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盲侍(古代架空)——微臣卑鄙

时间:2019-03-15 12:51:22  作者:微臣卑鄙

   《盲侍》作者:微臣卑鄙

 
  文?#31119;?#25454;说多年前的北冥小王爷闻人司是个有断袖之癖的痴情种。
  为了个瞎眼的男人--白尹,?#25237;?#19979;唾手可得的皇位,双双远走高飞。
  但美好的私奔,最后以闻人司被抛弃在异国他乡而结束。
  瞎子回来时,眼睛就好了,但是静王却没了。
  然而……多年后,新皇却从宫外引进一名长相与闻人司完全一样的瞎眼戏子,作为自己的男宠,百般凌辱。
  白尹还记得这个人,那个在他生命里最好的时光里,遇见的最对的人。
  但是对方却保持着疏离的笑,?#25512;?#21796;他声白大人。
  重过宫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究竟是何人赠给白尹这双眼睛?
  瞎眼戏子与静王又有何关系?
  一切仿佛都顺理成章,但是又若即若离。
  而且这个瞎眼的戏子仿佛是天生的乌?#24187;?#33258;他飞进这皇城,诡异的案子就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整个北冥贵族阶级都陷入了连天的丧事之?#23567;?/div>
 
 
第一章 男宠
  冬夜,大雪未停。
  冬日的三更天本应该是昏暗的。
  但是因为连天的降雪,地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雪,朦胧的月光照射在雪地上,经过雪地的折射,原本昏暗的夜空,竟是意外有些亮的晃眼。
  整个世界,都仿佛是被冬雪打扮成一片刺目的荒芜。
  行走在北冥国的深宫中,白尹能感觉到的声音,唯?#24515;?#25749;裂的风声。
  耳边,似乎已经很久不曾听见?#20999;?#40479;儿叽叽喳喳欢叫声了。
  已经七八个年头了,他还是不能很好的适应自己现在的这双眼睛。
  白尹本是个瞎子,七八年前还什么都看不见。
  那时的白尹,虽然在整个北冥国中早就是顶尖极了的高手,但是还是不能掩盖他是个瞎子的事实。
  那时的人们,有多?#19981;?#25552;及白尹的武功,就有多?#19981;?#20013;伤他的那双可笑的瞎眼。
  “北冥长白高入云,瞽目白郎?#20339;?#22825;。”
  北冥国的长白山再高,也?#33618;?#19982;白云平高,但是瞎子白尹的武功,却比天更高深莫测。
  这种玩笑话当年在北冥国的武林中流传甚广。
  直到七八年前,白尹意外从昆仑山得了一双眼睛回来。这种话才慢慢在人们的口中消失。
  其实说来惭愧,白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赚来的这双便?#25628;?#30555;。他只知道自己当年为还是北冥国的太?#28216;?#20154;夏寻找天山雪莲,在途经昆仑山的时候意外碰上一个难缠的仇家,自己跟那仇?#20063;?#26007;了四天三夜才将其击退,而自己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昏迷,等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25237;?#20102;这双眼睛。
  他曾无数次的在镜子里痴痴看着那双眼睛,他猜不出那是谁的眼睛,但是,不可否认,那双澄澈干净的眸子是极美的。他也相信这眼睛曾经的主人,定然是个配的上这双眼睛的美人。只是他?#24187;?#30333;,那人为何情愿将自己的眼睛剜下来给他?
  也许那人是被强迫的。但是又是什么人这样狠心,会剜出那人的眼睛来给他?
