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出轨风波(近代现代)——猹猹

时间:2019-02-24 10:05:22  作者:猹猹

   《出轨风波》作者:猹猹

  文?#31119;?#20113;何失恋了,悲伤期还没有到来,他又?#24651;?#30340;再恋了。
  新的恋爱对象据说是比花心大萝卜的前男友还要花心的花心萝卜王。
  只能?#37038;?#29616;实的云何吃得下,想得开,就是睡不着。
  算了,渡过这段失眠困难期,就坐等?#25512;?#20998;手吧。
  结果……时间如流水过去。
  咦?怎么还没分手?
  日复一日,白云如苍狗:
  怎么,今天,也没分手?
  家中变故,男友背叛,住宿和生活都成了问题的云何差点溺死在精神衰弱的泥沼中,前男友的好友却向他抛出了“爱情”的橄榄枝。
  接……是不接?<br>说好的兄弟情呢?
  ?#32622;?#22833;恋后的精彩生活》《失恋后我开始狂撒狗粮》《失恋后又在坐等分手》《论提分手的正确姿势》
  伪未来,平淡日常,没有任何误会,有误会也会一章内解决掉的吃瓜小甜文。
  作者傻白甜,脑残无逻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蓁云何 ┃ 配角:薄言 ┃ 其它:葛炜
 
 
第1章 分手
  育才星系,十二区伏羲高?#23567;?/div>
  论?#25104;希?#28856;开了锅。
  《史上最大的惨案——胡斐然与美艳女开房被女友抓个现行混战不停!》
  楼主:如题!我?#31508;本?#22312;现场,?#21024;?#29190;了!常在河?#21670;擼?#21738;能不湿鞋,这次胡斐然真是?#36234;?#21435;了。
  二楼的位置附上了偷拍的高清视频,点开以后就能见到满屏的弹幕快要溢出,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只听得女人的怒吼声,男人的高?#21543;?#26434;七?#24433;?#30340;犹如鸡鸣狗叫的杂音,好不热闹。
  胡斐然也算是伏羲高中的风云人物了,这?#20266;?#20986;的丑事?#20040;?#36148;高楼盖起,还?#24187;?#30524;细心人发现了意?#29616;?#22806;的猛料。
  明然:我怎么在视频里看到了葛炜?高三那个高富帅,他和另外一个女人也从?#39057;?#37324;走出来?【附上截图一张】
  卓熙乐:真是,真是他,他?#21592;?#37027;个女人不是吴湘采吗?是我?#21069;?#30340;!这下乐子大了,胡斐然和葛炜是约好一起去开房的吗?
  褚冬冬:该不是四人一起吧,那也太重口了……哇靠!
  论?#25104;?#24517;须实名制,大家都是同一所高中的,总有熟人能扒个底朝天。
  霍佳佳?#21898;?#21568;我去,葛炜不是?#24515;信?#21451;吗?就是那个,那个叫云何的。
  下面起哄声一片,全是看热闹的好事者。
  背着?#24515;?#21018;回校的蓁云何头疼的看着光?#20113;?#24149;,揉揉?#32422;?#19968;抽一抽的太阳穴。他深吸一口气重新将视频点开,屏蔽掉弹幕反复回放,直看到眼睛又胀又酸,手腕?#29616;沼?#20256;来?#35828;?#28404;声。
  葛炜的文字消息:多大点事,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别这么烦人。
  试图播过一?#38382;?#39057;没通的云何实在?#24187;?#30333;?#32422;?#21738;里烦人了,更不想在此时争?#24120;?#20110;是也文字回复他:分手算了。
  云何手腕一热,三个大字映入眼帘:随便你。
  “唉……”云何右手在光脑上?#21483;?#25513;一下,三维的屏?#36824;?#31435;?#31383;?#19979;来。他拖着黑色?#24515;?#31359;过校内的大竹林,绕过教学楼,直接进入宿舍。开门即见黑色地板白色墙壁,一个公用的大客厅,走到底是用四扇白鹤展翅屏风隔开的四个单人床位,床位的上方是虚拟电脑端口,侧面是一面极具生活化的大柜子,衣柜鞋柜大大小小的柜口一体式铺满整面墙壁,极端简洁整齐。
