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夜昙一敛三色尘(古代架空)——酔尘

时间:2019-02-25 15:06:22  作者:酔尘
  今日乃是松管楼一年一度的一级拍卖会,此刻这鲜少出现的楼主?#26494;?#28145;便正在三楼茶厅会客。她的对面,坐着一?#24187;?#23481;俊美,气势沉稳内敛的男子,这便是如今京中手握大权的摄政王,墨王爷商宇痕。
  ?#26494;?#28145;一身轻?#31383;?#35065;着玲珑身段,薄纱覆面,柔软无骨地斜躺在贵妃榻上,单手支?#25293;?#34955;,袖子滑落下来,露出一截皓白如玉的手腕。
  “前几日王爷送来的那位姑娘两日前已经被人带走了。深深可是按着您的吩咐,并未多加阻拦。如今那位姑娘正与她的心上人在一处,可是甜蜜的很。”
  她似有若无的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轻轻一笑,眼波流转间,魅惑天成。
  她本以为商宇痕如此关注那位姑娘的事,那必定是与他有很大的关系,说不得便是商宇痕的心上人,却不料商宇痕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并未露出她想象中的神情,
  “我交代的事,你办好便是。”
  言下之意,其他的事最好别管。
  ?#26494;?#28145;顿了一下,复而娇笑道,
  “这是自然,松管楼虽说是做买卖的地方,但送个信这样的事自然也是不算难的。”
  能越过?#23458;?#38215;守的西北防线将来自京城的信件送出去,这样的事算简单也就只有她敢这么说了。
  女子忽然从榻上起身坐到商宇痕身边,柔弱无骨的偎在他怀里,一只?#32622;?#30528;他的衣襟,缓缓往下滑去,轻轻柔柔地笑,
  “倒是王爷这般英俊潇洒,不知何家女儿?#25293;?#22842;得王爷这颗冰冷无情的心哪~”
  商宇痕一把抓住?#20405;?#32420;长柔软的手,五指收紧,冷笑一声,“姑娘这样尽心尽力,想必楼主很是欣?#20426;?rdquo;
  ?#26494;?#28145;神色一变,下一刻?#21482;?#22797;了脸色,嗔怒地瞪他一眼将手抽回来,身子一扭?#21482;?#21040;了贵妃榻上,红唇微微嘟起,似?#20102;?#24616;,“真是不解风情。”
  她本就生着一张绝艳容颜,因着修习的内功心法,一举一动间皆带出慵懒媚意,寻常男子根本抵抗不了,奈何这墨王却?#26410;?#26080;动于衷,?#25947;?#24604;惜,甚至时常冷嘲几句,真是气煞人也。
  此时那拍卖会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大厅内气氛火热,客人们正在为一柄剑争得不可开交。
  ?#26494;?#28145;倚在榻上,像只刚睡醒的小猫般慵懒而优雅。她听着下方传来的对价声,眼眸一转,扬起一个漂亮的笑容,
  “王爷以为,此剑如何?”
  商宇痕本不想理会她的小心思,但无意间瞥见了高台?#29616;?#20154;瞩目的那柄软剑,心念一动。
  “十一,买下来。”
  暗处的宇十一闻言立刻现身,替商宇痕叫价,最终以一百万两的价格将剑拍下来。
  这期间一直没开口的?#26494;?#28145;这才幽幽道,“王爷,如果你想要那幻云剑,说一声便是,深深自当双手奉上,何必这么麻烦。”
  商宇痕看也未?#27492;?#19968;眼,起身便离开了这里。
  他虽然从头到尾都没说几句话,周身的气势却凌厉慑人。别看?#26494;?#28145;巧笑倩兮的样子,?#23548;?#19978;心里可不平静。
  等商宇痕走出房间看不见背影了,她才终于放松身体躺在榻上,重重呼出一口气,幽幽道,“唉~多好的男人,?#19978;?#23601;是难接近?#35828;?#20799;。”
  ############################
  虽说是花了钱将那柄人人眼热的宝剑拍下来,但取剑的过程却出?#35828;?#23567;差错。
  宇十一稍后一?#21073;?#21516;那不甘受辱在松管楼大打出手的红衣青年打了一场,取回了幻云剑。顺便带回来一个疑惑:那青年的面容三分眼熟,似乎与几年前的少主颇为神似?
