍不住的劝解道“皇上……皇上息怒人各有天命又岂跟皇上有关如今淑妃娘娘刚刚生了?#39318;樱?#21508;宫还等着您前去赐名……可不好气坏了身体……”
“起个屁”闻人夏恶狠狠瞪了身边的大太监江如意一眼
绕是江如意服侍他多年却也被?#20999;?#27531;的眼神吓了一大跳哆哆嗦嗦的就跪下不住求饶只是闻人夏生气归生气但江如意的话却也是提醒了他当下又看江如意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更是莫名觉得?#21507;z?/div>
他本是个喜怒无常的?#19981;?#27809;由来生气?#32622;?#30001;来消火当下忍不住恨声唾骂了几句对着白尹大声骂道“这三件案子全部打回去重查查不出个因果来通通提头来见”
骂完了这话他却是接着一?#37038;?#31455;是突然想通了要摆驾前去淑妃的启祥宫大踏步就往外走但是刚到门前就停下了
门外一片积雪断然是走不通
江如意会意忙止了哭声上去张罗着喊小太监去给皇上传轿子来“瞧你们这?#22909;?#30524;力的皇上要起驾你们竟不知?#26469;?#36735;子是作死么”
那料这?#26696;?#35828;出口闻人夏的声音却是轻飘飘略带一点玩味的响起“传轿?#30475;?#20160;么轿门外不是正有一顶么”
白尹听到这话却是猛的想起门外还停着的燕宛的轿子
江如意也是眼毒看出了那是燕宛的轿子当下不动声色满脸谄?#30007;?#36947;“呦皇上这轿子多寒碜如今淑妃有了小?#39318;樱?#21487;不要挑顶?#26029;惭?#33394;的……”
闻人夏听了这话?#25104;?#21364;是再次浮现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淑妃有子朕心甚悦来不等新的轿子前来……就要挑这轿子去……”
闻人夏说道这里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声音突然变得尖而轻佻起来顺便扭头看看室内灯光似乎在挑衅着什么似得“还愣?#25243;?#20160;么天下都是朕的天下一顶轿子又算什么倒是要?#22836;?#36735;子的主人自己用脚走回去了……?#36824;?#20063;没关系朕到时亲自去还就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ʱʱʿվ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