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将军何时来娶我(古代架空)——青小雨

时间:2019-03-09 15:26:17  作者:青小雨

   将军何时来娶我by青小雨

  蜀世国小王爷一见钟情戚家嫡子,扬言:非将军不娶。
  皇帝大怒:戚家三代功臣,戚南柯为嫡长子,如何能嫁给你?
  小王爷委屈巴巴,遗憾叹息:那我嫁也是可以的。
  戚南柯得知消息,快马赶回王城意图破?#23265;?#22330;婚约,不料半路却遇上了偷溜出城的小王爷。
  小王爷千里寻夫,怎料却遇上山匪劫道,被戚南柯误打误撞救下。
  小王爷满嘴蜀世国官话:不阔能不阔能!我哩白月光咋会长成这样子?
  戚南柯:……
  小王爷:莫挨老子!! (`皿??)
  *本文所?#24515;?#23481;人物均为架空虚构。
  *糙汉将军攻X美貌狡猾王爷受
  *1V1,HE,年上,真香警告。
 
 
第01章 .他不嫁我嫁
  大盛正为三十年,朝野上下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盛原公皇帝年轻时骁勇善战,正为十八年收复边疆荒地,建立边境贸易城镇共二十三座,至此大盛万国来贺,繁荣富强,兵?#26607;?#22766;,正是国盛之时。
  大盛正为三十一年,西南蜀世国派出使者,跋山涉水半年之久抵达大盛王城“永歌”,上书同盟契约,愿同大盛皇帝永结安好,互通往来,并奉上随使带来的部分蜀世国特产?#36299;?#32597;宠物?#21592;?#35802;意。
  大盛重赏来?#20849;?#23459;众臣商议盟约之事,最终以贸易互通并邀请蜀世国当朝小王爷来“永歌”长居为条件,双方达成协议,于?#25991;?#25104;约。
  大盛正为三十三年,初夏,蜀世国九王爷杜?#21364;?#20365;卫随从奴仆共五百人,良驹数百匹,蜀世国特产无数浩浩荡荡前往“永歌”,正为三十五年,年仅十四的小王爷第一次认?#35835;吮人?#22823;五岁的大盛国公爷嫡子,戚南柯。
  一晃又是几年时间过去,每日听着关于戚南柯种种传说的杜慈满了十八,原公皇帝想为他赐婚,他便在书房当着众人的面提出,他此生非戚小公爷不娶。
  “胡闹。”原公皇帝正是?#25442;?#20043;年,年轻力壮,威严无比,他板着脸高座龙椅上,道,“戚家三代武将,戚南柯更是十七岁上战场杀敌,十九岁就替父镇守边关,他的婚事是?#21830;?#21518;和皇后决定,怎可随意处之?”
  “臣?#19981;?#20182;,有何不可?”杜慈乃蜀世国最得宠的?#39318;樱?#36825;几年在大盛更是无人敢招惹,世家贵族均想着法哄着宠着,原公皇帝也很是?#19981;?#36825;孩子天真率直的性子,平日没少赏赐纵容。杜慈来永歌几年,官话却始终说得别扭,带着浓浓的蜀世国?#22351;鰨?#24179;舌翘舌不分,道,“臣敬仰他,佩服他,?#19981;?#20182;。陛下,您是要指给他一个公主吗?不成的,臣早听闻他不?#19981;?#22993;娘,再说他一个武将不懂怜香惜玉,公主配他也是可惜,倒不如给了臣……”
  “越说越不像话!”原公帝拍了下桌子,哭笑不得,“戚南柯是戚家嫡长子,如何能嫁给你?”
  杜慈想了想,遗憾道:“那臣嫁也是可以的。”
  “你,你,”原公帝抖着?#31181;?#20182;,又看?#21592;?#30340;人,“你们听听,你们听听这孩子说得什么混账话!”
  有大臣出列,躬身道:“大盛历来?#24515;?#22971;,正室为男妻的家族也有不少。但王孙贵族家多少还是忌讳的,王爷,别的不说,您就不想要一个嫡长子吗?”
