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高冷黏人精[重生]——临江竹影

时间:2019-02-28 14:45:34  作者:临江竹影

 《高冷黏人精[重生]》作者:临江竹影

 
文案
 
上辈子,徐晋源误入魔道,人人得而诛之,被青梅竹马的秦萧一剑毙命。
  
重生后,徐晋源决定好好巴结一下秦萧,避免重演被他一剑了结的命运。
 
小心翼翼藏好自己上辈子做的事,跟在他身边得得瑟瑟狐假虎威,“乖巧”地做他的好兄弟。
 
然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了——
  
徐晋源:我觉得我的人生好沉重。
  
秦 萧:别怕,我在,以后不会了。
  
徐晋源:你压在我身上真的很沉重= =
 
★锵锵!新文求小天使们收藏≥3≤!★
1.1V1,主受,he。
2.高冷闷骚深情攻x感情迟钝洒脱受
************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19978;?#20462;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晋源,秦萧 ┃ 配角:神秘配角们 ┃ 其它:
 
 
第1章 惊慌的复活
  夏日午后,一间简单却雅致的竹屋里,徐晋源?#36816;?#22320;躺在竹床上,睡颜恬淡,姿态放松,身上盖着一层薄被。
  
  他面容俊俏,十分讨喜。尤其是一对?#39034;?#30340;睫毛,在睡梦中不时微微轻颤,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想要呵护的感觉。
  
  但是突然间,他舒展的眉头紧紧拧起,仰起?#26412;保?#22068;唇张开发着抖,双手死死抓着床褥,似是喘不上气一般。额间青筋蹦起,冒出颗颗?#24618;椋?#25509;着两行眼泪毫无预兆地从紧闭着的双眼中流下。一双指节分明的手忽而又死死捂着心口的位置,似乎被痛得要疯掉一般。
  
  “啊!”
  
  他被折磨得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喘着气,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眼中还含着泪,心口的疼痛让他呜?#39318;?#20498;抽着气。
  
  可是仅仅一瞬后,他眼里的悲痛?#31361;?#20026;乌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茫然。
  
  徐晋源眨眨眼睛,忽然觉得脸上又湿又凉,便奇怪地用手抹了一下,放到面前看?#25628;郟?#28982;后更懵了。
  
  我去!什么情况?
  
  他这是哭了……?还泪流满面!
  
  他都快两百岁的人了,这这这……这也太羞耻了吧?!
  
  徐晋源慌忙几把抹掉了脸上的泪,又想起方才心口仿佛被?#27627;?#19968;般的疼痛,此刻竟也消失不见,好像刚才疼的不是他一般。
  
  他?#35835;?#24867;,又急切地将单薄的里衣往两边扯开,露出了白皙光洁的胸口。他低头看了看,不禁露出了赞叹的神色。
  
  “这塑?#20301;?#31070;丹不愧是魔域圣物,一点?#25749;?#37117;看不出来了。”
  
  这塑?#20301;?#31070;丹是他上辈子做魔尊时,一?#25105;?#22806;偶然得到的宝贝。说是可以活死人,只要尚存一丝元神,便可凝天地灵气,重塑一副肉身。
  
  也正是因为生前服用了?#35828;?#33647;,他才敢拉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狱……然后自己再飞出来。
  
  想到这,徐晋源忽然皱起眉,眼底也是一副痛苦的神色。
  
  为什么他之前会做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呢?为什么他此刻又会这么悔恨?他明明记得死之前想的是复活回来后,要屠尽整个修仙界来着?
  
  徐晋源头有些痛,他甩了甩?#28304;?#28145;吸了口气,决定还是先搞清现在的情况比较好。
    
  他闭上眼睛查看自己的修为,结果这一看却又让他惊得瞪大了双眼,他的修为竟?#25442;?#21040;了金丹期!而且入魔后的各?#20013;?#39764;歪道的功法全都不见了!
  
  他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既紧张——不知道是谁?#31995;?#20102;他金丹期后的修为,有什么目的?还是说这是重生的代价?
  
  同时他又突然生出一丝欣喜——他是不是可以重新做人了?
  
  作为魔尊的时候,他活得昏昏噩噩。有时候会懊恼自己所做的事情,把自己关起来,甚至自?#23567;?#21487;有时候他又觉得心中怒火滔天,想杀掉所有否定他的人。
  
  但不管是哪种情绪,他都憎恨自己魔尊的身份。
  
  徐晋源脑中胡乱想着,又转头看向四周。
  
  “这里好眼熟啊?”
  
