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听说我是仙君的未婚夫[穿书]——雨洛萌

时间:2019-02-28 14:41:11  作者:雨洛萌

   《听说我是仙君的未婚夫[穿书]》作者:雨洛萌

 
  文?#31119;?#31302;君怀最近爱上了一本修仙耽美文,好不容易熬夜看完,等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成了主角攻的未婚夫?!
  剧情相同,人物相同,所以这未婚夫怎么来的?
  系统:番外
  穆君怀?#22909;?#30475;正版是我的错。
  穆君怀搓手:仙君,看在我做的这么好的份上能不能和……
  易濯:嗯?
  穆君怀秒怂:和我缠缠绵绵……
  易濯:既如此,便满足于你。
  穆君怀:……
  他一定看了一本假书!!!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君怀、易濯 ┃ 配角:各路仙君大佬们 ┃ 其它:穿书、仙侠
 
 
第一章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未起,真当自己是金贵之身?#24576;傘?rdquo;
  “可不就是金贵之身吗?不然那易前辈怎会选他做未婚夫。”
  “啥未婚夫,都是一些谣言罢了,易前辈是何等尊贵修士,他穆君怀也配!”
  “对啊,也不知道家主怎么想的,论?#25163;剩?#25105;?#24405;?#19981;知有多少能人,他一个病殃殃的双灵根人,怎成了易前辈的未婚夫,一看就是假的。”
  “对对对,假的……”
  仿若麻雀集会一般,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如波涛汹涌的海浪闯入画有腊梅屏风后,不?#31995;叵此?#30528;床榻上睡熟之?#35828;?#32819;朵。
  一遍又一遍,不重叠,反而气势高涨。
  终于,那床榻之?#35828;?#30473;心逐渐拧紧,平静的眼皮也在轻动,直到外面传来第三次的欢笑声,那蠕动的眼皮缓慢张开。
  交错的红色悬梁木,垂挂的小巧红色?#23631;?#25169;鼻而来的檀香。随着檀香入鼻,躺在床榻上的人也清醒了,慢慢扭头看向?#20063;?#30340;梅花屏风。
  屏风很长,几乎挡住了整个床榻,也因此让躺在床上的人收回视线,继续闭眼睡觉。
  连一口茶水都不到,床榻上的人再次睁开眼睛,并且急忙坐起了身。
  黑瞳盯着对面的梅花屏风看了一会,才环?#21448;?#22260;的环境,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和身上穿的?#36335;?#24613;急忙忙下床走出屏风。
  镂空的雕花窗前隔放着一紫檀木所做的长桌,桌上放着青玉所雕刻的香炉、一打蓝色封皮的书籍和那凌乱的玉酒壶一?#20303;?/div>
  除了这些,长桌?#20063;?#36824;有一简易的书架、搭放?#36335;?#30340;矮架、洗漱所用银盆。
  这怎么看都像……
  “我看,还是别为难穆君怀了,就传?#26696;?#23478;主,说穆君怀病了。”
  屋内正为周围环境惊讶的穆君怀被传进来的说话声吸引?#25628;?#30555;眺望。
  “乱说什么,四师兄他怎么就病了,他不过是昨夜饮酒有些醉酒罢了。”
  “穆子桐,也不知那穆君怀给你什么好处,你竟处处为他说?#21834;?rdquo;
  “四师兄他为人不需要我为他说好?#21834;?rdquo;
  “穆子桐,你什么意思?”
  屋外荷花池廊桥上的一袭青衣男子随着对方的质问而鄙视扭头,意?#24049;?#26126;显告诉质?#25910;擼?#20320;还有点自知之明。
  而?#20405;飾收?#20063;不是傻的,当即恼羞成怒道:“穆子桐,论地位,你比我低,有没有一点尊辈之礼。”
  “穆靖安,你说这话也不怕脸红。”
  “你……”
  “好了。家主都来了,有什么话可当面对家主说。”随着一袭紫衣的女子话语落下,吵闹的人?#21512;?#32487;扭头看向远端御剑而下的人,并随着对方上前来而俯首行礼。
  “家主。”
  “嗯。”来者身着藏青长袍的中年男子扫了一眼面前之人,见未寻到他想要之人,便问:“穆君怀何在?”
