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驿站(穿越重生)——杨翠花

时间:2019-03-14 10:45:38  作者:杨翠花

   =================

  书名:驿站
  作者:杨翠花
  文?#31119;?/div>
  不是所有人都合该宠着你。
  五个甜虐暖心小故?#24405;?#21512;,讲述了炮灰如何不约主角,快穿,孙迟羽中心,讲他遇见的几个故事?#32422;?#20182;最后停脚的地方。
  五对cp,五个故事,专治公主病王子症和小白花主角,严肃讨论应该怎样去爱一个人。每个故事视角不定。
  单元故事:
  故事一:复仇男妃的报复对象没空理你:那个……让一下,我忙着抢皇位。
  故事二:逆袭贱受的白月光渐渐失去耐心:那个……我已经拒绝过了,请自重。
  故事三:快穿汤姆苏的炮灰备胎突然变态:当然爱过,不过我亲爱的前暗恋对象,我不约,还有,可以帮我家亲爱的挑一件婚纱吗?
  故事四:坚强女主的青?#20998;?#39532;突然抢她男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信我!我最爱的是你!
  故事五:牵线搭桥的万年单身?#20998;?#20110;被人驯服:孙迟羽?#21644;簦?/div>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迟羽,郑骥归 ┃ 配角:各个世界副cp?#32422;?#19990;界原主角 ┃ 其它:中二病怼天怼地产物,专反套路
  ==================
 
 
楔子
  闭上眼睛似乎还能看到漫无边际的星空,穿着各色服饰的人、动物,甚至是他的世界没有的生物穿梭在一道道光柱之间。?#32423;?#36824;有几个生物会停下来问他:“宿主415,你能和我?#25442;?#19968;下这个世界的信息吗?”
  他听见那个高高大大的纯白生物说着一口机械的汉语,?#23548;?#19978;是他的系统翻译的语言。那个生物抱怨这个世界的秩序太难维护,主角?#25512;?#20182;人的思维太诡异了。
  他听见?#32422;?#35828;:“可以。”然后他?#26377;?#31354;中抓出一个光球,光球上传来令人不适的感觉。
  “这是主神在0001世界的控制器复制本,只要抓住了构建世界的核心,世界就会按?#31449;?#26412;走。”正在围观的他无声地喊:不要交出去。可是那时候的他满心满眼只有任务……?#32422;?#22238;家。
  他是在第九十六个世界发现原来的世界已经回不去了的——他在那里遇到了一位老乡,老乡惊奇地发现本应成为人生赢家的他出现在了这个?#30343;?#20110;死后的宿主的世界?#23567;?/div>
  他这才发现?#32422;?#30340;世界里,已经有人顶替了他的人生。
  那时候他摸着?#32422;?#30340;胸口,将一腔苦涩咽下去。
  之后还是宿主415的他拼命做任务,大有让世界天昏地暗的架势。也是在他成功将?#32422;?#21464;成一个传说的时候,他发现了与他一样的?#20999;?#20256;说?#24230;?#29289;正在一个一个消失,剧情世界也越来越稳定,各种逻辑都能按着主神的剧本走。
  一次误打误撞,他进了一个不存在于列表上的世界——3001,三千世界之外的世界。那里有一个男人请他喝了一杯茶,一杯甜得要命的茶,那个男人说:“你以为茶就是苦的吗?”
  “你以为老天给你的命就是苦的?”
  那个男人策反了他,然后给了他的系统一个……
  ·
  爱他的不爱他的,他爱的他不爱的,好像就是这样而已,也没有什么。
  反正都会消失。
  “宿主大大!!!”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只想沉下去……
  “宿主大大!!!”
  沉下去……
  “宿主大大!!!”
  想沉浸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里……
  “宿主大大!!!你犯什么中二?”
  “宿主大大,别睡了!又犯中二了?=_=”
  是的,那个男人给了他的系统一个聒噪而?#19968;?#29992;颜文字的灵魂。
  ……
  小子你很吵。
  “回神啊!!!”