  先一步离开的商宇痕回了临时落脚的小院,坐在书房里看着墙上悬挂的一幅画微微凝眸。
  片刻后铺开一张画?#21073;?#25552;笔?#24515;?#31354;白的宣纸上渐渐浮现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年。
  少年不过十三?#20035;?#30340;?#26137;停?#27491;拿着一支寒梅,站在盛开的梅花树下,冲着对面的人招手,笑得?#20339;?#24367;弯。
  商宇痕放下画笔,看着少年灿烂的笑容,冷冽如泉的?#25239;?#22909;似柔和了几分。
  他想?#25293;?#26085;商秋软跪在他脚边时说的话,以及今日从?#26494;?#28145;所说,心绪难得有了一丝起伏。
  人定……胜天么?
  宇十一回到院子的时候,商宇痕正负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生机盎然的花草,神色淡漠。
  快步上前单膝跪下,将取剑时发生的事情一一禀报。
  原来松管楼不仅掳人夺剑,甚至还连人带剑一起放上拍卖台,行事不可谓不张扬。
  商宇痕转身,略微诧异,
  “你是说,那人武功比?#20999;?#25152;谓高手厉害得多”
  黑衣蒙面的影卫低着头,声音低哑,
  “是。只是他似乎受了内伤,不能彻底动用内力。”
  “是么。”
  商宇痕无谓道。
  宇十一虽然只是他的影卫,但是他曾经有过奇遇,武功比起所谓江湖高手,只高不低。
  没想到那青年竟能得十一一句认可,倒是难得。
  不过这毕竟与他们无关。
  此番事了,他也该准备回京了。
  “离?#31245;?#22823;捷,过去多久了?”
  他突然问。
  话题转得太快,宇十一微一怔愣,抬头看了云淡风轻的主子一眼,随即答道,
  “大半月。”
  商宇痕点点头,眸中星海隐现,一丝柔和一闪而过。
  “明日启程回去。”
  “是。”
  十一离开房间之前,犹疑片刻,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最终还是默默回到暗处继续守卫。
  他没有告诉主子,今日与他交手的青年相貌俊美,轮廓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少主长大后的样子。但他不想主子因为一个长相相似的人对少主产生怀疑。因为那会让那个一心恋着这个男人的少年,更加痛苦心伤。
  
 
  ☆、第 4 章
 
  宇十八?#25237;?#30528;?#20449;?#36827;屋时,才发现原来宇夜昙早就醒了,正坐在床沿擦拭配剑,身?#29616;?#38543;意披了件里衣。
  十八放下?#20449;蹋?#26395;向披着外袍正在擦拭佩剑的自家少主,大名鼎鼎的苍羽将军。那随意搭在身上的布料下,白皙的肌肤上遍布大大小小的疤痕,右肩到左臂腋下还裹着厚厚白纱,依稀透出点点殷红。
  他拿了伤药和纱布,走到手上擦着剑,却明显在走神的宇夜昙身边,低声请示,
  “少主,先换药吧。”
  宇夜昙点点头,放下抹布和擦拭得锃亮的佩剑,抬手褪了随意搭在身上的外袍,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
  “湳越退兵了?”
