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与影帝同居后(近代现代)——糖太咸

时间:2019-03-15 12:47:06  作者:糖太咸

   《与影帝同居后》作者:糖太咸

 
  文案:傲娇影帝攻X贤惠网红受 甜到齁
  本文?#32622;?#37027;个乡下种田的博主家有亿万古董》《田园生活发糖日常》
  沈栗是个名声不起的小网红,住在乡下的老房子里。
  日常钻研美食或去山林寻些野味、闲时养花种地、发发养宠心得,过着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了他的老同学兼前暗恋对象,沈栗一时心软收留了他。
  只是老同学总在他直播时偷吃,各种操作骚?#36132;齲?#20004;人?#20998;?#26007;勇CP粉大呼过瘾。
  后来有一天,有人扒出了偷?#38405;侵?#25163;的主人竟然是近来人间蒸发的顶?#35835;?#37327;新晋影帝顾易!!!
  恭喜小网红C位出道。
  网络炸了,微博系统瘫痪了。
  黑粉怒斥沈栗,乡下小网红一身土味儿还没洗掉就想玩儿潜、规\则?为了出名不择手段,被X养就想上位,想钱想疯了吧!
  历史博主却默默拘了一把汗:家里随意一幅画都是清大家,插花的花瓶是明官窑的,这乡下小网红到底什么来头...
  双向暗恋向
  这是一个治愈而甜腻的故事、不虐。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栗、顾易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沈栗拎着买好的酱油,费力地推开超市厚重的门帘,冷风夹着雪花扑面而来,冻的他一个哆嗦,缩了缩脖子,只露一双明亮好看的眼睛在围巾外,他紧了紧衣服,双手揣兜,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年冬天是五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这是市里最大的一个大型超市,东西很齐全,但因为离着沈栗住的地方远他鲜少来这。今天他受好友所托帮他看一批货,回家时恰好路过这里,他想着自己有多日?#36824;?#36807;超市了,索性就来逛逛。
  这?#39029;?#24066;东西确实齐全,琳琅满目,但或许是诗里说的‘?#19968;?#28176;欲迷人眼’他反倒买不上什么东西,最后不好意思空手出来就买了瓶酱油,还是随处可见的?#20405;?#29260;子。
  风吹的脸生疼,沈栗跺了跺几乎要冻僵的脚,加快了脚步,他有些后悔没有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了,那里必然是没有这般冷冽的风的。
  一阵风雪迷?#25628;郟?#20919;不丁突然撞到一个醉汉,他走得急,那醉汉被他撞倒在地,半天没爬起来。
  沈栗一惊忙上前扶人,声音如玉落珠盘:“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这人身上酒味很重,隔着凛冽的风雪与厚厚的围巾,沈栗依旧能闻到那股浓烈的酒味,还和着一丝?#20599;?#30340;木调香水味。沈栗想到冬雪里的木屋,推开门,里面应该是朗姆酒与火炉烧灼的热浪。
  沈栗搀扶着他,被冻的僵红的手中传来温热的触感,他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下,这人穿的过于单薄了。他加大声音问道:“先生!您还好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那人一听医院却下意识的挣扎了起来,力道之大,险些挣脱沈栗的手,那样子就好像医院里有什么洪水猛兽。
  奇怪的人。
  外面的温度很?#20572;?#21363;使是穿着厚厚的外套也难以久留的低温。沈栗不愿在耽误下去,他的脚已经失去了知觉。
  沈栗妥协道:“先生我们不去医院,我?#21364;?#20320;离开这里好吗?您继续待在这里会出事的。”
  前几天电视上刚报道过一个喝醉的女子冻死在一个雪夜,他不能放任自己坐视不管。
