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蛊惑(古代架空)——溪鱼游渊

时间:2019-03-08 13:04:51  作者:溪鱼游渊

 

 
 
《蛊惑》作者:溪鱼游渊
简介
无边风月,江湖沉浮。
 
老好人直男大侠攻X外白内黑娇气美人受
 
谢?#25442;?#33457;紧急给我做的封面,大家终于不用看我的绿蛇蛇了,真实哭泣。
 
 
 
第一章 与君初相识
 
金陵城内,秦淮河畔。
 
灯光从那雕着羞怯怯半开的莲的窗楹缝隙里溜出来,又落到那站在画船护手边上抱着乐器弹唱的姑娘身上,然后顺着被风吹得微微扬起的轻纱滑落,最后才落入那一江脉脉含情的流水,化作了?#20102;?#30340;温柔光影。
 
你可以在这看到肌肤上抹着金粉的来自西域的胡姬,性`感张扬得肆无忌惮,一双碧绿色的猫眼看谁都像含了情;也可以选择有着一把好嗓子的,会弹琴唱曲的江南姑娘,垂眸低头,粉项含羞,水色的裙摆上染了梅?#37038;?#33410;的朦胧烟雨,这?#19968;?#33323;上盛?#30036;?#39128;十里的美酒,隔壁船只上没准?#22836;?#30528;清香扑鼻的清茶。这里每日都会迎来数不清的慕名而来的文人骚客,江湖?#32769;潰?#22240;此说书人?#20999;?#33521;雄美人的故事才能像那一条日日夜夜流?#39318;?#30340;秦淮河,长得看不见尽头,才刚刚流走了旧水,就?#30452;?#19968;场新雨灌满了河道。
 
年纪轻轻的少侠们结着伴来了这里,吵吵嚷嚷地跟老鸨说想要见见世面。他们有的腰间佩刀,有的背后带剑,高矮美丑,各有所别,唯一相同的,就是在那衣服的遮掩下,?#21152;?#19968;?#26412;?#24180;练武锤打出来的精悍身躯,惹得路过的姑娘?#20302;得?#20102;一眼又一眼,胆大的笑着看了回去,害羞的却被这一眼就看红了脸颊。正儿八经的习武世家对子弟管教得严,不会让他们年纪轻轻就泻了精气,家里连个丫鬟都难找,便是等到了岁数可以出门闯荡了,这些子弟在出门前也要被长辈三令五申,过得跟和尚也没什么两样。今天他们来这儿跟老鸨说见见世面,还真得就只能“见见”世面。
 
活成人精的老鸨当然不会不知道这条规矩,在看出了他们身份后还去?#24066;?#26377;的没的触了霉头,遂?#27899;裊搜净?#36807;来,让她带这几位少侠们径直去寻芍药。芍药是前几天刚进来的淸倌人,生得很是不错,不然也不会得了个花相的花名,一曲笛音能吹得杨柳在冬日生出嫩绿新芽,春风在沙漠催出艳丽花朵。当然最重要的是芍药初初到此,还未传出名气,在这个客来客往的时辰里也有空闲,不会冲突了别的客人。
 
严峰被这群初出茅庐的小伙?#29992;?#22260;在中间,听他们?#20652;?#21939;喳地讨论那未见面的芍药姑娘的容貌才情,也不掺和进去,只是唇角挂着笑不至于扫兴。他年长这几个小子几岁,多出来闯荡了几年,天南海北地走过,自然不会再像个愣头青一样,逛一次秦淮河就激动得不?#23567;?/div>
 
可不是激动得不?#26032;穡空饉一?#33323;上听见的是莺声燕语,看见的是软玉温香,迎面走过来的姑娘对他们轻轻那么一笑,就像是饮了一壶?#32676;?#20046;的女儿红下肚,整个人都被慰贴得舒舒服服。
 
那?#35753;?#22312;走廊的尽头,避开了厅堂的吵闹,带路的?#20928;?#25512;开了门,门内自?#22411;?#20102;弹唱的姑娘迎?#20384;矗?#36814;了这几位少侠进去,伺候他们在已经摆好了瓜果酒宴的桌边坐下,然后这几位姑娘才坐回了自已原本的位置,拿上了乐器,轻声细语地问:“不知几位爷想听什么曲子?”
 