  这一些?#20365;?#19968;直困扰了他七八年。七八年的光景他都不曾明白,为何这种便宜事情会落在他头上。
  直到白尹有一天在宫里遇见了那个人……那个名叫燕宛的,异邦进贡来的瞎戏子。
  从见到那个戏子的那一刻,白尹便隐隐感觉到似乎有记忆的碎片,在自己的脑海深处?#25442;叫选?/div>
  其实,那个叫做燕宛的少年,本身就是个诡异的存在。首?#20154;?#38271;得就极诡异。到不是长得丑,而是长的美极。
  北冥国的男子多生的颀长伟岸,英俊逼人。但是这小子可能是有异邦血统的原因,比一般的北冥男子略矮,但比女子稍高。他的相貌不能算作英俊,而是一种阴柔的美,尤其是他那双细细长长的卧蚕眉,和玲珑滋润的薄唇,便是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也比不得他。
  他是个瞎子,但是他眸子却极干净,没有一丝的浑浊。白尹猜,他的症状跟自己当年差不多,也许他也是天生残废的。虽然有时候,他的眼珠看上去十分漂亮,黑白分明又有神,光彩流动之间莫不醉人。但是其?#30340;侵徊还?#26159;摆设罢了。
  再者是他?#24895;?#24456;诡异。
  这样漂亮的容颜,其实并没有给这少年带来什么好处,明面上他是异邦进贡给北冥的戏子。但是?#23548;?#19978;,他却是北冥国现在的皇帝闻人夏的男宠。而且是被临幸次数最多的那个。
  说是临幸。白尹可是深知他闻人夏的手段……他闻人夏为人向来是坚持物尽其用的宗旨,凡是他?#19981;?#30340;东西,那必然是用尽了力气的享用。
  但是这个叫燕宛的,却偏偏最是个云淡风轻的。即使闻人夏在床上?#21024;?#31967;践他,糟践的他要死了,下了床,看见外人,他依旧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而比宠辱不惊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燕宛平常还?#19981;?#31505;,是?#20405;?#28129;淡的笑。
  ?#30475;?#31505;起来便宛如伽叶拈花,只是?#20339;?#20043;间那的天成的媚态,竟是倾国倾城到了极点。仿佛那床上的腌臜事跟自己完全无关:
  被人**,?#25104;?#21364;不见怨恨,不是天生犯贱,就是想要犯罪,被人糟践,却常挂笑?#24120;?#19981;是脸有毛病,就是城府太深。
  最后一个诡异的地方,也是最诡异的地方……这个燕宛,天生就像是乌?#24187;?#39134;到哪里,哪里就会死人。自从他住进了这北冥的京城,京城的贵族阶层里便丧事连天,永无宁日。
  ?#36824;?#20170;日却是有一喜事。此番白尹?#20808;?#20859;心殿回报,却一方面也正是为了那事。因为今晚启祥宫的淑妃总算是争气,怀胎十月,竟是给皇上生了个龙子!
  白尹想到自己有任务在身,也就不便再去想?#20999;?#26087;事。但是他刚这样下定了决心,伶俐的耳朵,却是察觉到了身后的不同。
  白尹习武多年,内力极高,绕是耳边风声撕裂,却也是隐隐约约感到身后好似有什么东西向?#25243;?#24049;背后挪来。
  白尹借着积雪的反光,好使自己那双便?#25628;?#30555;,慢慢看清来物:那是一顶外表装饰的极为普通的青呢小轿。单轮外表的设计,竟是连一般宫中最末等妃子坐的仪輿也不如。白尹是宫中的常客,自然知道这是谁人的轿子,当下也不动声色的看着那抬轿的小太监们,抬着轿子来到自己跟前。
  抬轿的太监是?#31995;?#30333;尹的。身为北冥武林中的第一,白尹曾经受先皇的邀请,去东宫教那时还是太子的闻人夏习武。后来闻人夏因一些事情遭先皇厌弃,***纷纷做鸟兽散,而白尹却忠贞始终不渝辅助闻人夏,并帮他重得先皇欢心。
  再后来闻人夏登基,感恩戴德,也?#22836;?#20102;白尹一个御前带刀侍卫的官,官虽不大,却始终是皇上最亲近的人。便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江如意也不及他,是以一般宫中人见到白尹也都要行礼,?#21592;?#23562;敬。
  “奴才给白大人请安,白大人万?#30149;?rdquo;几个小太监也?#36824;说?#19978;冰凉刺骨的积雪,对着白尹不住磕头。
  白尹瞧瞧那轿厢,又看看地下的脚印。沉吟半晌?#23454;潰?ldquo;又来接你家主子?”