  这样的住宿条件,在伏羲高中只是最基础的。
  云何将?#32422;?#30340;?#24515;?#25918;入柜中,还未来得及坐下,就听得开门声。
  他的舍友回来了,还带着客人。
  栋梁是一个不太高的娃娃脸男孩,他“哎”了一声,对身旁高挑的美女道:“看来你来的不是时候。”
  美女有着一头长而卷的黑发,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在?#27531;?#27801;发里一陷,翘起光腿戏?#23454;潰?ldquo;?#19968;古?#20182;打我吗?”手指勾着?#32422;?#30340;黑卷发,白皙的锁骨上一颗闪耀的灵骨石。
  吴湘采。
  论?#25104;?#30340;事情已经发酵三天了。
  看样子是不速之客。
  云何将包裹打开,自顾自的整理里面的东西。除了?#30422;?#30340;老旧光脑外,就只有一副古董手表和几套旧衣物。
  栋梁口不对心:“你啊,别太过分了。”
  吴湘采忽的被他逗笑了:“我怎么了?比不上有人刚入校就风风火火榜上了住在瑞贤阁高富帅,嚣张得很。但是那又怎样?#31354;?#37117;三年了,好东西还不许别人去争取了吗?也不看看?#32422;?#30340;身价,配得?#19979;穡?rdquo;
  她手指转而拨弄起脖子上的项链,云何?#31995;?#36825;?#33267;?#39592;石,是文矿星的特产矿物,作为奢侈品宝石售卖,葛炜家垄断的。他会记得只因葛炜问过他要不要送他一套,被云?#25105;阅?#30340;带这么娘的东西干什么回绝了。
  吴湘采被云何看的愣一下,见他连个屁都没放,更加得意洋洋起来。
  云何继续整理?#32422;?#30340;东西,不知这两人说了多久,坐了多久,直到他的光脑上传来消息。
  教导处文字消息:云何同学请来一下。
  他站起来,穿过客厅,在两人的目光下走出门去。
  教导处是一座螺旋式向上的阶梯建筑,边沿的瓦片状遮顶被阳光一照,呈琉璃色泽,很有一番风味。
  一楼的会议室内,大屏幕上校内主脑调出了云何的入学信息,发出了一个温柔女人的声音:“云何同学,你知道你?#30422;?#30340;账户已经注销了吗?”
  云何点点头:“他心脏病去世,我?#21568;?#20182;的死亡证明申报,所以……关于他的一切私人账号应该都被冻结了。”
  女人的声音一响,屏幕就哗哗变动:“在此献上我最?#29616;?#30340;哀悼。但是我很遗憾的通知你,学校财务方面需要将你?#30422;?#30340;账户解绑,改成你的账户,鉴于你已经年满十八岁,住宿费和食补费是不可以免的,这点你知道的吧?”
  云何:“嗯。”
  几乎所有星系对?#32422;?#30340;公民都实行义务终身教育制,人类平均寿命120岁,有25年属于基础教育,其中包括五年小学,五年初中,五年高中,五年大学。到了25岁以后,方可行使权利自主选择继续再教育还是?#37038;?#24037;作等……
  基本只要不是专?#28404;?#33457;八门的大学,有太多烧钱的专业无法顾及,其他阶段的学费全免,真正可谓公平,管你是王公贵族,富商巨贾,平?#36130;?#27665;,只要在基础教育阶段,皆一律平等,只有成绩?#27809;担?#27809;有学校?#27809;担?#21482;有专业?#27809;担?#27809;有阶级对待。但人生而不同,贫富的差距在育才星系,在衣食住行方面呈现出很大的差异性。
  对云何来说,衣和行都可以凑合,食和住却是不能免的开销。
  校内主脑让云何扫好瞳膜,绑好账号,却发现扣款的操作根本无法执?#23567;?/div>
  因为里面根本没钱。
  校内主脑:“云何同学,若是月底不能成功扣费,基础宿舍间便不能再提供给你住宿。校内有贫困助学金,你要不要申请几份?”
  云何点点头,依言申报了两个,眼神瞄了一下最早发放时间——是三个月后。
  校内主脑:“谢谢云何同学的配合,若是有任何困难欢迎再来找我,好吗?”