这房内客人坐下了四位,房内伺候的姑娘便也是四位,倒是把吹拉弹唱占了个齐全。
 
严峰自然而然坐了主位,怀里抱着他的刀,手指漫不经心地搭在刀鞘上,听了问,才抬眼看了一圈这四位姑娘,又扫了几眼自己身边坐着的那几个小子,看着他?#20999;?#22859;地脸都红了,笑了一声,答了句:“姑娘们随便弹弹拿手的就行了。”在座的除了姑娘就是舞?#21476;?#26834;的莽夫,哪里听得懂?#20999;?#38451;春白雪的曲子,不过是打了个听曲的幌子,多看看这楼里的漂亮姑娘罢了。
 
姑娘们听了吩咐,抿唇一笑,哪里能不懂客官的意思,然后拨弦的拨弦,弹琴的弹琴,曲调活?#27809;?#24555;,莲口一张,唱的是人人都听得懂的采莲小调。
 
唯一不美的只剩下这房里还挂着一道幕帘,帘子是红纱做的,欲语还羞地垂在房内中央,影影绰绰地映出了帘后端坐着?#26579;?#30340;那位美人,那才是这个房间的正主芍药姑娘。画?#22478;?#27004;里玩惯儿了的把戏,清倌人接客总要?#35033;?#30528;一道帘子,美名其曰是隔雾看花,还有一个是能有自己花名的姑娘自恃身份,不会主动出?#20174;?#23458;,要等客人自己拨云见月。
 
严峰听着曲,眼睛却放在帘子后面那朵将离花身上,哪怕那映在帘上的只有一道?#30333;樱?#21364;也是一道曼妙至极的美人剪影,修长的颈,瘦削的肩,挺直的背,还?#24515;?#19981;盈一握的细腰,陷落下去的弧度让人想起一支待折的新柳。他看得口干舌燥,心中暗自嗤了自己一声,之后只好饮了一杯酒,不再去看那帘后的美人,半闭着眼专心听起小调来。
 
姑娘们唱过了两三首小曲,觉得差不多到了时候,停了下来,笑着抛出了话头:“几位爷来了这里,难道就不好奇坐在纱帘后的那位美人,是什么长相?”
 
严峰睁开?#25628;郟?#21448;扫了一眼那帘后的美人花,发现她?#37027;慕?#33258;己的背挺得更直了一点,下巴也往上抬了抬,手上正在温酒,按着壶盖的手指指节修长,动作优雅,?#36335;?#22905;指尖拿捏住的不是圆圆的壶盖,而是一枝?#39034;?#30340;花茎。严峰手指动了动,觉得?#20013;?#26377;一点痒,却没有接话。倒是坐在他身边的张家的老二老三,和江家的老大,喝了?#21103;?#40644;?#32769;?#32922;后大?#35828;?#23376;,笑嘻嘻地起哄严峰,刚刚这人盯着帘子后的美人眼珠都转不动的样子,可没被这三人忽略过去。
 
“怎么,表哥等了半天,到了这个时候?#21561;?#32966;子小了?”江家的老大江舍先开的口,他的?#30422;?#36319;严峰?#30422;?#26159;嫡亲的?#32622;茫?#26377;这么一层表亲关系在这,他自然要比张家那两个小子更敢跟严峰说话一些。
 
“严三爷还不起身,难道是?#24613;?#31561;着那美人自己走出来?#31354;?#24597;是不行,我们还急着看看这姑娘长什么样呢?”张三张磊落接了一句,张二张光明在?#21592;?#36319;着点点头。张家这两个小子也是有趣,老三天天油嘴滑舌,是个混不吝的滚?#24230;猓?#32769;二却老?#30340;?#35767;,?#28865;?#23376;打不出一个屁来。兄弟二人在同一天里不同时辰从娘肚子里出来,长得一模一样,气质却截然不同,他们老娘便总说老三在她肚子里就把老二的灵气都吸走了。
 
严峰笑着摇了摇头,让这几个小子别再起哄了,提着自己的刀站起了身,朝着那道幕帘走过去。他在幕帘前脚步一顿,透过幕帘隐约看见那姑娘?#30036;?#20102;手中酒壶,也转过头朝幕帘这边看来。酒香从这一片软红的薄雾里慢悠悠地飘了出来,轻的,软的,带着胭脂色的香气,在他心上轻轻挠了一下。
 
他拨开这层薄雾,呼吸瞬间一窒,他终于看清了这朵花的样子,跟他想象中的明媚完全不同,那是一种颓靡绮丽到了极致的美,像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握在掌心揉烂的柔软花瓣,混着甜香的嫣红花汁顺着指缝流出来,用舌尖轻轻一舔,就是让人颤抖发疯的甜腻,柔弱可欺,却也诱人至极。
 