  沈栗见他没有反抗,便当作默认,驾着他的胳?#27493;?#20182;从地?#21916;?#25206;起来,蹒跚着向停车处走去。
  ?#32929;?#26127;暗,风雪?#30186;?#20102;客源,超市便也偷懒的忘记了停车场的路灯。
  沈栗身上架着一个人,逆着风踏着雪,他走的艰难,为了转移注意力便打量着这人。
  他以为一个人喝的烂醉到处乱跑的,多半是没有朋友关心、家人安慰生活艰难不如意的落魄者。
  但这人,似乎并不是。
  他长得很高,沈栗自己180的个子?#20154;?#30702;上大半个头,这人至少有一米八五。
  他看着瘦削身上却结实,说明勤于?#22303;叮?#36825;样的人要不是臭美要不就是热爱生活的人。
  他脖子?#27927;?#30528;项链,应该不止一条,手腕上有?#30452;?#25163;链在沈栗耳边叮叮当当的响着,说明这是个臭美又在乎形象的人。
  他身上的香水味?#20599;?#21448;?#27735;螅?#36825;是一个物?#21490;?#36275;又有品位的人。
  沈栗想能让这样的人喝得这般?#28508;?#24471;,大概是感情上的不如意吧。
  沈栗把他往身上拽了拽,继续前进。
  他走的艰难,鼻息间是这醉汉身上的酒味与木调香水味,沈栗隐约间似乎看到风雪的前方不是停车场,而是一座温暖的小木屋,待他打开便是温暖的火炉与上好的酒。
  沈栗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加快了脚步。
  走到?#30331;?#26102;,他已出了一身的汗。
  他拉开?#24471;牛?#23558;人扶进后排。沈栗犹豫了一下伸手在那人的衣袖、口袋、腰侧、裤筒等几个部?#24187;?#32034;了一遍。
  没有?#19969;?#24212;该不会半路打劫他。
  他一个人居住,总是难免带着一丝戒备之心。
  沈栗坐上车,关上?#24471;牛?#38548;绝了逼人的寒风。他坐在驾驶座上犯了难,这人是交给警察叔叔好呢,还是送到宾馆好呢?
  他?#20102;?#19968;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叫醒醉汉,还是给人送家里去吧。
  沈栗从醉汉身上翻出?#21482;?#25351;纹解锁,通讯录空空如也,打开微信,打,打不开,没账号。
  这是个新?#21482;?#27784;栗得出结论。
  沈栗决定将人叫醒试试:“先生,先生?#30740;眩?#20808;生?”见他没反应又退了他记下。
  那人被他推的难受,伸手拽了拽领子,难受的出声道:“...水..”
  他的嗓音沙哑干涩,像是声带因缺水而干?#36873;?/div>
  沈栗闻?#28304;?#24320;车厢内的灯,低头在车里找了一圈,他车里只有酱油没有水...
  “先生我这里只有酱油,没有水,要不你忍忍,要不你那酱?#25237;愿?#23545;...”沈栗的话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他双眼睁大,?#23047;?/div>
  ?#21688;?#20284;的眼珠微微颤动,似乎见到了什么令人极为震惊的事情。他眨了眨眼,试探着喊到:“顾易?”
  被喊到的人似乎听见自己的名字他难受的皱着眉头,不?#22836;?#30340;应道:“恩。”
  沈栗轻呼了口气,通过后视镜看?#25628;?#21518;座上醉倒的男人,昏暗的灯光与阴影细致的描画了他面部轮廓像是?#26029;?#26023;凿,无一不精致,无一不完美,?#22841;狈?#20837;鬓,眼线长而华丽,睫毛直而长直而挺翘的鼻,薄而完美的唇。
  顾易的?#30504;?#26159;造物主赐予的奇迹,是凡人的手难?#38405;?#20223;的高峰。这是国?#25163;?#21517;摄影师张骞一的原话。
  沈栗想起,自少年时期,顾易就是一副走动的风景,所有视线的交点处一定是顾易存在的地方。
  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日渐成熟的模样依然耀眼的让人想要退避。