  “四师兄他……”
  “禀家主,四师弟他病了,起不了身。”打断穆子桐话语的一袭青衣女?#26377;?#33080;相迎说道,并时不时把视线落在家主身后不远一袭白衣男子身上,渐渐地脸颊上多了一丝羞涩。
  “家主,莫听三师姐胡言,四师兄他只是昨夜饮酒半杯,故而晚起。弟子现就去唤醒四师兄。”穆子桐赶紧起身去开门,去被?#24405;?#23478;主的声音阻止了。
  “不必了。”?#24405;?#23478;主穆?#25991;?#27668;势威武说着此话,可见他对此时之事很是不满,但又不能表现太过,只能口气上重了丝。
  身为?#24405;?#20043;人,怎听?#24576;?#31302;?#25991;?#36825;不满口气,当即不少人脸上都露出?#35828;?#24847;之笑,唯独一两个脸上多了一丝担忧、紧?#25319;?/div>
  也没过多理会这些?#24405;易?#23385;的穆?#25991;輳?#38754;带真诚笑容,侧身看向不远站着的白衣男子,俯首喊道:“易前辈。”
  一袭白衣的男子缓步走到穆?#25991;?#36523;旁,冷若冰霜的目光霎时让?#20999;┩得?#30340;?#24405;?#24351;子低头轻颤,深怕自己一个举动惹恼了这位?#24405;?#35831;来的尊贵客人。
  穆?#25991;?#20063;是个眼神犀利之人,弟子们的举动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当即一副教训口吻:“一个个还有没有点规矩,还不见过易前辈。”
  众人赶忙俯首行礼道:“拜见易前辈。”
  “咯吱!”
  开门声传入穆子桐耳里,当?#24202;?#22836;看去,见发鬓凌乱,衣?#20332;以?#32937;头的穆君怀站于门槛旁,惊喜喊道:“四师兄。”
  一声四师兄,前方俯首的弟子齐刷刷回头看向站在门槛处的穆君怀,当即有不少人脸上露出了惊讶神情。
  除?#35828;?#23376;们,穆?#25991;?#21644;一袭白衣男子也把目光落在衣衫不整的穆君怀身上,不?#32423;?#21516;的紧了紧眉头。
  特别是那穆?#25991;輳?#30631;见穆君怀那一袭悬挂肩头的衣衫,语气颇重训道:“穆君怀,还不整理衣衫,来见过易前辈。”
  穆君怀从听到屋外传来说话声就已经移步走到门?#21501;?#20599;听了,等听到什么家主来了,他才看了看自己,然后狠狠揪了一把自己。
  疼痛告诉他这一切不是在做梦后,果断开门,而碰?#21024;?#35265;到一群身着青色长衫的人俯首喊着什么易前辈。
  原本他是想赶紧关门,结果身旁的青衣男子喊了他一声“四师兄”,当即就把所有?#35828;?#35270;线吸引了过来。
  后来一个中年男子威?#31995;?#35828;着要他整理?#36335;?#21435;见易前辈。
  搞不清状况,又不能随便乱说的他?#32531;美?#20102;理身上的?#36335;?#26397;前走。
  “四师兄,小心门槛。”
  几乎忘记了门槛这一事的穆君怀在脚靠上门槛时,身体倾斜,当下就往前方地?#31995;?#21435;。
  好在身旁的穆子桐手脚快,赶紧扶住穆君怀,才让穆君怀没有摔倒。
  见自?#22909;?#26377;倒下,穆君怀吐了一口气,侧头?#38405;?#23376;桐笑道:“谢谢。”
  “家主,穆君怀都虚弱成这样了,还是别让他行礼了。”刚才打断穆子桐青衣女子穆玥再次出口道。
  “三师姐说笑了,四师兄既然起了,便不是病愈,只是刚才晃神?#24590;?#20102;一?#21073;?#36825;礼自然也该行的。”无视掉穆玥投来的怒意视线,穆子桐小声在穆君怀耳边?#27490;?#36947;:“四师兄,还不赶紧向易前辈行礼。”
  他虽?#25442;?#27809;搞清楚现在什么情况,但也不傻,知道现在不能随便,学着刚才这些人做过的手势向白衣男子俯首行礼,“易前辈。”
  白衣男子并未回应,用一个寻常不过的冷淡眼神看了看穆?#25991;輟?/div>
  聪明的穆?#25991;?#24590;不知白衣男子的意思,当即笑脸道:“易前辈,都是弟子无礼,还请你见谅。我先带你去正堂,待穆君怀梳洗完毕,在商讨这婚姻之事。”
  啥!
