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奇幻异典(玄幻灵异)——月下桑

时间:2019-03-15 12:49:08  作者:月下桑

 

 
《奇幻异典》作者:月下桑
 
文?#31119;?/div>
他是危险品
 
cp:深白vs林渊
 
两个人的小片?#21361;?/div>
攻:我是深白
旁:呃……有姓深的吗?
深白^^:有哦,《现代汉语字典》,第3090页上的倒数第二段。
别人都认为是真的了,只有林渊后来真的去查了。
然而,并没?#23567;?????
 
内容标签: 年下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渊,深白 ┃ 配角:冯?#26705;?#21494;开,宗恒 ┃ 其它:城里人
 
   作品强推:土生土长于山海镇的青年林渊是?#24187;?#23567;镇治安官,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快乐又安康,人?#21069;?#23621;乐业。林渊?#28216;?#24819;过外面的世界,他也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就是他眼前看到的平和,或者还有一点无趣。直到有一天,镇上居民开?#32423;?#40481;,丢掉的鸡是被无法被人用肉眼可见的“?#27835;?rdquo;抓走的。在这个世界上,有他无法理解的生命存在,而一切的答案都指向外面的世界……
文章秉承作者月下桑一贯的写法,用十分日常的写法,写着一个十分不日常、但是充满未知却有趣的世界发生的故事。跟着作者,来异世界旅行?#26705;?nbsp;
 
 
 