  有伶俐的小太监忙叩头道:“回白大人,奴才们正是去养心殿接燕宛先生的。”
  白尹从奴才们那里得了肯定,当下也只是点?#35828;?#22836;,继续向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一众小太监又重新抬了轿子跟在白尹身后向着养心殿的方向走。
  然而当一群人?#30333;?#39118;雪来到?#25628;?#24515;殿的大门口前面时候,大家却是不?#32423;?#21516;地站在了原地,连?#20154;?#20063;不发出一声,只是麻木的听着从养心殿里传出来的,那一迭高似一迭的惨叫声。
  白尹冷冷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心里可笑:所谓什么圣上英明神武,到了床上,也?#36824;?#26159;个什么手段?#21152;?#30340;虐待狂罢了。
  白尹在闻人夏的养心殿外伫立良久,直等到里面惨绝的哭声慢慢淡了下去,才机械般的?#20204;?#38376;。
  “进来。”悠扬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意犹未尽的?#37038;?#20869;响起。
  白尹得了闻人夏的同意,吱呀一声推开了门,一阵浓烈的麝香?#37117;性?#30528;丝丝血腥的味道直钻白尹的鼻腔。白尹的眼睛不敢去看床上的春色,只是一直盯着地板。
  有太监捧了衣服上来,服侍闻人夏穿衣,闻人夏一下?#27599;?#24202;前的鲛绡帐,露出他颀长结实的身体,极好看的剑眉星目,便是将全北冥的男子聚集到一起,这样的身材和样貌也是极出挑的。
  闻人夏从床上下来。
  身材?#20998;祝?#39699;发花白的大太监江如意踩着细碎的步子,哆嗦着一身的肥肉,领着几个太监七手?#31169;?#30340;上来给闻人夏套衣?#36873;?/div>
  白尹一直低着头在地上不说话。床下有两只绣了?#24179;?#33738;吐蕊的棉靴子,?#21501;?#19981;不大不小,却是燕宛的。燕宛的身体趴在闻人夏的龙床上,一场情事下来,身上尽是道道青紫。他的身体随着他倦怠的呼吸起伏,散乱的长发,?#20260;?#22446;垮?#40486;?#22312;枕头上。宛如水中扩散开的一大片墨渍。
  闻人夏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空气中的尴尬,嘴角微微勾了勾,看看床上的燕宛,又看?#31383;?#23609;。?#25243;?#23601;问话:“淑妃哪里,如今怎样了。”
  白尹垂首缓慢道:“恭喜陛下,淑妃娘娘诞下一?#25442;首印?rdquo;
  “哦?”闻人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微微的激动,毕竟再次身为人?#31119;?#36825;点情感还是有的,但是很快,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20405;?#24773;感很快在他眼中消失。
  “太后和皇后那边,通知了么?”
  白尹微微点头道:“已经派了顺公公前去。”
  闻人夏听了这话,似乎是长长出了口气,这时的太监?#19988;?#32463;为他穿好了衣?#36873;?/div>
  闻人夏转过头来看?#31383;?#23609;,?#25104;?#24494;微有点凝重:“进来宫中多了些死人,很是不吉利,传令内务府,小?#39318;?#30340;洗三宴,要大大的操办。才好冲洗晦气。”
  白尹诺了一声,但是并没?#22411;?#19979;,仿佛还想说些别的话。
  闻人?#30446;窗?#23609;欲?#26434;种?#30340;样子,回头瞥了一眼床上的燕宛,毫不在乎地说道:“有事就说,全当他是死人便是。”
  白尹得了闻人夏的命令,也没有犹豫:“就是有关于寿宁王的事……”
  闻人夏听了这话,不由得立刻拧眉道:“关于寿宁王之死的事,可有发现?”
  白尹摇头道:“臣已经细细?#25386;?#36807;,并无其他的发现。王爷确实死于单纯的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闻人夏听到这个说法,?#25104;下?#20986;了习惯性的冷笑,“就那么个钉子尖弄的伤口,他就失血过多!”
  白尹沉吟道:“其实也不难解?#20572;?#38491;下可曾记得北冥国开国武神白?#26377;?#23558;军的死因?白将军一生征?#21073;?#21364;号称身无一?#21487;撕郟?#20154;都道是将军武艺高强,凡夫俗子难以伤身。谁知到了晚年竟是被自己的夫人用一根绣花针给刺伤,鲜血流尽而死。可能王爷跟将军体质类似,都是见不得伤的。”
  闻人夏沉默了一会儿,似乎难?#36234;邮?#36825;个说法:“你真的确定是单纯的失血过多?#23458;?#19968;是中毒呢!阖府上下的人可都查了?”
  白尹肯定摇头道:“我已经三次查看了近来王府中的收纳账本,的确是没有可疑的东西,况且,就是真的中毒,仵作哪里,应该能?#25386;?#20986;来。”
  听了这种话,闻人夏也再没了话能说,他?#25104;?#38452;沉的厉害,似乎对这种解释很不满意,白尹仿佛能听到对方将拳头捏的格格做响的声音。
  愤怒的情绪突然?#28216;?#20154;夏的身体中爆发!