  “要那劳什子做什么?”杜慈很不在乎,“本王在家中排行老九,要嫡长子也不过继?#22411;?#29237;之位,有或没有都不妨事。”
  “你不在乎,戚家也不在乎?”皇帝道,“大白天的,你是在朕这儿做起白日梦来了?”
  杜慈噘嘴,红润的嘴唇带着淡淡的光泽,看起来似乎非常柔软香甜:“小公爷在不在乎问?#20160;?#30693;道,你们说了不算!”
  皇帝大笑:“好好,你便是不撞南墙?#25442;?#22836;。正好南柯最近要回城述职,到时候你?#32422;何?#38382;去。”
  杜慈眼睛一下亮了:“什么?陛下您说小公爷要回来了?”
  “前些日子刚收到的书信,边境的混乱已经平息……”
  皇帝说起了正事,杜慈便站在一旁心不在?#21892;?#26469;,心思早?#22836;稍读恕?/div>
  待皇帝说完正事让众臣退下,却又单独留了一人,正是国舅明玄飞。
  书房里燃着西域上贡的熏香,味道浓烈却不刺鼻,能令人振奋精神,是皇帝最?#19981;?#29992;的熏香 。
  皇帝微微眯着眼靠坐进椅子里,两手搭在扶手上慢慢敲着,国舅很是了解皇帝,躬身道:“陛下可是在想九王爷的事?”
  “杜慈这么多年就见过戚家小子一面,竟是念念不忘地上了心。”皇帝揉了揉眉心,“蜀世国最近内乱的事,他知道吗?”
  “看样子是不知情的,”国?#35828;潰?ldquo;负责监视小王爷的线人回报,小王爷没有收到过任何书信。”
  “嗯……”皇帝食指轻敲,半晌才道,“这场内乱若是换了主君,我们同蜀世国的盟约或许也就不复存在了,蜀世国易守难攻,边境又刚刚安稳……盯紧了他,别让他把关于咱们的消息传回国去。”
  “是。”
  “赐婚的事,国舅怎么看?”
  国?#25628;?#30555;一转,道:“太子不上进,信王和成王前几日又被参了结党营私、亏空国库,戚家如今声势浩大,颇有功高?#20405;?#20043;嫌,臣……倒是有一些想法,只恐会伤了陛下同国公爷的?#25512;?rdquo;
  国舅是很了解原公皇帝的,皇帝年轻时骁勇善战,平息了边疆不少战事,扩大了疆域版图,但眼下子嗣不上进,后宫?#39029;?#19968;团却是他最大的心病;国公一家虽是三代功臣,子嗣如戚南柯一辈比皇家子弟能干不少,深得朝野上下赞誉,皇帝虽面上欣慰,心里又怎能真的舒坦?
  戚南柯十七岁上战场杀敌,正是因为军功赫赫,皇帝心里才更有忌讳,这几年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将人召回;杜九王爷要求赐婚,倒是正好合了皇帝心思,不过面上总要做做样子的,因此才当众?#20826;?#20102;杜九王爷。
  这一切,国舅心里自?#27426;加?#20998;寸。
  果然国舅这一席话正给皇帝铺了路,皇帝笼着袖子哼了一声:“笑话,朕是君,戚家为臣,还能伤了?#25512;?rdquo;
  “臣失言!陛下恕罪!”国舅立?#22374;?#19979;,皇帝冷哼道,“起来继续说!”
  国舅便道:“国公爷是明白人,想来也定愿意为陛下分忧。既如此,不如应了杜九王爷,便让小公爷同杜九王爷联姻,也是为了大盛同蜀世国的安稳着想。”
  “安稳?”皇帝挑眉试探,“蜀世国内乱,届时换了主君小王爷于我们而言也没了用处,国公爷岂会不知其中道理?他怎愿意搭上?#32422;?#30340;长子?”