  “是。?#31245;?#19968;战后,湳越?#20160;?#21361;,二?#39318;?#20260;重,大将军纪无双便下令领军回朝。湳越大?#39318;?#20146;自颁下诏书,?#39029;?#20241;战旗。”
  宇十八一边动作迅速地替宇夜昙换药,一边将他昏迷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这样便好。多年交?#21073;?#36793;境的百姓苦不堪言,如今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宇十?#35828;?#28857;头,手上动作已经完成,起身替宇夜昙将衣衫披上,然后将散乱的染血绷带收拾起来。
  “战事告一段落,少主也可以不用如此拼命,要好好休养才是。”
  “我明白的。”宇夜昙歉意地看着他,“以前不曾知晓,总是任性让自己受伤,连累了你和十九,抱?#28014;?rdquo;
  宇十八收拾东西的手一顿,惊讶地抬头,
  “你听到了”
  宇夜昙点点头,他没有想到义父竟然会下这样的命令。
  他抬手轻抚脸上冰凉的面具,半敛的凤目挡住了幽深?#25239;狻?/div>
  伤痕……而?#36873;?/div>
  没想到昨晚两人的交谈会被宇夜昙听到,宇十八沉默片刻,迟疑地开口,
  “少主,你为什么每每都会弄得自己一身的伤?”
  “……”
  为什么?还能是为什么呢?
  他不过想看看那人究竟还会不会担忧他,会不会如以前?#21069;?#24515;疼他。
  可那人就算是用那样的方式逼迫十九他们他们必须保护好他,却不愿意对他说一句关心的话。
  宇夜昙摇摇头,他只不过,是想看那人心疼的表情罢了。这样的想法若是被那人知道了,恐怕也只会觉得他?#23383;?#21543;。
  意料中的没有得?#20132;?#31572;,宇十八不敢多问,便将绷带和药瓶放上?#20449;蹋?#21521;宇夜昙告退出去了。
  战?#24405;繞剑?#23431;夜昙安心养了几天的伤,顺道将风灵城郡守私通外敌的事处理了,令得力手下亲自押送回京,交由皇上定夺。
  毕竟是一个大城,又处于边?#24120;?#25112;后事宜自然不少,时常还有匪患滋生,每日事情虽说不多,但也很是耗费精力。
  宇夜昙养?#20284;?#38388;,便将所有事物都交由陈、齐、桑三位将军代理。
  ?#31245;?#22823;捷,苍羽将军不仅守住了风灵,还抓出了东雨官员里多年的蛀虫,?#23454;?#22823;喜,下令苍羽将军即日回京,亲自封赏。
  “回京……么?”
  宇夜昙拿着喻令,微微失神。
  ##########################################
  商宇痕回京后果然如约进宫面圣,替商秋软求情。
  原来当日他与商秋软打赌,倘若她等的人敢闯进几乎有进无出的松管楼将她带走,他便担保替她推掉与大启的联姻。结果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商宇痕说到做到,果然在商秋远面前替她求了情。
  摄政王既然开口,年轻的帝王心里怎么想先不提,面上自然不好在此事上再多说些什么。此事便就此作罢,大启太子听闻此事后心中不忿,什么也没说便带人回了国,只是不知出于何等原因,如明公主却留在了东雨。
  又不过几日,京中权贵纷纷收到到消息,苍羽将军半月前已然启程,只带了两名亲卫赶回京城。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商宇痕也只是淡淡点?#35828;?#22836;,再没多的表?#23613;?/div>
  宇十一想了想,招手唤来宇十二和宇十六,让他们立即赶去迎接少主。
  “王爷,小少爷回来了。”
  管家王?#20013;?#21535;吟敲门进入书房,对着正在批阅奏折的墨王爷躬身道。
  书桌后执笔的那人手一顿,字迹整齐的奏折上顿时多了一个红色的墨点。商宇痕不着痕迹地加上几笔,将原本要批准的请?#20928;?#19978;一个大红的叉,合上奏本,对王管家点点头。
  “知道了。”
  云夜居。
  宇夜昙放下包袱,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心情复杂。
  这个地方,他有多久没有看到了。
  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就连床头矮桌上那个断裂成两截的?#20061;迹?#37117;还和他走之前一模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好像已经被人遗忘在这微凉的秋风?#23567;?/div>
