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近代现代)——廿乱

时间:2019-03-15 12:48:21  作者:廿乱

   书名: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作者:廿乱
  【文案】
  三年前,操着“心机BOY”人设的宋昕琰和秦慕琅结婚,十分不?#32654;?#25915;的朋友和亲人?#19981;丁?/div>
  三年后,与秦慕琅在一起过五年的前任带着一身荣耀和强烈的复合心归国,打破了他们平静的婚姻生活。
  人人都觉?#20204;?#24917;琅会和宋昕琰离婚,重新和柳泽宇在一起。
  ------------
  ?#27426;?#19968;年,三年,五年——秦慕琅和宋昕琰都还没离婚。
  众人:WHY?
  阅文注意事项:
  1、关于暗恋和珍惜的温馨婚后恋爱文,1V1,HE。
  2、写文不易,谢绝人身攻击。
  内容标签: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昕琰,秦慕琅 ┃ 配角:柳泽宇 ┃ 其它:
  ===================================
 
 
第1章 来吗?
  初春时分,整座城市被雨雾笼罩,晚上?#35828;悖?#22825;色已暗,处处灯火通明。
  广城某家专门接待同性酒吧里传来低低的交?#24178;?#26368;近广城发生那么多八卦都不如眼下这件来得勾人心弦。如今国家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但是圈子还是不大,只要到酒吧里就能探听当下有意思的同性感情八卦。
  靠近乐队专区的位置上坐着两个男人,他们正在分享刚得到的信息。
  “听说了吗?柳泽宇回来了。”
  “柳泽宇,是谁?有点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以前不常来这儿,可能不知道,柳泽宇是秦慕琅前任,谈了五年,分了。”
  “盛阳集团的秦慕琅?”
  “对,就是他。”
  ”可他现在不是有对象了吗?#31354;?#24819;不到,原来秦总还有这种过去,说来听听,怎么在一起五年,突然?#22836;?#20102;。”
  “秦慕琅被那么多人觊觎也不是没有原因,据我所知,柳泽宇和秦慕琅从高中?#26412;?#22312;一起,是所有人争相羡慕的一对,不提家世和钱财,谁不希望自己的另外一半有才有貌对自己又专一,秦慕琅就是这样一个才?#36130;?#20840;还专一的男人,他可是把柳泽宇当珍宝一样对待,捧在?#20013;?#37324;怕摔,含在嘴里怕化。当年,他们在一起这件事,真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靠,这柳泽宇当年得多风光,换我有一个这样对我的男人,还不指天对地发誓一定要对他死心踏地。后来呢?怎么又和现在那位在一起,怎么的又分掉?”
  “原因嘛,众说?#24635;浚?#20063;不知是真是假,有人说柳泽宇出轨,也有人说秦慕琅是个控制狂。他每天要求柳泽宇按时按点回家,不能在外面过夜,不能和同性太过亲密,条条框框的规定特别多,这多年下来,柳泽宇一开始还能忍。后来么,进入社会工作后,交到更多朋友就不乐意了,他同样是男人怎么会愿意被?#20449;?#21451;天天管束,交的是?#20449;?#21451;,又不是给自己找个爸。当年分手真的是闹得沸沸扬扬,全城上下哪个不知道。两人分手后,柳泽宇出了国,秦慕琅留在国内,真的是说分?#22836;鄭?#23545;了,?#19968;?#21548;别人说过秦慕琅?#31508;?#36824;为柳泽宇自杀过。不过,他们分手时都已经订婚了,自杀这件事的可能性应该很高。”
  “这柳泽宇现在突?#25442;?#22269;,那岂不是要开始打破现在的平静?秦慕琅对他?#20204;?#37027;么深,要我说,他肯定会吃回头草。不过,和秦慕琅结婚的人是谁?”
  “不认识,一直很低调,不过有认识的朋友说过,那人特别有心机。当年,秦慕琅和柳泽宇刚分手没多久,他就趁虚而入,直接登堂入室,半年不到就哄?#20204;?#24917;琅和他结婚。”
  “这么看来像是早有预谋,怕不是看上秦慕琅的钱?”