第一卷 世界 
 
 
第一章 林渊与深白:写于你们相见之前
  这个世界和我们?#29616;?#20013;的似乎不太一样。
  由于生活背?#23433;?#21516;、每天接触到的信息不同,每个人对于世界的?#29616;?#37117;是不同的。
  于是,人人都认为自己?#29616;?#20013;的“世界”是“真实”的。
  然后呢——
  人们又能通过各?#32622;?#20171;方式看到“他人的世界”。
  诸如报纸啦,?#21448;?#21862;,电?#21448;?#31867;的。
  ?#24378;?#33021;是一个和自己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
  不同到……乍一看就像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一样!
  然而由于每天、每天都可以看到,人们也就理所当然的?#37038;?#20102;那样一些“世界”的存在。
  再然后呢,自己没有切身生活体验过,也没有从报纸?#21448;?#30005;视上见过的世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就是“不存在”的“世界”了。
  和往常一样,林渊准时踏入了局里的大门。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7点57分,天气很好很爽朗。
  报刊架上有好多份报纸,局里统一订的。经费?#27573;?#20869;订了好多种,本地就一份报纸,所以剩下的报纸就来自其他各地。
  由于局里上班的人统共就四个人,人少报多,所以这些报纸完全不存在争抢问题,随便林渊看哪一份都可以,不过即使这样,林渊还是精准的选择了所有报纸里最不受欢迎、最简朴、不过却最厚实的本地报纸。
  将报纸甩在自己的桌子上,又用自己的杯子接了一杯?#20154;?#26519;渊随即开始看报纸了。
  他看的很仔?#31119;?#27599;一页都看,每一个小格子的内容也不放过,甚至连广告栏也没错过,小地方的警察局平时轻易没有什?#31383;?#20214;发生,镇上民风淳朴,小偷小摸的事情都没有,由于人少车少、?#22303;?#20132;通拥堵现象都?#25442;?#20250;发生,也?#36824;?#20182;如此悠?#23567;?/div>
  事实上,在这山海镇上,大伙儿的日子都挺悠闲的。
  镇如其名,山海镇前有海后有山,是一个名副其?#24403;?#23665;海?#32321;?#30340;小镇子,不过这个?#32321;?#30340;位置非常巧妙,附近海域平静,非但没有发生过海啸,?#22303;?#22823;风大浪都少有,完全不用担心海上灾难会将小镇淹没的问题,而后面的山呢,高度又刚刚好,温柔的将小镇揽在怀中而已,又不让他太憋屈,小镇的气候宜人,下雨就下雨,完全不会气压低到让人感觉憋?#27809;擰?/div>
  基本上,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不过就是交通太不方便了,出去一趟进来一趟同样不方便,人口又少,外面的人?#24736;?#36825;点一般不愿过来,慢慢的,这里就越来越封闭,越来越闭塞,渐渐的,就成了现在这样一个老年人居多的养?#38505;?#20102;。
  不过,总也有些年轻人的,比如林渊,比如林渊的同事徐然。
  林渊刚刚看完“小镇头条”,正在翻看后面的广告时,徐然也到了。和林渊一样,这位小伙子也是一?#30452;?#32440;、一?#30452;?#23376;的造型过来的,不过和林渊完全不同的是,徐然穿的虽然是警局统一的?#21697;?#22806;套,可是裤子可是十分骚气的红色,配上脚上的微卷尖?#36153;ィ?#36825;个造型让他看起来……嗯……很醒目!
  他手里拿着的报纸也和林渊完全不同,完全不看小地方的报纸,他手里拿着的都是几个大都市发行的前沿报纸!这些报纸不但介绍几个大都市最近发生的大事,同样也会介绍大都市最近的流行趋势,即使生活在小镇也要?#29359;?#22823;城市的流行趋势,徐然就是这么努力的一青年~
  “林哥,又在看山海日报啊~”熟练的用脚勾过椅子坐在林渊对面的座位上,徐然先将厚厚一沓报纸?#26049;?#26700;子上,然后又将另一只手里的咖啡也放下来。
  “嗯。”眼皮抬也没抬,只是轻声应了一声,林渊继续看广告……呃,不,是看报纸。
  “镇上的小报有啥好看的哦~都是我爷爷他们那一批老头子们折腾的,事情太少,他们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都往上写,还有老年保健常识什么的,小心看多了心理年龄也变成老头子哦!”徐然说着,将自己这边的几份报纸往林渊的方向塞塞:“看看人家大城市的报纸呗!外面的世界可有意思啦!你看人?#39029;?#37324;人多会玩?!”
  “我对外面的世界不?#34892;?#36259;。”压下自己手里的报纸,林渊从报纸后面露出半张?#24120;?#29421;长的凤眼抬起来沉静的看了对面小青年头顶上的卷毛一眼:“你的头发没梳好,翘起来了。”
  “这……林哥你真是老古董!我这头发可是辛辛苦苦烫出来的咧!才不是没梳?#20204;?#36215;来!你你你……你真的应该看看我手里这几份报纸啦~如今人家大城市的年轻人都?#19981;?#36825;种自然而而不失凌乱的发型啊!”
  “哦?可是你的发型只见凌?#20063;?#35265;自然。”
  “哎?!啊!果然!就不该?#32654;?#21457;店的阿美婆婆帮我烫头发,她老人家那么一大把年纪,难怪领悟不了年轻人的时尚啊啊啊啊啊啊!”
  “可是镇上就一个理发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世界,无聊却有趣——看?#21734;?#38754;抓狂的同事,林渊的嘴角微微弯了弯。
  美好的早晨,山海镇一如既往的平静。
  而在距离山海镇数千公里以外,徐然手中拿着的几份报纸中之一的发行地、传说中的大都市,黝金城——
  同样的时间,天空蔚蓝,云朵雪白,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里每一个窗户后都坐满了职员,而大楼中段架设的“中空高架桥”上也车来车往,出行的人,过?#31383;?#35775;的人,人们井然有序的忙碌着。
  整个城市已经醒来了。
  而在城市?#36234;?#32447;的另一个区域内却并没有这么多摩天大楼,相反,绿地更多,低矮却设计精妙的建筑巧妙的分布在绿化区域内。
  这里就是黝金城所谓的“学区”了。
  不过说是学区,其实只有一所学校而?#36873;?/div>
  “黝金综合学院”——就是这唯一一所学校的名字。
  大学、研究所、博士?#21644;?#32479;使用这个学院名,而幼儿?#21834;?#23567;学、初中甚至高中则在后面加了“附属”两个字,使用诸如“黝金综合学院附属小学”之类的名字,同样分布在这个学区,作为这个庞然大物的一部分,让无数?#39029;?#27427;然向往。
  然而除了大学参加统?#32423;?#22806;招生以外,黝金综合学院的附属院校基本?#29616;?#25307;收本学区、也就是本城市的考生,然而招生也不是随便招的,要经过?#32454;?#30340;考试,在黝金综合学?#28023;?#21482;有极少一批学生是真正的“黝金学派”,所谓“黝金学派”,就是指从生平第一次进入人类的教育体系,也就是幼儿园,开始,就一?#26412;?#21382;黝金综合学院的?#32454;?#31579;选考试,一级一级升上去,直至从黝金综合学院毕业的学生。
  “……这部分学生被认为是“纯血统”,是本校最优秀的学生,而现在台下的你们,就是本校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台上,?#24187;?#25140;着眼镜的?#37266;?#29983;正在慷慨激昂的介绍。
  而台下,第一排的位置上,坐在最中间位置上的男生却将头转向了窗户外的天空。
  “无聊……”
  他的样子很醒目,头发微卷,凌乱却自然,皮肤白皙,眼睛乍看是丹凤眼,不过仔细看确?#23548;?#28418;亮的内双。
  他的鼻梁笔挺,下巴微尖却有力,?#26412;?#34966;长,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的衬衣下隐藏着线条极好的锁骨以及肩膀。
  没错,他长得就是?#20405;?#22899;性一定会?#19981;?#30340;样子。
  好?#26705;?#30830;切的说,?#34892;?#30475;了应该也会?#19981;?#24182;且羡?#20581;?/div>
  他的坐姿端整,一看就经过?#24049;?#30340;教育与训练,只是坐在那里而已,他就已经取代台上的学长、成为整个礼堂最受瞩目的人了。
  然而他却像是对这件事十分习惯,欣然被所有人若有似无的注视着,他只是将眼神略微向外面的天空投射了一下下,在其他人发现他的走神前,将视线收了回来,然后重新落在台上学长……背后的幕布上……的一小块红色污渍上。
  认真聆听的样子真是让人看了就充满好?#23567;?/div>
  冗长的?#19981;?#32467;束的那一刻,果然,好些在演讲过程中就一直将视?#21591;?#22312;他身上的人“呼啦”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了。
  “这位同学,我是刚刚坐在你?#21592;?#30340;人,演讲开始之前你帮我捡?#35828;?#22312;地上的笔呀!?#19968;?#27809;来得及谢谢你呢!”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面颊红红的漂亮女孩?#21448;?#20110;问出了自己心中唯一一个问题。
  “深白。”带着温和的笑容从“包围”中站起来,男生口中吐出两个音节。
  他说话的声音同样好听极了,不高也不低,既不会过于?#32479;粒?#20063;不会特别尖锐。
  “啊?”问问题的女生?#35835;?#19968;下:“呃……有……姓深的吗?”
  “^_^”刚刚做完自我介绍的深白于是?#20013;?#20102;:“有哦,《现代汉语字典》,第3091页的倒数第二段。”
  “哦哦!?#32654;?#23475;!我之前完全没听过这个姓!”周围围着的人群中便异口同声一片赞叹。
  “很高兴认识大家,不过,我接下来还要拜访一位教授,已经提前和他?#24049;?#20102;,那个……”名唤深白的男青年?#25104;下?#20986;一丝无?#21361;?#19981;过嘴角仍然挂着妥帖的笑容。
  “啊!和教授的约重要,大家快散开,让深白同学赶紧过去!”
  于是,原本密不透风的“圆”瞬间裂开一条“径”。
  微笑着走出去,临走前深白还没?#22411;?#35760;转过身冲大家微微摆摆手。
  然后才离开。
  这一回,他一路向前,步伐不紧不慢,不大不小。
  再也没有回头。
  “这个世界,好无——聊——啊——”
  完全没有去拜访什么教授,一路走到完全无人的湖边,乱无形象的在草地上一?#20445;?#28145;白嘴里轻声“切”了一声。
 