  “他如何知道?”国舅笑了,“他若是知道,岂?#20405;?#26126;他国公府同蜀世国暗中有来往?国公爷是聪明人,就算知道,也会装作不知。”
  “嗯……”皇帝很满意国舅的回答,“国公也就算了,戚南柯向来是有主意的人,他不会答应。”
  “陛下赐婚,他还能抗旨不成?”国?#35828;潰?ldquo;陛下,戚家功高?#20405;鰨?#24744;也是想堵住悠悠众口保国公一家安稳。只要他们成婚,自然无人再会提戚家是非,我相信国公爷定能理解陛下的良苦用心。”
  皇帝同国舅彼此心知肚明,话里有话地找好了召回戚南柯以及为他定婚的理由,就此将这事定了下来。
  国舅心里明镜似的,知道皇帝心里早有了决断,不过是需要别人提出来,让他可顺水推舟而?#36873;?/div>
  果然,皇帝居高临下看着国舅,?#31181;?#22312;书桌上轻敲,说:“知朕者,国舅也。”
  国舅忙低头:“为陛下分忧本是臣的本份。”
  皇帝便轻描淡写地一摆袖:“此事便按国舅所言办吧。”
  “陛下英明。”
  作者有话说:
  本文参加长佩情人节贺文活动,短篇很快完结。求收藏评论,?#34892;?#22823;家。
  将军何时来娶我
 
 
第02章 .缘分?#26049;?#20998;
  距离王城还有月余路途的小镇上,三匹高头大马趁夜住进驿站。其中一人裹着?#22104;?#20846;的斗篷,身材魁梧高大,往门口一站几乎挤满了整个门框,令驿站小二吓得双腿发软。
  “几、几位爷……”小二生怕这是一群马匪,哆嗦着退开好几步道,“今日,今日已无房……”
  “闭嘴!”掌柜的从后面快步迎来,目光犀利地扫?#29409;?#20013;一人腰上令牌,清楚这几人不是马匪强盗,立?#22374;?#25964;道,“三位客官,通铺已经没有了,上房还有几间。”
  那身材高大的男人整张?#33251;?#20046;都遮挡在?#24471;?#37324;,只露出一双犀利阴鸷的眼睛,那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似微微发灰,令人看一眼就心生恐怖。男人声音低沉,似含着滚滚风?#24120;?#36947;:“要三间上房。”
  “客官里面请!”掌柜的不敢多看,低头弯腰谦卑地将客人往里引去。
  高大男人身后跟着的两人粗声道:“外面的马好生看护起来,马草要喂新鲜的。”
  “是、是!”小二忙浑身哆嗦着跑了出去。
  这一行三人正是从边疆回来述职的戚南柯一行,回王城述?#30333;?#28982;不会只这几个人,大部队还在后面,同行的还有几辆马车,内有当地特产以及平复战乱后敌方送上的美人、金银以及降书。
  只是路才走了一半,便有密使送来皇帝口谕,竟是要让戚南柯回去联姻,对方还是个男子。这一石激起千层浪,得知消息的戚家心腹一个个愤怒无比,直说要去王宫?#25351;?#20844;道,戚南柯当日便书信一封交?#19978;率?#36830;夜返回边境交给父亲——戚国公,戚陆。
  戚南柯等不得父亲的回信,?#32456;?#20004;名心腹副将跟着?#32422;?#19968;起先行赶回王城,?#35753;?#23494;?#19994;?#37027;位蜀世国的九王爷弄清来龙去脉再行他计。
  这一路三人风尘?#25512;停?#36305;死了三匹马才终于临近王城,?#20154;?#20204;原定的回城计划快了不少,为了不引人注目,三人皆是裹着头面,料想王宫的人也算不到他们会秘密赶回。
  上了楼进了房间,其中一个副将拉下?#24471;保?#36947;:“已经快到永歌了,将军接下来打算如何?”
  戚南柯解下斗篷,?#24471;?#24448;后一掀露出犀利浓黑的?#20339;郟?#24120;年在边境生活令他的皮肤似布满了砂砾般粗糙,他肤色黝黑,脸侧还有一条?#24187;?#26174;的刀伤,浑身带着嗜血的可怖气势,令人不敢?#31508;印?/div>
  “杜慈的事探查得如何了?”戚南柯问。
  “今日收到来信,据说杜九王爷已不在王城了。”
  “这是跑了?”徐副将喜笑颜开,“他一个王爷定也不愿同男子结亲!太好了!”