  “谁知道呢,倒是真好奇秦慕琅接下来是选择和现任继续保持婚姻关系,还是重新?#37038;?#21069;任。”
  两人说到此处,另一个认识的酒吧客人端着酒杯过来,与他们坐在一起。
  “你们在说秦慕琅的事?”
  其中一位客人是此人的朋友:“刚没看到你,我们就随便聊聊。”
  这位新来的客人神秘一笑道:“你们刚说的事情都已经不新鲜了,知道现在最新进展是什么吗?我一个和秦慕琅认识的朋友跟我说,他准备和现任离婚了!”
  对秦柳二人事情比较了解的客人惊呼:“这么快?柳泽宇不是刚回来没多久?我记得两个月不到。”
  新过来的客人:“等不及了啊,秦慕琅肯定是想重新追求柳泽宇,两人之前?#20040;?#22312;一起那么多年,现在各自?#20081;?#26377;成,家世也相当,都是搞餐饮行业的,天造地设一对儿。”
  不太了解此事的客人啧啧?#30772;媯?#20294;是感情的事谁又说?#20204;?#26970;。
  一夜之间,秦慕琅和柳泽宇之间的事情又被传得沸沸扬扬,该知道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广城市中心的耸立的高楼大厦每一栋都通火灯明,给这座充满雾气的城市增添了色彩。
  话题中心的秦慕琅还在会议室里和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开周会,每个人的报告都不尽人意,秦慕琅脸色一直没缓和。
  这时候,微信收到一条信息,备注是宋昕琰。
  宋昕琰:我在公司楼下,你开完会了没?
  秦慕琅回复:马上就开完,等我十分钟。
  几位负责人见秦总?#20339;?#33298;缓许多,心想今天的会议应该就开到这里,不用再继续饱受精神上的摧?#23567;?/div>
  果然,秦慕琅的?#20081;?#21477;是:“今天就开到这儿,刚才提到的地方该?#24917;?#30340;抓紧时间?#24917;?rdquo;
  秦慕琅将挂在?#24405;?#19978;的风衣外套取下,搭在左手小手臂上,拎着他的电脑包下楼了。
  刚才在开会的主管们陆陆续续离开,秦慕琅和还在座位上的助理交待几句,就下楼了。
  秦慕琅身高大概是一米八六,是个不可多得的?#24405;?#23376;,他五官出众,剑眉星目,发型也理?#20204;?#28165;爽爽,他很英俊,还有成熟男人那股随性的魅力,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容易被他的气质所吸引。
  初春的夜晚可没有想象中那么暖和,广城是南方城市,又是下雨又是吹风的,比北方下雪的城市还要冷上几分。
  出了大?#20040;?#22530;,一股寒风袭来,秦慕琅吸了一冷气,他快步走向停靠在?#32321;?#30340;一辆二十万出头的车,拉开?#24471;?#22352;到副驾驶座上。
  秦慕琅边低头系安全带,边?#39318;?#22312;驾驶座上的戴眼镜的男人,他叫宋昕琰,是秦慕琅的对象。
  “太晚了,回去做饭就太晚了,我们到‘食堂’吃吧。”
  “食堂”是他们小区附近一条街的一家川?#35828;輳?#20004;人不想回?#26131;?#39277;的时候就到这里解决晚餐。
  这家川?#35828;?#30340;菜其实并没有想象中?#20445;?#33756;炒得特别香,秦慕琅?#19981;?#20182;家的爆炒五花肉,宋昕琰?#19981;?#20182;家的麻婆豆腐,觉得他家用的豆瓣酱特别好吃,曾一度想?#20160;?#21381;要点带回?#26131;?#24049;炒炒,但是每次?#21592;?#23601;不想问了。
  “也?#23567;?rdquo;宋昕琰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你还记得上次点的抄手吗?要价八元,一口解决。”
  他比秦慕琅小两岁,他的长相并不出众,但是看久了也属于耐看型,皮肤?#39336;祝?#25140;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他在一家金融软件公司当产品经理。
  秦慕琅勾了勾嘴角,轻笑:“当然点,挺好吃的,可惜你不爱吃抄手。”
  “比起抄手,我更?#19981;?#21507;清汤小混沌。”宋昕琰略带遗憾道,“不过他们家没?#23567;?rdquo;
  这个点马路上还是有点拥堵,过了天桥后他们回家的路就顺畅很多了,车子平平?#20219;?#30340;开往他们要去的“食堂”,到达时已经是晚上?#35828;?#20108;十。
  在川菜馆吃完饭后,两人一同回到家?#23567;?/div>
  家里三室两厅,共计一百三十平方,房子是他们婚后买的,写在两人名下。
  两人在玄关换鞋。
  他们没养猫也没养狗,秦慕琅怕小动物,宋昕琰不怕狗也不怕猫,但是他有轻微鼻炎,容易对毛之类的过敏。
  家里的风格清爽简单,沙发,电器,空调,一应俱全。
  宋昕琰把刚才在水果超市里买的?#36947;?#23376;洗了。
  他们结婚三年,就是普通的婚姻生活,每天回到家中后,就各做各的事情。
  他怕果皮上面有农药,还特意用果蔬专用?#21561;友?#27873;了泡,清洗干净,晾干水才拿到书?#20426;?/div>
  “?#36947;?#23376;,吃吗?”