  “任务要失败了啊!!!”
  任务这东西……做你个ball啊!
  耳边叮叮叮的声音还在响,415吵闹的声音就没?#22411;?#36807;。
  明明……
  这?#19968;?#24590;么那么有活力?!
  “安静是绅士的品格,懂?”他终于出声彻底阻止415将他的耳膜震出血。再让这小?#19968;?#21557;下去,他再也没?#24515;?#20010;机会补觉了。
  两眼尴尬地睁着,死命撑在那里才堪堪没有合上。他翻身打了个哈欠,忽的,耳朵边震耳欲聋的声音扎过来!
  “操”他猛地翻身起来,这下子睡意给整了个干净。
  “宿主大大!宿主大大!!!要赶紧赶去绀县寻?#19968;实?#22823;大的脑子啊!”
  “他脑子不是好好地装在他的头?#19979;穡?rdquo;
  城门下?#20132;?#24050;经舔上城墙,一丝一丝地吻着这座?#29301;?#24102;着狂热和不顾一切的决绝。
  “啧,这样的爱还真是敬谢?#24187;簟?rdquo;他瞧着下头已经开始攻?#29301;?#29469;不及防被人推了一把,一个趔趄差点摔出去。
  415只有沉默以对,天知道他的宿主整天在想些什么,就是不肯好好做任务。
  “宿主大大,赶紧去帮皇帝?#19968;?#20182;的脑子,要是再为了一个男人消沉下去,他的国就亡了……”
  “亡了就亡了呗!”他双手背在脑后,迎着阳光笑。阳光上有灰蒙蒙的烟,看不真?#23567;?/div>
  415终于出离愤怒:“这是任务!!!”
  他脸上的笑意不变,爬到城垛上。
  他听见后头的人喊他,让他不要跳。
  “这是任务……”他喃喃自语,“这只是任务。”
  “415你知不知道你可以一个系统吵成一?#21512;?#32479;?”背对着敌军,他试着后退,将重心慢慢往外移。
  额头上有些汗。
  “还真的需要任务吗?”他听见后头的人叫喊,大叫着危险。
  当然,他能听清后头的人说话的原因还是415没有说话,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那?#31383;?#38745;我不习惯。”415是任务狂热爱好者。
  415还是没有说话,这时候他也终于把?#32422;?#25972;个人移到外头了。
  啪——
  大概会是这样的声音,不是指他坠落在地上的声音,而是他脑海里的弦?#31995;?#30340;声音。
  他面朝天空跌入烽火?#23567;?/div>
  身后的老兵最终还是没有抓住这个在攻城时?#32422;?#36305;到外面作死的兵,他想要啐一口,但莫名其妙就看懂了那人的口型——“谢谢你。”
  世界上这句话最可恶,噎住了所有的责怪。
  “这个世界是重生的世界,对吧?”
  说是重生,不过是主角受来到了另一个相似的世界,将那里的主角受挤了出去。
  415没有说?#21834;?/div>
  但他知道这个小?#19968;?#35265;不得战争。
  “皇帝大势已去,强?#24515;?#36716;只会造成更多的杀戮,倒不如让安王不战而屈人之兵。民心不是玩具,说转就转,何况,就算是有了军师,也不能保证皇帝永远不会踏上?#19979;貳?rdquo;他知道这样想?#38405;切?#20445;皇党很冷血,为了所谓的历史潮流就要放弃他们。
  “415知道,这是宿主的仁慈。”它的语气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也没有解?#20572;?#21482;是在传说时的黑暗里将?#32456;?#25488;得面目全非。
  他总觉得?#32422;?#21448;?#24651;?#23567;?#19968;?#32420;?#35813;?#24863;的内心了。
  亮光乍现,重生后的世界到了,“那么宿主大大!我?#22681;?#19979;来该去做任务了吧?!”415的语气一秒变?#27809;?#24555;。
  新的世界在眼前铺陈开,他轻声应了一声。
  这个世界又是一个开始。
  ·
  三年后。
  “孙迟羽!”