  “少爷。”
  有人轻轻敲门。
  “进?#31383;傘?rdquo;
  宇夜昙应道。
  小厮端着两碟精致的糕点进门,对着宇夜昙微微欠身。
  “王爷吩咐,少爷一?#32321;?#27874;,定然是饿了,先用些糕点垫垫肚子,待洗漱完毕再与王爷一同用晚膳。”
  宇夜昙轻?#23613;?/div>
  他还是这样,明明无意,却又总这样细致周到,让他如?#25991;?#35828;服自己不沉溺下去。
  闭上眼挡住眼底的挣扎,对小?#35828;?#28857;头,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将一身的风尘都洗干净,宇夜昙带着些微忐忑走进偏厅。
  商宇痕早已等在桌前,见他进来,表情也没有过多变化,淡淡道,
  “来了。”
  语气全?#24187;?#26377;宇夜昙期待的欣?#30149;?/div>
  宇夜昙默默点头,隔着一张?#39318;?#22312;他身边坐下。五年的时间,终还是让他心中有了怯意,不?#20197;?#20687;从前那样凑近他身边坐下。
  商宇痕似乎是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平淡道,
  “吃饭吧。”
  态度似乎与以前的每一天一样,好似中间根本没有这近六年的分别。
  他已经不是曾经单?#22570;?#21741;爱闹的模样,他却还是像以前一样不苟言笑,甚至越发淡漠内敛。
  宇夜昙木然地夹?#39034;?#39277;,桌上满满的珍馐佳肴,比起军营的伙?#24120;?#33258;然是要好得太多,让人一看便胃口大开。
  ?#19978;?#20877;美味的饭菜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味同嚼蜡。
  一双筷子夹着一只鸡腿放进了宇夜昙的碗里。
  他抬头惊讶地看着对面收回手的男人,心跳忍不住漏了一拍。
  他……
  “等会来趟书?#20426;?rdquo;
  “……好。”
  宇夜昙苦笑。
  饭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书?#20426;?#21830;宇痕转入桌后坐下,宇夜昙则在桌案前站定。那双没?#24187;?#20855;挡住的狭长凤眸已经恢复了沉静。
  “义?#28014;?rdquo;
  商宇痕静静地看着眼前长身而立的青年,或者说少年。
  不到弱冠的年龄,却已经成为?#27785;?#21315;军的大将军。
  沙场上永远冲在前头,一柄长枪杀得敌人片甲不留。从他驻守风灵城以来,湳越大军?#28216;?#33021;越雷池一步。城中百姓得到了久违的安宁。
  苍羽军万千将士,包括性格迥异却同样桀骜不驯的三位将军,皆对他信服赞赏不?#36873;?/div>
  鲜有人知,沉静睿智,奋勇三军的大将军苍羽,只不过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
  此刻,这少年正站在他?#31383;?#30340;义父面前,报告着风灵城近来的重大?#24405;?/div>
  “风灵?#20405;?#31169;通外敌,?#24178;?#20316;乱,孩儿已经将之押?#22836;?#20140;。我离开风灵城时新?#20405;?#36824;未到?#21361;?#39118;灵城的一切事宜由三位将军暂代。?#31245;?#19968;战后,湳越二?#39318;?#22238;京途中伤重不?#21361;?#28275;越?#20160;?#21361;,大?#39318;?#19979;诏湳越大军班师回朝,两国暂时休战。”
  知道男人最关心的是边城局势,宇夜昙便径自开口简单解释一番。
  商宇痕点点头,神色稍微柔和几分。
  “你做得不错。但湳越大?#39318;?#24515;机深沉,手段狠厉,湳越皇又恰好病重,不得不防。”
  “是。夜儿明白。”
  宇夜昙郑重点头。末了,又有些疑惑,
  “湳越大?#39318;?#19981;是一向胆小怕事义父怎么会说他心机深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重庆时时彩彩遗漏统计 福建11选五中奖金额 七乐彩走势图带标准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下载 湖北11选5开奖视频 8888彩票稳定计划网址 竞彩篮球大小分怎么看 bbin电子 3分赛车开奖 喜乐彩什么时候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