  “嗯,你先放着。”秦慕琅正打开电脑,看一封邮件。
  宋昕琰也不看他的电脑,就靠在书桌边沿,将一颗颗?#36947;?#23376;塞进嘴里,他们两人从不干涉对方的工作。
  回家后换?#24405;?#23621;服的秦慕琅多了几分烟火气息,脸也没崩得那么紧,不像在公司?#21069;?#39640;冷,放松很多。
  “我给你?#31383;?#32937;?”宋昕琰吃到第三棵?#36947;遄邮保?#21676;着?#36947;?#23376;核没吐到垫好的纸巾上。
  “也?#23567;?rdquo;秦慕琅抬头看宋昕琰一眼,“我马上看完就吃。”
  在吃水果上面,宋昕琰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坚持,秦慕琅不好扫他的兴,不过,他确实不太?#19981;?#21507;水果。
  宋昕琰双手搭在秦慕琅双肩,给他按了几下,直到秦慕琅看?#26133;?#22987;吃?#36947;?#23376;,他才转身出书房,临出去前特意提醒他:“我待会进来检查。”
  ?#36947;?#23376;是他们两人都还挺?#19981;?#30340;水果,不过今晚的宋昕琰明显没吃多少,剩下的全都留给秦慕琅了。
  秦慕琅捏起一颗?#36947;?#23376;,若有所思。
  这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是他的多年好友赵元晰。
  赵元晰?#39034;?#20914;地说:“琅哥,小柳上个星期从国外回来,前些天一直在忙新工作,明天晚上有空,哥几个给他开个接风宴,来吗?”
  秦慕琅捏着?#36947;?#23376;的?#31181;?#39039;了下:“我明天下午有个会议,不一定能去。”
  赵元晰说:“小柳挺希望你出现的,对了,大柳那天晚上也在,反正话我带到了,错过了可别后悔。”
  秦慕琅道:“再说吧。”
  两人没说几句,电话就挂了,秦慕琅顿时没了吃?#36947;?#23376;的心情。
  晚上休息。
  宋昕琰躺在床上刷手机,看了几条?#20154;选?/div>
  秦慕琅忙完工作,洗完澡上床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已经取下眼镜的宋昕琰忽然贴向秦慕琅,手搭他最柔软的部位:“来吗?”
  秦慕琅转头看到他带笑的双眼,低头吻了吻他的眼睛,翻个身将脸上带着?#24187;?#31505;意的宋昕琰压在身下。
  “来。”被?#35980;?#24471;声音都沙哑了。
 
 
第2章 想复合
  宋昕琰醒来时迷迷蹬蹬的,?#31181;?#23558;他?#34892;眩?#36523;边的床位已经没有人了,但还有睡过的余温,恰时浴室里传来洗漱的流水声,秦慕琅应该刚起没多久。
  膀胱很涨,推开门就冲进去解放自己的生理需求。
  解决完生理需求,宋昕琰习惯性的转身从背后搂住秦慕琅,侧头靠在他的后背上,对方正在刮胡子,他的胡子长得快,还总是特别硬,一天不刮就会很明显。
  宋昕琰打了哈欠,眼睛都还是半张开状态。
  “困。”宋昕琰像没骨头似的整个人压在他后背。
  秦慕琅刮完刮子,精准的从架子上取下洗脸巾,将脸上余下的刮胡膏清洗掉:“那再睡会儿?”