  沈栗收回视线,镜子反射着?#30340;?#21807;一的光源,长时间的?#31508;?#35753;他眼睛酸涩。
  沈栗搓了搓冻僵的双手,发动了车子,嘴里轻声呢喃:“看在你是我老同学的份上收留你一晚。”
  车子慢慢行驶子在路上,渐渐驶离市里,道路愈来愈偏僻窄小,又过了一段渐渐出现了盈盈灯火,车子依旧没停,在村落的角落里,一栋二层小处停了下来。
  别墅带着一个很大的院落,门是?#36828;?#38376;,沈栗将车开进院落的的车库里,将醉得昏沉的顾易架出车库,从正门开门进去。
  屋内二十四五度,温暖如春,刚进门热浪扑面而来,沈栗舒服的眯了眯眼睛,随后立刻将身上巨大的人性挂件放到玄关换鞋的软凳上。
  沈栗除掉身上厚重的外套围巾、挂好,?#30740;?#25442;鞋,转身处理顾?#20303;?#20182;身上总共两件衣服,一件风衣一件毛衣,寒风一吹就想没穿一样,但他的脸他的手却暖呼呼的,并不像沈栗一般冻得僵直。
  自带光芒的人是不是都这般会发光发热。
  沈栗架着顾易放到沙发上,顾易难受的翻了个身。
  沈栗转个身就听见“汪!”的一声,一道金黄色的身影?#35828;?#20102;他怀里,沈栗一个踉?#27169;?#24046;点儿坐到顾易身上。沈栗有些后怕的抱着蛋挞挪开两步,他可不希望自己费劲‘救’会来的人被自己一屁股坐死。想想一下子坐死顶?#35835;?#37327;的屁股,该是多么的惊世骇?#20303;?#20182;是一个美食博主,不能?#37202;?#32929;出名。
  沈栗抱着怀里的蛋挞□□揉弄了一会儿,直将那身顺滑光泽的媲美丝绸的金色毛发揉的凌乱不?#23433;虐?#25163;。
  蛋挞是一只纯种血统的赛级金毛,祖传三代的冠军犬,如今也是一只小有名气的网红犬。
  蛋挞从沈栗怀里跳下去,没有像从前一样围绕着沈栗兴奋的摇尾巴打转,它鼻尖嗅了嗅,竖起了脖子,警惕的盯着沙发上的顾?#20303;?/div>
  沈栗安抚的挠了挠它的脖子,坐到顾易身边,超蛋挞招招手。
  蛋挞凑上前来,湿热的鼻子在沈栗?#20013;那?#21957;,沈栗拉过顾易的一只手,放到蛋挞鼻下,蛋挞嗅了嗅,身子紧绷了两分,它不安的抬起头看看沈栗,沈栗笑着挠了挠它的脖子,又将顾易的手拉进些。
  蛋挞低头嗅了嗅,身子慢慢放松下来,沈栗笑了笑拿起顾易的手挠了挠蛋挞的脖子,蛋挞温顺的低下了头,?#37038;?#20102;这个气息。
  沈栗确定他的伙伴?#37038;?#20102;这个醉鬼?#25490;?#25293;金毛的脖子自己去了厨房。
  蛋挞没有跟上去,它留在原地,?#20013;?#20102;嗅沙发上那奇怪的味道,嘴里呜呜了两声不知在表达什么,然后乖顺的趴在地毯上,替主人守着昏睡的的客人。
  沈栗进了厨房,戴上围裙,洗净手,?#24613;缸急?#29100;一锅姜汤,既醒酒又暖身。
  生姜、桂圆、红枣、枸杞、红糖?#24613;?#22909;了放在小?#20449;?#37324;,正要开火时想起自许久没发视频,索性架上?#21482;?#24320;始录制。
  将姜洗净切片,红枣?#22253;?#20999;开,桂圆剥壳待用。
  将锅中倒入适量的水,生姜、桂圆、红枣、红糖下锅,大火煮沸后加入枸杞小火慢炖。
  用磨?#23433;?#29827;的被?#37038;?#20102;两杯,放在木质小?#20449;?#20013;,角落放点装饰,摆拍一张,算是结束。
  收了?#21482;?#33258;己咬牙闭眼咕咚喝了一杯,辛辣又带着甜味,一路喝下去,额头上除了曾薄薄的汗,身上暖呼呼的。
  沈栗把顾易从沙发上扶着坐起身,拍拍脸颊叫醒他。
  顾易醉?#32654;?#23475;,双眼微张间尽是迷蒙的醉意,喝得这样烂醉,偏偏不经意的抬眸间,仍旧性感的人面红耳赤。
  沈栗端着姜汤喂给顾易喝。
  顾易先前在车上就喊渴,这会儿以为是水,喝了一大口,或许是觉得味道不对,好看的眉头皱起,偏过头不肯再喝第二口。
  沈栗叹口气,看在老同学的份上。
  沈栗在姜汤的杯子中放了根吸管,拿过一只装着水的杯子,凑到顾易鼻子下?#35828;潰?ldquo;?#20154;?rdquo;
  顾易没有闻到姜味这才张开嘴。
  沈栗将吸管凑到顾易嘴边,顾易吸了一口,又察觉不对,“辣...”