 
 
第二章 诡案
  “终是这幅丑态!”话音一落,他剑?#25216;?#20046;拧成一团,目光阴?#28023;?#25260;起脚一下就踢飞了脚边的两只靴子。
  两只被踢飞的靴子?#24615;?#30528;几丝暗劲,从白尹身边擦过,最后不知落在房间的什么地方。
  闻人夏恍若癫狂,眼中喷发着不可遏制的怒火!
  “一个月前,金陵王死在他家的茅房,?#21767;?#21566;那群吃干饭的跟朕说他是喝多了,如厕的时候失足掉进在粪坑!十天前皇姨萃馨落水死了,大理寺的人去查,查出个她大白天喝醉了,看见水中明月,想要效仿嫦娥,一头扎了水里!如今寿宁王又死了,你跟我说他是被钉子划伤了手,失血过多!你当朕是傻子么!?#20999;?#27515;人是傻子么!世间哪有这么莫名奇妙的死法!一个月!一个月里死了三个?#26159;?#22269;戚,死法没有一个是正儿?#21496;?#30340;!究竟是老天看朕不顺眼,还是你们这群查案的看朕好糊弄!”
  白尹见闻人夏又是一副癫狂的样子。心中也是隐隐有些厌?#24120;?#21482;是他知道他这些年来一直是是这副喜怒无常的样子,发一会子疯也就好了,当下也愈发抿嘴不说话起来。
  到是大太监江如意大着胆子,忍不住的劝解道:“皇上……皇上息怒,人各有天命,又岂跟皇上有关。如今淑妃娘娘刚刚生了?#39318;樱?#21508;宫还等着您前去赐名……可不好气坏了身体……”
  “起个屁!”闻人夏恶狠狠瞪了身边的大太监江如意一眼。
  绕是江如意服侍他多年,却也被?#20999;?#27531;的眼神吓了一大跳!哆哆嗦嗦的就跪下不住求饶。只是闻人夏生气归生气,但江如意的话却也是提醒了他,当下又看江如意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更是莫名觉得?#21507;輟?/div>
  他本是个喜怒无常的,?#19981;?#27809;由来生气,?#32622;?#30001;来消火。当下忍不住恨声唾骂了几句。对着白尹大声骂道:“这三件案子全部打回去重查,查不出个因果来,通通提头来见!”
  骂完了这话,他却是接着一?#37038;鄭?#31455;是突然想通了要摆驾前去淑妃的启祥宫。大踏步就往外走,但是刚到门前就停下了。
  门外一片积雪,断然是走不通。
  江如意会意,忙止了哭声,上去张罗着,喊小太监去给皇上传轿子来:“瞧你们这?#22909;?#30524;力的,皇上要起驾,你们竟不知?#26469;?#36735;子,是作死么!”
  那料这?#26696;?#35828;出口,闻人夏的声音却是轻飘飘,略带一点玩味的响起:“传轿?#30475;?#20160;么轿,门外不是正有一顶么?”
  白尹听到这话,却是猛的想起门外还停着的燕宛的轿子。
  江如意也是眼毒,看出了那是燕宛的轿子,当下不动声色,满脸谄?#30007;?#36947;:“呦,皇上,这轿子多寒碜,如今淑妃有了小?#39318;樱?#21487;不要挑顶?#26029;惭?#33394;的……”
  闻人夏听了这话,?#25104;?#21364;是再次浮现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淑妃有子,朕心甚悦,来不等新的轿子前来……就要挑这轿子去……”
  闻人夏说道这里,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声音突然变得尖而轻佻起来,顺便扭头看看室内灯光,似乎在挑衅着什么似得:“还愣?#25243;?#20160;么,天下都是朕的天下,一顶轿子又算什么。倒是要?#22836;?#36735;子的主人自己用脚走回去了……?#36824;?#20063;没关系,朕到时亲自去还就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香港六合彩大全 巴黎圣日耳曼主场比赛 天天炫斗贵族7要多少钱 巨人财富客服 浙江快乐彩开奖号 投注站联盟 财神捕鱼游戏机厂家 时时彩计划群发器 神鬼奇航APP pp电子(幽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