  戚南柯沉着?#20339;?#19981;说话,两位副将互相看看,有些不解:“将军……怎么了?”
  “杜?#21364;?#20154;在大盛被挟做人质数年,为人开朗活泼天真无邪,深得陛下喜爱也从不自怨自艾,他在大盛结交纨绔子弟,终日沉醉享乐,在王城的名声很大。这样的一个人,若是得知?#32422;?#35201;被陛下赐婚,对方还是个男子,会作何感想?”
  “啊?”徐副将挠了挠头,憨憨道,“这,这属下不知,将军是觉得那九王爷不可能逃跑?”
  “他能逃去哪儿?”戚南柯看他一眼,拇指在食?#22797;?#36731;轻摩挲,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他不能回蜀世国,逃去其他地方终是会被抓回来的。”周副将蓄着大胡子,眼睛如铜铃般,粗声粗气道,“确?#24471;?#26377;逃的必要。”
  “那……”徐副将一时也没了主意,莫名其妙,“那他怎的不在王城?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戚南柯眼底深处划过亮光,低声道:“也许,他跟我们一样。”
  “什么?”徐副将一愣,拍了下桌子,“将军是说,他也想来找我们?!”
  戚南柯猜得结果不错,只是过程稍微有些偏差。
  杜九王爷得知皇帝愿意赐婚已示两国长久安好后兴奋不已,当夜便打点了行李带着?#32422;?#30340;心腹小厮豆丁溜出了王城,赶路月余后住进了一座小镇的驿站里。
  已是深夜,豆丁从外解手回来,裹着?#36335;?#21702;哆嗦嗦道:“王……公子,这个点了居?#25442;?#26377;人住店呢,我看着那三人不像什么好人,公子咱们明日早些走吧?”
  杜慈在床上翻了个身,?#31181;?#25705;挲过?#32422;?#38543;身携带的一支玉白短笛,懒洋洋地说:“你说戚南柯此时走到哪儿了?咱们要是错过了怎?#31383;歟?rdquo;
  “不会的公子,”豆丁缩进地铺里,仰看着床上的主子,“他们一行人回王城述职,必然走得是官道,那么多人呢,咱们定会遇上的。”
  “嗯。”杜?#21364;?#20102;个哈欠,在一片漆黑里往外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很浓,?#32423;?#33021;听到远远的狗吠和马叫声,他抱紧了手中的短笛,说,“你说,他还?#31995;?#25105;吗?”
  豆丁皱着?#20339;郟?#19981;知道该怎么说,想了半天才道:“公子,您和小公爷就见过一面,后来他就镇守边关去了,这么多年了……他也许不记得公子了。”
  “混账东西!”杜慈翻身拿了?#21592;?#19968;个枕头,?#20197;?#25171;地铺的小厮身上,半假不真地骂道,“他定能?#31995;?#25105;的!”
  “是是!”豆丁忙起来磕头,“公子长得这般好看,小公爷自然是?#31995;?#30340;!”
  杜慈哼了一声,四仰八叉地倒在枕头上,片刻安静后房里的二人都迷糊起来,却听窗外突然响起马鸣声,一人大叫:“马房走水了!!”
  杜慈?#20599;?#32763;身坐起,批了外衫赤脚奔出门去,与此同时正对面的门也被大力拉开,一个高大的男人皱着眉看了过来。
  两厢对视了短短一瞬,又同时移开了目光,豆丁抓着?#36335;?#20914;出来给杜慈裹上,叫:“公子!莫着凉了!”
  豆丁跟杜慈一样,在大盛待了这数年官话始终说得别扭,此时一着?#20445;?#34560;世国的官话便出了口。
  杜慈拉着?#36335;?#30524;?#23376;?#30528;不远处的橘色火光,也用蜀世国官话道:“你切看哈!搞快!莫烧了我们哩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网络棋牌追杀系统 守望先锋战绩查询 亚洲幻想返水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0期 小丑扑克10手电子 mg电子冰上曲棍球规则 金鱼普通话{#S+_}{\ 快乐8走势图彩客 守望先锋联赛 恩波利亚州立大学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