  穆君怀抬头一脸惊讶地看着已经背对他?#24230;?#30340;白衣男子,眨眨眼?#24187;?#30333;地在内心说道:婚姻之事?谁,他和这个易前辈?
  “穆君怀,你还愣着作什么,还不赶紧去梳洗。”
  “家主莫气,弟子马上为四师?#36136;?#27927;。”穆子桐拉了拉穆君怀的衣袖。
  回神的穆君怀立马俯首行礼道:“弟子知错。”
  若不是对方之意,穆?#25991;?#36824;真想换个人选,毕竟他?#24405;?#20063;不是没?#24515;?#20154;。不过,现今双方都已见面,他也不能回头称穆君怀病了,只好甩袖哼道:“给你两刻时。”
  两刻时也就是半个小时,足够他搞清楚现在的情况了。待穆?#25991;?#36208;后,穆君怀果断转身往屋里走,打算等帮他的青衣男子进屋后问?#26159;?#20917;,再来搞清楚到?#33258;?#20040;回事。
  “穆君怀,你站住。”
  停下的穆君怀回头看向后方上来的青衣女子,已经听了有人称呼这女子为三师姐的穆君怀冷静地说道:“三师姐,还有何事?”
  “何事?你瞧瞧你今日干出来的好事。”
  “不知三师姐所指?#25105;猓?rdquo;
  “哼,穆君怀,别以为易濯前辈选你做未婚夫,你就洋洋得意,告诉你,?#25512;?#20320;今日这般模样,也没资格做易濯前辈的未婚夫。”
  易濯!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随着穆君怀转动眼珠思考时,后方一个青衣男子上前说道:“三师姐所言甚是,四师兄,你既然不愿意接下这门婚事,又何必出来,好好待在屋里不就行了。”
  “穆靖安……”
  穆君怀拦住穆子桐,?#20339;?#24494;微下垂,露出一抹无害笑容,“三师姐,有没有资格好像不是你说了算,就算我没有,难?#24576;?#19977;师姐你?#23567;?rdquo;
  不给愤怒的穆玥说话的机会,穆君怀一?#34987;?#28982;大悟地说道:“难怪三师姐你这般积极说我病愈,原来是害怕易前辈真选了我,没了三师姐你的份。哎?#21073;?#19977;师姐,你早说嘛!刚才我也好跟易前辈说说三师姐你心悦他,也好满足你这?#30340;?#20043;心。”
  很少见过穆君怀这么能说会道的?#24405;?#24351;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赶忙耳朵拉长、目光紧紧地看着穆君怀,身旁错过了穆君怀接下来的?#21834;?/div>
  当然,除了穆玥。
  穆玥没?#31995;?#31302;君怀会这般羞辱她,怒发冲冠道:“穆君怀,你竟敢羞辱我。”
  “哎?#21073;?#19977;师姐,你又错了,我可是好意,怎么能算羞辱,羞辱你这?#36136;攏?#25105;还做?#24576;?#26469;,毕竟你怎么也算是我的三师姐。”见对方恨不得冲上来吃了他,果断退后一?#21073;?#34892;礼道:“家主有令,我可不能耽搁,三师姐,你要是有意,记得一会来正堂,我也好跟易前辈举荐你。”
  “你找死。”
  “穆玥,不?#26757;?#32902;。”
  “二师姐。”穆玥一副委屈地看着从后面上来的紫衣女子,指着紧闭的房门,说道:“你看看四师弟什么态度,竟敢……”
  “好了,家主有令,去正堂外侯着。”紫衣女子说完这?#29100;?#36208;了,当然御剑离开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紧闭的房?#25319;?/div>
  家主有令,其他?#24405;?#24351;子也不敢耽搁,即便火冒三丈的穆玥,此刻也?#32654;?#24320;。
  从窗边看见所有人都走了,穆君怀才松口气,走到铜?#30331;埃?#30447;着铜镜中长发的自己,一脸茫然。
  他记得昨天夜里看小说看的睡着了,怎么醒来时地方就换了?