  云何如提线木偶一般?#36824;?#20102;主脑。
  下午无课,他循着之前的作息不由自主去了运动场的室外场地,那里有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原也有人工铺制的软胶赛场,蓝天白云下比起?#21183;?#39640;楼无风无雨的室内场实在别有一番风味。
  恍惚看见,一个橘红色的球嗖的一声扣入铁圈网兜中,在地上弹跳几下,惹得三个身影争相去抢。
  阳光下,汗水飞扬。
  这种古老的叫做篮球的运动,云何实在很?#19981;叮?#23588;其以手为中心的身体对抗,总是能激起他最原始的竞争欲。
  一个右耳带着耳钉的帅气少年将篮球衣抛,拍了拍?#21592;?#38544;在背阳处的高个子,邪气一笑:“哎,从今以后,这就是我的小?#20449;?#21451;蓁云何。”
  高个子瞥了葛炜一眼,没什么表情,沉默寡言。
  云何听了却差点栽个跟头,打球三个年头的铁战友,如今在他生日的时候就送他这么个大礼?
  “右耳钉”转来搂云何的肩膀:“怎么样?是你做我?#20449;?#21451;还是我做你?#20449;?#21451;,不然我们互相做对方的?#20449;?#21451;?”
  高个子不置可否。
  云何突然笑了,笑的很甜。
  三人互相传递着水瓶,肩并肩走远。
  夕阳有些刺眼,刺的云何?#20599;?#30529;开眼,什么球场阳光通通不见,头顶只有白花花的大灯刺激着他的眼膜,他从更衣凳上起身,口干舌燥,浑身酸疼。
  做梦了啊,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和葛炜,还有薄言总是聚在一起打篮球。
  云何看了一下时间,一个不到五分钟的?#38378;?#35273;。他撑着眼皮去?#30333;约?#30340;衣柜,忽的一片阴影落在头顶。
  高个子背着光,手里转着一个熟悉的球。云?#20301;谢秀便保?#21713;着声音问他:“打球吗?”
  这本是废话,几乎不上课的时候,他们三个都要泡在这里。
  见到薄言并不奇怪,没见到葛炜却见到薄言才奇怪。
  薄言没说话,云何撑着身子将要站起,一个?#24590;?#38505;些摔倒。被对方长臂一捞,扶了一?#36873;?/div>
  真是尴尬,云何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十?#20013;?#36199;:“那啥,我今天,可能不太适合打球。”
  薄言“嗯”了一声,扔了一瓶水过来,声音很低沉:“一起回去。”
  云何接了水,想说不用他陪,也不知道对方知道多少那乱七八糟的绯闻,始终没说出口。
  两人一如往常结伴回去,少了葛?#31354;?#20010;嘴炮担当,气氛异常安静沉默。
  薄言人闷?#21543;伲?#20113;何找不到话茬。
  更加尴尬了。
  在宿舍楼下分道扬镳后,云何赶紧?#27809;?#29992;光脑照了一把?#32422;骸?#23631;幕上的脸暗淡无光,双眼萎靡,黑眼圈重的可以媲美活古董熊猫仔……
  要多衰有多衰。
  不仅尴尬,而且丢人。
  云何没有回宿舍,而是去隔壁宿舍楼寻他的好友,却被告知?#27735;?#21435;了天星露营还未归来。
  ?#27735;?#30340;舍友是个热心的眼镜宅男,刚?#26377;?#25311;电脑中脱离出来:“你有什么事,?#20154;?#22238;来我帮你转达?”
  “不用了,谢谢啊,我光脑联系他就好了。”
  云何嘴上这么说着,翻出通讯录却迟迟未拨出。
  晚上在食堂对?#35835;?#19968;顿才回宿舍。
  宿舍里,栋梁和明然正在说话,看到云何却突然住了嘴。
  云何在门外的时候隐约听到了“活该”“成了全年级的笑话”“交的朋友也阴阳?#21046;?#30340;”“早?#31995;?#22914;此”“还以为真有两把刷子呢”等字眼。
  他敲门进去,在卫生间囫囵洗了一把?#24120;?#21047;了一下牙,出来将屏风遮严,翻身上床睡觉。
  栋梁和明然却又大声了起来。
  “咱们宿舍因为颜值高,被论?#25104;?#35780;为‘面首’宿舍,找些同学为我们拉票,还能因此向论坛基金会申请奖金呢!明然你粉丝多,宣传宣传呗!”