 
第二章 小镇子治安官
  山海镇——一个不出名到几乎没有人在意它在地图上哪个位置的小镇,不过说是小镇却也不会很小,然而绝大多数面积是山地林地,前面又靠海,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就相对小了。
  ?#19981;?#31163;水近点就住在靠海的西面,?#19981;?#26641;木就住在林地相对密集的东侧山上,地广人稀,人们选择的?#27573;?#36824;是挺大的,人均居住面积也很大。
  地广人稀有地广人稀的好处,不过坏处也有点:大伙儿住的太分散了,不方便管理。
  ↑
  尤其是对于林渊这种“小镇治安官”而言。
  没错,林渊工作的地方虽然是警局,不过?#32454;?#24847;义上来说他却不是?#24187;?#35686;察,而是比警察资格低一级的治安官,虽然同属于一个机构,不过无论是职责还是权力,全不如警察大,工资也低一个级别。
  没办法,如今这个时代,想要成为真正的警察要么是从系统?#29616;?#30340;“警察学校”毕业,要么在治安官的位置上积累功绩,达到一定标准的时候由上司协助申请“转正”,经过漫长而严谨的审核之后,也能成为?#24187;?#27491;式编制内的“警察”。
  按照小镇的面积,目前镇上一共就?#24187;?ldquo;警察”——也就是林渊和徐然的顶头上司老王,他不是本地人,大约五十年前调过来负责本镇的安全工作,这一?#26705;?#23601;再也没有离开过。
  包括老王在内,山海镇警局一共有四个人,除了老王以外,其他三个人都是“治安官”了。
  “今天也是?#25512;?#30340;一天。”阅读完手中的一沓报纸,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局长老王为今天的工作日定下了基调。
  “午饭好了。”老王的话音?#31456;洌?#38376;口就站出来一个高大的男子,身上和林渊一样中规中矩的穿着?#21697;?#28982;而此时此刻,他的?#21697;?#22806;面却多了一件围裙,仔细看,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饭?#20303;?/div>
  “噢耶!早?#25237;?#20102;,小山今天我们吃什么?”徐然立刻屁股一抬从座位上跳了下去。
  “煎金昌鱼,蒜苗炒肉,豆角焖面……”门口穿着围裙的高大男子低声说道,仔细看还有点羞赧的样子。
  “哎?没一?#21862;?#26159;我们几个爱吃的啊?你这是怎么了?”徐然侧了侧头。
  “这是……”
  被叫做小山的男子正要解释,林渊却?#20154;?#19968;步开口道:“今天的菜是我刚刚要小山做的。”
  这句话是回复徐然的。
  “把?#24247;啦?#25171;包一份,我一会儿要用。”这句话是对小山说的。
  “哦……好。”小山点着头退回办公室后间的厨房,没多久就打包了三个小饭盒出来,也没和大伙儿吃饭,林渊拎着饭盒向外走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快船vs勇士 瓦伦西亚客场球衣 北单推荐汉诺威96Vs法兰克福 三星i450手机棋牌类游戏 皇家社会vs艾尔切 悉尼fc联赛成绩 切沃vs卡里亚里预测 新疆11选5开奖号码第24期 电子游艺是什么 qq麻将游戏16番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