芍药亦在仰头看他,一双眼笑意盈盈,眸光一转,便有千?#23458;?#32533;的情丝媚意要倾泻而出,从眼角上挑的飞红轻轻柔柔地飘出来,将严峰整个人都拢在这?#29992;?#30340;?#19968;?#30260;里,想让他一辈子都走不出来。
 
严峰定了定心神,再仔细打量,却是越看心跳越快,这位姑娘的五官其实都生得极好,只是一双眼被红妆描得太媚人,?#21561;?#22312;第一眼夺去了所有光?#21097;?#27492;时再看,便发现她鼻梁秀挺,鼻尖微微上翘,这样仰头看人时灵动得像一只狐,双唇柔软嫣红,抿唇笑起来,左脸颊上有一个小小的梨?#23567;?#20005;峰一双鹰目紧盯着人,一时生奇,面前这姑娘单论长相,竟是无一处不合他的胃口,不入他的眼缘。
 
直到他看见姑娘率先避开目光垂下头去,露出一个通红通红的耳垂和一小截泛着粉的秀气?#26412;保?#25165;一惊,醒悟过来自己失态,此时耳中方才听见自己心跳如擂?#27169;?#19968;声又接着一声震耳欲聋,只跳得他也面红耳赤起来,乱了方寸,竟然?#30036;?#25769;开帘子的?#20405;?#25163;,?#21482;?#24448;后退了一步。
 
背后调笑声一静。
 
这可是画舫迎客以来前所未有的事,这红袖添香的风雅之地,便是?#21152;?#23458;人不喜帘后美人,也?#38553;?#27809;有撩开帘子又?#30036;?#30340;做法。
 
张家的光明磊落两兄弟和江舍三人面面相觑,他们可都看见?#25628;?#23792;往后退了一?#21073;?#19981;由得互相挤眉弄眼,暗自对口型猜测那帘子后面的难道是藏了个丑得惊天动地的母夜叉?青楼楚馆迎来送往,消息灵通,一向与江湖上的世家有着扯不清的关系,比如说这?#19968;?#33323;,背后就站着严家。既然站着严家,老鸨再怎么样不识眼色,也不可能真给?#25165;?#20102;一个无盐女过?#31383;桑?#20877;说江南水乡之地,哪里有真地长得丑的姑娘?便是日日风吹日晒的卖鱼女,摘下斗笠,露出的也是一张清清秀秀干干净净的脸庞。
 
江舍看严峰愣在那里不动,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嘴里埋怨道:“表哥,你也太不解风情了,成日里练?#35835;飞?#20102;不成?得得得,你不愿意掀帘子就让开,我可是迫不及待要见见那帘后的姑娘了。”
 
他年纪轻轻,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又生了一双无辜杏眼,这样的话从他口里用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说出来,是谁听了都不会生气的。江舍一边说,一边走到?#25628;?#23792;?#21592;擼?#25260;手就要去掀帘子。
 
严峰原本还怔怔盯着那帘后的姑娘看,心里一瞬间就想了许多,她是不是生气了?我现在再掀开帘子,她可会觉得我唐突?会不会讨厌我,觉得我只是个鲁莽武夫?自己把自己臊得面红耳赤,哪里还有平时行走江湖的半分潇洒;但此时江舍要来掀帘子,他却是极快?#22836;从?#20102;过来,右手一抬,刀鞘就横在了江舍胸前,而且把他逼着往后一退,连帘子的边都没有摸到。
 
“表哥?”江舍叫了他一声,又是不解,又是生气。
 
严峰头疼起来,他要怎么说,难道告诉表弟,他严峰今天对青楼里的一位姑娘一见钟情,连看都不想让别人看一眼,只想直?#24433;?#22993;娘掳回家里去,从?#35828;?#26126;珠一样捧着护着吗?不不不,这太莽撞了,姑娘定是不愿意的,他们才第一次见面……
 
江舍看出严峰神情?#31168;保?#20063;不见他回话,面色古怪地想,他表哥别是突然傻了吧。
 
芍药没让严峰继续想下去,她重新抬起了头,扬起了?#26412;保?#20986;声道:“花红柳绿,送客!”这是唤得那四位姑娘了,声音里含了委屈,虽是又娇又软,却明显气狠了,话放出来毫无转圜余地。
 