  沈栗笑了笑,道:“白开水怎么会辣呢?你是不是还以为你在喝酒?不信你再尝尝。”说完又把吸管凑到顾易嘴边。
  顾易又吸了一口,皱着眉头:“还是?#34180;?rdquo;
  沈栗肩膀抖动,又一本正经道:“不对,你好好尝尝。”
  就这般一回回哄骗着让顾易喝了整整一杯姜汤。顾易这人挑剔,上学那会儿葱姜蒜香菜一样不沾,要不是这会儿醉了,怕是打死他都不会?#26085;?#20040;一杯的。
  沈栗喂完姜汤,就给顾易为了口水。顾易喝了水迷?#32536;?#30634;道:“...这回对了...”
  沈栗闻?#21592;?#30528;蛋挞笑成一团,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喝醉的顾易还挺好玩。
  喝了姜汤,沈栗给顾易找了条毯子盖在身上,把蛋挞留在顾易身边守着,他则拿着?#21482;?#21435;书房处理视频。
  他是个美食博主,有着不到二十万的粉丝,他没有什么野心,?#24187;?#21608;发一?#38382;?#39057;,从不参加任?#20301;?#21160;,时间完全由自己支配,日子过得随心所欲。
  沈栗剪好视频发到微博上,看了看粉丝的留言:
  豆子?#32929;常?#25105;能说身为一个手控我的关注重点从来都在那双手?#19979;穡?/div>
  大爱香菜:栗子你好久没直播了,没?#24515;?#30340;声音滋润我的耳朵要哭了...
  臭臭不臭臭:直播直播直播!?#35835;陳读陳读常?/div>
  花菜不是菜花:等了一个周等来这样一个水视频我是拒绝的...
  沈栗往下翻了翻,大概就是对这条视频的含金量不满,其实他本也没打算那这条视频顶事,原本已经订好周六直播。于是在视频下评论道:周六老时间直播。
  地下是一片欢呼声,沈栗没再翻看。
  他关?#35828;?#33041;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已经晚上10点了。外面蛋挞一直没出声,想来顾易还没醒,若是再不醒,今晚?#29616;?#33021;委屈他睡沙发了。
  客厅里静?#37027;?#30340;,刚出书房门就能听到蛋挞的小呼噜声,看来已经是睡着了,沈栗笑了笑。
  再往前走两步,却见沙发上坐了一个人,沈栗凝神回想,他记得去书房之前顾易是躺在沙发上的。
  所以,他醒了?
  沈栗脚步顿了顿,毕竟好些年不联系,如今见了面还不知...
  他心念转动一翻,还是走到顾易身边的沙发上坐下,这才看到顾易手撑着额头,?#31181;?#25269;在沙发扶手上,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眼睛,沈栗看不真切他是睁着眼还是睡了,他顿了顿,轻声道:“顾?#20303;?rdquo;
  见眼前的人没有反应,沈栗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他有些不知道?#36855;?#20040;面对清醒的顾易,身为老同学,寒暄是免不了的,但是他讨厌这些。
  沈栗站起身想将顾易放?#39038;?#35841;知他的手刚碰到顾易的衣袖就被反手握住向里一拽。那力道很大,沈栗没站稳,一个踉跄摔在沙发上,双?#30452;?#20154;反扣在头顶,喉咙被人掐住。
  脖子上的?#32622;?#29992;力,只是自己被完全?#24618;?#20303;的姿势让沈栗皱了皱眉。他抬眼看着自己上方的那人,他的眼中分明还带着三分醉意,但是目光却清明。
  从下?#23047;矗?#20182;华丽的眼线与长直的睫毛像是妖娆的黑凤羽,美的勾魂夺?#24688;?/div>
  他闭了闭眼睛,酒精的后遗症让他的?#28304;?#30053;显迟钝,他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身下人的模样,随后他偏了偏头,似乎是有了眉目,慢吞吞道:“栗子?”
  沈栗深吸一口气,点?#35828;?#22836;,动了动手,示意他放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部落冲突七本最强布阵 河北11选5派奖 龙珠直播 那不勒斯的黎明歌词 关于威尼斯的资料 德国海默于杜塞尔多夫距离 十一运夺金实战技巧1胆n拖妙投任选3 日升月恒彩金 一分快三计划中心 15选5走势图2元网官方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