  抹干净脸上的水,秦慕琅直起腰,忽然听到宋昕琰发出惨叫声:“靠!”
  秦慕琅感觉后背一轻,转身看见他正捂着自己的左腰侧:“怎么了?”
  宋昕琰皱起眉头,左腰侧酸酸涨涨的,不满说道:“扭到腰了。”
  在情事上,秦慕琅向来比较放得开,只要能做想做的体位,他都愿意尝?#28020;?#21453;之,宋昕琰总是比较害羞,不过只要秦慕琅想做,他也会满足对方的要求,他们在性生活上面从来没有不和谐的声音。
  秦慕琅轻笑:“很?#29616;兀?rdquo;
  宋昕琰?#31181;?#25758;他一下道:“酸涨酸涨的,估?#23110;?#21040;哪根筋,左边屁股也有点疼,你还笑。”
  秦慕琅手搭在他腰上,脸上的笑意还没下去:“怪我,我给你?#31383;矗?#20320;洗你的脸。”
  “嗯,用力点。”宋昕琰对着镜子给他一个好好按的眼神。
  秦慕琅的手?#20154;?#26133;琰的大,也有劲,也会?#20204;删ⅲ?#20027;要是宋昕琰身体总是比较僵硬,只要秦慕琅哪天突发奇想,他总会拉到筋,都是做出来的。
  洗漱完,秦慕琅的手还搭在他的腰上,笑道:“要不你报个瑜珈班,我听公司的女孩子说上完瑜珈班,拉筯松?#24688;?rdquo;
  宋昕琰将毛巾往架子上一搭,转身捧着他的?#24120;?ldquo;要报就报双人瑜珈,别想我自己去。”
  别以他不知道瑜珈馆基本上都是女人,他一个男的跑过去练习,还不被?#35828;?#29492;?#28216;?#35266;,他拉不下那个脸。
  然后秦慕琅就不说了,他也拉不下这个?#24120;?#20302;头亲了亲宋昕琰的嘴?#21073;?#21018;刷完牙,淡淡的薄荷味,宋昕琰同样也尝到他的味道。
  牙膏味,真甜。
  在浴室里腻歪一会儿,考虑到双方都需要上班,只能就此打住,各自换上上班的衣服。
  宋昕琰看着穿得中规中矩的秦慕琅,想到昨晚缠着自己的?#36153;?#24515;叹,衣冠禽兽。
  早饭一般不在家里做,两人?#21152;?#20570;?#39029;?#33756;的水平,但为了比较节省时间,他们早上一般都是到公司再买或者路过早餐店时,下车吃了再去公?#23613;?/div>
  广城是一线城市,限?#23567;?#23478;里有两辆车,昨天开车的是宋昕琰,今天轮到秦慕琅。
  宋昕琰系好安全带,说道:“我早上有个会,要提前过去准?#31119;?#21040;公司再吃,你呢?”
  秦慕琅知道宋昕琰有时候会犯懒,到公司也未必会买早餐,他说道:“我们今天出门早,待会路过拉肠店,买了车上吃。”
  宋昕琰说:“也?#23567;?rdquo;他确实有不吃早餐的打算。
  买了两份,一份是鸡蛋拉肠,一份是鸳鸯拉肠,宋昕琰在车上解决自己的鸡蛋肠后,红灯一停,他就喂秦慕琅吃他那份儿,没两分钟,两份早餐就被他们解决了。
  宋昕琰的公司离秦慕琅的公司距离不算太远,同一个商区,就隔两条街,不堵车也就三分钟的车程,有时候,宋昕琰下班早,他也会直接走路到秦慕琅公司,等他一块儿下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25913;?#26356;新
?#25913;?#28909;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4拜仁慕尼黑2 冒险丛林客服 查询福彩号码查询 指环王闯关 比特币软件哪个好 全民飞机大战双打视频 拳皇98ol心悦领钻石需要充钱吗 古墓丽影APP 双色球开奖规则 武圣关云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