  他皱起眉,压下心中所想,随手理了理里衣,直接穿鞋下地,在竹屋里晃了一圈,然后就心惊肉跳起来。
  
  他迅速来到门口,推开了大?#25319;?/div>
  
  门外是几株青翠挺拔的仙树,枝头是一簇簇粉色的小花,?#39029;?#24180;花开不败。远处则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层层薄云将其笼罩其中,如梦如幻。
  
  可是他却没被这?#21543;?#25152;吸引,反而惊得向后踉跄了一?#21073;?#38706;出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里……这里是穆青派的千幽峰!秦萧住的地?#21073;?/div>
  
  想到秦萧,徐晋源的心口忽然又是一阵难忍的疼痛。这疼痛非常不真实,仿佛不是来自肉体,而是来自记忆。
  
     上辈子他就是被秦萧一剑穿心而毙命的。元神是有记忆的,就像他此刻仅仅是想到秦萧的名字就会害怕。
  
   “是了,”徐晋源自说自话道,“人若面临必死的境地,反而就会无所畏惧。但一旦还有生还的可能,就会心生畏惧,小心翼翼。”
  
  他不恨秦萧杀了他,那是他应得的下场。可是想到秦萧真的用剑?#28372;?#20102;自己,他还是忍不住有些难受。 
  
  但是他们并没有毁掉自己的肉身,还留了自己一丝元神,然后把自己带回了穆青派?
  
  徐晋源大脑?#20260;?#36816;转起来,然后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他们为了?#22836;?#33258;己,要将自己炼成血魂蛊!要让自己生不得,死不能,日日夜夜承受冰锥刺骨,?#19968;?#28954;身之苦!
  
  这……这也太可怕了!虽然他上辈子的所作所为也实该被如此?#28304;?#20294;是他还是恐惧得不?#23567;?#36523;体开始发抖,从心灵到肉体恐惧着这种?#22836;!?/div>
  
  他得逃走!哪怕……哪怕找个地方再自裁一次赎罪也好,他不要被炼成血魂蛊!他不要!
  
  徐晋源惊恐地跑出竹屋,连外袍都顾不得穿,只着一身单薄的里衣。
  
  他顺着一条并不?#30422;?#30340;山路而下,他走得十分顺畅,因为在他入魔之前,这条路他几乎每隔几天就要走上一次,有时候甚至干脆住在峰顶的竹屋里。
  
  那时他是整个穆青派唯一一个敢直呼秦萧名字的人,他也是唯一一个敢赖在千幽峰不走的人,他还是唯一一个惹怒秦萧后还会被他轻?#33258;?#35845;的人……
  
  都回不去了,就算他现在洗心革面,重头来过,他?#19981;?#19981;去了。秦萧不会原谅他,各个门派也不会原谅他,?#20999;?#23478;人被他害死的人也不会原谅他。
  
  徐晋源闭起双眼,将眼眶里?#21767;?#27969;出的泪逼了回去。然后握了握拳头,睁开眼睛继续往山下跑去。
  
  他不敢使用灵力,千幽峰上被秦萧设下了很多结界,一旦有灵力波动,他就会立刻?#20804;?#21040;。所?#28304;?#27425;下?#21073;?#21482;能靠着一双?#25319;?/div>
  
  头顶烈日当空,本是能将人晒化的天气,但此刻已经走了小半个时辰的青年却只流出了很少的汗。因为整个千幽峰的最外层有一层结界,可以?#26757;?#20869;保持着宜人的温度。
  
  夏日虽日照充足,却不会炎热难耐。冬天虽有风霜雨雪,却不会寒冷刺骨。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的他才会没事就往千幽峰跑,甚至在那里蹭吃蹭喝蹭住。
  
  想到这徐晋源心中不禁?#38047;?#36215;一股苦涩来。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离开,若是被人发现,那……那就立即咬舌自尽,总之不能被炼血魂蛊!
  
  徐晋源又走了小半个时?#21073;?#36523;体开始疲乏起来。他猜想许是刚刚复活的原因,不然以他此刻金丹初期的修为,就算绕着千幽峰跑个两三圈也是?#26179;?#39064;的。
  
  坚持,坚持住!
  
  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但突然间他脚步一滞,不安地皱起眉头。
  
  好像有人用灵识扫过了他的周围!
  