  明然是一个颇为秀气的男孩子,有点男生女相,这样的好皮囊极受女孩子的欢迎。
  明然向屏风那边瞥一眼:“什么面首?”
  作者有话要说:
  orz会不会没人看,存稿少的我很慌
 
 
第2章 合租旅社
  “就是美?#23567;?rdquo;栋梁会意,吼了一声,“云?#25991;?#21602;,你有没有朋友粉丝帮忙投票啊?”
  云何裹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没有的。”
  栋梁:“那你可没有奖金,这个要算清楚。”
  云何?#35835;?#19968;声,听着“面首”宿舍,总觉得不是什么好称呼,闭眼酝酿睡意。
  睡意没酝酿出来,晕晕乎乎中感觉手腕上的光脑一震。
  锦绣拍卖?#26657;?#20113;何先生您好!您委?#20449;?#21334;的二手家居家电价格过高,在我?#20804;?#30041;期过长,建议?#23548;?#25293;卖。
  同意或不同意?
  云何点了同意,录入了指纹。
  耳边传来栋梁抱怨他不要拖了宿舍后腿的声音。
  云何突然意识到,他可能无法在宿舍里住下去了。
  既然月底交不起住宿费,不如早点把宿舍退了,还能省?#24405;?#22825;的钱。
  说干就干,他用光脑?#35828;?#20102;现在的宿舍,预定了一周校外的合租旅社,上下床六人通铺。为什么只有一周?因为云?#20301;怪?#26395;能找到更便宜的将这个替换掉。
  云何觉得?#32422;?#26681;本没有睡着,天刚蒙?#38378;?#30340;时候,就将?#32422;?#30340;东西都打包了。
  幸而今天的课是在虚拟电脑上完成的天文地理课,他就戴着感应头盔躺在床上完成了整个课时,反正大家都是虚拟人物,谁能看清他在干嘛,状态如何。
  只要来上课就好了呗。
  临到下午的时候,拖着行李背着?#24515;?#20986;了校门。
  出门时迎面碰上了栋梁和明然的诧异目光,他也没解释什么。
  他走了,他们反而更清净吧,评选美男宿舍也更有底气了。
  合租宿舍就位于他们学校的北面不远,云何为了省钱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约莫步行了一个多小时,刷了身份信息,办了入住?#20013;?/div>
  上下的六人通铺床位是满的,他是最后一个来住的。此时上铺已经住着一对依偎在一起看电影的情侣,三个正趴着讨论作画的男作家。他们都很专注,最右边说着胡话的醉鬼一点也没影响到他们。
  自然也没人对云何的到来?#34892;?#36259;。这种地方来来往往的人见得多了,早上来晚上走的并不稀奇。
  地方虽小,却彷如竖起了一道道无形的墙,每个人都沉溺在?#32422;?#30340;世界?#23567;?/div>
  下铺暂时没人,云何的床位在最左边,左右无事他又缺眠,便早早躺上去了。
  耳边一?#32972;吵?#38393;闹的有人说话,云何干躺了许久,只在饭点起来过。
  打开光脑查看亲密好友,?#27735;?#30340;动态还在天星,复又强迫?#32422;?#36538;下来。
  一直挺尸到半夜,上铺的人大都睡熟了,只有醉鬼发出了呼噜呼噜的鼾声。门嘎吱一下开了,下铺的灯一亮,照出一个浓妆艳抹的?#21697;?#22899;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cite id="pnjxf"></cite>
<cite id="pnjxf"></cite>
<var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var>
<var id="pnjxf"></var>
<cite id="pnjxf"><strike id="pnjxf"></strike></cite>
<var id="pnjxf"></var><thead id="pnjxf"></thead>
极速时时彩168 江苏时时平台 黑龙江时时开奖软件 500彩投赛车有技巧吗 时时走势图老时时 外地如何挂北京专家号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 时时彩开奖结果奖直播间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 体育彩票乐透现场摇奖直播