  “哎!”
  青年应到,快速拎了?#26263;?#21069;头去,前头的娘子招呼了一位客官往楼上包间去,戏台中央正隆冬呛得热闹。
  他将桶?#28909;?#22312;楼梯下,?#32773;者?#22320;跑?#19979;?#21435;引路擦桌点菜,顺带还推荐了菜色。?#32422;?#37117;忍不住为?#32422;?#28857;个赞,简直全能小二有没有!
  “宿主宿主!”
  “知道了。”他转身收敛起笑容,415这?#19968;?#19981;带“大大”的时候要么是眼睛灌水想哭,要么就是遇见了目标人物。
  他觉得现在的三千世界中只有他会陪着这个小?#19968;?#29609;扮演游戏。
  “宿主大大,主角受司池!!!卧槽!怎么金大脑郑骥归也在?!”
  “郑骥归?”目标人物也在?听着415唠唠叨叨讲郑骥归的事,他下楼的脚步渐?#28023;?#30452;至停下,一手扶在栏杆上,侧头愣怔着往下看。
  下头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头两个小孩被推来推去,矮一点的那个差那么一些就要哭了,高些的那个也是自顾不暇。眼瞧着矮个子两眼一汪水就要喷发,他趣味盎然地趴在栏杆上盯着下头的小孩:“就是那个?”
  “宿主大大~他们这么小,帮个忙呗~别看好戏了!”
  孙迟羽还是没有动,他盯着小孩子,那个两眼一汪水的也正好抬了头看他,小鼻子一?#35270;?#35201;哭出来。
  到最后孙迟羽耐不住415丰富得不像系统的感情爆发,才甩着抹桌布走到小孩面前。
  “谢谢!”
  小孩子软软的手和黏糊糊的奶音让他磨了几百回的心被微风吹了那么一下,?#35835;?#19968;丝丝。
  他原来还不是铁石心肠。
  ·
  多年以后,孙迟羽趴在书桌前问郑某人对初见是什么想法,是不是犹如神兵天降?
  已经不是那么?#30475;?#30340;郑某人迟疑了一下,道:“就没见过笑得这么中二的人,一定很好骗?”
 
 
第一章 
  平京是大历的国都,天子脚下,是大历最?#30343;?#30340;地方,素称鱼?#23383;?#20065;、桂城。桂城可不止指这里桂香四溢,还同“贵”,这里的消费也非是一般人能够消受得了的。
  你在这里的街上走,迎面撞到的十个人里有五个是县长级的,三个是在朝中站的,还有两个可能一个是?#39318;樱?#19968;个是皇帝。当然,这都是夸张了的。此外,还有不少人家的姑娘小姐在外头买香包,在店里买绸?#23567;?/div>
  大历的风气一向开放,女子跑马蹴鞠的也不少,公子小姐更是?#19981;对?#24217;会等时候折一两枝桃花用帕子裹了送人。
  平京天安寺的香火最为旺盛,车辇接连不断,太尉家的车辇刚走,御史家的车子便停了下来——帘子挑起一角,却挤出三个脑袋,小少年们推搡着下了车,跑在最前头的是褚御史丞家的小公子?#39029;嗵危?#36861;在后头叫“别跑”的是皇上的二殿下周衣宵,最后慢吞吞下车的是郑御?#21453;?#22827;的独子郑骥归。
  三人打小一起长大,关系好得紧,这次来上香明着借的是为郑御?#21453;?#22827;夫人肚子里的孩子祈福,?#23548;?#19978;三个小子好久没聚聚了,跑出来胡闹的。
  “孙先生请。”郑骥归从小家教?#24049;茫?#19979;了车等在一边喊了声。
  帘子再次撩起,里头的人这才暴?#23545;?#22826;阳底下,是一书生打扮的高瘦男子。