  徐晋源心头一紧,当即想要查看那个灵识,却又担心被秦萧发现。最?#25214;?#20102;咬牙,加快速度往山下跑去。
  
  可是那灵识似乎在追着他不放,没有办法,他还是?#22836;?#20102;灵?#24230;?#26597;看那人。结果却发现对方修为高于自己很多,他根本无法查看对方是谁,所在何处。
  
  额角流下一滴冷汗,他再次加快了脚步。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不断从他身后传来,且有种越来越近的趋势。
  
  他开始往前看两步?#32602;突?#22836;警视身后一圈。往前看两步?#32602;?#20877;回头警视身后一圈。
  
  如此反复?#22797;?#21518;,在他回头看向身后时,却忽然撞上了一个?#38047;?#21448;软的东西。
  
  他重心不稳,向后退了一?#21073;?#26465;件反射地转回头,就看到一张面若冰霜却英气逼人的脸,高冷孤傲地居高临下看着他。
  
  徐晋源瞳?#23383;?#32553;,心脏仿佛瞬间跳停一般。
  
  ……秦萧!
  
  大惊之下,他好不容易?#19968;?#30340;重心再次丢失,整个人?#33073;?#38754;朝后摔了下去。
  
  可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然圈住了他的腰,略微用力,便将他一下子揽进了怀里。
  
  ?#20999;?#24863;的薄唇微启,冷冷地道出几个字:“你在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锵锵!第三本开文!激动!紧张!充满期待!小可爱们?#24613;?#22909;跟我一起踏上一段新的旅程了么?没?#24613;?#22909;的小可爱也先上车再?#24613;?#21543;!求收藏支持!第三本了耶,我可以求收藏专栏嘛?≥△≤
★徐晋源:大家好,我是本文风流潇洒,英俊迷人的主?#20999;?#26187;源。文末出现的是我老攻秦萧,这辈子超爱我的!
秦萧:上辈子也超爱你。
作者:……【默默拿出打火机】
徐晋源:啊……咳咳!但是肯定会有一些坎坷,还是希望作者大人不要虐我们,祝你越来越美!
秦萧:超爱你。
作者:笑容逐渐变态.jpg
 
——————————————————————
 
完结后的临江给下一本求个预收,收藏一下嘛~给小可爱们笔芯芯!
——————————————————————
李星竹永远忘不了他的?#33258;?#20809;,那个在他?#25442;?#23567;孩们欺负时,如英雄一般闪亮登场,?#20154;?#20110;水火之中的少年。
十年后,他终于寻找到?#33258;?#20809;,并莫名掰弯了人家。 
然而一?#25105;?#22806;,李?#20405;?#21457;现他竟然找错人了! 
这还没完! 
原来他放在心尖尖的“?#33258;?#20809;”还是当年带头欺负他的坏孩子王!
WTF?!!(▼皿▼#)
李?#20405;?#39118;中凌乱ing—— 
顾川:你自己搞错的,你自己承担。
李?#20405;穡?#20320;当年真是太恶劣了!
某人举手:作为小?#20405;?#30340;真·?#33258;?#20809;,我……
顾川转身,抽出麻袋,扣住某人,一脚踢飞。
1.1V1,主受,he
2.高冷护妻神秘大佬攻x勇敢执着特殊体质受
 
 
 
 
 
第2章 有点不太对
     “……”徐晋源死死盯着秦萧,但下一瞬心口又开始剧烈疼痛起来,疼得他弯下?#25628;?#33080;色通红。
  
  秦萧眉尖一蹙,扶着徐晋源的手顿时发出一阵白光,一股精纯的灵力顷刻间便进入了他的体内。
  
  徐晋源这才缓了过来,浑身有些发软。一半是疼的,一般是吓的。
  
  “还疼么?”秦萧似是关切,但眼神依旧清冷,令人难?#36234;?#36817;。
  
  秦萧……他看到自己为什么是这个?#20174;Γ?#38590;道不应该是万分惊讶,然后再补自己一剑么?
  
  而且他的神色也不太对!
  
  秦萧虽然是一贯的高冷姿态,但此刻是一种放松的高冷,而上一世却是一种沉重的高冷。
  
  就在徐晋源心里一?#24597;衣?#26102;,秦萧又说话了:“为什么这样看我?仿佛?#19968;?#21507;了你一般。”
  
  吃了他倒不会,捅死他还是很有可能的。
  
  看着仍然不说话的徐晋源,秦萧似乎有些不?#33579;?ldquo;是你自己行为鲁莽,怪不得别人。立即回去,养好?#30636;?#21487;以离开。”
  
  什么?鲁……鲁莽?
  
  徐晋源睁大眼睛,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表情看向秦萧。
  
  “徐晋源……”秦萧似乎忍无可忍,?#25512;?#21387;地道出了他的名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鬼屋走势图 热火队logo 黄金版游戏登陆 巴伦西亚对塞尔塔历史战绩 优博娱乐城网上 福建麻将打法 王牌战士什么时候出 dj水晶宫个人主页 开心假期电子 为什么都说北京单场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