姑娘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位?#20384;?#25318;在了幕帘前面,福了福身,嘴里说着赔罪的话,?#31383;?#37027;道帘缝和帘后的美人一起遮了个严严实实,做出了送客的姿态。另外两位站到了门边,也是行了一礼,只等着开门了。
 
“表哥!”江舍又唤了一声,也有几分委屈。本来嘛,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谁都会不甘的,只是严峰平日里在同辈之间颇有几分威信,江舍这才没闹将起来。
 
严峰按了按眉心,也觉得有几分头疼。这欢喜的情绪来得汹涌又陌生,他也需要回去好好想一想。他对着帘子也抱拳行了礼,道:“严某今日唐突,还望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原?#30053;?#20010;,改日严某再专程来向姑娘赔罪。”
 
芍药没有说话。严峰转身对张三张四说了声走,率先离开了。此后他对待张家的磊落光明自然又是一番赔罪,作为主人家待客不周,三人互相客套了一番,然后各回各家去了。
 
江舍是跟着严峰走的,江家不在金陵,他此次代表来贺严家当代家主严行六十大寿,作为表亲借住在严家。
 
严峰也不管他,二人年纪相仿,江舍这小子从小到大每年总有几个月住在严家,从小就?#19981;?#36319;在他屁股后面东跑西跑,害他小时候没少被嘲笑长了条小尾?#20572;?#22914;今长大了,也没好到哪去,还是?#19981;?#36319;在他后面。他回?#25628;?#23478;,径?#26412;?#21435;?#25628;?#27494;场,刀在进场前?#35835;?#19979;来,放在了?#21592;?#31354;着的兵器架上,然后他赤手空拳地往演武场中间一站,对着一直跟在他后面的江舍伸出一只手,掌心朝上,弯了弯除大拇指外的四个指头,让江舍放马过来。
 
江舍苦着?#21557;?#20102;过去,他武器是把风流扇,十二?#35033;?#37324;镶了精铁,看着轻巧,舞起来却也颇有份量。不过他从小到大就?#28142;?#36194;过严峰,说实话小时候他一直以为表哥是吃大力丸长大的。
 
江舍身形冲得极快,抬?#30452;?#26159;一招仙鹤点头,冲严峰肩头点去。严峰身子一侧,握拳舒臂,捶了江舍心口一下。心口这地方脆弱,严峰便留了手,然而拳头一触便觉出不对劲,此时再退却已是来不及,江舍不退反进,扇子忽地一展,紧追着严峰咽喉。眼看着江舍这次就要赢了,严峰却突然身子一矮,长腿一扫,江舍上半身追得太急,下盘自然不稳,轻易被扫倒在地。
 
他们平常能走过五十招,今天却别说五十招了,五招都没走过去。江舍凭着严峰不知道他新带了一面护心镜在胸口,开头就故意卖了个破绽,却没想打雁反被雁啄眼,倒下得比平常还快得多,一时大觉丢人,躺在地上便不起来了,哼哼唧唧地抱着自己小?#32676;巴礎?#20005;峰失笑,用脚尖踢了踢他:“起来,我用的几分力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江舍不?#24052;?#20102;,呈大字形瘫在地上不动,嚷嚷:“我不起来!起来了表哥你又要揍我!”
 
“啧,要躺躺演武场边上去,?#19968;姑淮?#22815;呢,你在这儿是想继续陪我练手?”严峰挑了眉,语气不?#25512;?#26469;。他自从撩开红纱那一刻开始,心中便像是着了一把火,烧得他不得安生。
 
江舍心知自己这是被放过去了,闻言就立马起了身,蹿回?#25628;?#27494;场外面。他自幼习练江家青萍?#21073;?#36731;身功夫俊得很,然而这短短几步路却还是?#21482;实?#20687;是屁股后面有狗在追。
 
严峰还站在场地中央,背脊挺直,像是一棵松。江舍只是个开胃菜而已,后面还有严家武馆的学徒教头,连着?#35828;厴侠?#21521;他讨教。他今日本就心情不好,自然来者不拒,下?#30452;?#24448;日还狠一些,只要是?#20384;?#25361;战的,都一视同?#23454;?#25549;了个鼻青脸肿,而且是英俊的?#25237;?#25549;几拳,平凡的就少揍几拳,强?#22411;?#19968;了武馆内部人员的外貌水?#21073;?#21487;以说是十分公允了。江舍站在武场?#21592;?#30475;着都觉得疼,呲牙咧嘴地摸了摸自?#27827;?#20426;的脸庞,?#24471;?#25720;想表哥今天?#38553;?#26159;吃炮仗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24643;?/strong>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