  他便是孙迟羽,当初捡了一只骥归包子回御史家,顺道在左相家打了几年杂,后来一步一?#33050;?#21040;了如今先生的地位,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郑骥归的赏识和淡到看不出的依赖。
  是的,依赖。大约是当年在人群中拉了一把这小子,郑骥归之后的七八年里总会下意识地在人群里寻找孙迟羽。郑骥归是个坚强的小孩,一向独立,有些事情孙迟羽也是点到即止,二人相处更是融洽。
  “少爷请。”孙迟羽虽是内心乐呵得不行,面上还是强作正经。这个礼节说起来有些不阴不阳,只是孙迟羽有一次玩心起了,然后小孩便学了去,请来请去好些年。
  二人便悠悠然地往里头走,415这时候也开始闹腾,叮叮叮响个不停——主角受又出现了。
  之所以说是?#37073;?#20182;在当年的戏台子下头见过两个小孩,他顺手救了一?#36873;5笔?#21482;觉得一群大人挤来挤去全然不顾及小孩子感受?#25925;?#33509;无睹简直不?#35828;潰?#37027;时候415也没告诉他这一举动蝴蝶掉了?#36824;?#21518;司池与正牌攻见面的机会。
  现在想想,他还是没觉得?#32422;?#26377;做错什么。当年人那么挤,居?#24187;?#26377;一个两个注意到两个小孩,还让大的?#36824;?#20102;……
  这叫个什么事!
  说回这庙里的一方小小天地,前头两位公子比着谁拜得快谁就赢,后头的小厮就算是长了四条腿也追不上。这两个身份又尊贵,看着就不是凡人,那里有人?#20381;梗?/div>
  郑骥归打小体弱,慢吞吞的跟不上,以前前头两个还执意?#20154;?#21518;来他故意慢的跟个蜗牛似的,?#39029;?#28059;和周衣宵急得就差把他往木棍上一捆,扛着进殿了。好在两个都不蠢,明白这是小伙伴的心意,也就不顾着骥归小朋友了。
  自此以后,郑骥归先去地藏殿等着就是惯例。等两位小朋友去后头金鳞池玩耍时再将旁的殿拜完了。
  “听说金鳞池旁有一株百年桃花?”
  “先生有所不知,那桃花生得妖艳,屡有妖异之像,方丈才将它移至金鳞池旁压一压的。”
  “池子能压桃花?”
  郑骥归摇头:“非是如此,金鳞池是救了太上皇一命的池子,自有上天庇佑,功德造化无量。”
  池子旁的桃花树下是三个小的最?#19981;度?#30340;地方,在征得寺内同意后还埋了一坛桃花酿。
  孙迟羽只是随口一问,他自打从人群里救了郑骥归和司池后,就再也没让415扒过剧情。415也知道他没有走剧情的爱好,每天除了卖萌就是卖萌,作为三千世界最后一只系统毫无尊严可言。
  今日来这天安寺,他也是定下后才被骥归小朋友捎带上的。
  “宿主大大,早上好( ^_^)/”
  说话了。
  “能量恢复够了?”
  作为一只系统,415最大的能量来源就是剧情人物,前些日子骥归在围猎场里摔?#32781;?#24378;行打开系统商城换了纱布碘酒才将骥归小朋友的命拉回来,他?#24187;?#19981;休照顾了三四天才回到郑家。在三千世界失去系统后,415的商城就打不开了,他这次强行打开?#22363;牵?15便陷入了休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捕鱼达人2破解版 包桌百家乐 博洛尼亚怎么到锡耶纳 佛罗伦萨小镇鞋 农场现金免费试玩 手机六合图库 中国象棋棋谱 欢乐麻将的规则 德甲联赛奥格斯堡对汉诺威96 火箭vs雄鹿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