  环视四周环境一眼的穆君怀?#35835;?#25199;长黑发,见真实感非常强,才摸着下巴想。
  如果这一切不是梦,那么他就是穿了?
  穿越没什么奇怪的,他也是个看小说的,所以对于穿越已经不足为奇。
  他惊讶的是为什么是他,还有既然穿越了,这多出来的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易濯,易濯。
  刚才就觉得这名字熟悉,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闭眼?#20102;?#30340;穆君怀随着开门声响起,当即睁眼恍然大悟地说道:“对了,我昨天看的那本耽美小说主角攻就是叫易濯。”
  可这两者有什么关联?
  ……
  总不会他穿书了吧!
  【叮咚!恭喜你,猜对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
  许久没有写古耽了,若有不足之处,还请各位读者大大们见谅。
  作者君第一次写修仙题?#27169;?#27714;轻拍。
  若是大大你?#19981;?#26412;文,求个收藏,么么哒(*  ̄3)(ε ̄ *)
  ==================
  一如既往,开坑两章,两章下评论红包奖励?#21486;行?#25903;持,比心。
 
 
第二章 
  ?#31455;?#21916;你,猜对了。】
  脑子里突?#24576;?#29616;另类声音,穆君怀本能摸着脑袋,问:“你是谁?”
  【我是为穿书者指引方向、发?#26082;?#21153;的系统】
  第二次声音回档在脑子里,这时候穆君怀已经不惊讶了,因为他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手拿着书,摸了摸眼睛处的眼?#25285;?#19968;副正规正距的样子说道:“你好,穆君怀,我是穿书引路者系统,名?#20449;?#28784;。”
  “穿书引路者,炮灰系统!”穆君怀眨了眨眼,随后一脸惊讶地说道:“所以我真的穿书了?”
  “没错,你成功成为第2333号穿书者,也将由我炮灰负责给你?#27493;?#26412;书任务攻略。”
  穆君怀:“……”
  穿书,穿书。
  他一个经常看耽美小说的腐男当然也看过不少穿书文,只是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成为穿书者一员。
  一声轻?#23601;?#21475;而出后,穆君怀无精打采地说:“所以,我是穿越到了我昨天看的那本修仙小说?”
  “不错。”
  穆君怀抬头挑?#32423;?#30528;系统,“如果我没记错,这易濯根本没有未婚夫。”
  “?#23567;?rdquo;系统主动将自己手中的书放大,然后书籍主动翻页直到停止,才指着说:“这里说了‘未婚夫’。”
  “就这三个字我怎么可能记得到。”
  “正版番外有讲这未婚夫角色故事。”
  “正版……”他一个从网上下载TXT盗版的人哪里看过什么番外,不对,是根本没来?#30473;?#30475;完番外。捂头轻叹:“我的错,没看番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赌场大赢家闯关 全民欢乐捕鱼5期赢话费 壮志凌云1986电影 35选7开奖结果 部落冲突6本最强布阵 2012尤文图斯罗马 东京fcvs鹿岛鹿角视频 免费码报图 印第安走势图 江西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